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千万看看,谈彝族语言文字统一的问题上,大家要考虑这些问题:[转帖]

谈彝族语言文字统一的问题上,大家要考虑这些问题:
1、为什么要统一,目的是什么,有没有必要。
2、统一成哪个枝系或彝族地区的语言。
3、用什么手段去统一。
4、要花多少钱,谁出钱。
5、让什么人来干。

下面就谈谈本人对这几个问题的看法。

  在彝族文化交流方面考虑: 
  如果能统一语言文字,在促进彝族文化的交流方面有好处,可以说这是最好最理想的。

  在社会经济发展的角度考虑: 
  目前在社会的经济、文化、科技交流中汉语已经普及,完全能很好地进行的,因此在社会经济、文化、科技发展方面看,没什么必要。即使在彝族内部统一了彝族语言文字,也无法用彝语与外部沟通。

  从可行性方面考虑: 
  从现实看,虽然彝族各枝系语言的基本语法结构都是大同小异,但枝系众多,彝族地区发展普遍落后,要统一彝族语言文字,难度太大。

  从彝族同胞认同的角度考虑: 
  不管选择哪个地区或者枝系的语言,其他彝族同胞会或多或少的有异议,换成我,如果不让我说家乡的话,换成其他地区彝族话,我不会干,这样会别扭而且不舒服。同胞们,换成你们干不干呢?这个且不谈我们这些能上网的有点学识的同胞,如果换成千万未曾离开故土的彝胞,结果怎样可想而知。这些事不能强迫的。
  
  从彝族多元文化发展考虑: 
  彝族之所以形成了目前多样性的,丰富多彩的文化,是由于其地理位置分布等可观因素造成的。从历史的角度考虑,这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是不可逆转的。但也因为如此,彝族人在各地方形成了具有各自特点的丰富多彩的文化形态,这在全国所有的民族中是独一无二的。我觉得应该珍惜这些文化,每种枝系的文化,语言文字我们都应该尊重和保护。
  
  总结:
  通过以上几点,可以得出统一彝族文字可以促进彝族文化交流。但对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没有明显的促进作用。而且会存在很多强迫性的因素,反而不利于民族团结,因此我反对。

  既然这样,就不必谈如何实现和手段方面的问题。要考虑到,这势必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来支持,目前彝族学研究的最权威部门:社科院和中央民大的彝族研究所里有很多彝族研究方面的专家,累积了几十年的工作和研究,似乎未曾具体实施统一彝族文字语言的工作,我们可想而知这不是简单的事情。反正,靠咱们的热血是完不成的,这是一个复杂而需要科学根据的工作,同胞们,建议大家歇歇稍吧。

  最后我还有话要说。
  我不赞成统一彝族语言文字,是从更现实的科学的角度考虑,但我认为应该积极寻找可行的,可以增进彝族文化交流与沟通的做法,比如彝族人网的建设,就是让天南海北的未曾某面的,各个地区的彝族同胞来交流聚会,增进了解的的好场所。我们可以有自己独特的彝族语言,相互虽然听不懂,但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共同拥有彝族人的血脉和根。
  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是,口口声声认为自己是彝族,却认为自己是很“正统”,心底隐藏着的是各个枝系地域间的明争暗斗。当我听到,在堂堂高校中的彝家学子竟然也存在家族与地域之间的竞争时,心底满是酸痛与愤懑。我们应该想想,这一切,已经不是社会发展的主流。社会需要每个年轻人都需要宽阔坦荡的胸怀去迎接外面的世界,不管你从事文化研究工作,还是从事高科技领域的研究,没有开放和积极向上的心态是不行的。
  纯朴厚道的彝人祖辈们教我们作人要正直,做人要争气,但祖祖辈辈相互缺少交流的生存状态也让我们心底深处有一种狭隘的地域观念,热爱自己的故土,人皆有之。但我们出来了,从彝乡走出来,聚到一起,从彼此的身上发现千百年前祖先们遗留下来的共同彝人气息时,应该庆幸,应该相互交融。不仅仅为了找寻自己的根,而更多的是为了让彝族文化绽放的更鲜艳,能给世界带来更多的美好。
风吹日晒苦耘田,新谷丰登敛笑颜。昨日卖粮传信息,百斤稻谷两包烟。
大家看看内容,不要老看我那个老翻滚的小BABY
风吹日晒苦耘田,新谷丰登敛笑颜。昨日卖粮传信息,百斤稻谷两包烟。
哈哈哈、他好乖哈!我喜欢!
可能有点难!
有了小院子,可以晒太阳,吃水果
操心一切我可以操心的
珍惜一切我可以珍惜的
不好意思,我提前进入老年状态
阿果,我是你哥!!!

彝文学渊博!!!要花点时间来做你所说的那些了.哈哈哈.....可能是几辈人来做了,或者还没做完我们的文化已经被其它文化给.........不好意思啊,乱说的啊,不要介意.
啊呢诺酥阿依嗯,啊诺酥秋波阿的神!啊528咪!!
你是谁啊???我是想学来,所以才说慢嘛
有了小院子,可以晒太阳,吃水果
操心一切我可以操心的
珍惜一切我可以珍惜的
不好意思,我提前进入老年状态
怪不得彝族这么落后 统一文字都要找这么多借口
鹰少年
怯以为:阿黑哥的“谋略”值得商榷...................。
随意
关键在于交流。
比如:派凉山学者到云南或者贵州、广西甚至老挝彝区住上一年,让他们了解当地彝族人的语言、生活习惯等等;再派云南、贵州、广西学者到凉山实地考察。
然后大家坐在一起交流。

如果要统一,必须有一个让大部分人接受得了的中心所在。比如昭通或者西昌。
最后一个匈奴放下弯刀
吹灭灯盏
平静地睡着了
让我来试着回答。卤莽直言,仅做探讨。


对于你的分析,我的看法如下:
“文化交流”比较同意;“社会经济”完全不同意;“可行性”不完全正确;“民族认同”你说错了;“多元文化”你的理解有片面性。
1.“文化交流”方面,你说的对。但是,统一的语言文字并不只是文化交流的工具。建议你从“语言是思维的物质载体”这一角度思考。
2.关于“社会经济”的论述,你的理解有些偏差。原文说:“目前在社会的经济、文化、科技交流中汉语已经普及,完全能很好地进行的,因此在社会经济、文化、科技发展方面看,没什么必要(统一)”。
我理解,你有这么几层意思。
首先,你认为,经济、文化、科技的发展即使对彝族来说,汉语就足够了。我觉得,“发展”是一个内涵不大、外延广泛的概念。事实上,发展的基础是普及。在广大的彝族农村,彝语文才是我们最有力的武器。文化和科技不光要掌握在我们知识分子手中,更要在人民手中。只有他们是“用自己的皮肤感知世界”。为了他们,彝语文必须要发展。
其次,你有这样一种倾向,科技的、“高深的”事,用汉语解决;生活的、平民的(civil)事用彝语交流。我想,你不是刻意这么想,但是,你的主张会导致这种倾向。这种倾向的严重后果就是汉语对彝语的“类殖民主义”地位。(参阅费孝通对民族地区土特产经济的论述。)彝语必然走向被挤压,直至消亡的道路。不要觉得我危言耸听,看一看拓拔宏自改其名为元宏以后的北魏鲜卑吧,其消亡速度之快,令人瞠目。
3.至于“可行性”,你看到了困难,我也赞同。但是,困难不等于不能做到。以汉语为例,汉语八大方言,土语林立,在江南一带,土语之多超出你的想象。江西、浙江尤为突出,相隔二十公里,土语便基本不能相通。但是,汉语文几千年历史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字同形,语同音”。清朝时,中央官员就当讲“官话”,据说乾隆就提倡官话,英语中的“Mandarin”即是指清朝官话。民国时的“下江话”也有通用语的性质。今天的普通话是汉语标准语。再看使用表音文字的藏语。藏语方言也比较多,甚至有的方言还没有声调(如安多方言),各方言之间差异也比较大,但是各地不论会不会讲拉萨话,均认可其为通用语。
4.关于“民族认同”,我的建议是你把你人类学的书籍再深入阅读一遍。定标准语,其他方言区有异议,这是正常现象。汉语定北京音为标准音,粤方言区意见就比较大。但是,这并未影响两广汉族的民族认同状况。此外,推广标准语并不是取消方言。推广标准语的意义在于不同方言区的人能很好的交流。推行汉语普通话时,就明确提出普通话不是消灭方言。你是精通汉语的,试想,你和一个广东人谈话,你用什么话,如果我没猜错,你会试着用普通话和他交流。但是,这并不影响你的汉语是西南官话。标准语从来不强迫学习者抛弃自己的土语。你提到的“千万未曾离开故土的彝胞”如果遇到一个另一方言区的彝族,肯定也想和他用彝语交流,只是无奈口音不同。这恰好是标准语产生的最源头。从认同的角度,如果各地方言群体能用民族语交流,其认同势必加深。一个例子是,80年代开“广交会”,来了一大批港商,他们只会粤方言,和内地商家磋商不得不使用英语,一大批港人大呼悲哀。试想,一个云南武定的彝族和一个贵州大方的彝族偶遇在上海,必定倍感亲切,如果他们有通用语,其针对汉族而言,认同又将大大增加。
5.关于“多元化”,我觉得你可以类比汉族地区。汉语普通话的大力推广,并未泯灭地方特色和方言发展,这不用我举太多例子,你也能理解我的意思。而且,多元化和标准语并没有矛盾。标准语促使多元因素聚合,恰恰是促进多元化发展。如果多而不聚,那就是一盘散沙。换个角度,我的意思可以表述为“多元”与“多维”不同。“多元”的特点在于朝一个方向的个体各有差异,互利互补;“多维”的特点是多个个体向不同方向分崩离析,同源殊途。大到汉藏语系下,彝汉藏的分野;小到彝语支下,彝、纳西、傈僳、拉祜的区别,无不是多维多极发展而形成的析离。多元与聚合是辨证统一关系,不能厚此薄彼。标准语恰好是聚合的重要因素,是实现彝族多元一体的重要条件。我们应当在保持多元性的同时,协调聚合性,这当中标准语十分重要。


在这里,我要强调的是,对标准语要有正确的认识。
1.标准语不是强制性的法规条文,而是选择性的语言体系。标准语不是强迫各地的人群讲统一方言或消灭土语。标准语只是一个供各方言区选择的一个体系。它展示一个系统,其中包含了语音,语法等。各方言区都知道了这个体系,就可以用来交流,但标准语从不排斥方言区内部保持各土语,同一土语人群用土语交流。就好像世上只有一辆车,你可以任意行驶,但一百辆车在一块儿,就需要交通规则。标准语的目的是协调各方言区的交流,而不是取消方言,就像交通规则是协调车辆之间的关系而不是把车都改造成一个样。
2.标准语不是指定为哪一种土语,而是要做系统的规定。如汉语普通话就规定以北京方言音为标准音,近现代主要文学作品语法为标准语法。它并非指定北京话为普通话。彝语通行语也要这样规定的。
3.规定为标准语语音的方言区,并非就是被认定为“正宗”。没有人说北京居民是正宗汉族,广州居民就不是吧。规定标准音,在语言学上是有比较客观的标准的,任意性并不像大家想象那么大。


此外,对彝语各方言的研究和保护从未停止。远到建国初期的民族识别,中到90年代初中央民族大学(时称中央民族学院)藏缅语研究的成果,近到最近用语音识别机对彝语南部方言进行研究。彝语方言的研究,一直在努力进行。


最后我要说,不辩不相识,愿吉狄惹和阿黑成为好朋友。
L'uomo è un animale.
感谢吉狄惹老兄指正,洋洋千言,颇有所得!论其观点,恕我直言,重学术,但发展与革新之气不足。

  首先要指出,本人认为语言文字统一好,但我所坚持的是必须客观科学的论其利弊,当今世界发展日新月异,一个民族兴衰与否,与这个民族的经济与科技发展息息相关,一个仅仅极力提倡“自我强大”,不善于积极吸纳外来文化对自己进行补充发展的民族文化,终将被世界的发展大潮所湮没。我再强调一遍,我的观点是:希望包括彝族语言文字在内的文化能够不断敢于吐故纳新,适应社会的发展需要。如果外来文化能让彝族的经济发展,彝族同胞的生活质量提高,就应该积极吸取和容纳别人的文化,使广大彝族地区的经济得到发展,并在此基础上,对自己的文化进行革新,发展更有时代气息的彝族文化。

  现在就你的论点发表以下意见,来看看其中的偏颇之处。
  1、你建议从“语言是思维的物质载体”这一角度思考彝族语言文字。那么我要说,正是作为思维的物质载体,对人思维方式方法产生影响,所以语言文字才很有必要进行发展。与彝语相比,汉语的词汇,表达方式都更丰富和多样化。我们所有的彝族同胞从小到大,接受的绝大多数是汉语教学,几乎所有的历史、文化、科学等知识都是通过汉语来认识的,客观地说,汉语要比彝族语言先进得多,我们对很多问题的思考几乎都是通过汉语来完成的。我们无法想像,从目前彝族语言的发展程度来看,要把这些科学文化知识进行传播有多大的困难呢。虽然通过彝语言,我们可以在日常生活中交流,娱乐,也可以通过彝族文字把我们的历史记录下来。但是,你如何能通过彝族语言文字把各种繁杂的科学公式,原子结构,还有计算机原理等描述清楚呢,这些都是人类对科学的思维结晶,从这些考虑,我们更不应该不认识到彝族语言在这方面的局限性。

  2、你不同意“从社会经济发展的角度考虑统一彝语没有必要”的观点,并且提到“发展的基础是普及。在广大的彝族农村,彝语文才是我们最有力的武器。”那我要提出置疑了,你说的是哪个方面的发展,如果说什么是对彝族文化发展的最有力武器,我承认彝族语言肯定是重要的一个方面(但不能完全由语言来决定)。如果说是“科技和经济发展”的武器,那么你应该看看我上面提到的彝族语言在这方面的局限性。彝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我们彝族同胞的日常生活几乎都离不开现代文化的影响,我们平时所用的各种生产工具,电器,医药,农牧业科技等等,都必须与汉语文字打交道。以电视媒体为例,在有些少数民族地区,由于语言不通,专门制作了少数民族语言频道,但其节目的精彩程度,信息量要比国内通用的汉语频道要小得多,而汉语比较普及的少数民族则不用这种“中转”的信息服务了。因此我们必须与外界交融沟通,在国家的政策引导下积极发展经济、科技、文化,我们不仅要“用自己的皮肤感知世界”,更需要采取一种更快捷的感知世界的方式,引进现代的、科学的、先进的思考方式,鼓励彝族农民学习汉语汉字,直接获取科学知识,我想这是最快而最积极的一种方式了。
  至于你在这里提到的“科技的、“高深的”事,用汉语解决;生活的、平民的(civil)事用彝语交流。”我不否认,就象你所说的,并非我的“刻意”,从我的民族感情上来说,这是令人十分沉痛的话题。在这里,你仅仅提出了自己对“汉语类殖民主义”的担忧,我完全理解,不过:这是为什么?该如何解决?从大方面讲,这是社会发展给我们带来的难题,是不得不去面对的,在现代社会发展的滔滔大潮中,不进则退!这也许把话说大了,从小的角度讲,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落后了,在广大彝族地区,经济发展大多落后,贫穷落后似乎是别人对彝族同胞的看法,这是不争的事实,不讲彝话可能有以下的几个方面,首先是面对歧视,会有人屈于自卑心理,于是不说彝族话,可悲!另外是因为趋向于用汉语与外界交流便捷的原因。我认为,任何文化现象都是与社会和经济发展息息相关的,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东西,迟早要被淘汰,关键的不是一味去补救,而是尽力去改进和发展,使之适应社会的发展。

  3、在讨论可行性时,你提到了普通话的普及问题,从国家、社会、政治等方面考虑,普通话的统一与彝语的统一没有可比性的。你始终没有抓住统一彝族语言文字的关键问题所在,这里讨论的是可行性的问题,你又提到藏语的统一时提到“......均认可其为通用语”,按这样的说法,以我看,藏语言的统一也仅仅是一个“认可”的问题,根本说不上实质性的统一,或者说是藏语的官方标准语言与文字符号。同理,彝族各个枝系的语言大同小异,起码在音节上是相似的,因此也可以要求在各个地方推行一套标准的彝语,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政府告诉老百姓说,这就是彝族标准文字,广大彝族同胞们在“许可”的问题上不会有太大困难。而结果呢,这些彝族语言文字符号对广大彝族同胞来说,估计不会比学习汉语容易多少。当然,如果让少数几个人懂得这套标准语言文字就是统一,那我无任何异议,这完全可行,问题是,这样的少数人的统一有什么意义,何况你在前面提到“发展的基础是普及。在广大的彝族农村......”云云,这是不是相互矛盾呢。我的建议是,虽然有些少数民族在语言文字上进行了统一,但我们考虑彝族语言统一的问题时,应该考虑到彝族的实际情况,不可盲目模仿,套用。

  4、关于认同的问题和多元化,我觉得咱们不是在讨论同一个问题,应该区分清楚我说的“统一语言文字”和“标准语”的差别,我开始说的含义是:既然统一,就是让大家来都来说来使用,不然起不到对最普遍的彝族老百姓在生活、生产、文化交流的促进作用,也就没有必要,但这样会牵扯到很多问题。而你提到的“标准语”是方言与标准语共存,标准语仅仅需要认可就可以了,我认为这完全能实现,但实际的情况将会是,对于与标准语不同语言的广大同胞来说,则会出现我刚才在第三点中提及的问题,就是有标准而不用,所以这套标准就会仅仅停留在学术研究的层次,出于文化宣传需用于书面则可以,然而大部分人仍然看不懂。我认为这不是统一语言文字,这顶多是定个学术研究用的语言标准而已,至于要实现让云南武定的彝族和贵州大方的彝族都能通过标准语来随意沟通时,其可能性就值得考虑考虑了。

  总之,我的观点是,彝族统一语言文字(并非简单的制定标准)在保持彝族“多元一体”的方面会起到积极的作用,这个用来统一的语言可以是你说的“标准语”,或者是来自于某个地区或彝族枝系的方言,要让这个语言统一的话,毫无疑问的一点是必须用强制性措施,不然不会起到真正的效用。就象你所提及的“标准语”,我相信它能在民族学术研究层次普及,对彝族文化的传承有其积极的意义,但如果不通过一些有效的强制性措施,绝对不可能普及到最基层的彝族同胞中去的。

  目前网络发展十分迅猛,很多学术领域都已经开始借助网络这个先进的舞台积极开展工作,希望广大彝学领域的学者们充分利用网络这块宝地,积极宣传彝族文化,弘扬彝族文化。
风吹日晒苦耘田,新谷丰登敛笑颜。昨日卖粮传信息,百斤稻谷两包烟。
感谢二位给大家提供了如此精辟的文章.

这个年代再去谈彝族语言文字的统一,多半都只是一种"愿望",一种"象征".如果一定要做,恐怕只会事与愿违,事倍功半.

就我而言,我更倾向于阿黑的观点.
那也不一定,我认为还有希望所在。
彝族必须统一文字!这并不象有些人想象的那么难
至于统一语言依照现实情况很难办到,这点最好等先统一了文字再说
      统一文字不是我们一时心血来潮提出来的,民族精英们一直在进行着。统一的必要性作为一个彝族人都应理解,这是我们文化发展的必然趋势。下面一自然段摘自彝学频道巫达博士的《彝族:人类学组群理论的视角》可以帮助你们理解些情况
     在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法》的政策影响下,分布于四川省、云南省、贵州省和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彝族各支系加强了联系。“川、黔、滇、桂四省区彝文协作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老彝文分布于川黔滇桂四省区,但是由于老彝文长期没有统一规范过,各省区的文字系统差异较大。1980年中国国务院通过了《四川彝文规范方案》,选了819个字以表音的形式来记录凉山彝语。这套彝文由于是表音的,所以局限于四川和云南的大小凉山彝区,不能满足整个彝族的使用。因此,许多学者提出统一彝文的构想,想象汉字一样规范一套所有彝族都通用的超方言彝文,并付诸实施。1995年,四省区政府凑集了一笔资金,抽调了各地的彝文专家,集中在云南省的昆明市开始工作。工作组工作进行了两年多。1997年我到昆明出差,曾拜访过主持这项工作的贵州彝族陈英先生,他对统一彝文这件事寄予了很大的期望,但也表示在他这代不一定能实现这个梦想。他们的工作最终不能提出一套统一彝文方案来,他认为主要是推行的困难,由于四省区政策实施力度不同,中央政府又不会同意再发布一套彝文(因为已经发布了四川规范彝文),所以,他们即使做出一套文字也不能实施。他说,工作组只能先做好基础工作,准备在四川、云南、贵州三家民族出版社联合出版一套系列的彝文字集,再出版一本各省区彝文对照词典。对于统一彝文这个行为,我认为是受政治影响造成的,开始做和没有结果都是跟政治有很大的关系。 彝族与其它族群的边界怎样划分?


       我想说的是彝族统一文字条件已经具备   
       1.目前国内形式一片大好,彝区各项事业也在不断发展,完全有经济能力统一文字
       2.彝族已经有能胜任这项工作的人才。建国以来已经培养出了大批彝族专家学者,特别是搞彝学的学者不在少数,完全能挑起此重担。
       3.酷爱自己文化的彝族人学习彝文的热情超乎某些人的想象
       4.国家政策允许少数民族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化
       5.科技的发展,特别是网络发展,使我们可大力搞远程教育,这也为我们统一文字提供了必要的支持......
         
      其次,对楼上阿黑兄弟的言论我有些不能苟同  
      我们统一文字不是要排斥其他民族的文化,我们依然吸收先。
      1,你提到的彝语的局限性,我承认目前是这种情况。统一一种表意文字后,我们完全有能力根据彝语语法结构扩充彝语词汇量。建议你看看彝学频道的《四川彝族一类模式教学述评》         
      2,你提倡彝族农民学汉语汉字,很多地方证明是行不通的,特别是彝族聚居区。而且,你这种思想是明白着叫我们汉化,我坚决反对!你要是觉得,汉语先进就学汉语,那我建议你直接去学英语得了,因为世界上至少70%以上反映高科技的杂志书刊论文都是用英语书写,汉语根本排不上名。
      3,最近有报纸上反映不通汉话的云南少数民族至少有600万,对彝族来说不通汉话的人数超出你的想象!
      总之,我坚决支持统一彝文 我相信有一天能实现 !!
有志者事竟成 苦心人天不负
吉狄惹的文章中提到了北魏时的"鲜卑".令人不解的是不仅是"鲜卑",后来不可一世的"蒙古","满"等民族,为什么当他们以胜利者的姿态进住中原后,却都在"不知不觉"地接受了汉民族的语言文字?

使用汉语言文字就一定是"汉化"吗?就国内来看,回族,满族已通用汉语了,谁能因此而认为他们已不是少数民族了?
我认为现在很多搞彝文工作的人,似乎只熟悉他们所使用的那一种习惯语(对不起不知道能否这样说)就像云南的不熟悉四川的,四川的也不认识云南的,甚至没接触过。这对于彝族地区的文化交流、发展可能不是件好事。我认为,作为研究人士来说,多了解、多接触,把各地区方言综合起来分析是十分有益处的。尤其对于推进彝文统一来说。尽管统一彝文是个非常非常复杂和艰巨的工作,我们的一切努力最终也许不能为彝文统一做点什么,但是我相信这样的交流和学习对我们整个民族的文化发展、传承是很有意义的。
忽然之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