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彝语文在现代生活中的使用、传承与发展



来源:彝族人家微信公号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MDA1NTA5NA==&mid=2649445051&idx=1&sn=aeaadf5328fc1aec8989091464e57a1b&chksm=87b5ece2b0c265f42c6a050ef561b8dcc34681fbd450524f79185d4122269ae75bb964bcbafa&mpshare=1&scene=23&srcid=0608kHmjUcSDZX1qPg758M8k#rd

2017-06-07 阿育·拉则 彝族人家


    没得压力就没得动力,没得危机就没得危机意识,没得其它强势文化对彝族文化的侵蚀,就没得彝区今天对彝族文化的重新认识和高度关注,相信明天的彝族文化会腾飞!---吉乃   


近日网传的四川教育厅文件显示,将在2020年(即2017年高一批次学生)高考中,作出如下规定:


一类模式除汉、英语考试外,其他试卷一律采用民语试卷,考生可自由选择民语或汉语作答;
二类模式考生,高考时语文分民语文、汉语文试卷,各占50%;
加强一类模式学籍、考籍管理,杜绝其他模式考生以一类模式身份参加高考;
开办一类模式特需班专业本科班,涉及彝族类型为预科直升本科班,彝汉数理化师资班;
强调双语教师的培养和一村一幼的着力点。
前 言


  2月21日,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的“世界母语日”。“语言多样性是人类最重要的遗产之一,每一种语言都蕴藏着一个民族独特的文化智能,因此任何一种语言的消亡都将是整个人类的损失……”。我国专家日前指出,应采取积极措施保护濒危的少数民族语言。有专家说到:“现在中国的民族语言已经到了一种非抢救不可的地步。一种语言的消失不亚于一个物种的消亡。”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或词汇,还有一些民族不仅有语言,还有自己的文字,但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目前使用情况却大不一样。有的民族,如维吾尔族、藏族、哈萨克族、朝鲜族等,甚至部分人口很少的民族如锡伯族等,这些兄弟民族有效的行使了《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等法律所赋予少数民族使用自己语言文字的权利,贯彻了党的民族方针政策,履行了使用、发展各自民族语言文字和继承民族文化的义务,本着与时俱进、以人为本的思想观念,把各自的语言文字使用到了教育、经济、科技、娱乐、文化艺术等方方面面,为方便和服务民族同胞的生活、学习、工作,提高民族综合素质,传播和继承优秀的民族文化,维护民族团结,保护我们祖国多元文化特性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而在今天这样一个社会、经济、文化不断发展的时代,有一些民族的语言文字的使用,并没有受益于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非但没有在这个提倡和谐发展、包容多元文化的氛围中发展和完善起来,相反却真是走到了“非抢救不可”的尴尬地步。


  彝族是在祖国西南分布广泛、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也是祖国南方各民族中少有的同时拥有自己的语言和完整文字体系的民族。那么,我们彝语文目前的使用情况如何?在现代社会生活和经济、文化发展中,我们彝族又应该以怎样一种与时俱进的新思维和新观念来对待我们自己的语言文字呢?

彝语文目前的使用情况及其原因


  彝族的语言文字传承和记载了彝民族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彝民族用彝文书写了许多优秀的作品,彝语更是向我们一代代彝族人讲述着一个个动人的故事。我们的语言和文字经历了数千年的演变和发展,经受住了数千年的考验,和我们的民族一同走到了今天。然而,今天我们却非常清楚的看到,我们彝族对彝语文的使用已经在走下坡路。彝语和彝文,特别是在城市地区,仅限于私下的语言以及政治宣传和某些文学、诗歌等。上述这些现象,在我们的政府官员和党员中,比在其他人中更大程度地存在。在家庭内部也经常只说汉语,许多企业家的子女,受教育阶层和政府官员,目前大多数已经只说汉语。首先在城市地区,年轻人中彝语的使用在急剧减少。越来越多的有条件的彝族家庭的子女在州府西昌的学校或者送到州外接受教育,而在那些地方,以及州内大部分地方,这些彝族学生一直只说只学习汉语,而不学习彝语文。因此,关于我们彝族以及我们的文化前途暗淡的观点,确确实实是有根据的。  


  造成彝语文使用正在走下坡路的原因之一是一种强势文化对弱势文化的冲击,这是我们必须面临的。这种冲击会给我们的文化和语言文字带来一些消极的影响,但如果我们像别的一些兄弟民族那样找了一个面对冲击的平衡点,那同样也会为我们带来机遇和发展,这取决于我们怎样对待这种冲击。在开放、包容、进步、多元文化和各民族的语言文字受到保护的今天,彝语文本应该象别的兄弟民族的语言文字那样得到更好的使用和发展,造成彝语文使用下降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本民族一种错误的语言思想观念,这种错误的观念很大程度上源于我们自身,我们可以改变而且正在试图改变。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字的使用情况与这个民族对待自己的语言和文字的态度有相当重要的关系。汉语说“态度决定一切”,英语中也有说“we are results of our thoughts”,我们彝语文也是这样,如果我们彝族同胞自觉学习、使用它,那么即使我们的人口很少,那我们也可以把它继续使用和完善下去,如果连我们自己都不愿意学习使用彝语文,那即使我们有众多的人口,那我们的语言文字也会被我们自己消灭掉。


  现在连很多本来母语就是彝语的阿普、阿妈、阿嫫、阿达不和自己的孩子说彝语,而是用生硬的团结腔汉语和孩子说话,孩子也就不会说彝语,汉语普通话自然也就不会好到哪里去,那这些孩子今后长大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即使想教他们说彝语,那也会是力不从心的。我们的同胞中还有不少这样的人,居然觉得使用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是一种落后的表现,即便是和自己的母语就是彝语的家人、亲戚、朋友进行交流的时候,也硬是要用本身也非常不标准不流利的汉语。这样的错误观念和行为又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后代,自己的子女也不愿意学习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在有这样错误观念的人中,还有相当数量的在民族中比较有影响的人,包括生活条件好一些的有体面工作的人和一些有机会接受到教育的人,可想而知,如果继续让这样的错误观念泛滥传播,带给我们民族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如果今天我们放弃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那么明天我们失去的将会是我们整个民族。正如有关学者提到:“按马克思的观点,语言是一个民族中最稳定的因素。一个民族的语言一旦消失,整个民族也就相当于消失了。”中国的任何一个少数民族,包括彝族,学习汉语文甚至别的民族别的国家的语言都是值得提倡的,这是爱学习的表现。不同民族之间互相学习语言文字,可以促进民族之间的交流,增强相互了解,维护民族团结。少数民族同胞在经过努力学习后,可以用汉语与汉族朋友、同事谈话、交流,可以和汉族人做生意,这也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就相当于经过自己的努力掌握了一门新的技术那样,这种满足感是完全正常的,但是这种满足感和骄傲感绝不可以建立在对自己民族语言文字的放弃和鄙视上。但恰恰在我们彝族当中,有的彝族人觉得自己会说汉语了,就比别的彝族同胞先进了,素质高了,就不学习、不使用彝语了,还看不起彝语文,甚至嘲笑、挖苦使用彝语的彝族同胞,这种想法简直是十分无知甚至应该让我们鄙视的。按照这些人的想法,那包括汉族在内的各兄弟民族是不是都不要说自己的语言,干脆直接全部学习使用英语算了,因为目前英语国家先进,英语使用范围也最广,但很多对英语的学习积极性并不高的,英语水平也并不高的民族,他们也不见得就贫穷落后啊。比如日本人、韩国人、法国人以及欧洲很多国家和民族他们的英语学习热情根本比不上我们中国人,对英语学习的精力、财力的投入也比不了我们中国人,可他们在经济文化上还是一样发达啊?在印度,英语都已经是官方语言之一,可是它还是没进入世界发达国家行列啊。如果一个彝族同胞觉得说汉语才是进步,学习和使用自己的民族语言文字就是落后,那现在还有彝族同胞会说英语、日语、法语、西班牙语等,那他们是不是就该自豪得觉得自己已经迈入发达人士的行列了,已经不是相对贫穷落后的彝族同胞中的一分子了?作为一个彝族人,理应热爱和学习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绝不应该为此感到落后。在最近观看的两次大型演出中,主持人是懂彝语的彝族,节目是彝族节目,连台下的观众也很多是以彝语为母语的,但从头到尾,彝族领导的讲话没有一句彝语,主持人没有用一句彝语向观众问好,没有用一句彝语介绍整个演出的安排,也没有用一句彝语向大家介绍节目,这些才是应该让我们觉得丢脸的事情!很多彝族同胞的母语本身就是彝语,生活中也是使用彝语,所以有的彝族同胞的汉语不好、不标准,甚至不太会说汉语,这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更不应该受到别人的嘲笑和挖苦,而且彝族同胞可以通过学习逐渐掌握够用的汉语,有的还能学会标准的汉语普通话;但是作为彝族人如果连彝语都不会,都不学,那才是让人觉得羞愧的,才是值得我们彝族反思的问题。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不尊重,那怎么会得到别人的尊重?一个连自己的语言文字都不喜爱、不学习,对自己文化都不尊重的民族,又怎么能期待得到别的兄弟民族的尊重。



彝族与各兄弟民族使用各自语言文字的情况的比较


  现在便利的交通,发达的网络通讯技术,和日益密切的相互交流,让我们彝族人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和了解别的民族。我自己就结识过不少别的少数民族的人,如蒙古族、维吾尔族、藏族、哈萨克族、朝鲜族、克尔克孜族、达斡尔族等等,他们每一个人都觉得与自己的民族说母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且理应这样做。这些兄弟民族都以能用母语和自己民族的同胞交流而感到自豪。即使像达斡尔这样人口相当少的民族(2000年人口普查,达斡尔族人口为13.24万人,聚居在新疆的有6300人左右)也积极学习达斡尔语,以会本民族的语言而骄傲。朝鲜族在教育水平上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他们的教育模式,对自己民族语言文字的重视也是值得我们彝族学习的。朝鲜族历史上就有自己的语言,但以往使用的是汉字,后来创立了自己的文字,每年还有庆祝创立自己的文字的节日,十分重视朝鲜语文的教育,而朝鲜文也得到广泛的传播和发展。


  在祖国西北的天山南北,居住着一个在中国的人口数量与我们彝族(全国来看)比较接近的民族——维吾尔族,他们目前在国内的人口数量比彝族多70万左右。这两个民族长期以来的人口数量排名都是紧邻的(目前土家族人口超过彝族,紧随维吾尔族,但土家族的这种增长是非自然的,在这里不作讨论)。我有幸受到新疆各地朋友的接待,走遍了几乎大半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新疆期间还去了自治区内的伊犁哈萨克族自治州,克孜勒苏克尔克孜族自治州,巴音格楞蒙古族自治州,博尔塔拉蒙古族自治州,查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等地。在各民族大团结的氛围下,新疆各民族重视自己民族语言文字的学习使用,相互之间也尊重别的民族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和风俗习惯,这些都促进了自己民族语言文字的普及,提高了整个民族的素质和文化水平,增进了民族之间的相互了解,维护了民族团结。


  在新疆,维吾尔族和汉族是人口最多的两个民族,剩下的不到20%为别的民族,如哈萨克族,蒙古族,回族等。维吾尔族主要分布在南疆,占新疆维吾尔族总人口的88.15%,北疆的占11.85%,北疆的80%左右都是汉族,但无论是在南疆还是北疆,无论在城市单位还是在农村,我没有遇到一个不会说自己民族语言的维吾尔族或者是别的少数民族。在新疆,如果一个有自己语言的少数民族不会说自己的语言,别说会被自己的民族看不起,连汉族朋友同事都会嘲笑你。绝大部分的维吾尔族都能读会写自己的文字,很大一部分人不仅仅懂目前通用的老维吾尔文,还懂之前使用的新维吾尔文。(注:由于受60-80年代初新维吾尔文教育的影响,有的年纪稍微大一些的维吾尔族认识是的以汉语拼音为基础的新维吾尔文,而在80年代初,这种新的维吾尔文字由于不符合国际语言学的规律,在发展上也存在困难等种种本身存在的缺陷而被废除,老的维吾尔文成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通用维吾尔文,成为维吾尔族目前的通用文字,使用至今,并得到了极广泛的普及和使用,与新疆汉族的汉语使用可以说是并驾齐驱。我不会维吾尔文,所以下文中所提到的维吾尔语词汇,是为了方便大家阅读,根据发音,用拉丁字母表示出来,并不是目前通用的维吾尔文。)有的汉族也懂维吾尔语文,甚至从小在用维吾尔语教学的学校接受教育。


  在新疆,无论是在汉族人口占大多数的乌鲁木齐、克拉玛依、库尔勒,还是在维吾尔族占多数的喀什,都是几乎见不到维吾尔族之间使用汉语交流的,即使双方的汉语水平都非常好,在和自己同胞交流的时候,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正如我们彝族的尔比尔吉中所提到的ꆀꐊꆀꉙꃅ,ꆀꉙꍅꇙꀕ;ꎰꐊꎰꉙꃅ,ꎰꉙꇔꍣꀕ。(nip qop nip hxop mu,nip hxop ssyr lyr w;shuo qop shuo hxop mu,shuo hxop lyt cha w。汉译:跟彝族说彝语,既标准又流利,遇汉族说汉语,既地道又流畅。)除了维吾尔族是这样,新疆的哈萨克族、克尔克孜族、蒙古族、锡伯族等民族都能做到和自己的民族交谈时候用自己的母语,和汉族交流的时候大部分少数民族又可以说一口比较流利的汉语普通话,很多少数民族的汉语普通话是非常流利标准的,而且也尊重别的民族使用各自的语言文字,甚至互相学习,当地许多少数民族还象掌握自己的母语那样掌握了汉语和别的少数民族语言。


  在北京,没有维吾尔语等民语学校,在京的维吾尔族以及别的少数民族家庭的孩子,上的是汉语学校,在学校里是用汉语文学习,而回到家里和自己的家人都只用自己的民族语言交流。在新疆各地我所见到的每一家银行的ATM(自动取款机)都有民语文服务(包括语音和取款机的界面文字服务),用民语文向你提供服务选项、进行服务到最后提醒你取走自己的银行卡;在当地的中国电信,联通,移动等通讯业务也提供民语服务,比如你拨打电话查电话费或者进行咨询等服务,可以听到少数民族语言和汉语的语音提示,然后根据需要选择自己需要的语言服务;从街边的小商铺到当地IHLAS,ARMAN等大型民族超市,也使用民语文服务,和汉族顾客就使用普通话,商品名称、打折信息、使用说明等等全部有民语文,大大方便了当地各少数民族同胞的生活。而在我们的彝族地区,我时常见到很多彝族老百姓在购物的时候遇到由语言障碍产生的困难。新疆的民族聚居街道上发的传单也是民文,公共汽车的站牌、路线牌和人工、语音报站也是提供民语和汉语服务,无处不体现着以人为本,为少数民族同胞生活提供着方便,体现着我们国家一直以来所贯彻的各民族平等的政策和方针。但很多从州外的朋友来到我们凉山彝族自治州,他们几乎不能相信,在一个彝族人口超过200万的中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地区,公共汽车居然不提供彝语报站等服务,而且路线的地名文字指引表识上也没有彝文,只是在目前在每一个站台的名称上设置了彝文,我非把他们拉来坐了公交车,他们才摇着头不得不信。我们也不时看到有的彝族同胞在乘坐公共汽车的时候,由于语言不通而造成不方便和尴尬。在彝族自治州,公共汽车理应有彝语报站等服务,为彝族同胞的生活带来方便,同时也体现民族区域自治政策,与当今从中央到地方,在全国都提倡的以人为本,人性化服务的思想也相符合。在新疆街头,除了看到英语、俄语等培训机构的广告和学校外,当地少数民族语言培训机构,以及使用少数民族语言进行电脑,外语等技能培训的学校也比比皆是。在新疆民族餐厅、迪吧等餐饮娱乐场所,从菜单到服务项目和服务员的服务都提供民语和汉语甚至俄语,英语等外语服务,而对待自己的民族,只用自己的语言提供服务,大家之间也自觉得使用自己语言文字进行交流。包括他们的广告、名片同样使用民族文字(在我们凉山,现在一些个人和单位、餐饮企业的名片上也都使用上了彝文)。MP3、电视机、DVD等电器制品都是有民语的操作菜单、遥控和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开机欢迎画面,而且用的自己的民族品牌名称:比如民语电子词典YERPAN,服装品牌YLIQI,食品IHLAS、ARMAN等等,大到电器,小到牙膏、化妆品、洗发用品、洗衣用品、食品、农用产品甚至药物等生活用品,在包装上都是标注民汉双语的使用说明;在当地的客运车辆和公共汽车车票、旅游景点门票、演出观看票、发票等各类票据上也印有少数民族文字和汉字……



  新疆各民族语言的出版物、音像制品,占满整个书店,有专门单独的民文书店、杂志店、音像、书籍出售出租店,这些大大丰富了各兄弟民族的精神生活。特别要提到的是,在全疆各地各级的大大小小100多套电视频道中,有超过80套的专门的民语频道,很多汉语频道也播放反映当地少数民族文化、生活的汉语节目。从自治区台到市台,县台,从少数民族人口占多数的一些城市、县城到少数民族人口比例很少的都市,都有自己专门的民语电视频道,几乎每个乡镇都能收听自己的民语广播。这些民语频道中,有专门的综合频道、影视频道、新闻频道等等 ,除了翻译中央台的节目(如《新闻联播》、《国际时讯》等)和国内外优秀的影视作品(如汉语频道播出的一些电视连续剧,从《西游记》到近期播出的热门电视剧、电影,还有欧美大片、韩剧、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国家的影视作品等,都是翻译成当地少数民族语言在民语频道播出)之外,大部分是当地自己策划、制作的各类民语节目,节目涉及的范围广泛、内容丰富:如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由自己民族的演员演出的反映当地百姓生活的电视剧、电影、小品等等,当地的新闻节目、天气预报,传统的MAXRAP、NAWA等歌舞也制作成电视节目搬到荧屏上,还有民语的诗歌朗诵节目、少儿节目、歌唱比赛节目以及民语访谈节目等,以及很多充满现代时尚感的民语电视节目,如汽车鉴赏购买指南等,受到各民族的喜爱,不仅丰富了当地少数民族同胞的生活,而且扩展了少数民族同胞的视野,通过民语电视频道,少数民族同胞不仅了解到当地的社会生活,而且可以了解到全国、全世界。除此之外,新疆这几年也为自己的产品拍摄了很多优秀的民语广告,这些民语广告不仅使用自己民族的演员,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而且拍摄地也是具有浓郁新疆特色的地点,如乌鲁木齐的国际大巴扎,吐鲁番的葡萄沟等,还有受到到年轻人喜爱的TALAY YUTUZ(幸运星)等节目(类似于中央电视台的三星智力快车或者开心词典,是由民语中学的学生到场参加,整个节目的回答问题、才艺展示等环节都是使用民族语言,节目是在民语频道播出),电视购物等栏目也是用自己的民语播出,节目特别丰富。在这些节目中和广告中时常可以见到当地的歌星、影星、笑星等等,比如歌星ABDULA,笑星ABDUKRIM·ABLIZ,以及很多全国观众都知道的童星,参加过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的阿尔法。这些民语频道在丰富群众文化生活的同时也推动着当地经济文化的发展。这几十个民语电视频道中,有维吾尔语频道、哈萨克语频道、蒙古语频道、克尔克孜语频道等等,使用这些语言的民族中只有维吾尔族的人口超过彝族,其他民族在新疆的人口数量远远比不上我们彝族在凉上的人口数量(更比不上我们全国的彝族,比如新疆的蒙古族和克尔克孜人口匀在16万左右,差不多占全疆总人口的百分之一)。我们彝族同样有自己的语言文字,有上百万使用彝语的同胞,有自己的娱乐项目、歌舞、新闻、访谈、企业产品(广告)、彝文诗歌、天气预报等可以作为民语频道的节目,可是为什么直到今天我们彝族居然没有一个专门的彝语频道?我也不止一次的看到和听到身边的人提起,在家乡的彝族同胞打开电视机,全是汉语频道,有的彝族同胞听不懂,小孩子也看不到彝语的动画片等少儿节目。在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有着上百万母语是彝语的同胞,却没有单独的彝语频道,如果说过去是由于经济和技术问题,那么在彝语文早已能进入信息处理时代的今天,在整个凉山已经有这么多各级的汉语频道,却为什么没有为彝族同胞设立彝语频道?只是有一些少得可怜的夹在汉语频道中的一点点彝语节目,这远远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满足不了彝族同胞对彝语电视节目的需求。在凉山彝族自治州,上百万的彝族同胞母语为彝语,在彝族同胞家里,尤其是在聚居区和农村,很多彝族同胞在看电视节目的时候,由于没有彝语频道,没有丰富的彝语节目,所以需要旁边懂汉语的人进行翻译,否则看不懂,这对彝语同胞电视节目的收看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凉山彝族自治州已经成立半个多世纪,半个多世纪以来,社会、经济等各方面都可以说是取得了很大的发展,这种经济发展同样应该带动着文化生活的进步,可是为什么到了今天,彝族同胞在彝族的自治地方都还没有单独的彝语频道?在一些人口比我们少的兄弟民族已经在原有的民语频道的基础上,对民语节目进行不断创新,提出更高要求,以便更好的为民族同胞服务的时候,我们彝族到现在却连自己的彝语电视频道都还没有。


  新疆的大部分少数民族是信仰伊斯兰教的,而也有一些不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比如蒙古族等。在这里我特别提一个人数很少而且不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锡伯族。这个民族在新疆主要聚居在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查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他们是从18世纪中叶,由清朝政府派到西北驻边的锡伯人的后代,这个民族一般说来,是对自然的崇拜,对灵魂的崇拜,对祖先的崇拜,所信仰的程度都不一样,尽管生活在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民族当中,他们时至今日依然保存着自己的传统,比如射击,而且多次在各大赛中获奖。他们的文字是在民国36年(1947年)在满文基础上改变而成的,一直沿用至今。而且他们这个民族一般除了通晓自己的锡伯语文之外,一般还会说好几种语言,比如维吾尔语、哈萨克语、汉语等。他们不少人还能认古满文,而且出了很多优秀的翻译工作者,但是他们依然和自己同胞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在查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锡伯族人口2万人左右,仅仅是我们凉山彝族自治州彝族人口的一百分之一,可是他们重视自己的语言文字,加上政府也重视和尊重锡伯族人民的语言文字使用的权利,专门为他们创办使用锡伯文的学校,拥有一份报纸、三份刊物,有使用锡伯语广播的节目、电视频道。同时在伊犁师范学院开办有全世界唯一一所锡伯文学专业。一个只有两万锡伯族人口的锡伯族自治县,有使用自己锡伯文的学校,一份报纸,三份刊物,有自己语言的广播节目,电视频道,而是他们人口100倍的凉山彝族,在彝族自治州,不仅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自己专门的电视频道,甚至即使在大部分彝族占多数的聚居区的学校,还有我们州府的民族中小学以及民族班,不仅不把彝语文作为授课语言,甚至居然根本就不教授学生彝语文!我们彝族的教育确实取得了一些进步和发展,这是应该肯定的,但是民族地区的教育同样也承担着普及民族语言文字,传承优秀文化的责任和义务,在别的民族兄弟通过不断发展的民族教育,进行自己民族标准语言文字的普及,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的时候,我们彝族却是通过不断发展的教育着培养我们彝族的彝语文文盲,没有利用这种教育的发展来为我们彝语文的普及和文化的传承服务。现在凉山的街头的牌子上和旅游景点已经有很多加上了我们彝文的标识,这和别的有语言文字的兄弟民族相比虽然算不了什么,但也体现着当今世界多元文化的发展趋势,体现着国家一直以来所贯彻民族的政策,体现着彝语文使用的发展方向,体现了一种思想的进步,可是我们学校的彝语文教育却没有跟上这种时代的步伐。我们在民语报刊出版的数量不仅比不上别的民族,连我们彝文版的《凉山日报》我们彝族自己也很少阅读……。在对待自己的民族语言文字上,我们彝族的观念和行为是多么让我们在一个人口仅为我们全国彝族几百分之一不到,只有一个民族自治县的民族面前感到无比惭愧!


  在云南丽江,这样一个非民族自治地区,同属于彝语支民族的纳西族,他们的汉语水平应该是不错的,但还是学习自己的语言文字(东巴文),纳西族之间交流的时候主动使用纳西语,纳西家庭中也使用纳西语交流,收看自己纳西语的电视节目。而在我们彝族在凉山彝族自治州,却没有纳西族做得好。
  根据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统计,赫哲族人口数为4640,是我国人口最少的少数民族之一,主要集中聚居在黑龙江省。黑龙江省在几年前启动了抢救濒危少数民族语言系统工程:“抢救整理好赫哲族语言,将有关录音、录象刻制成光盘,保存永久性资料;将抢救濒危少数民族语言作为一项系统工程,长抓不懈。”“赫哲族是一个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民族,语言能说会听的也非常少,目前濒临失传。近来来,为抢救赫哲族语言,黑龙江同江市街津口赫哲族乡中心校的教师们多方采集赫哲族实物和口头文化资源,经过多年的探索整理,分科编写出了《赫哲民族文化课程》。《课程》分语言、历史、传统体育、歌曲和物产五部分”。并已在2005年有了赫哲族民族语言课本,对中心校的学生开始进行赫哲语教学。“在新一轮的课程改革中,赫哲族语言课程作为校本课程列入正规教学计划中”。不仅学生学习,很多赫哲族的家长也拿起赫哲族语言教材开始学习。而我们彝族有几百万的人口,有自己的语言文字,却在绝大部分的彝族聚居区也不进行彝语文教学……


民语教育模式:学习和使用彝语文与学习汉语文并不冲突


  有的人也许会担心学习和使用彝语文会对学习汉语文造成影响,其实这纯粹是杞人忧天。首先,对于任何一个民族来说,外语只是和别的 民族进行交流,认识外部世界并提升视野的一种工具,而母语则承担负载着一个民族的历史、传统和文化,并预示着一个民族的未来,外语是无法取代母语的位置的。汉族作为我国人口最多的民族,汉语逐渐成为中国某些不同民族之间交流的通用语言,少数民族学习汉语和别的语言的目的,是为了增进相互了解,学习汉族同胞和别的民族中优秀的文化、科学技术,互相取长补短、共同发展,绝不是也不能是用汉语或者别的语言和文化来不断否定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不是用来消灭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就象我们中国人学习英语,也是把它作为交流的工具,用这一工具来不断吸收他们文化中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学习更加发达的科学技术,来发展我们自己,而不是用英语来取代母语。在当今经济不断发展,人们思想不断进步的今天,经济的发展和思想的进步,为我们带来的应该是民族语言文字、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我们彝族应该很清楚意识到,我们学习汉语文的目的,不是为了忘记彝语文,不是为了连和彝族家人、朋友、亲戚交流的时候也不说彝语,而只说汉语。


  其次,各民族的民语教育经过不断实践,已经证明是扩展各民族群众视野,提高各民族文化水平和综合素质的有效途径;也是为民族地区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服务的有力保障。我们彝族的一类教学模式相比直接纯粹的只对彝族学生进行汉语教育,也是经过实践证明是成功的、有效的。(相关事实、数据和论述可以参见《四川一类模式教学述评》一文,作者:罗边木果,现节选部分内容如下:


  “四川省彝区一类模式办学时间不长,但已显示出强劲的教育功效。从凉山州1987一1989年连续三年对全州一类模式进行统计的情况看,其学生的学习成绩、学生的升学率和巩固率都比汉语教学班高得多。以喜德县贺波落小学为例,实行双语教学前,教学质量极差。1983年109人参加全乡统考,汉语文人均5.1分,无1人及格;数学人均26.1分,有10人及格。1984年7月161人参加全乡统考,汉语文人均10.8分,有4人及格。数学人均12.5分,只有1人及格。办学20多年,全乡仅有8名中专生(其中4名是“文革”中推荐的)5名初中生、5名高中生。1984年秋季开展双语文教学后,成绩显著提高,仅以1987、1988、1989三年一类模式班与汉语文单语班统考成绩比较,一类模式各种成绩明显高于单语班。开办一类模式前全乡学龄儿童入学率多在40一5O%,巩固率一般在30%左右。以1978年招收的一年级新生122人为例,到1983年高小毕业时,只剩下9人,巩固率仅7.4%。1984年开始,第一类型模式招收30名学生,到1990年毕业时,学生增至42人(中途插班的12人),巩固率为14%。全乡学生数由开办彝文小学前的168人,增加到1990年的340人;中心校学生由1983年的68人,增加到1990年的242人。入学率由63.7%上升为80.4%;巩固率由47.3%上升为95%以上,合格率也大大提高了。贺波落小学1990年毕业的42名学生,经全州统考,其中40人考入民族中学;1991年毕业的30名学生,有26人考入民族中学。从这几年的初高中升学考试看,一类模式的升学率比汉语教学和二类模式高得多。1993年全州首届一类模式初中毕业401名,升入中专中师86名,对口升入新办一类模式高中178名,升学率为65. 83%。1996年首届一类模式130名高中毕业生参加高考升人本科20名、升入专科18名、中专中师47名,升学率为65.4%。单是喜德民中(一类型模式)的升学率就比这些数据还高,远远超过汉语教学或二类模式的喜德县中学。这几年喜德县的中专和高考升学数是靠喜德民中支撑着的。)”


    这一模式不仅仅把彝语当作生活用语,而且把彝语文的使用涉及到了数学、物理、地理、生物、几何、历史等方面,这本身就是一种值得肯定的进步,也必将会对我们整个民族文化素质的提高,对语言文字、优秀文化传统的传承,服务民族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彝语文一类教育模式已经得到证明是对我们彝族是有利的,民语模式的教育也是已经被朝鲜族,维吾尔族、蒙古族、藏族、哈萨克族等民族长期实践证明是成功有效的。
 彝语和其他任何自然语言一样具有极强的再生能力和灵活的表达方式,它完全能够表达任何科学文化知识而进入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领域,这是彝语文一类模式适应现代和未来市场经济的根本保障和基本条件,因此彝语文一类模式的学生能够掌握各方面的文化知识而用于而用于各行业之中。


  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民族教育模式是无论是对城市还是农村的朝鲜族学生都实行朝鲜语教育,同时开设汉语文课程,这种教育模式在目前中国各少数民族的民族教育中是显得很成功的。这种模式培养出来的朝鲜族学生在整体文化水平上甚至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这不但普及发展了朝鲜语文的使用,这些朝鲜族孩子在能熟练运用母语的同时,也掌握了汉语文。当地很多汉族同胞也是会朝鲜语文,很多政府部门工作的汉族,不仅会说朝鲜语,还能读会写朝鲜文。


  12年的一类模式教育,或许存在着汉语文基础差的现象,这是可以改进的,我们不能因此而否定一类模式。而且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很多从小接受民语教学的学生汉语水平也并不差。倒是很多从小只接受汉语单语教育的彝族学生,汉语普通话水平也并不高,彝语水平也差,有的甚至根本不会说彝语,彝文水平就更可以说成是彝文文盲了。


  前面提到的,在新疆,不仅少数民族学生上自己的民语学校,甚至有的汉族学生也去上用少数民族语文教学的学校,当然大部分的汉族还是上的汉语学校。新疆的许多少数民族都有这种用自己语言教学的学校,从人口800多万的维吾尔族,到一百多万的哈萨克族,再到16万左右的新疆蒙古族和克尔克孜族,甚至连只有几万人的锡伯族也有自己语言教学的学校,新疆各民族家长一般总是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用自己民族语言教学的学校里上学,尽管从这样的学校毕业的高中生毕业后,如果留在疆内上大学,需要通过汉语水平测试,否则也许会上一年预科,如果是到新疆之外的内地来上大学,那么须上两年的预科。而我们很多彝族家长不愿意甚至反对让其子女上彝语学校,而且居然不和自己的孩子说彝语,长期以来只抱有这样一种想法:学汉语,好当官,前途远大。这种短浅的目光、片面的思维和愚昧的行为使我们一错再错,把后代子孙引入歧途,已经造成了今天我们彝族可悲的尴尬局面,这可以说是我们自食其果。别的兄弟民族在进行民族语言文字普及和推广,在进行民族教育的时候,坚持走民语教育发展路线,今天这种坚持已经为他们的语言文字普及使用、为他们民族文化的延续和经济发展等方方面面都带来了巨大的利益,这些是我们能切身体会到的。我认识的大部分新疆的少数民族是在新疆读民语学校,参加民语高考,通过高考后,到内地上两年预科的学生。这种学校的模式相当于我们彝族地区的一类模式,即所有的科目,如数学、化学、物理、地理、历史等都用自己民族的语言进行教学,开设一门汉语文课程,在有的民语中学里开设有个别的实验班(类似于我们的二类模式,增加汉语教学的课程比例,但是保留民族语文的教学)。在新疆这样的模式是成功的,培养出来的学生不仅通晓自己的民族语言文字,很多人的汉语文水平也相当不错,甚至不少人还掌握了第三、第四种语言,而读预科主要是让民语学生继续学习和强化汉语,学习一些本科的预备课程,同时学习英语,以前这样的民语学校是不教英语课的(实验班的学生学一些英语),用民语参加高考的学生,也不考英语,这也是结合当地实际减少了民语学校学生的负担。虽然这1到2年的预科对于一些民语学生来说是没有必要的,但这是规定,而且为了能掌握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可以说大部分少数民族学生都愿意从小学到高中都上用自己民族语言教学的学校,然后通过预科教育的模式进入大学学习。也有很多在汉语学校里上学的少数民族学生,在初中或者高中转学到自己的民语学校学习。这样教学模式培养出了一大批通晓本民族语言文字并且掌握汉语文的少数民族人才,他们在毕业后,利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和掌握的母语文字,让各民族的语言文字能在新疆得到广泛的使用。在汉族人口占80%以上的北疆,许多和我父母那样年龄甚至更大年纪的维吾尔族通过自学、平时生活使用、有的通过一定的学校教育掌握了汉语,他们的汉语普通话都相当流利,年轻一代的更不用说,甚至有的从小读维吾尔语学校,用维吾尔语文参加高考的维吾尔学生的汉语普通话比我还好,但是他们也是掌握了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而汉语文水平并不亚于甚至超过我们从小只接受汉语教育,而不学习彝语文的彝族学生,他们当中甚至有的人读过的汉语小说比我这个从小上只有汉语教学的学校的彝族还多。从这点来看,我们彝族的“民族教育”是存在重大失误的,因为我们当中很多人并不能流利的运用汉语普通话,更大的失败和损失是我们没有掌握自己的彝语文。绝大部分从我们的一些民族中学(比如我们的州民中)毕业的彝族学生,读了十几年书,但居然不会用彝文来书写自己的名字,甚至有人不会说彝语,更别说看懂我们彝文的报纸、书刊、诗歌了。在民族学校上学的彝族孩子,却还是成为了彝语文文盲,这确实是我们彝族地区学校教育的巨大失误和缺憾。别的很多从小接受母语教育的少数民族学生,不仅掌握了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许多人掌握了汉语文甚至别的民族的语言文字。比如我的维吾尔朋友,他从小接受的是维吾尔语教育(相当于我们彝族的一类模式教育),不仅会自己的语言文字,也能象使用母语文那样流利的使用汉语文、哈萨克语文,也许有人问,那这个人的学习成绩怎么样,会这么多语言,而且和自己的同胞只说维吾尔语,会不会影响到自己学习成绩?汉语虽然不是他的母语,但这位朋友的汉语水平是相当不错,而且这位朋友当年高考是当地状元(除汉语文外,所有高考科目使用维吾尔文考试,500多分,其实这样的民文考生,高考成绩600多的也不少)。他所在的城市维吾尔族比较少,维吾尔学校也少,只在当地的哈萨克学校里开设有用维吾尔语文教学的班级,在几千人的以哈萨克语文为主要教学语言,也学习汉语文的学校里,只有几百个维吾尔学生在维吾尔班级用维吾尔语学习,而在我们的民族中学和一些学校的民族班,以彝族学生为主,非但没有把彝语作为教学语言,甚至根本就不教彝语文,这是多么大的对比,这是我们多么大的悲哀?象这位朋友,会流利标准的普通话,以及别的语言,但是还是与自己的同胞使用母语文字沟通的少数民族在新疆到处都是,他们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平衡点。正如我上面提到的那句尔比尔吉所表达的意思一样,和自己的民族用自己的语言交流,和汉族交谈又可以说流利的全国通用普通话。恰恰是他们这种对自己语言文字的重视,以及民族语文教育模式的普及,带来的是自己语言文字的广泛使用和传播,整个民族的视野和综合素质的提升,而且他们的汉语水平并不比我们从小只学汉语文但不学彝语文的彝族差。有的人以为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就没有用,可是为什么别的兄弟民族就把自己的语言文字用得这么好,这么广泛?语言文字有没有用的关键是看我们自己用不用,怎样去用。那种认为学习使用彝语文就是落后和彝语文无用论的思想本身就是错误的,在统计文盲的时候,也不可以把那些懂自己民族语言文字,但是汉语文水平不好的少数民族统计为文盲。学习和使用彝语文,并不代表不学习汉语文,我们彝族作为一个现代民族而存在,当然是与时俱进的,我们学习彝语文的同时,不但学习汉语文而且在学习汉语时,就应该学习全国通用的汉语普通话,甚至有条件的还学习英语等别的语言,这样我们可以不断吸取优秀的文化、发达的科技、先进的思想来发展自己的文化。目前很多汉族学者都指出,对汉族学生过早、过量的进行外语教育(现在有的中国家长望子成龙心切,在孩子学说话时或者幼儿园就过分的进行英语学习),是对孩子未来发展极为不利的。比如我是从初中才开始接触英语,但是现在的英语水平也并不比一些从小学就开始学习英语的人差,甚至我有的从小就读民语学校的朋友,从大学才开始学习英语,可是他们进步也很快,而且不怕开口说,至少学的不是哑巴英语,我想也许是因为这些从小就读民语学校的学生,除了使用自己的民族的语言文字外,也同时学习和使用一些汉语,在这种双语环境的熏陶下,再学习至少是再开口说一门别的语言,比如英语,也就不是让他们觉得害羞的事情了,当然这个民族的心理特征,个人性格也有关系。在彝族地区,一味单纯的对彝族学生只进行汉语文的教育,而忽视彝语文教育,不仅对彝族学生的发展不利,而且会使本身就处于弱势的彝语文和传统文化面临更大的危机。

彝语文的未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我们有上百万的以彝语为母语的彝族同胞,但在绝大部分学校教育中不教授我们的彝语文,到现在都还没有专门的彝语电视频道,公共汽车没有彝语报站,交通路线指示图没有彝文,交通标识没有彝文,甚至我们很多彝族之间都不使用彝语,不阅读彝文报刊……目前的这些不正常的情况让我们感到彝语文面临的似乎都是困难,欣喜的是我们意识到了这些问题,而恰恰只有经历这些困难,解决这些问题,我们的彝语文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困难中还是充满了机遇,机遇会带来发展。我们在困难中,同样应该看到希望。


  首先,我们有伟大的多民族国家对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使用的法律保障。早在毛主席那个时代,他就支持少数民族学习发展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而且让在少数民族地区工作的干部也学习当地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坚持贯彻执行民族平等和语言平等的政策,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使用和发展得到应有的尊重和法律的保障。《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等都明确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还规定:“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使用依据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及其他法律的有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第十条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第三十七条规定,“......招收少数民族学生为主的学校(班级)和其他教育机构有条件的应当采用少数民族文字的课本,并用少数民族语言讲课......。各级人民政府要在财政方面扶持少数民族文字的教材和出版物的编译和出版工作。”第三十八条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自主地发展具有民族形式和民族特点的文字、艺术、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等民族文化事业,加大对文化事业的投入,加强文化设施建设,加快各项文化事业的发展。”第四十七条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应当用当地通用的语言审理和检查案件,并合理配备通晓当地通用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人员......”,而我们彝族地区的很多人却没有充分行使法律赋予我们的这些权利,发展和使用自己的民族语言文字同时也应是我们的义务。


  彝族是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区域自治民族,在凉山彝族自治州行使自治权是宪法赋予彝族的神圣权利和宪法义务!法律法规都保证了我们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权利,那我们彝族自己更不能也不会愚昧地让承载了我们几千年文化的语言文字在我们这一两代人的手中衰落甚至消失。相反,在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经济不断发展,各民族平等权利得到保障的新时代,我们更要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我们可以做的或者说可以做得更好的有太多。


  1)首先,在教育上,不能继续让我们的民族教育培养出不懂彝语文的彝族文盲,而应该充分利用不断发展的民族教育普及彝语文,传承优秀的传统文化,这本身也应该是民族教育的重要目的之一。在彝族聚居的县城、乡镇、农村这些有彝语使用环境的地方,理所应当对彝族学生进行彝语文的教育,重视规范语言文字的教育;在同样存在彝语言使用环境,但相对来说不如聚居区使用率高的地区,同样应该重视对彝族学生的彝语文教育,在这些地区,目前日常生活上也许不能为当地某些彝族学生很好的提供学习彝语的环境和条件,所以更应该通过学校教育的手段来教授彝语文,不断创造彝语文的使用环境。尤其是在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州府西昌市,更要让彝族学生学习彝语文,在各类民族中小学,民族班进行彝语文教育,更好地体现出州府在全州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地位。在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各县市学校,在州府西昌,大力推广彝语文一类模式教学,多为彝族同胞建立彝语文教学的幼儿园、中小学、增加大专院校彝语文教学的专业,如师范、艺术、历史旅游文化、农业科学技术专业等,加大彝语考生的招收力度,培养在各行各业使用彝语文的人才。大力培养能用彝语文进行各科目教学的优秀师资力量;彝族有传统的音乐,舞蹈,绘画艺术,应开设相应的彝族艺术专业。一类模式的优势在于可以普及彝语文在彝族社会的生活、工作、教育、生产、科技、经济、文化艺术等方面的应用,而不仅仅让彝语文作为一种家庭用语,不仅仅作为一门课程,也不能仅仅让彝语文成为搞这方面研究的专家学者才需要学习的东西,更不能让彝语文仅仅放在博物馆里。我们彝族有彝文的各科目教材,如物理、化学、数学、语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