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投稿】春天的足音在颤抖

春天的足音在颤抖


人在早晨滴露的时候是狂妄的。

                          

——题记

一、我比春天更早

春天,门前的椿树开始发芽,嫩嫩的。

青红的叶子在阳光的穿射下,

散发出鸡血的香味。

我不是出村寨最早的人,

春天的街市,

不及捣牛粪的人群那般热闹。

寻遍整个街道,

不见卖辣椒面的老奶奶,

只因我的阿嫫达没发出吆喝声。

我比春天更早,

在彝家以舅为大的记忆里,

我似乎不是那么愿意舍他们而去。

当被困顿在城市丛林中的三日里,

我为无法聆听到“阿乌”的呐喊而惶恐。

春天,是我来早了,

还是,你还没睡醒。


二、三岔路口

彝人部落的阳光从东穿透大地,

风也从东山奔来。

高傲的烟炉上面,

死亡的声音在咆哮,

英雄的脊背开始弯曲。

一切不可磨灭的记忆,

永存于火红的烈焰上,

只有在古老的拖底山腹中,

流出潺潺的溪水。

进村的三个岔路口,

火堆从阿普笃慕的时代燃烧至今,

一直阻挡着赤黄的烟霾,

守住春的颜色,

留住阿表姐舍不得放下洗碗筷去玩耍的使命,

也让放猪的阿嫫继续向西行走。

三、活在春天的故乡里

看那,

飘落的流星,

我曾在夜里细数,

一颗,两颗,三颗……

阿妈的眼疾,

唤醒了我。


看那,

青竹的外衣,

我曾将你做成面具,

吓唬邻家的姑娘。


看那,

不知用汉名称呼的小草,

我曾和小伙伴一起,

摘去的绿叶,

那是男孩。

稻草系带着角辫,

那是女孩。


看那,

碎落的纸币,

羞涩的躲在土掌房的墙角。

我曾试着拼凑被遗忘的面孔,

把你还原的回报是:

一根冰棒,

两袋包装的蘑菇。


看那,

田梗上的猪笼草,

有小葡葩作伴。

我一手拿着镰刀,

一手将它摘下,

咀嚼的是自然的香味。


看那,

水库上的草坝,

我曾在那儿,

骑牛、踢球、晒肚子。


看那,

牛头山、姑娘山,

儿子洞、八锅洞……

风见了也要停歇的地方,

正扑打着我的面颊,

那是我的故乡。


四、右手,写在车轮上


在一个傻子都会发光的的时代里,

板栗树泛黄的青汁,

是鸟儿旋起的眼眉,

舞动的白裙。


我深沉的民族记忆,

没有写在村里的庙堂,

没有刻在神也眷恋的密枝林。

我的祖先没有告诉我,

白彝之歌源自何方。

只是有一天,我忽然发现。


当黄油涂抹在车轴上,

右手,写在车轮上。


当傻子欢笑着扭开气嘴,

右手,写在车轮上。


当牛铃停顿了世界,


右手,写在车轮上。


    王天祥(1988-)男,云南弥勒人,彝族。在云南人民出版社《民族语言文学学刊》、“彝族人网”、《红河学院学报》、《曲靖师院学报》、《丽江民族研究》等出版社及期刊公开发表文章多篇,有文章曾获昆明市“中国梦——民族团结奋斗梦、民族繁荣发展梦”研讨活动一等奖;参与编著《石林彝族文献古籍》(一二卷)等。现为石林县彝族研究学会理事。

   邮编:652200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石林县民族研究所行政中心A区240室

   电话:13529326204

收稿来迟,非常抱歉
木确奢哲·倮族黑灵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blackspirit5
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914156637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