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关于施及天敌论的批判写作的一次争论

关于施本植及其“彝族男人的腰刀是森林天敌”论断,近期彝诗馆、彝人论坛发起《彝人的腰刀》同题诗会进行批伐,但是有人在彝诗馆群邮件里提出不同意见,争论言语贴来如下:

童仔11月21日 11:26
其实,真正的天敌就是我们人类自己。如果非要在这件事上突显什么“破坏彝族人民的团结和情感”之类的,我觉得毫无意义,也大可不必。我们何不把我们的愤怒和反抗,怒在点上,反在质上呢?我一直认为我们彝族,并不是一个悬崖勒马般的民族,我们并不是只有在悬崖勒马的时候,危险的时候,困难的时候,才能体现我们的团结和感情的。尤其我们的艺术,这就是我们真正的创作来源?发自我的iPhone


黑惹子喊11月21日 17:44
假如资源的天敌是人类的逻辑成立,为什么有人只用彝人来代替全人类,这个人的居心何在?


阿哲鲁仇直11月21日 23:11
真正的天敌就是我们人类自己。——童仔这话说的好,可是施本植作为一个堂堂皇皇的教授,怎么连这样简单的事都想不明白呢?还硬要说彝族是森林的天敌!童仔啊,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楼童仔11月21日 23:10
既然这样的理论与依据存在,那在乎他,指责他的,应该是全人类,我们彝族人民,何必在乎一个傻逼说到话呢。一个真正伟大的民族,他们的智慧,创造,团结,感情,并不是因为一个傻逼的一句话,才体现的。因为一个芝麻大小般的问题,就已经证明了我们中华民族“悬崖勒马”般的聪明,那我们这“五千年”的文化,还能沉淀出来些什么?理性?文明?不见得。这种现象的存在,至少对于我们少数民族来说,更应该加以反思。

木确奢哲·倮族黑灵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blackspirit5
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914156637
黑惹子喊11月22日 09:24
不要小看舆论,舆论是一把无形的无比锋利的杀人不眨眼的刀!因此啊,一个政党想推翻另一个政党,首先制造的是社会舆论!

童仔11月21日 23:17
非得与一个傻逼较劲,我们彝族才能出英雄吗?与一个傻逼较劲,我们不也就傻逼了吗?文学的本质是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体现我们文学的才智,我反而为我们彝族感到羞愧!

黑惹子喊11月22日21:14
去读一读尼采的哲学名著《查拉图斯如是说》该有多好!

童仔昨天 17:00
我相信,人类真正的交流是“民族”的。何为民族?比如语言,文字,声音,说到底就是艺术。“民族”是“艺术”的基础。这个世界,商人和政治家太多,真正的艺术家与民族太少,人类真正的交流,表达,情感,爱,力量,信仰,精神,创造,已经受阻,甚至有毁灭的可能。我告诉你,就是因为我们非要把“民族”的概念与“政党”、“权利”、“立场”、“利益”扯在一块儿,才有所谓的无知与愚昧,才会有所谓“为了信仰与真理不顾一切的杀死我们的同类”的事,比如文革,比如伊斯兰极端分子,比如斯大林主义,纳粹,太多太多。我告诉,这些东西是一个民族所拥有的,但不是一个民族所真正追求的。

黑惹子喊11月23日08:53
阿哲鲁仇直说得很好,一个民族没有了自尊,没有了自爱,任人辱骂,任人宰割,都还在麻木的大度,麻木的宽容,麻木的无关痛痒,如果长此以往下去,这是个懦弱的民族,这是个没有希望的民族。

阿哲鲁仇直昨天 22:49
一个缺失民族精神的人不管他在物质上多么富有,在他淡漠于族性认同的时候,他自己早已被人们圈出族群,从而在所难免地变成了孤魂野鬼。

阿哲鲁仇直昨天 22:43
绕山绕水的说了这么多,其实从童仔发的第一段文字我就感觉到了,童仔是不想彝族人们声讨施本植,这才是目的——不管童仔承认不承认。是的,当个人之间因为一些利益或其他的问题而发生争执,假若其中一个人是“傻逼”,那么正如童仔所说是真的没有必要和之认真,而这次施本植的“彝族森林天敌说”事件不是个人问题,而是牵扯到了一个民族,这是很严肃的问题,也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因此,我们所有人都无权慷“任由他人践踏民族自尊”之慨,只有保护之责!

童仔昨天 22:09
不好意思,本人正是尼采的“粉丝”,浅读过此书。不过,建议你去读读周国平与崔健的《自由风格》,那也该多好啊!

木确奢哲11月23日09:05
@童仔:
我不知道你说这些是什么样的用心,但是从争论的角度,我的观点如下:
1、彝族诗歌有几千年的历史传统,贯穿古今并将延续到未来,不是因为有了施本植和天敌论才出现,这点你要清楚,所以不要对彝族诗歌和彝族诗作者指手划脚下定论
2、针对施本植和天敌论写诗,只是彝族诗作者的脚步在此时此刻踩在了这个点上而已,更多更长久的写作是针对更广阔的时空的
3、针对施本植和天敌论写诗,只是在彝诗馆和彝人论坛范围内运作,况且也只是这个范围内的少部分诗者进行了写作,所以,这个活动不是整个彝族诗歌界或文学界、更不是所以彝族人的全民活动,不要把少数人的行动扣在全体彝族诗歌作者的头上
4、你说彝族不是一个悬崖勒马的民族,难道马走到悬崖边上就不能勒一下?就必须要掉下去摔死?那么你走路遇到沟沟坎坎是跨过去还是主动掉进水里?
5、当一个人/民族/国家,受到侵犯/侵害的时候,就应该反击,不管对方是强者、弱者、聪明人还是傻子,这和对方的行为相对应,和他的地位、智商无关。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难道一个傻子拿坨屎糊在你脸上,你连擦都不擦一下,顶着这坨屎到处走?
6、被狗咬了一口,你又反咬一口,那是自降身份贬低自己,但是拿棍子打狗这个是理当应有且正常的行为。我们并没有反过去诬蔑施本植及他的民族如何如何。如果你连人的行为和狗的行为都分不清,那么可能下次我也不想和你辩论了,因为你说过我们彝族和XX较劲是没必要的。
谨此,木确奢哲,11。23
木确奢哲·倮族黑灵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blackspirit5
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914156637
时间前后有点乱,当时截片的时候没有换行
木确奢哲·倮族黑灵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blackspirit5
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914156637
附:森林天敌论资料
2015年10月22日下午,现云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施本植,在云南省红河学院举行的题为《云南产业的生态化改造及转型》的讲座上抛出“森林天敌”论断,把矛头指向彝族人民,他说:“森林的天敌是彝族男人腰间的那把刀,他〔注:指彝族〕那个不拿个刀〔挥手比划〕砍它几棵今天晚上睡不着,这种东西,这个完全已经不是利益问题了,这是这个〔用手指头〕的问题。”据悉本次讲座属于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办的公益性科普讲堂《云岭大讲堂》走进红河州,此论一出,引起了广大彝族知识分子的愤怒和兄弟民族一些有识之士的不满,在网络上也引发了不少争端。
木确奢哲·倮族黑灵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blackspirit5
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914156637
欢迎论坛朋友们也提出自己的看法
木确奢哲·倮族黑灵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blackspirit5
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914156637
重新编辑后:
童仔11月21日 11:26
其实,真正的天敌就是我们人类自己。如果非要在这件事上突显什么“破坏彝族人民的团结和情感”之类的,我觉得毫无意义,也大可不必。我们何不把我们的愤怒和反抗,怒在点上,反在质上呢?我一直认为我们彝族,并不是一个悬崖勒马般的民族,我们并不是只有在悬崖勒马的时候,危险的时候,困难的时候,才能体现我们的团结和感情的。尤其我们的艺术,这就是我们真正的创作来源?发自我的iPhone

黑惹子喊11月21日 17:44
假如资源的天敌是人类的逻辑成立,为什么有人只用彝人来代替全人类,这个人的居心何在?

童仔11月21日 23:10
既然这样的理论与依据存在,那在乎他,指责他的,应该是全人类,我们彝族人民,何必在乎一个傻逼说到话呢。一个真正伟大的民族,他们的智慧,创造,团结,感情,并不是因为一个傻逼的一句话,才体现的。因为一个芝麻大小般的问题,就已经证明了我们中华民族“悬崖勒马”般的聪明,那我们这“五千年”的文化,还能沉淀出来些什么?理性?文明?不见得。这种现象的存在,至少对于我们少数民族来说,更应该加以反思。

阿哲鲁仇直11月21日 23:11
真正的天敌就是我们人类自己。——童仔这话说的好,可是施本植作为一个堂堂皇皇的教授,怎么连这样简单的事都想不明白呢?还硬要说彝族是森林的天敌!童仔啊,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童仔11月21日 23:17
非得与一个傻逼较劲,我们彝族才能出英雄吗?与一个傻逼较劲,我们不也就傻逼了吗?文学的本质是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体现我们文学的才智,我反而为我们彝族感到羞愧!

黑惹子喊11月22日 09:24
不要小看舆论,舆论是一把无形的无比锋利的杀人不眨眼的刀!因此啊,一个政党想推翻另一个政党,首先制造的是社会舆论!

童仔11月22日 17:00
我相信,人类真正的交流是“民族”的。何为民族?比如语言,文字,声音,说到底就是艺术。“民族”是“艺术”的基础。这个世界,商人和政治家太多,真正的艺术家与民族太少,人类真正的交流,表达,情感,爱,力量,信仰,精神,创造,已经受阻,甚至有毁灭的可能。我告诉你,就是因为我们非要把“民族”的概念与“政党”、“权利”、“立场”、“利益”扯在一块儿,才有所谓的无知与愚昧,才会有所谓“为了信仰与真理不顾一切的杀死我们的同类”的事,比如文革,比如伊斯兰极端分子,比如斯大林主义,纳粹,太多太多。我告诉,这些东西是一个民族所拥有的,但不是一个民族所真正追求的。

黑惹子喊11月22日21:14
去读一读尼采的哲学名著《查拉图斯如是说》该有多好!

童仔11月22日 22:09
不好意思,本人正是尼采的“粉丝”,浅读过此书。不过,建议你去读读周国平与崔健的《自由风格》,那也该多好啊!

阿哲鲁仇直11月22日 22:43
绕山绕水的说了这么多,其实从童仔发的第一段文字我就感觉到了,童仔是不想彝族人们声讨施本植,这才是目的——不管童仔承认不承认。是的,当个人之间因为一些利益或其他的问题而发生争执,假若其中一个人是“傻逼”,那么正如童仔所说是真的没有必要和之认真,而这次施本植的“彝族森林天敌说”事件不是个人问题,而是牵扯到了一个民族,这是很严肃的问题,也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因此,我们所有人都无权慷“任由他人践踏民族自尊”之慨,只有保护之责!

阿哲鲁仇直11月22日22:49
一个缺失民族精神的人不管他在物质上多么富有,在他淡漠于族性认同的时候,他自己早已被人们圈出族群,从而在所难免地变成了孤魂野鬼。

黑惹子喊11月23日08:53
阿哲鲁仇直说得很好,一个民族没有了自尊,没有了自爱,任人辱骂,任人宰割,都还在麻木的大度,麻木的宽容,麻木的无关痛痒,如果长此以往下去,这是个懦弱的民族,这是个没有希望的民族。

木确奢哲11月23日09:05
@童仔:
我不知道你说这些是什么样的用心,但是从争论的角度,我的观点如下:
1、彝族诗歌有几千年的历史传统,贯穿古今并将延续到未来,不是因为有了施本植和天敌论才出现,这点你要清楚,所以不要对彝族诗歌和彝族诗作者指手划脚下定论
2、针对施本植和天敌论写诗,只是彝族诗作者的脚步在此时此刻踩在了这个点上而已,更多更长久的写作是针对更广阔的时空的
3、针对施本植和天敌论写诗,只是在彝诗馆和彝人论坛范围内运作,况且也只是这个范围内的少部分诗者进行了写作,所以,这个活动不是整个彝族诗歌界或文学界、更不是所以彝族人的全民活动,不要把少数人的行动扣在全体彝族诗歌作者的头上
4、你说彝族不是一个悬崖勒马的民族,难道马走到悬崖边上就不能勒一下?就必须要掉下去摔死?那么你走路遇到沟沟坎坎是跨过去还是主动掉进水里?
5、当一个人/民族/国家,受到侵犯/侵害的时候,就应该反击,不管对方是强者、弱者、聪明人还是傻子,这和对方的行为相对应,和他的地位、智商无关。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难道一个傻子拿坨屎糊在你脸上,你连擦都不擦一下,顶着这坨屎到处走?
6、被狗咬了一口,你又反咬一口,那是自降身份贬低自己,但是拿棍子打狗这个是理当应有且正常的行为。我们并没有反过去诬蔑施本植及他的民族如何如何。如果你连人的行为和狗的行为都分不清,那么可能下次我也不想和你辩论了,因为你说过我们彝族和XX较劲是没必要的。
谨此,木确奢哲,11。23
木确奢哲·倮族黑灵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blackspirit5
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914156637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