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阿尔务务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边缘男人 于 2014-7-8 21:55 编辑

阿尔务务的故事

小时候,听妈妈讲过阿尔务务的故事。如今,人事繁杂,不禁想起妈妈说的故事。哎,儿行千里母担忧。母亲的教诲凝结着多少的爱与奉献,可做孩子的我们却当成了耳边风,想来让人追悔不已。
阿尔务务,父母早亡,留下尚在襁褓中的阿尔务务与其长姐相依为命。长姐,对他照顾有加,关怀备至,有少吃的,好穿的均留个他。尽管缺少父母的关爱,但有姐姐的照顾,阿尔务务也还算在快乐中成长。但随着阿尔务务的成长,危险也与他越来越靠近,这危险的来源不是别人,正是他叔叔家。原来阿尔务务父母过世前未与叔叔家分过家,包括土地、百姓、牲畜、银子等所有财富均是叔、父共同所有,而叔叔家看着侄子一天天长大,没有丝毫欢喜,而是忧虑一日胜过一日,他害怕阿尔务务来继承属于死兄的财产。由此,叔叔家可谓是机关算尽,一直想借口分割财产灭掉阿尔务务,以独吞所有未分割的财产,深知叔叔的为人,姐姐对此心知肚明。
       叔叔家三番五次派人来喊阿尔务务分财产,七岁时,叔叔家力邀阿尔务务过来分牛马,务务的姐姐以务务年幼,数牛羊之数目尚成问题,予以婉拒;十岁时,叔叔家又力邀来分金银,姐姐以务务尚不懂得花金银为由予以拒绝,十一岁时,叔叔家威逼利诱,要求来分土地,姐姐又以阿尔务务尚不能保卫土地,土地请由叔叔暂为代管予以敷衍。看着阿尔务务一天天长大,叔叔家为独吞财产,为不能早日灭掉阿尔务务心急如焚。就在十一岁这一年,叔叔家又力邀阿尔务务来分属民与奴隶,此次姐姐不在家,阿尔务务就完蛋了,他上了当,骑着自己的坐骑,直奔叔叔家。到了叔叔家,叔叔先是好酒好肉款待,但没等宴席丧尽,叔叔就下令属下将阿尔务务就地解决,并将尸体埋在房前如山的肥料堆中。看阿尔务务被人打、杀,其坐骑嘶鸣不止,阿尔务务被掩埋后,它一路撕心裂肺地嘶鸣,并跑回了家中。阿尔务务的姐姐看到坐骑嘶鸣回来,惟不见了主人,明白一直担心的事已发生,遂哭起了丧。马儿见状,却一边嘶鸣一路小跑起来,并将阿尔务务的姐姐引致叔叔家。到那,姐姐问叔叔家可曾见过阿尔务务,叔叔家自是百般抵赖,称未见过阿尔务务。姐姐也无法,只好用指桑骂槐的语言,在诉说姐弟俩的艰辛生活以及自己对弟弟的照顾同时,也诉说叔叔家三分五次的催逼分割财产的情形。言辞哀婉,情深意切,令人无法不为之忧伤。
      不料,在叔叔家与阿尔务务的姐姐间,一方百般抵赖,一方指桑骂槐诉说衷肠之际。坐骑,它突然愤怒地嘶叫,并用双踢从粪堆中抛出了阿尔务务的尸体。抛出了尸体后,坐骑居然还留下了泪,泪水涟涟,接着又突然嘶鸣起来,然后就瘫在了地上,边打滚I边嘶鸣。
         阿尔务务,一个可怜的孩子,他就这样死于亲人对财产的无限欲望之中。 叔叔无情,尚不如动物——他的坐骑。


你离开了上帝,上帝惩罚了你,他把你交给了魔鬼。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