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我,雪豹》——吉狄马加

《我,雪豹……》

——献给乔治·夏勒


吉狄马加


1

流星划过的时候

我的身体,在瞬间

被光明烛照,我的皮毛

燃烧如白雪的火焰

我的影子,闪动成光的箭矢

犹如一条银色的鱼

消失在黑暗的苍穹

我是雪山真正的儿子

守望孤独,穿越了所有的时空

潜伏在岩石坚硬的波浪之间

我守卫在这里——

在这个至高无上的疆域

毫无疑问,高贵的血统

已经被祖先的谱系证明

我的诞生——

是白雪千年孕育的奇迹

我的死亡——

是白雪轮回永恒的寂静

因为我的名字的含义:

我隐藏在雾和霭的最深处

我穿行于生命意识中的

另一个边缘

我的眼睛底部

绽放着呼吸的星光

我思想的珍珠

凝聚成黎明的水滴

我不是一段经文

刚开始的那个部分

我的声音是群山

战胜时间的沉默

我不属于语言在天空

悬垂着的文字

我仅仅是一道光

留下闪闪发亮的纹路

我忠诚诺言

不会被背叛的词语书写

我永远活在

虚无编织的界限之外

我不会选择离开

即便雪山已经死亡


2

我在山脊的剪影,黑色的

花朵,虚无与现实

在子夜的空气中沉落

自由地巡视,祖先的

领地,用一种方式

那是骨血遗传的密码

在晨昏的时光,欲望

就会把我召唤

穿行在隐秘的沉默之中

只有在这样的时刻

我才会去,真正重温

那个失去的时代……


3

望着坠落的星星

身体漂浮在宇宙的海洋

幽蓝的目光,伴随着

失重的灵魂,正朝着

永无止境的方向上升

还没有开始——

闪电般的纵身一跃

充满强度的脚趾

已敲击着金属的空气

谁也看不见,这样一个过程

我的呼吸、回忆、秘密的气息

已经全部覆盖了这片荒野

但不要寻找我,面具早已消失……


4

此时,我就是这片雪域

从吹过的风中,能聆听到

我骨骼发出的声响

一只鹰翻腾着,在与看不见的

对手搏击,那是我的影子

在光明和黑暗的

缓冲地带游离

没有鸟无声的降落

在那山谷和河流的交汇处

是我留下的暗示和符号

如果一只旱獭

拼命地奔跑,但身后

却看不见任何追击

那是我的意念

已让它感到了危险

你在这样的时刻

永远看不见我,在这个

充满着虚妄、伪善和杀戮的地球上

我从来不属于

任何别的地方!


5

我说不出所有

动物和植物的名字

但这却是一个圆形的世界

我不知道关于生命的天平

应该是,更靠左边一点

还是更靠右边一点,我只是

一只雪豹,尤其无法回答

这个生命与另一个生命的关系

但是我却相信,宇宙的秩序

并非来自于偶然和混乱

我与生俱来——

就和岩羊、赤狐、旱獭

有着千丝万缕的依存

我们不是命运——

在拐弯处的某一个岔路

而更像一个捉摸不透的谜语

我们活在这里已经很长时间

谁也离不开彼此的存在

但是我们却惊恐和惧怕

追逐和新生再没有什么区别……


6

我的足迹,留在

雪地上,或许它的形状

比一串盛开的

梅花还要美丽

或许它是虚无的延伸

因为它,并不指明

其中的奥妙

也不会预言——

未知的结束

其实生命的奇迹

已经表明,短暂的

存在和长久的死亡

并不能告诉我们

它们之间谁更为重要?

这样的足迹,不是

占卜者留下的,但它是

另一种语言,能发出

寂静的声音

惟有起风的时刻,或者

再来一场意想不到的大雪

那些依稀的足迹

才会被一扫而空……


7

当我出现的刹那

你会在死去的记忆中

也许还会在——

刚要苏醒的梦境里

真切而恍惚地看见我:

是太阳的反射,光芒的银币

是岩石上的几何,风中的植物

是一朵玫瑰流淌在空气中的颜色

是一千朵玫瑰最终宣泄成的瀑布

是静止的速度,黄金的弧形

是柔软的时间,碎片的力量

是过度的线条,黑色+白色的可能

是光铸造的酋长,穿越深渊的0

是宇宙失落的长矛,飞行中的箭

是被感觉和梦幻碰碎的

某一粒逃窜的晶体

水珠四溅,色彩斑斓

是勇士佩带上一颗颗通灵的贝壳

是消失了的国王的头饰

在大地子宫里的又一次复活


8

二月是生命的季节

拒绝羞涩,是燃烧的雪

泛滥的开始

野性的风,吹动峡谷的号角

遗忘名字,在这里寻找并完成

另一个生命诞生的仪式

这是所有母性——

神秘的词语和诗篇

它只为生殖之神的

降临而吟诵……

追逐 离心力 失重 闪电 弧线

欲望的弓 切割的宝石 分裂的空气

重复的跳跃 气味的舌尖 接纳的坚硬

奔跑的目标 颌骨的坡度 不相等的飞行

迟缓的光速 分解的摇曳 缺席的负重

撕咬 撕咬 血管的磷 齿唇的馈赠

呼吸的波浪 急遽的升起 强烈如初

捶打的舞蹈 临界死亡的牵引 抽空 抽空

想象 地震的战栗 奉献 大地的凹陷

向外渗漏 分崩离析 喷泉 喷泉 喷泉

生命中坠落的倦意 边缘的颤抖 回忆

雷鸣后的寂静 等待 群山的回声……


9

在峭壁上舞蹈

黑暗的底片

沉落在白昼的海洋

从上到下的逻辑

跳跃虚无与存在的山涧

自由的领地

在这里只有我们

能选择自己的方式

我的四肢攀爬

陡峭的神经

爪子踩着岩石的

琴键,轻如羽毛

我是山地的水手

充满着无名的渴望

在我出击的时候

风速没有我快

但我的铠甲却在

空气中嘶嘶发响

我是自由落体的王子

雪山十二子的兄弟

九十度的往上冲刺

一百二十度的骤然下降

是我有着花斑的长尾

平衡了生与死的界限……


10

昨晚梦见了妈妈

她还在那里等待,目光幽幽

我们注定是——

孤独的行者

两岁以后,就会离开保护

独自去证明

我也是一个将比我的父亲

更勇敢的武士

我会为捍卫我高贵血统

以及那世代相传的

永远不可被玷污的荣誉

而流尽最后一滴血

我们不会选择耻辱(生命意志与尊严)

就是在决斗的沙场

我也会在临死前

大声地告诉世人

——我是谁的儿子!

因为祖先的英名

如同白雪一样圣洁

从出生的那一天

我就明白——

我和我的兄弟们

是一座座雪山

永远的保护神

我们不会遗忘——(生命意志与尊严)

神圣的职责

我的梦境里时常浮现的

是一代代祖先的容貌

我的双唇上飘荡着的

是一个伟大家族的

黄金谱系!

我总是靠近死亡

但也凝视未来


11

有人说我护卫的神山

没有雪灾和瘟疫

当我独自站在山巅

在目光所及之地

白雪一片清澈

所有的生命都沐浴在纯净的

祥和的光里。远方的鹰

最初还能看见,在无际的边缘

只剩下一个小点,但是,还是同往常一样

在蓝色的深处,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不远的地方,牧人的炊烟

袅袅轻升,几乎看不出这是一种现实

黑色的牦牛,散落在山凹的低洼中

在那里,会有一些紫色的雾霭,漂浮

在小河白色冰层的上面

在这样的时候,灵魂和肉体已经分离

我的思绪,开始忘我地漂浮

此时,仿佛能听到来自天宇的声音

而我的舌尖上的词语,正用另一种方式

在这苍穹巨大的门前,开始

为这一片大地上的所有生灵祈福……


12

我活在典籍里,是岩石中的蛇

我的命是一百匹马的命,是一千头牛的命

也是一万个人的命。因为我,隐蔽在

佛经的某一页,谁杀死我,就是

杀死另一个看不见的,成千上万的我

我的血迹不会留在巨石上,因为它

没有颜色,但那样仍然是罪证

我销声匿迹,扯碎夜的帷幕

一双熄灭的眼,如同石头的内心一样隐秘

一个灵魂独处,或许能听见大地的心跳?

但我还是只喜欢望着天空的星星

忘记了有多长时间,直到它流出了眼泪


13

一颗子弹击中了

我的兄弟,那只名字叫白银的雪豹

射击者的手指,弯曲着

一阵沉闷的牛角的回声

已把死亡的讯息传遍了山谷

就是那颗子弹

我们灵敏的眼睛,短暂的失忆

虽然看见了它,象一道红色的闪电

刺穿了焚烧着的时间和距离

但已经来不及躲藏

黎明停止了喘息

就是那颗子弹

它的发射者的头颅,以及

为这个头颅供给血液的心脏

已经被罪恶的账簿冻结

就是那颗子弹,象一滴血

就在它穿透目标的那一个瞬间

射杀者也将被眼前的景象震撼

在子弹飞过的地方

群山的哭泣发出伤口的声音

赤狐的悲鸣再没有停止

岩石上流淌着晶莹的泪水

蒿草吹响了死亡的笛子

冰河在不该碎裂的时候开始巨响

天空出现了地狱的颜色

恐惧的雷声滚动在黑暗的天际

我们的每一次死亡,都是生命的控诉!


14

你问我为什么坐在石岩上哭?

无端的哭,毫无理由的哭

其实,我是想从一个词的反面

去照亮另一个词,因为此时

它正置身于泪水充盈的黑暗

我要把埋在石岩阴影里的头

从雾的深处抬起,用一双疑惑的眼睛

机警地审视危机四伏的世界

所有生存的方式,都来自于祖先的传承

在这里古老的太阳,给了我们温暖

伸手就能触摸的,是低垂的月亮

同样是它们,用一种宽厚的仁慈

让我们学会了万物的语言,通灵的技艺

是的,我们渐渐地已经知道

这个世界亘古就有的自然法则

开始被人类一天天地改变

钢铁的声音,以及摩天大楼的倒影

在这个地球绿色的肺叶上

留下了血淋淋的伤口,我们还能看见

就在每一分钟的时空里

都有着动物和植物的灭绝在发生

我们知道,时间已经不多

无论是对于人类,还是对于我们自己

或许这已经就是最后的机会

因为这个地球全部生命的延续,已经证实

任何一种动物和植物的消亡

都是我们共同的灾难和梦魇

在这里,我想告诉人类

我们大家都已无路可逃,这也是

你看见我只身坐在岩石上,为什么

失声痛哭的原因!


15

(不仅是生命意志的象征,更是一种存在的象征)

我是另一种存在,常常看不见自己

除了在灰色的岩石上重返

最喜爱的还是,繁星点点的夜空

因为这无限的天际

像我美丽的身躯,幻化成的图案

为了证实自己的发现

轻轻地呼吸,我会从一千里之外

闻到草原花草的香甜

还能在瞬间,分辨出羚羊消失的方位

甚至有时候,能够准确预测

是谁的蹄印,落在了山涧的底部

我能听见微尘的声音

在它的核心,有巨石碎裂

还有若隐若现的银河

永不复返地熄灭

那千万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闪耀着未知的白昼

我能在睡梦中,进入濒临死亡的状态

那时候能看见,转世前的模样

为了减轻沉重的罪孽,我也曾经

把赎罪的钟声敲响

虽然我有九条命,但死亡的来临

也将同来世的新生一样正常……


16

我不会写文字的诗

但我仍然会——用自己的脚趾

在这白雪皑皑的素笺上

为未来的子孙,留下

自己最后的遗言

我的一生,就如同我们所有的

先辈和前贤一样,熟悉并了解

雪域世界的一切,在这里

黎明的曙光,要远远比黄昏的落日

还要诱人,那完全是

因为白雪反光的作用

不是在每一个季节,我们都能

享受幸福的时光

或许,这就是命运和生活的无常

有时还会为获取生存的食物

被尖利的碎石划伤

但尽管如此,我欢乐的日子

还是要比悲伤的时日更多

我曾看见过许多壮丽的景象

可以说,是这个世界别的动物

当然也包括人类,闻所未闻

不是因为我的欲望所获

而是伟大的造物主对我的厚爱

在这雪山的最高处,我看见过

液态的时间,在蓝雪的光辉里消失

灿烂的星群,倾泻出芬芳的甘露

有一束光,那来自宇宙的纤维

是如何渐渐地落入了永恒的黑暗

是的,我还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没有看见过地狱完整的模样

但我却找到了通往天堂的入口!


17(24)

这不是道别

原谅我!我永远不会离开这里

尽管这是最后的领地

我将离群索居,在人迹罕至的地方


不要再追杀我,我也是这个

星球世界,与你们的骨血

连在一起的同胞兄弟

让我在黑色的翅膀笼罩之前

忘记虐杀带来的恐惧


当我从祖先千年的记忆中醒来

神授的语言,将把我的双唇

变成道具,那父子连名的传统

在今天,已成为反对一切强权的武器


原谅我!我不需要廉价的同情

我的历史、价值体系以及独特的生活方式

是我在这个大千世界里

立足的根本所在,谁也不能代替!


不要把我的图片放在

众人都能看见的地方

我害怕,那些以保护的名义

对我进行的看不见的追逐和同化!


原谅我!这不是道别

但是我相信,那最后的审判

绝不会遥遥无期……!


2014年2月14日—18日

于昆明匆匆草就


还在企业工作的时候,曾经想给素昧平生的吉狄马加写一封信。信的大意,是劝他赶快从官位上下来,拿起雪豹最后的笔,为雪豹一族写点什么。否则,雪豹没有了,便也没有了关于雪豹的记载。现在有很多人自认为在记载雪豹,还有不少因为这种所谓的工作而谋生的。实际上,他们工作的本质,仅是在见证雪豹是如何消失的。记得有一次无意中听到一首叫做“孜孜普乌”的歌曲,汉语名称叫做《让我们回去吧》,情绪的颤栗让自己无法控制,然后感到一种来自空灵的慰藉。仔细一看词的作者,才恍然大悟拥有相同的固有频率。
最近看了长诗《我,雪豹……》,真切地感到他依旧是当下中国最好的诗人。虽然,像他一样的族人读这首诗,会产生其他人不可能产生的共鸣,甚至可能数次流下别人认为莫名的热泪。但即使从普遍的人们的角度,也会有被特别关怀的感觉。
吉狄马加如果能够从冗杂的事务中脱离出来,那该是对我们多好的馈赠呢?
顶一个!
人与人之间最远的不是距离,而是我在这山头望不见在那山头的你。
不能辞官,还要升官
血管里喷涌着火焰的光芒。
真的好厉害哦,人到中年还有激情写诗。
过了三十我连读诗的激情都没有咯。
可能是全国最温婉贤良的彝族女人。。。。。之一。
海上,这诗怎么没马加其他经典诗歌的那种旋律?不过也海上好诗。
你离开了上帝,上帝惩罚了你,他把你交给了魔鬼。
回复 6# 边缘男人


             我对诗缺少研究。仅从简单的个人视角理解,长诗是要靠内容取胜的,而不是简单靠形式。韵律是形式的。    用美学的角度考察,初发芙蓉和错彩镂金都是美的,但中国人认为初发芙蓉更胜一筹。或许,情感的自然流露属于初发芙蓉的罢。另外,首先给人以快感的叫做优美,先给人以痛感然后变成快感的叫做崇高。或许,《我,雪豹》是崇高的罢。
这下如你意了!
可能是全国最温婉贤良的彝族女人。。。。。之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