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彝族人网独家报道:青年画家安杰“大山的忧郁”画展成功举办

本帖最后由 HIKING 于 2013-10-24 14:08 编辑

彝族青年画家安杰“大山的忧郁”画展成功举办


彝族人网独家报道



2013年10月15日,彝族青年画家安杰在西南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成功举办了“大山的忧郁”个人画展。画展共展出他就读于西南大学美术学院以来的51幅油画作品。在画展开幕式上,美术学院付念屏副院长致辞,安杰的导师朱沙教授发表了学术点评。开幕式由赵君超硕士主持,谢光跃馆长、熊沁老师、何东老师,企业界人士何小兵、黎萍、沈刚、王青松、王志军等莅临开幕式。近百名师生及来宾出席开幕式并参观画展。

安杰,来自大凉山的诺苏阿依,从中学时代起即酷爱绘画,历尽坎坷,终于攀登了艺术的高等殿堂,成为西南大学美术学院油画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师从著名油画家朱沙教授从事油画理论与创作研究。不过,强烈的文化自觉使他注定用一双彝人的眼睛观察世界。画家坦白地讲,他希望能够在这次展出中兼顾具象与抽象、历史与现实,运用不同的创作技法来表达一个彝人眼中的彝民族,以及这个群体正存在的当下。

对故乡大凉山的眷恋以及对本民族文化的挚爱都给画家的作品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在画展的前言中,画家深情地写到“您看着我的时候,其实是我看着您的时候;我的言语是来自您心灵深处的声音——”。画展中的作品多创作于2011年至今,画家在凉山村寨间的采风。人物的原型都是普通的彝族农民,这在《无题·肖像》中得以充分体现,这组作品由44副头像构成,男女老少跃然纸上,画像边彝文题写的人物故事为整个画面增色不少。《众生图》由9幅150×120cm的作品联袂,成为本次画展中最壮观之作。黑黑白白的构图,匆匆忙忙的人形,那些画面中的影子仿佛就是凉山集市上的阿妈阿米,刚刚与你我擦肩而过。《花》系列中,背景的黯淡和花海的绚烂形成反差,在展厅中产生强烈的视觉效果。远与近、动与静、明与暗的对比与彝族传统文化的二元观遥相呼应,是画家将本土认知通过现代绘画技法加以表现的创举。画展并非生活实景的重现,比如《在路上》系列,在这组作品中,画家将自己头脑中的具象肢解,并试图还原成现象的本体。所有这些画作,人物多是黑色笔触,一团团的黑色,浓缩成一个个影子。这样的艺术表现手法既新颖独特,又蕴含深刻的哲学思辨——芸芸众生,任何鲜活与精彩最后都将归于历史之尘;在无法支配自己命运的大时代,这些远离祖先庇护的人们只能悲哀地审视自己,所有的爱与恨不过是山坡上从未回头的背影。

朱沙教授对本次画展给予很高的艺术评价,在他看来,“质朴而诚恳的安杰是一个认真而且有使命感的人”。他将安杰的画作与“乡土风”画家的作品进行对比,指出前者的民族身份使他的创作“关注的是当前的现实,这个人群的现实”;“作品中透着一种迷茫、沧桑和挫折感……在这些的背后,我们能强烈地感受到作者的关切和忧患。无疑,这是一个彝族人对彝族人的描绘,一个会思考的彝族人,以自己连接本民族和他民族、连接历史和现实,用艺术的方式,对本民族的表现。”

不了解彝族的人,就不会明白画展为何会有这样的主题,大山又为何忧郁?对于此,安杰袒露了如下心绪,“大山的忧郁是历史 / 大山的忧郁是现实”,“当我们患上肢体肥胖症的时候/ 精神世界的萎靡就是付出的代价吗/ 当我们身体得到安慰的时候/ 灵魂却远离我们而去就是付出的代价吗/ 当我们迷恋花花世界、街角灯影、树下光斑的时候/ 通往孜孜普乌的回归之路却泥沙淤积这就是付出的代价吗/ 大山如是问?” 面对这个世界正带给他的族人的晕厥和畸变,画家愤怒又无奈,这一切都在画作中得以呈现。大山此刻的忧郁,是一代人对于族群现状的反思,是时间征途上的定格。然而,生命如河,正如西南民族大学彝学学院院长罗庆春(阿库乌雾)教授为画展书写的《忧郁是一种品格》寄语中的拷问,“以忧郁的方式抗争是软弱的,以忧郁的方式发出呼救是可怜的。忧郁以外,你们还须做些什么?

画展历时4天,于10月19日闭幕。

                                                                                                                                                                                     采编HIKING

DSC_0044.jpg
2013-10-24 13:28
DSC_0091.jpg
2013-10-24 13:26
折页(内).jpg
2013-10-24 13:31
走钢索.jpg
2013-10-24 13:31
QQ图片20131019013739.jpg
2013-10-24 13:31
无题 肖像.jpg
2013-10-24 13:28
QQ图片20131019013719.jpg
2013-10-24 13:28
QQ图片20131019013711.jpg
2013-10-24 13:28
QQ图片20131019012953.jpg
2013-10-24 13:28
QQ图片20131019013536.jpg
2013-10-24 13:28
QQ图片20131019012936.jpg
2013-10-24 13:28
DSC_0056.jpg
2013-10-24 13:27
DSC_0057.jpg
2013-10-24 13:27
DSC_0116.jpg
2013-10-24 13:27



附:


安杰:画展前言——

                                             大山的忧郁


大山是地域、是文化;是一种高度、一种角度;更是一种态度。

当你走进大山的世界:

你会看见“天地演变” /你会看见一场“白雪”孕育生命 /你会看见“猿猴变成人” /你会看见“生子不见父”的时代 /你会看见远古“洪水滔天” /你会看见毕摩“阿苏拉则”的深邃 /你会看见彝人走在一条通往“兹兹普乌”的回归路上 /你会看见“支呷阿鲁射日射月”的英姿 /你会看见“呷玛阿妞女神”的风采 /你会看见纯洁的灵魂如何阔步于一条于白色道路、罪恶的灵魂如何在黑色的道路上四处碰壁、迷茫的灵魂迷失于一条黄色的道路 /你会看见山神、水神、树神、崖神······窃窃私语 /你会看见石头开口说话······当然,一路上也会荆棘丛生、腐尸遍地、鬼魂哀嚎······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山忧郁了——

大山说她看见那天:那天,第一人民院刚送走一个服毒自杀的青年,又有一个服毒自杀青年住进了院;那天,艾滋是如何侵蚀她的骨血:那天,白色粉末如何化作阵阵妖风横行乡里;那天,山里的宝藏几辈子挖不完,可你还得接受来自远方的怜悯—— 一件二手的救济衣服······

昨夜大山说她看见了一条大河:大河 / 没来头 / 大河/ 无去处 / 大河/势不可挡 / 大河 永不停歇 /歇斯底里的歌唱/漫无目的的厮杀 /毫无希望的挣扎 /愤怒漫无边际 /翻腾身不由己 / 漫步疲惫不已 / 裂变啊 /腐烂啊 / 挺举着欢欣的阳具 / 坦露的丰乳怒放无边 /洞开的阴户充满渴望的声音 /

当我们患上肢体肥胖症的时候/ 精神世界的萎靡就是付出的代价吗/ 当我们身体得到安慰的时候/ 灵魂却远离我们而去就是付出的代价吗/ 当我们迷恋花花世界、街角灯影、树下光斑的时候/
通往孜孜普乌的回归之路却泥沙淤积这就是付出的代价吗/ 大山如是问?

大山忧郁了:(其实我是千百年来 / 正义和邪恶的抗争 / 其实我是千百年来 / 爱情和梦幻的儿孙 / 其实我是千百年来 / 一次没有完成的婚礼 / 其实我是千百年来 / 一切背叛 / 一切忠诚 / 一切生 / 一切死 /——吉狄马加语)

大山的忧郁是历史 / 大山的忧郁是现实 / 让 / 大山的忧郁成为一面镜子 /

而大山的忧郁绝不仅仅是大山的忧郁······




朱沙:画展开幕式上的学术演讲——

                                           安杰和他的彝族题材创作

每次去画室的时候,好像安杰都在忙碌地摆弄着自己的画框,这是这两三年中安杰留给我的印象。

安杰来自凉山,彝族。刚来我们画室的时候,他说他想用手中的画笔画一些自己本民族的东西。后来的时间里,他确实画了不少的画。在这两三年的接触中,我感觉,质朴而诚恳的安杰是一个认真而且有使命感的人。

读研期间,他不断尝试、变换不同的风格,但似乎都难以在一种风格中停留。从最初的具象到抽象再到具象,题材也有一些的变化。尽管有时也会希望他能坚持在一种风格上延伸和拓展,但他似乎总是无法在一种风格上停留。每一次改变,他都会认真地告诉我,他一定会持续下去。在这样不断变化的过程中,安杰始终透出一种少有的近乎迷狂的执着。而且,他的创作既不是为了参展,也不为市场,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想法和关注。他尝试用不同的艺术手段来表达他的主题,从架上绘画到最近做的一些现成品和动画。因此,面对他的这些变化,我难以用一种教育的定律去考量他,也难以用画的好坏来评价他。也许这种无法停留的风格变化正是他的风格,同时这也体现了他内心对自我的某种倔强和坚持。甚至,他的这种风格的跳跃和对自我的坚持,反倒使我反思我们认可的风格化的创作之路,也许只是一种现实的生存之道罢了。

尽管风格不同,但综观他的整个创作,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他对自己民族的关注。以彝族为题材的画家并不在少数,也不乏像程丛林、何多岺那样的佼佼者。然而,少数民族题材是随着“乡土风”的兴起而兴盛的,“乡土风”突破了当时的旧模式,但又很快成为了一种流行的、并带有浓重商业气息的风格,再之后,表现这样的题材的画家就不多了。而自“乡土风”以来的这些彝族题材的创作,更多的还是以旁观者的视角、以猎奇的眼光去看待这一题材的。这些作品中弥漫着或者愉悦、或者抒情、或者伤感的情绪,少数民族的服装、生活的场景是其中主要的视觉符号。而谁又真正了解这些民族,真正去表现他们生活于现实之中真切的生存体验呢?

安杰的彝族题材创作显然完全不同于风情式“乡土风”绘画。他的创作关注的是当前的现实,这个人群的现实,尤其是这个民族处于时代变化和演进之中的生存状态和体验。作品中透着一种迷茫、沧桑和挫折感,这是作者在对彝族当前现实的观察和思考过程中的感受,在这些的背后,我们能强烈地感受到作者的关切和忧患。无疑,这是一个彝族人对彝族人的描绘,一个会思考的彝族人,以自己连接本民族和他民族、连接历史和现实,用艺术的方式,对本民族的表现。

可以把安杰看作是一个为人生而艺术的创作者。也许他的画面语言并不新,也没有紧跟潮流。但是,在他作品中的这些形象会让我们为之动容。


2013年10月15日于西南大学

朱沙简介:博士,西南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重庆画院油画艺委会委员。



罗庆春:寄语安杰个人画展——


                                                 忧郁是一种品格

                                                          1

那些创造过古彝文字和画骨艺术的头颅,那些迷蒙中不乏锐利的眼神,那些念诵过滔滔金沙江一样的经文的嘴唇,那些毫无表情却内心丰富的肖像。千万个头颅叠加起来就是尊严,千万股血脉汇流而成就是历史,千万颗心灵凝成山峰就是高度。日月以外,你们还看到什么?

                                                          2

手段是思想的外化,方法是精神的路径;现代是从原始的身体里悄悄孕育的蛀虫,批判是从包容的森林中毅然腾飞的雄鹰;尖锐是博大者的刀锋,混杂是清纯世界的前兆。以黑色和白色创造并超越无色世界,辨别颜色和图案的智慧由来已久。泥土是潜在的母蕴,爱情是永恒的曙光。创造以外,你们还想到什么?

                                                         3

神枝插画命运的图谱,咒语毁灭灾难的诱因。乡土的意念开始渗入城市的身骨,图案的原始与原始的图案再次重叠,无所谓褒贬,无所谓冷暖,无所谓古今。那没有灵魂的城市,蚕食着有灵魂的生命。工匠们充斥城市的角落,工具和武器如蚁群般忙碌,你们永远是旁观者。神秘以外,你们还感觉到什么?

                                                         4

忧郁是一种品格。当原始森林及林中一切生命的生存遭遇空前的危机,当直插云霄的峰峦的骨力和光芒正在渐逝,当大山的主人被毫无信仰的掠夺者替换。于是,大山深处每一种生命都以呼吸的方式释放着忧郁的气息。诚然,以忧郁的方式抗争是软弱的,以忧郁的方式发出呼救是可怜的。忧郁以外,你们还须做些什么?


2013年10月于成都

罗庆春简介:彝名阿库乌雾,九三学社社员,西南民族大学彝学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著名诗人


安杰画作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I1NTI1NjUy.html?qq-pf-to=pcqq.c2c

我嗡嗡地去巡山!~~
优秀的文化人。关注着
血管里喷涌着火焰的光芒。
非常精彩的内容,已做主页推荐!!
璟璟语录: 谁知盘中餐,爸爸大肚子!
我嗡嗡地去巡山!~~
很感谢!
璟璟语录: 谁知盘中餐,爸爸大肚子!
我是个没有花花天赋的人,所以特羡慕会画画的人
很有创见,是个优秀的画家,关键是年轻!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人才出现,大家鼓掌!
数千年来,彝族一直参加我国各种军事、政治、经济等活动,对于缔造我们伟大的祖国,维护统一,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