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Function split() is deprecated in /www/wwwroot/bbs.yizuren.com/viewthread.php on line 10
彝族经典《妈妈的女儿》(ax mo hnix sse)汉语翻译 - 『彝乡人文』 - 彝人论坛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彝族经典《妈妈的女儿》(ax mo hnix sse)汉语翻译

《妈妈的女儿》汉语版

一、序歌

妈妈的女儿哟,

说高山乐趣多,

高山未必真快乐,

在那绵绵山脉上,

只有羊儿最快活,

人说草原乐趣多,

草原未必真快乐,

在那朗朗草原上,

只有云雀最快活,

人说世间痛苦多,

世间未必少快乐。

蜂巢般的人世上,

只有妇女不快活。

挺秀树术长林中,

山火一来尽烧灼,

清冽流水过山涧,

条条乱石来撞磕,

翠绿芳草生原野,

牲畜踩吃难久活,

彝家姑娘虽俊秀,

个个都要受折磨.

二、哥川出生

妈妈的女儿哟,

年份好的那一年,

月份好的那一月,

日子好的那一日,

女儿生下地。

女儿出生这一天,

宰了黄母鸡,

舌根三软骨,

平行倾一方;

股骨四个眼,

对称向四边。

磨了黄荞子,

籽粒颗颗都饱绽,

面粉细细昧香甜。

祝来日,

荞子永远黄澄澄,

鸡婆永远黄生生,

女儿前程金灿灿。

迎来邻里姨姨七十七,

七十是句口头禅,

七个是真言,

摆出彩盔彩构七十七,

七十是句口头禅,

实说是七件,

裹婴毡布九幅犬,

九幅是句口头禅,

实有三幅宽,

洗婴净水九满坛,

九坛是句口头禅,

实在是三坛。

三、成长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出世第三天,

打开九折围栅看,

有只花腿大阉羊,

出牧它领头,

收牧它压尾,

宰来做顿剪发饭,祝来日,

女儿步履轻盈,

羊儿步子矫健。

九十九位邻居姨姨来道喜,

口说九十是习惯,

九个是实言,

九十九件彩盔彩构摆满屋,

九十又是习惯语,

九件是实言。

庭院里,

铺了一竹帘,.

摆着肉和饭,

妈妈抱着女,

爸爸剪胎发,

女儿初见天。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出世第七天,

左邻右舍凑粮食,

一家凑一把,

从把凑到升,

从升凑到斗

从斗凑到石。

努来酿白酒:

加精第一夜,

是坛无气无味酒,

加精第二夜,

是坛暖乎乎的酒,

加精第三夜,

是坛热腾腾的酒。

七到十三天内来搅拌

搅拌第一夜,

甘如蜜糖甜,

搅拌第五夜,

辣昧苦味添。

七到十三天以后,

用航来蒸煮,

酒浆畅流白浪翻。

把这清醇头道酒,

放在内房间。

邀约左邻右舍来畅饮,

房男女女满庭园

邀约亲族翁姐来畅饮,

精神矍铄尽开颜。

要带女儿去拜渴,

带了女儿拜天吧,

遇上"时首"、"铮口"吗?

遇上"公犀"、"母犀"吗?

遇上"豪猪"、"牛来"吗?

真是难预料;

带了女儿拜地吧,

她是野草姑娘吗?

她是树木女儿吗?

实在难知晓。

择个吉祥日,

带女去渴祖父母,

不论牛、蛇、鸡,

不论狗、马、虎,

不论兔、猪、羊,

不论猴、龙、鼠,

天天都吉祥。

白昼是吉日,

夜晚是良宵。

妈妈的女儿哟,

长到一岁两岁时,

妈妈抱在怀里坐,

端详妈妈的容颜,

自乳下饭喂女儿,

香甜味儿满舌尖,

妈妈九幅百榈裙,

女儿快蹬烂。

爸爸抱在怀里坐,

端详爸爸的容颜,

鲜肉下饭喂女儿,

鲜美味儿满舌尖,

爸爸九幅大披毡,

女儿快踩穿。

女儿不会独自盹以前,

盹要有个伴,

常把羊皮当伴侣,

裹着羊皮眠,

女儿不会独自坐以前,

坐要有个伴,

常把锅庄当伴侣,

偎依锅庄边

女儿不会独自站以前,

站要有个伴,

常把房柱当伴侣,

倚柱来绕圈,

女儿不会独自爬以前,

爬要有个伴,

常把门槛当伴侣,

手扶门槛玩,

女儿不会独自走以前,

走要有个伴,

妈妈裙角当伴侣,

靠裙来引牵。

女儿爱在火塘周围耍,

耍要找个伴,

常把柴灰当伴侣,

抓洒柴灰耍得欢。

妈妈的女儿,

七月学坐,

九月习走,

白天给爸当玩侣,

夜晚给妈做睡伴。

女儿的妈妈,

也回边地埂采草莓,

女儿吃得如奶甜,

林中树上摘野果,

女儿吃得比肉鲜。

妈妈的女儿哟,

长到三岁四岁后,

常在妈妈身边转,

纺线她要来打扰,

织布她也来搅缠,

妈妈无奈叨一番。

常在爸爸身边转,

砍术她要来打扰,

编竹她也来搅缠。

爸爸无奈要贡打,

女儿啼哭了,

妈妈来诓欢。

常在姐姐旁边转,

学舌弄腔好似云雀叫,

绵绵蛮蛮叫不完,

起腿学步如像山维跑

蹦蹦跳跳跑不闲,

脚手不停歇,

事事都要搞一番.

手持细竹棍,

四处赶猪鸡,

哥哥见了就瞪眼。

妈妈的女儿哟,

长到五岁六岁时,

睡眠在内房,

休息坐阶檐,

串门去邻舍,

游戏到庭园。

小孩寻小伴,

常邀一群小友玩:

石板当作锅,

砂粒当作饭,

树叶做构子,

柴火用竹签,

办起"锅锅宴",

房前屋后跑得欢。

妈妈的女儿哟,

长到七岁八岁后,

一顶破斗笠,

一件旧裴衣,

一条红童裙,

一件烂毛衫。

放牧跟在后,

做活走在先。

放猪的苦差呀

落在女儿肩。

清晨早早起,

赶猪去草甸。

可怜小女儿,

奔跑不得闲。

猪在草地放,

女在草地玩。

猪儿对女有情感,

面对女儿,细语哺哺,

女儿对猪有情感,

欣为猪儿,起舞翩翩

晌午后,

赶猪进林盘。

林深失猪影,

女儿捶胸坐林边。

黄昏后,

猪儿回到草地来,

草地黑斑斑。

女儿赶猪回了家,

尽把苦情告妈妈,

妈给女儿吃了饭。

得到母爱,女儿周身暖,

感到慰藉,妈妈更心宽,

妈妈的女儿哟,

长到九岁十岁后,

红裙闪闪穿在身,

耳坠摇摇垂两肩。

穿戴见利落,

姿容显精干

女儿这时候,

协理家务已熟娴。

妈妈的女儿哟,在

长到十一二岁后,

见人纺线她学纺,

见人织布她学织,

见人缝衣她学缝。

事事勤奋学,

件件都灵活。

给爸跑腿听使唤,

给妈搭手任操劳,

喜撵哥哥路,

爱跟姐姐跑。

朋友到家来,

亲切有礼貌,

宾客到家来,

应对嘴乖巧。

女儿已有主心骨,

元须双亲教。

妈妈的女儿哟,

长到十三四岁后,

鸡鸣起床来,

出门天没亮。

不怕大雪漫天飞,

一天要打三背柴,

不怕天冻冰凌响,

一天要挖三次地,

不怕暴雨泥泞深,

一天要背三桶水.

干活能上坡,

湿活能下田,

锄头扛肩上,

农活件件都熟练,

针线随身带,

红技艺样样全,

四、议婚

妈妈的女儿哟,

长到十七鸟,

穿着会打扮,

伶俐会言谈,

入门笑满面,

出门容止端,

陪伴姻亲有礼貌,

亲戚中间美名传。

安知在这年,

爸爸和妈妈,

言行异从前,

哥哥和弟弟,

言行也有变,

女儿的心思,

从此生疑端。

这年月,

说婚人户有九家,

相亲人多难计算。

为办女婚事,爸爸在叨念,

想得彩礼银,弟兄在盘算,

急着打发女,家族在争辩,

盼着娶媳妇,姻亲在商谈。

妈妈的女儿哟,

春临大地,

处处春光明丽。

女儿清晨起,

带着白毛絮,

秃尾旧纺锤,

黄竹箴篓子,

赶着羊儿上山放,

拈着线儿随羊去。

旭日出山响,

光茫耀大地。

女对晨曦抒胸臆

哦,早起之客原是你!

妈妈的女儿哟,

夏天到了,

羊儿放到高山上,

儿跟随羊儿去。

阿丽山岭上,

黑毡九幅宽,

白裙榈纹细。

女儿左手握羊毛

酷似白云起,

女儿右手引纱线,

纺锤转不停,

纱线直伸伸,

纺线快如箭离弦,

纺线闪如雹子溅。

辽阔草原上,

阳光正灿烂,

牧人汗珠颗颗滴。

坡上索玛白晃晃,

坝中草花香扑鼻。

藏下山娘在欢啼,

竹林锦鸡相嬉戏。

凌空云雀鸣,

云雀鸣咬咬,

花间蜜蜂鸣,

蜜蜂鸣喽嗖。

笛声沁人心,

随风过山来,

隐约入耳里,

口弦声袅袅,

草尖风拂拂,

嗖嗖蜂采蜜。

晌午后,

牧人集。

斗笠翩翻群鸟飞,

绿草丛中夹毡衣。

红薯草,老叶嫩苗相重叠;

羊羔子,春羔夏羔相连接;

羊对红寥亲,

一见红蓼情依依,

红蓼对羊亲,

一见羊儿叶披离,

红寥养母羊,

雪白奶液育羔子.

阿丽山顶上,

羊群如云集,

鸣声响山肢,

阿丽山腰上,

养麦籽满蒂,

翠黄遍山脊。

女儿坐在山头上,

山峦端庄更秀丽,

羊儿放在山头下,

好似满山插花校。

牧场肥沃羊舒畅,

女儿欢乐忘忧戚。

妈妈的女儿哟,

肃杀秋天来到了,

草术摇落枯黄了,

缔丽山色变化了,

阴云缠绕山冈了古

女儿去放牧,

登上阿丽山岭去观望:

山边索玛凋零了二

草地云雀罢唱了,

蕨下山锥声断了,

竹林锦鸡深藏了,

绵绵细雨下来了,

山中草木颓丧了,

羊儿毛湿摇抖了。

下午后,

西山露出夕阳了,

晦膜笼罩大地了,

苍茫夜色降临了,

羊群吃着革儿下山了.

羊在前面走,

女儿掉在后。

深山黑心狼,

下山把羊来冲散,

女儿心胆战,

惶遽心绪乱。

上喊爸爸听不到,

下喊妈妈听不见。

捡起石头向狼投,

吆喝恶狼进深山,

脱下披毡赶羊群,

吆喝羊儿出山弯。

羊儿被狼咬,

女儿从此心不安。


妈妈的女儿哟,

暮色笼罩了大地,

劳苦的一天哪,即将过去。

乌鸦回到了山顶,

山喳回到了山腰,

喜鹊回到了山下。

山羊下山岩路白晃晃,

绵羊下山衬后黑压压。

猪儿下山草坪密麻麻,

山顶牧人进了村,

山沟农夫回了家。

男孩回家问候爸,

女儿回家侍候妈,

女儿进了屋,

不见兄长和爸爸。

父兄啊,

是往哪里去了呀?

要是打猎去,

猎狗阿各还在檐下睡着嘛,

要是说和去,

黄骤骑马还在圈里关着嘛,

要是打仗去,

白刃长矛还在楼架放着嘛,

要是出门去,

猪皮粮袋还在内室吊着嘛,

要是打鱼去,

钓鱼竹竿还在屋檐挂着嘛,

要是耕地去,

犁头椒担还在门角放着嘛.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四处去找遍,

找到村前面,

见人在交谈,

坐成三堆在搭话,

不见父凡在中间,

找到村左面,

又见人交谈,

坐成三堆在搭话,

不见父兄在中间,

找到村右面,

又见人交谈,

坐成三堆在搭话,

不见父兄在中间,

找到村后面,

三堆亲友正交谈,

有的大声说,

有的悄声议,

父兄就在这里边,

我的父兄啊,

邀约亲族在研究,

请来媒人在洽谈。

他们哪,想把女儿嫁摩

想吃女儿卖身钱。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心震惊,

象是头上天垮下

要把主重进,

象是脚下地翻起,

要把女埋进。

心子咚地往下掉,

泪水喽噜噜地往下倾。

双臂无力向上举,

双腿无力往前行。

嚎哭哀怨声不停。

女儿啊,

丛叶揭开苦难的一串

五、订婚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怎么办?

今天这时刻,

姻亲到了家,

媒人进了门。

来了三人算年庚:

年岁不祀魁,

月份正相生

不在水上碰,

不在崖上逢

公公生年也相合,

婆婆月份又相称。

有目录不合适,

件件合适都顺心。

姻亲乐呵呵,

父兄笑盈盈,

只有女儿心下沉,

父兄决定要开亲,

姻亲答应来订婚。

宰头肥小猪,

都来看脏腑,

这人看一会,

那人瞧一阵,

连贴平展展,

胆液黄澄澄。

有不吉祥,

事事吉祥都放心,

姻亲笑眯眯,

父兄喜吟吟,

只有女儿泪摔界。

这时议定女身价,

白银按钝数,

黄金用戴称。

想喝一碗汤的已在座,

已在火塘上穷坐,

想吃一陀肉的正站着,

就在火塘下站着,

坐的还想得银钱,

站的只图吃一顿。

姻亲多畅快,

父兄更欢心。

只有女儿,怨声不停.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忧怨积在心:

忆从前,驹子犊子同圈养,

驹子是恒产,

犊棋子成了零花钱。

二忆从前,绵羔山羔同山放,

绵羔是恒产,

山羔成了零花钱。

忆从前,女和弟兄同生活,

同穿一种衣,同吃一样饭,

以为兄弟姐妹都一般,

哪知在今天,

男孩才算本家人,

女儿不过是外姓,

父母轻女只童男。

女儿并非星,

丛草理平向飞出的一只鸟,

女儿并非是,

从蕨地无根冒出的一持叶。

难道人间女儿最渺必?

难道世上女儿最低贱?

妈妈的女儿哟,

吃烧粗还不会拍柴灰,

喝稀粥还不会擦嘴巴。

经受硬的,没被石块砸打过,

经受软的,没被尊麻刺伤过.

还从爸爸手上接衣穿,

衣着合体显身材;

还从妈妈手上接饭吃,

只是个儿长得大。

幼弱的藤草不酣霜雪冻事

柔业监毒草圣鉴这凌哩。

父亲对儿应知惰,

母亲对女最知心。

女儿有心事,寄托在妈妈。

妈妈你有主意么?

给女出个主意嘛。

妈妈说:

"养女由妈妈,

嫁女由爸爸,

彩礼兄长定,

妈妈没办法。"

听罢妈妈断肠话,

扑向妈妈怀中哭,

些也枉摸女儿头,

清泪为女洗头发,

妈妈的心哪,

犹如青篾刀儿刮。

女儿无话再求妈,

转身向爸爸。

爸爸说:

祖宗立规矩,

子孙循家法:

别家女子要嫁来,

自家女子应出嫁。

匀出粮种播下地,

地里长出好庄稼,

要把女儿打发走,

才能多结好亲家。

古有格言传到今:

父教如钉钉,

母训如墨透。

不听父教飞十壑,

怀听母训过五沟。

女儿的心子,

坠入了肠肚,

女儿的心神,

无处可依附,

妈妈亲手给女做饭吃,

妈妈亲手给女缝衣服,

养育女儿妈劳累,

婚姻应由妈作主。

可恶!可恶!

创立这法规的竖子门,

伤天害理,,心肠歹毒!

妈妈的女儿哟,

跌跤希望跌在平地上,

灾祸希望变吉祥,

心愿希望得到钱势助,

婚事希望由自主。

女儿心愿能如愿,

砂粒作饭吃也不顾了,

树叶作衣穿也不顾了.

这个妈妈的女儿哟,

本来没长九颗心,

却能想九方,

想的都是白想了。

女儿我,

拔腿走吧,无非走到檐坎下,

往上伸吧,无非伸到挖梁上.

可怜的女儿啊!

六、接亲

妈妈的女儿哟,

过了七到十三天,

钱桩如星罗长空,

织幅一条如垂虹,

线综错经如猪齿,

穿梭引纬胜飞蜂。

打纬刀儿鹰翻翅,

分纱棒儿跳蹦蹦。

女儿织布坐阶下,

两小黑狗叫前村。

料它准是空吠影,

原是姻亲临家门,

以为他是来闲走,

原是到家来接亲,

女儿心惊吓,

顿觉心子落肺上,

眼泪夺眶出,

忽觉眼珠落脚旁.

女儿怎么办?

到今天

前有人来拖,

全是婆家人,

后有人来推,

全是娘家人。

父母也来催促了,

弟兄也来责备了,

姐妹也来教诲了,

邻妇也来规劝了。

前方婆家象老鹰,

双翅向着女儿扫,

后方娘家象旋风,

风头向着女儿卷。

女儿怎么办?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的血液,换作酒饮了;

女儿的脂膏,换作肉吃了;

女儿的骨头,换作银用了。

家族众父元,

心肠真有这般硬,

只想吃女卖身钱,

不想给女办门好亲事;

卖女银钱吃下肚,

女死女活全不管。

狠心父兄该知晓:

嘴馋吃狗肉,

吃了狗肉不解馋,

饥饿贳耕牛,

贳粮只能饱几餐,

人穷卖女儿,

得钱攒不成家产。

妈妈的女儿哟,

齐裸负了牲畜债,

逃过牲畜吃,

霜风摧残也会枯搞了;

老树负了火的债,

没当柴火砍,

野火烧来也会枯焦了;

鸡婆负了老鹰债,

不能安稳地躲在墙脚了,

白狗负了豹子债,

不能安稳地躲在檐下了;

羊儿负了野狼债,

不能安稳地躲在草原了,

鱼儿负了水獭债,

不能安稳地躲在水底了,

姑娘负了夫家债,

不能安稳地躲在娘屋了.

女儿的父兄,

负债更奇妙,

负了天空老鹰债,

鹰把女儿叼到云霄了,

负了深山野狼债,

狼把女儿嘟到山拗了。

妈妈的女儿哟,

云雀爱草原,

常在草丛把身藏,

鹞子没法伤害它,

鹿子爱密林,

常在林中把身藏,

猎人没法伤害它;

蜜蜂爱悬崖,

常在崖壁把身藏,

黑熊没法伤害它,

田鼠爱石堆,

常在石窟把身藏,

猫儿没法伤害它,

女儿爱娘家,

想在娘家把身藏,

在今天,

娘家不能藏身啦。

女儿不走不行啦。

妈妈的女儿哟,

大蒜到了发芽时,

枉自放在楼上晾;

大麻到了发芽时,

枉自放在灶上炕;

姑娘长到出嫁时,

枉自躲藏在内房。

姑娘十七岁,

产业已不在家乡。

今天这时候,

山上牲畜有九群,

女儿没有一只羊,

山下耕地有九坝,

女儿没有地一梢,

家中粮食有九囤,

女儿没有一囤粮,

女儿不走不行了。

乌鸦本爱吃漆籽,

漆籽只宜吃三日,

连吃三日后,

肠子能消受,

胃不舒适了,

瘦地适宜种甜养,

甜莽只宜种三次,

连种三次后,

枝叶能茂盛,也不给籽了,

女儿爱住是娘家,

娘家只宜住三年,

居住三年后,

言语能融洽,心事难知了。

女儿不走不行了。

妈妈的女儿哟,

秀丽的高山,

虽说座落在家乡,.

山影落在外乡了,

明净的泉水,

虽说发源在家乡,

下游流入外乡了,

青翠的树木,

虽说生长在家乡,

树叶飘外乡了,

美丽的小鸟

虽说出产在家乡,

窝巢绪在外乡了,

矫健的雄鹰,

虽说盘旋在家乡,

双翅展向外乡了,

俊俏的姑娘,

虽说生长在家乡,

成家嫁到外乡了。

妈妈的女儿哟,

乌鸦栖林爱聒噪,

聒噪不陌噪,

都要进林柄,

隐山果雀爱美羽,

羽毛美不美,

都要隐山居;

新嫁姑娘爱哭哼,

哭哼不哭哼,

都要嫁出去。

妈妈的女儿哟,

狂风齐天也得走,

风雨交加也得走,

霪雨绵绵也得走,

泥泞陷脚也得走,

洪水滔滔也得走,

大雪漫天也得走,

黑霜遍地也得走,

冰凌封山也得走,

睫毛结冰也得走,

骑马九日也得走,

蜂飞一转也得走,

狗跑一程也得走。

女儿不走不行了。

村后绝崖有三层,

历来无行人,

如今行不由自主,

不登也得登,

村前三条河水深,

历来无渡津,

如今行不由自主,

不蹬也不行。

妈妈的女儿哟,

七天没进食,

七夜没饮水。

大伙饱蓬蓬,

女儿肠空空。

七、出嫁

妈妈的女儿哟,

女是有爸爸的女儿吗?

若是爸爸女,

爸爸要来给女送行吧,

若不来相送,

爸爸心歉歉,

女儿也踌躇,

爸爸送女儿,

送到房门下。

女是有妈妈的女儿吗?

若是妈妈女,

妈妈要来给女送行吧,

若不来相送,

妈妈心歉歉,

女儿也踌躇,

妈妈送女儿,

送到围墙下.


妈妈泪水滚滚落,

胸脯贴在泥地上,

女儿双手捧眼泪,

踉踉跄跄迈步伐。

女是有姐姐的女儿吗?

女儿若有姐,

姐姐要来给妹妹送行吧,

若不来相送,

姐姐心歉歉,

妹妹也踌躇,

姐姐送妹妹,

送到日西斜。

妹妹举毡蒙头迈长路,

姐姐双泪滚滚独坐下。

野兽怀怨进深山

猎狗颓丧立草坝。

女是有哥哥的女儿吗?

女儿若有哥,

哥哥要来给妹妹送行吧,

若不来相送,

哥哥心歉歉,

妹妹悲愤难容纳,

哥哥送妹走,

送到公婆家。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不走不行了.

哥哥伴妹妹,

马儿载主人,

女儿我,

饮恨吞声来动身,

双手撑腰来动身,

两脚扫地来动身,

眼泪滚滚来动身,

食指弹泪来动身,

姆指拭泪来动身,

泪眼昏昏来动身。

妈妈的女儿哟,

起身出内房,

花针和丝线,

要陪女儿去婆家,

女儿劝阻才停下,

通过火塘边,

纺锤和毛絮,

要陪女儿去婆家,

女儿劝阻才停下,

经过房门口,

仔猪和仔鸡,

要陪女儿去婆家,

女儿劝阻才停下,

路过村巷头,

马驹和牛楼,

要陪女儿去婆家,

女儿劝阻才停下,

妈妈的女儿哟,

走过一程又一程,

走过藏草坪,

三百野鸡多自在,

女儿为味这般苦,

有谁知由来!

走过竹林间,

三百锦鸡多自在,

女儿为自杀这般苦,

有谁知由来!

走过青草地,

三百云雀多自在,

女儿为什这般苦,

有谁知由来!

走过柏树坡,

柏林黑森森,

三百猿鹿多自在,

女儿为什这般苦,

有谁知由来!

走过红崖边,

红崖明晃晃,

三百蜜蜂多自在,

女儿为什这般苦,

有谁知由来!

妈妈的女儿哟,

走了一程又一程,

走过三重高寒地,

脑袋快被冰砸烂,

急得女儿连呼唤,

走过三片陡坡地,

腰杆快被风打断,

急得女儿连拍手,

走过三块平坝地,

脚板快被土舔穿,

急得女儿叫连夭。

妈妈的女儿哟,

走了一程又一程,

走到高山顶,

高山寒流滚,

女儿浑身冷冰冰,

走到深谷中,

深谷静悄悄,

女儿心境更寂寥,

走到森林里,

风吹叶打颤,

女儿心跳神不安,

走到野草坝,

风吹草偏倒,

女儿心随草晃摇

走到大江边,

江波在翻腾,

女儿心潮随波滚。

妈妈的女儿哟,

走了一程又一程,

最后走到布谷山南婆家门.

各位公公正襟坐,

我的爸爸却不在,

各位姨姨红扑扑,

我的妈妈却不在,

满屋宾客黑压压,

我的好友却不在。

见了他家爸,想起我爸来,

见了他家妈,想起我妈来,

见了他家友,想起我友来.

他爸纵然千般好,

我对我爸才是真心爱,

他妈纵然千般好,

我对我妈才是真心爱,

他友纵然千般好,

我对我友才是真心爱.

女儿的爱呀,

寄托在哥哥的身上,

寄托了对爸爸的爱,

寄托了对妈妈的爱,

寄托了对姐姐的爱,

寄托了对朋友的爱.

妈妈的女儿哟,

住了两三天,

哥哥要回家,

妹想跟哥回家园。

小姑来挽留,

婆婆来阻拦,

哥哥从此别妹妹,

毡衫半蒙头,

双眼泪涟涟,

踌伫难起步,

时时回首看。

妹妹心随哥哥去,

手搔泥土坐不安。

八、哀怨

妈妈的女儿哟,

哥哥妹妹一同来,

哥哥回了家,

妹妹从此难回了

马儿载女一同来,

马儿回了家,

女儿从此难回了,

蓝毡青毯一同来,

蓝毡回了家,

青毡从此难回了,

领珠项牌一同来,

领珠回了家,

项牌从此难回了,

手饲戒指一同来,

手锄回了家,

戒指从此难回了,

头花头绳一同来,

头花回了家,

头绳从此难回了。

妈妈的女儿哟,

从前有约言:

云给雨送行,

云雨一同返,

而今云回绕山岭,

雨却渗入泥土间,

水给鱼送行,

鱼水一同返,

而今水翻石头去,

鱼却抛在乱石滩,

针给线送行,

针线一同返,

而今针已放盒内,

线却连在衣裳边,

弓给箭送行,

弓箭一同返,

而今弓又挂壁上,

箭却插在地中间,

哥给妹送行,

哥妹一同返,

而今哥哥回家了,

坐在父母身边作陪伴,

女儿独落婆家受熬煎.

女儿啊,

十根脚指十姊妹,

婆家拖了一根去,

跨入他家房门槛,

十根手指十姊妹,

婆家拖了一根去,

已把他家神水沾,

女儿脖子美称身,

婆家强迫拖了去,

已把毛线拴。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别双亲,

留下双亲自安身,

女儿别姐妹,

分家各自立门庭

女儿别旧友,

东西南北各自奔。

有如山分支,

座座青山自屹立,

有如水分流,

沟沟白水自粼粼

有如路分岔,

条条道路自分明。

妈妈的女儿哟,

九群绵羊想在一起来放牧,

山有九座分在九处了,

九头键牛想在一起来耕地,

地有九坝分在九处了,

九条鱼儿想在一起来漫游,

江有九条分在九处了,

九群蜜蜂想在一起来筑巢,

崖有九片分在九处了,

九只猎狗想在一起来撵山,

林有九片分在九处了,

九个姑娘想在一起来赛美,

家有九户分在九处了。

妈妈的女儿哟,

沉水的石头,

不能往上浮;

落涧的瀑布,

不能向上流;

嫁出出的女儿,

不能在回走。

妈妈的女儿哟,

鸟类中有狠心娘,

要算蓝天雁,

它把雏儿刚喂大,

逼上茫茫长空去,

兽类中有狠心娘,

要算褐色鹿,

它把崽儿刚生下,

放在阴森密林里,

人类中有狠心娘,

要算家中母,

她把女儿刚养成,

嫁到远方僻壤去。

妈妈的女儿哟,

拴马在后山,

牧草是茂还是桔,

牧主也不顾,

嫁女到远乡,

嫁去是乐还是苦,

双亲也不顾。

妈妈的女儿哟,

众家父兄啊,

莫要心硬打发女,

硬着心肠要打发,

切莫选在蛇月里,

冰雪凝大地,

东坏珠链应痛惜,

也莫选在羊月里,

狂风漫天际,

撕破细布应痛惜,

也莫选在猪月里,

烈日似火炙,

汗碱蚀丝应痛惜,

妈妈的女儿哟,

父母心肠慈,

儿孙便昌盛,

儿孙能孝敬,

美食奉双亲。

前辈父老啊,

应造一世福,

留给好儿孙;

莫寻→代苦,

强给后辈承。

祖宗存歹心,

儿孙走上穷苦路,

"德古";存歹心,

青壮男儿血染身。

前辈这样造了孽,

后辈不要学他们。

妈妈的女儿哟,

布谷山以上,

彝人都是我亲族,

汉人都是我亲族,

山也是亲族,

水也是亲族.

树也是亲族,

石也是亲族。

靠着树,树木热呼吁

靠着石,石也热呼呼。

山上吹来的和风,

就是亲族的气息,

山上传来的佳音,

就是父母的启迪。

布谷山以下,

彝人都算我婆家,

汉人都算我婆家,

山也算婆家,

水也算婆家,

树也算婆家,

石也算婆家。

靠着树,树术冷冰冰,

靠着石,石也冷冰冰。

妈妈的女儿哟,

云雀靠背是草原,

蜜蜂靠背是悬崖,

鱼儿靠背是江何

女儿靠背是亲族。

有了密密的森林,

獐鹿生活有依托,

有了辽阔的田地,

耕牛生活有依托,

有了慈祥的父母,

女儿生活有依托。

到如今,依托已无着。

山梁长,

隔了长工牟且山,

父女音息长隔了,

沟坝长,

隔了长工撒拉坝,

母女音息长隔了,

隔了长长洒冈谷,

姊妹音息长隔了。

隔山隔了无数重,

隔水隔了九条江,

女儿伤心话,

隔山隔水无处去讲了,

从今后,

山北和山南,

音容渺茫难得团圆了

山内和山外,

在山作门永远分开了。

妈妈的女儿哟,

长在林边的树木真苦哇,

夏季南风吹,

冬季北风刮,

生在路边的野草真苦哇,

一天三次遭受牲畜啃,

一天三次行人来践踏,

村边搭窝的鸟儿真苦哇,

窝巢被人一天捣三次,

一天要搬三次家,

嫁到僻壤的女儿真苦哇,

父母音信难通达,

音信半清半不清,

一天听到三种话,

一天哭三场,

女儿真苦煞!

妈妈的女儿哟,

从前住在父母身边时,

父亲在上儿好耍,

母亲在上女好玩,

父母心慈爱,

儿孙就愉快,

女儿快活度童年。

即使三天吃~顿,

也不会嘴馋,

即使三年穿一件,

也不觉身寒。

如今在婆家,

公公态度硬,

婆婆心肠狠,

女儿伤心度日难。

即使一日吃三顿,

也不会饱靡,

即便一年穿三件,

也觉衣裳单。

妈妈的女儿哟,

春荒三个月,

草拌莽粑妈妈做的最香甜,

寒冬三个月,

槛楼衣裙妈妈补的最温暖,

今天这时候,

三春时节,

吃不上妈妈做的饭,

饿得饥肠干,

三冬时节,

穿不上爸爸弹的毡,

冻得浑身颤。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生活在他乡,

一日哭三遍

投入向妈谈,

三天只吃一顿饭,

妈妈看不见,

三年只穿一件衣,

妈妈空挂念。

女儿报春损翅羽,

女儿怀忧几朱颜。

女儿生活在他乡,

一些想到东,

吃饭不长肉,

一阵想到西,

喝汤不长油.

妈妈的女儿哟,

今天这时候,

在上没有亲父母,

动嘴的事落到自己肩上了,

在下没有亲弟妹,

跑腿的事落到自己肩上了,


女儿啊,

日日夜夜在哀叹,

年年月月叹不完。

妈妈的女儿哟,

父母对女严,

口硬心肠软,

公婆对女凶,

口硬心又狠。

女在他乡人家住,

吃饭要看人家手势了,

喝水要探人家口气了,

穿衣要察人家眼色了。

大麦掺在小麦中,

芒尖刺伤小麦身子,

山羊属入绵羊群

角尖刺伤绵羊跟珠了.

绵羊在热地,

吃草无伙伴,

哗哗独自哀鸣了,

女儿在他乡,

说话无知心,

夜夜独自长哼了。

妈妈的女儿哟,

早饭不好,

晚上还可做好饭,

衣裳不好,

今年不好明年换,

夫妻不好,

只得生活到终年,

耕地不好,

老牛会厌倦

鞍辔不好,

骏马会厌倦,

婆家不好,

女儿会心酸.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生活在他乡,

纪十二年,

一年十二月,

年年月月难度完,

月恒十五日,

月残十五夜,

日日夜夜难握完,

白日总觉天气长,

难坐到天晚,

黑夜又觉夜深长,

辗转难安眠,

九、怀亲

妈妈的女儿哟,

猴月鸡月到,

山间布谷鸣叫了。

山间布谷啊,

有树你在树上鸣,

无树站在石上叫

越叫草木越茂盛,

原季得禽兽齐和声,

牵动女儿怀母情,

女儿随声又呻吟。

山间布谷啊,

一声叫到溪谷去,

溪谷青草绿茸茸,

赢牛弱羊摇尾了,

吁声叫到原野去,

原上野花阵阵香,

花间群蜂采蜜了,

一声叫到深山去,

深山林木片片绿,

树上百鸟欢唱了,

一声叫到牧场去,

牧人蒙首坐下了,

一声叫到田间去,

农夫臂软停耕了,

一声叫到路旁去,

行人腿乏停步了,

一声叫到村寨去,

妈妈闻声泪淋淋,

女儿闻声哼叹了

布谷只叫三个月,

女儿哼叹终生了。

妈妈的女儿哟,

虎月望见鸿雁过,

又到苦女念即时节了.

蓝天鸿雁哪,

你从谷楚楚火举翅飞,

飞过斯木补约境。

嗷嗷鸣雁天上过,

归宁妇女地上行。

蓝天鸿雁哪,

有缘想见你一面,

无缘想听你一声,

世人闻声泪将搏,

女儿闯声只起哼。

鸿雁只叫两个月,

女儿哼叹终一生。

妈妈的女儿哟,

九折栅栏中,

羊儿彻夜哼,

它在哼什么?

哼的没得反含章儿吞,

母猪颈套绳,

见绳哼不停,

它在哼什么?

哼的白天没放肥草坪,

屋内母亲哼,

她在哼什么?

忧愁悲伤叹→身,.

檐下女儿哼,

她在哼什么?

她哼许配不称心,

苦女爱母想母亲,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睡觉在内房:

女儿出嫁后,

成了耗儿来往的地方。

女儿爱坐火塘右,

女儿出嫁后,

成了猫儿狂哭的地方。

女儿闲坐在阶檐,

女儿出嫁后,

成了家狗徘徊的地方;

女儿游戏在庭院,

女儿出嫁后,

成了鸡猪玩耍的地方,

村后高山有三座,

一是种养地,

一是牧羊场,

一是女儿赏景的地方,

女儿出嫁后,

晴天暴风来吹刮

阴天乌云来滚压,

雨天骤雨来冲刷。

村前土地有三坝,

一是水稻田,

一是放猪场,

一是女儿游乐的地方,

女儿出嫁后,

热天只闻青蛙叫,

冷天只见北风狂。

对门山腰路,

女儿常来往,

女儿出嫁后,

只有虎豹任倘佯,

屋后有流水,

女儿常游泳,

女儿出嫁后,

只有鱼儿戏水乡。

还有绿草坪,

也是女耍当,

女儿出嫁后,

凌空云雀呜咽咽,

坪上羊儿声凄凉。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出嫁后,

妈妈睡眠无陪伴,

只有皮被陪妈妈睡眠了,

皮被虽肯睡,

不肯跟妈交谈了。

妈妈闲坐无陪伴,

只有锅庄陪妈闲坐了,

锅庄虽肯坐,

不肯跟妈活动了。

妈妈站立无陪伴,

只有壁柱陪妈站立了,

壁柱虽肯站,

不肯跟妈行走了。

妈妈无人供使唤,

只有火钳供妈差遣了

火钳虽肯昕使唤,

不肯跟妈离开灶边了,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想父母,

是呵坐卧不安的,

女儿想姐妹,

是呵切望团聚的

女儿想兄弟,

是阿泪水长流的,

女儿想旧友,

是呵亲密无猜的。

女儿爱父想父亲,

譬如走山梁,

长长山梁能走完

爱父情长无限长,

女儿爱母想母亲,

譬如走峡谷,

深深峡谷能走完,

爱母情深无限深。

妈妈的女儿哟,

草原云雀爱鸣叫,

鸣声会有停歇时,

藏下山锥爱鸣叫,

鸣声会有停歇时,

竹脚锦鸡爱鸣叫,

鸣声会有停歇时,

女儿爱父母,

思念不停歇、

林中布谷爱鸣叫,

鸣声会有停歇时,

树上知了爱鸣叫,

鸣声会有停歇时,

女儿爱父母,

思念不停歇。

妈妈的女儿哟,

传说蜓蚓没有父,

它把黑土当父亲,

传说蝴蝶没有母,

它把绿叶当母亲。

女儿在他乡,

白天,就把太阳当父亲,

夜晚,就把月亮当母亲。

妈妈的女儿哟,

地上动物无数多,

不爱妈的没一个,

蠕形动物爱妈妈,

屈伸翻滚表示爱,

蝴蝶爱妈妈,

展翅翩翻表示爱,

知了爱妈妈,

靠树栖身表示爱,

密蜂爱妈妈,

依崖筑巢表示爱,

猪儿爱妈妈,

哼哼擦擦表示爱,

鸡儿爱妈妈,

叽叽跟随表示爱,

羔子爱妈妈,

咩咩三声表示爱

驹子爱妈妈,

急起驰奔追妈去,

旋风卷地起埃尘,

核子爱妈妈,

猛登崖坎追妈去,

溅起碎石乱飞腾。

女儿爱妈妈,

日夜哼不停,

泪水和饭吞。

妈妈爱在树荫坐,

女儿爱起树荫来,

妈妈爱在崖脚歇,

女儿爱起崖脚来。

不想妈妈办得到?

望见山上杉树林,

膜即想起来,

不爱妈妈办得到?

看见山沟抒情鸟.

更加爱起来。

妈妈的女儿哟,

山顶罩轻雾,

迟早要消散,

嫩竹脱笋壳,

青菜脱黄叶,

迟早要脱完。

老树立在崖坎上,

今晚还立着,

立不到明天,

老牛站在畜栏中,

白天还站着,

站不到夜晚,

老人生活在家中,

今年还健在.

不知何月到终年。

十、明志

妈妈的女儿哟,

富贵女子嫁穷家,

难得合心愿,

也不由自专,

贫贱女子嫁直家,

漫说右眩牢,

贫富难相安,

女儿嫁在他乡不称意:

美酒坛坛不绝口,

女儿不想沾唇边;

蚕丝毛线放手旁,

女儿不想用手攀;

缓罗绸缎叠重重,

女儿不想瞥一眼,

设有金床和银榻,

女儿不想去睡眠,

金银用斗量,

女儿也不恋,

粮食如粪堆,

女儿也不羡;

牛羊多如云,

女儿也不贪。

管他裤脚扫地走,

管他蓝毡重青毡,

管他佩带如星闪,

管他腊珠吐云烟,

管他轻骑跑翩翩。

人想情投意合,

马要全身鞍鞯。

妈妈的女儿哟,

猎狗有志气,

残汤剩水口不沾,

穷人有志气,

赶嘴不到富家园。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唯愿有一天,

温暖的晴天跟随太阳来天上,

美丽的夜景跟随月亮现山边

我恨的人跟随夕阳落到背地去,

英勇的人跟随轻雾统山口,

打救的人跟随星星半夜来,

接我回家乡。

回到阿丽山脚陪同父母身边坐,

回到阿丽山顶陪同姊妹货风光,

回到阿丽涧边陪同旧友叙衷肠.

女儿心爱的,

总想一天见三次,

见了情意更深长,

女儿心恨的,

不想三年见一次,

见了仇恨更深长。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心愿如实现,

要做香美的饮食给父母吃,

要缝漂亮的衣裳给姊妹穿。

不懂的知识我向父母问,

不懂的语言我向长辈问,

不懂的习俗我向亲戚问,

不懂的礼节我向家族问,

不懂的见闻我向姊妹问,

不懂的技艺我向朋友问。

今天这时候,

所想都是空想了。

屋基理应平坝好,

鸡骨卡宅,卡在斜坡了,

女儿欲望在山顶,

佑福神灵,降在山脚了。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煎熬受尽了,

地洞住够了,

"木制"穿够了,

陪伴蛤蟆坐够了,

陪伴毒蛇睡够了。

河是杉树立山顶,

树身纵被风吹断,

树根不会烂,

苦女在婆家,

躯体纵被折磨死,

心志不会变。

妈妈的女儿哟,

奉劝地上水,

莫向拉青瀑中流,

落下深崖真凄惨,

奉劝山中树,

莫向阳落雪山长,

冰砸梢头真痛苦,

风折腰身更凄惨,

奉劝崖上石,

莫向阳落崖边滚,

堕进深谷真痛苦,

乱石撞击更凄惨,

奉劝世间人,

合莫把女儿变,

妈妈的女儿哟,

材上三条白泥路,

女儿能走的路没一条,

村下三条黑泥路,

女儿能走的路没一条,

村前三条黄泥路,

女儿能走的路没一条,

晴天想随行云走,

云飞四散无处找,

阴天想随轻雾走,

雾又隐入九重霄。

妈妈的女儿哟,

本想拿绳去上吊,

又恐死后背吊绳,

垂挂双肩永难消;

本想扯株毒草吃,

又恐死后背毒草,

柯叶摇曳无终了,

若在公婆家中死,

引起冤家械斗来,

弟兄为我把命抛,

若回父母家中死,

引起诉讼难分解,

荡尽家产女心焦,

若往山前山后死,

路人认为葬虎口,

死在藏下遗人笑。

山沟林木一片片,

哪株适合女儿吊?

悬崖峭壁一排排,

哪处适合女儿跳?

湛湛河水一条条,

女儿适合投哪条?

妈妈的女儿哟,

女儿真想生路断,

断了痛苦完,

女儿真想肉体死,

死了心无知,

女儿真想心子灭,

灭了愁绪绝,

女儿啊,

活无路,

死无处!

本文来源:http://222.210.17.136/mzwz/news/4/z_4_56615.html

血管里喷涌着火焰的光芒。
写的真的绝了,彝族的诗人们其实很厉害,写的都真的很好。
写出了彝族妈妈和彝族女儿的内心,喜欢!!!!!!
真希望有一首叫《爸爸的儿子》之类的,O(∩_∩)O哈哈哈~
我们在外面的彝人,一定不要忘记自己的母语,一定不要忘记礼仪,一定不要放弃我们的传统和文化。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妈妈的女儿,最美丽
妈妈的女儿,最可爱
妈妈的女儿,最懂事
妈妈的女儿,不忧伤
123456789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