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凉山女农民工在新疆惨遭雇主毒打

女农民工在新疆惨遭雇主毒打,多次报警无人应。救救孤独无助的她吧!!

  新疆沙湾县井某恶意伤害弱女子事件描述


  主要涉及人物:

  王依木(女、受害者)、谢氏母子(三位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赴新疆石河子沙湾县的棉花种植务工者,均是彝族)

  井某(暴力实施者、谢氏母子的雇主)、 井氏(井某的妻子,事件主要引起者)、叶某(受害者的雇主)

  令人发指的恶意人身伤害行径:

  井姓雇主恶意伤害王依木,与其妻开车到农地边,井某一上来就直接踢王某的头部和脸部,把王某踢倒在地;王某爬起来接着被踢倒,爬起来又被踢倒,然后脸和头被踩在地上无法起身。在已经把王某的头踢多次踢昏死过去后任然在不断踢,口里一直叫嚣:我是本地人,你个打工者还敢讨要什么钱,我就是要打死你!

  附近务工者劝阻时,井某威胁说:谁敢来劝,就连谁一起打!

  这样,周边人都不敢上前劝阻。在王某许久不动弹后,井某才被赶到的叶姓雇主的父亲拉住。此时,井某以为人已死,与其妻子开车扬长而去!

  事件经过:

  2013年5月20日,新疆石河子沙湾县柳树沟水库附近,大概19点时,谢氏呕吐不止(后诊断为中暑),谢氏母子便向其雇主井氏请求预支点工钱去看病未果,随后打电话向王某借100元去看病。由于看病处较远,王某便请其雇主叶某开车送她们去看病。此时,井氏也上车了,王某便向其索要之前说好的“150元”(见文尾解释)去看病;井氏则不悦而开口骂人,说你个打工者什么什么的,并下车而去。王某便提出等看病回来去向其夫井某讨要这笔钱。叶某开车带她们三人去看完病(打了针),回来路上建议仨人先在外边躲一躲,等井氏怒气消了再回;她们仨听从了叶某的建议,谢氏母子便一同回住处休息,王某则上棉花地做活去了。

  随后就发生了上述井某协同其妻驱车前往棉花地,井某对王某实施想要置之于死地的暴力伤害事件。王某被众人背出棉花地一段距离后苏醒,提出先就地歇息缓下气,歇了之后被众人背上叶某的车送到了沙湾县医院。当时的主要伤情是:头疼得厉害,胸闷,四肢不听使唤不能自己站立,右脸大面积肿胀淤青,右眼被踩踏得红肿看不见东西。叶某带王某在医院做了个头部CT检查,简单输了液,便提出要送回住处。

  此时,同行者谢氏母子电话联系上了我(受伤害者的弟弟)。我当天在北京,没法做具体事情。第一,我让谢氏母子打110报了警,但回馈情况是:警局说案发时又没有报警,现在是夜里,明天再说之类的。第二,我与雇主叶某电话联系,希望先帮忙安排住院治疗,但叶某说CT结果没有大碍而且医院已经没有病床了;我提出看能不能在周边医院找到床位,叶某说周边没什么医院找不了床位;我最后建议在医院输液室呆一晚或者在医院附近找个住处,以防出现生命危险,叶某说回镇里有卫生所一样的嘛。虽然很无奈,但我由于不在现场,最后,在叶某向我保证绝不让施暴者井某再次实施伤害,并把我姐送到镇上卫生所随时观察一有异样就送县医院的情况下,我便同意让叶某将伤者送回地方上去了。

  2013年5月21日,两件事:第一,从早上等到晚上,没有见叶某来带伤者去卫生所治疗,而且昨晚上是直接拉回住处没有带到卫生所;其间,有几次伤者头疼胸闷难忍,谢氏母子催促叶某帮忙带去医院看看,叶某也只以“知道了”这句了事并没有现身,我从北京多次打电话叶某都没有接听。第二,我让谢氏母子白天接着打110报警立案,向警局说明身处困境,警局回应是:你们自己来警局报案!高人!人生地不熟,身上又没有钱,担心井某知道了要报警而实施报复所以悄悄报警的啊!我无语!!!

  现在是2013年5月22日凌晨接近四点多了。我询问了详细情况并把它书面化,急切地盼望:一,当地警局尽早按照我国相关法规将故意实施人身伤害者的井某行政拘留,避免二次伤害的发生。二,地方相关民政部门介入,早些把处于弱势地位的伤者送往医院救治,避免出现伤情恶化之类的不利情况,防止此事演化成为群体性事件。

  由于没有向地方警局和民政部门反应情况的畅通渠道,我暂时先把该份材料交由认识的一些沙湾县的朋友去向相关部门反映;如果一直没有回馈,我只得向北京这边的国家民委等相关部门反映,或者传播到互联网来引起各有关部门的关注,以此来避免伤者伤情恶化及事态演化为群体事件。



  “150元”简介:之前井某预订要10个务工者,工头便带了10人交给井某。没有活儿等待了7天后,井某提出只要6人,而务工者想要一块儿做工便提出异议。由工头和井某协商,除去等待期间做零散搬运等活的报酬,务工者每人补偿井某50元的来时开销的伙食及交通等费用。后来,6名务工者通过工头和井某协商返回井某处做工,说好回来了就把之前的每人50元退还给务工者;而这笔钱井某一直推脱没有兑现。这“150元”就是谢氏母子和王某三人的合计理应退还数目。



  附电话:

  我本人(受伤害者的弟弟):15928449885 wshyizu@aliyun.com

  伤者王依木:18083908574

  谢氏母子:15276302454

  人身伤害实施者井某:18097581626


http://bbs.tianya.cn/post-free-3325599-1.shtml?event=share|share-sina-weibo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死去,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儿失去。
你在北京就 反映吧!~~
母语在一点点的消失,就如我的生命在一点点消失。想要嘶吼、想要咆哮。母语你慢些走啊.....
男人打女人太过分了,要我在现场我就扇死他!
可能是全国最温婉贤良的彝族女人。。。。。之一。
这种工不做也罢,先找人把打人的摆平了再说
木确奢哲·倮族黑灵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blackspirit5
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914156637
发到微博上 传的快些,望能惩治雇主!
Matt
惩治雇主!
彝族女农民工在新疆沙湾惨遭雇主毒打事件】打人者井某还叫嚣:“我是本地人,我就是要打死你”“你们想逃走,连火车站都到不了”!所有彝族同胞望沙湾相关政府部门切实严惩凶手,我们不希望此事件演变为群体事件和民族问题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死去,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儿失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