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学者型彝族官员之:杨子坡

本帖最后由 latrep 于 2013-5-5 20:29 编辑

学者型彝族官员之:杨子坡


四十年代末出生于盐源县棉垭乡塘力湾的杨子坡先生,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彝族人。从19738月任大林小学校长、1983年任盐源县县长、87年任该县县委书记,1996年任州人大副主任。现已享受正厅级退休。

彝族人当官的不算多。在这些进入了仕途的族人中,能够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关心一下彝人现状、为族人说几句该说的话的似乎也不多(或者笔者孤陋寡闻),杨子坡算一个该说则说,该写则写的彝族人。笔者虽是盐源人,但与杨子坡前辈不认识。只是生活在盐源,经常也听到大伙儿摆谈到他,觉得他是一个优秀的彝族官员。

这个寒假有幸在西昌看到了杨子坡先生写的《往事无悔》一书,感觉很新鲜。读后觉得很难能可贵:

1.他尊敬师长(如其恩师苏洪喜等);

2.关心人民的生活(如发展盐源苹果,捍卫盐源平川铁矿;重视西昌邛海污染治理等);

3.关心教育(到一些边远地区学校考察等);

最主要的是作为一个从政一生的彝人,他能静下心来写书(写得朴实),总结往事,做到《往事无悔》。希望从政的彝族人多学习一下杨子坡,做一个懂得用笔杆子的官员。邓小平同志在19505月的报告上就明确要求:“领导同志要学会拿笔杆。”


杨子坡.jpg
2013-5-5 20:20

                            

                          二〇一三年五月五日星期日

Matt
平凡的名字平凡的人做了不平凡的事
彝人网站 是金桥 让龙鹰的子孙走出古老 .............. 点击这里给沧海一粟发短消息哦
回复 1# latrep


     吾族政客越身居高位就越不敢造次为吾族人争鸣,有难得的几位立马也被抓了个小尾巴了结了前程。如果这位杨前辈真的在位是为吾族人谋,真是太难得!
我从山地来  带着索玛花  一日走千里  盼望找到她 我的那个她  当年离开家  戴上索玛花  流浪到天涯          
盐源走出来的族人官员,这位相对要大气些、像模像样些。至于到谁底怎么样,悉待史评。只是他从政几十年,也能写出两本质朴的书留给后人参考,就这点来说,应该觉得值得学习。有位学者说,汉武帝和司马迁,我们常常只记得司马迁,毕竟官位是一时的,文化才是长远的。
Matt
为彝族多做些事吧
木确奢哲·倮族黑灵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blackspirit5
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914156637
不了解
没有看过书
所以不评价
在我心目中巴莫尔哈才是彝族人的典范
还有楼主所举的几个列子其实不觉得很苍白吗
“鹰洒下一滴血,滴在母亲裙边。阿妈生下你,生你在岩畔。抖动两臂强羽,扬起黑色披毡,你生来是只鹰!”
回复 6# 老吉伍
书当然不是最重要的,不过比那些只管吃香喝辣、醉生梦死什么也不留下的要好些。巴莫前辈当然是公认的了,只是不该以此来否认其他一些比他小一点的做过一些事情的彝族官员。   
例子基本上是白纸黑字写在他书里的,应该属实。
从身边的情况来看,他的口碑是不错的。
Matt
好帖子 需要支持。。
支持
我是大山的孩子,大山养育了我,诺苏给了我灵魂,我想沿着阿姆臂膀指引的方向 走出大山!!!!
封面旧照片挺有感觉
我也和latrep一样,无意间邂逅了《往事无悔》,这是我当时的感受!

《往事无悔》·无悔往事 (2013-10-17 13:18:41)[编辑][删除]转载▼

深秋的越西,秋雨绵绵,秋风习习,寒意入骨。伴着某个遥远的角落自由飘过的动人的音乐声,翻开前辈杨子坡先生的《往事无悔》,为这个冷冷的秋天注入些许的温暖。
杨老前辈在《往事无悔》中如数家珍般的朴实叙述,真实再现了凉山一步跨千年的发展史以及在这个发展变化过程中一位坚强而正直的彝族汉子的奋斗史。假如我是一名导演,我定会为不将这样的题材搬上影视屏幕而倍感遗憾和愧疚的。但是,我们所挚爱着的生活总是这样的残缺,总有不尽人意的地方,我不是导演!我也生平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无奈!唯有凭藉《往事无悔》,细细品味着自己经历的种种落叶般的往事,祝愿自己往事无悔了!
亲爱的,可曾碌碌无为虚掷光阴而悔肠?可曾踌躇满志世事纷繁而哭泣?可曾百病缠身无力回天而长叹?……
但愿芸芸众生中的你我,都能够用正直的勇气对即将老去的岁月大声说:往事无悔!
越西的深秋,依然无法阻挡毅然归根的落叶;落叶在秋风中慢慢飘零,无悔地弹奏着归根的歌谣,一曲又曲!
人与人之间最远的不是距离,而是我在这山头望不见在那山头的你。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10# yizurenamber
正是。
Matt
回复 11# 山里娃
您的感受很有诗意哦
Matt
我觉得也是彝族太需要学者型的官了。
ꃅꃴꌩ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