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春天,为忧伤歌唱(组诗)

本帖最后由 彝诗桥 于 2013-4-7 00:12 编辑

有些花,落在我到来之前
有些花,开在我离开之后
在花开花落之间
我不愿打扰谁的时光
只为自己的忧伤歌唱

                            ——前言


一、蒲公英的约定

熬过一个无眠之夜
又一段爱情结束了
清晨的阳光驱散着眼前的云雾
前方的路上是否还有万种风情

等待花开又一春
而春天总是那么短暂
是谁在春风里失落
在春风里飘零如蒲公英

聆听一声来自远方的哭泣
我知道我已无法原谅自己
在两个人的约定中失约
我实在找不到一个借口

从诗意缠绵的爱恋中醒来
所有的梦想都已随梦消逝
曾经呼唤的茅草屋的女主人
从此只在梦里守着一匹孤山
将被抛向风尘中的石头
堆垒成一颗破碎的心

难以抹平伤痕如梵高的油画
那隐藏于炽烈色彩下的悲苦与绝望
被阳光所淹没,被幽暗的香气所伤
被蓝天所迷惑,被飘零的叶子所刺
被躁动不安的、阴暗潮湿的呼吸所蒙蔽

所以在这个春天,我要去流浪
让远方流淌的泪水洗礼我多情的罪
远方的天空下也许有一个情人
像蒲公英一样在飞翔

二、心随你远行

远方,也许是一个喂奶梦想的母亲
也许是神灵云集疯狂燃烧的火塘
在受伤的河流和苍茫群山之巅
月光像微醉的阿普讲着古老的传说
你说你将用半生的青涩走向远方
另一半人生你会用来走向何方呢
你身后留下的却是一个
痴情猎人千年的守候
在月城疲惫不堪的四牌楼路口
干完一杯不多情却伤离别的酒
你就以如风的特立独行的身影
消失于夜鹰堕落成性的街头
在qq空间里那张私藏的
看似亲密的合影里,你的美丽
早已吞噬了一个男人的傲骨
在那些灵走旷野的失眠夜
只有你的倩影,从寂寞的
孤山上悄悄跋过,从思念的
心河里静静涉过,从不回头
在梦里我也曾无数次把你呼唤
野性的,深情的,发自内心的
呼唤,是什么吸引你去了远方啊
你路过的天空
月亮是不是忘记了最初的童话
你路过的原野
是不是羊群都找不到回家的路
你醒着的耳朵和语言
是在期待太阳的亲吻吗
但愿有一颗星星在你远行的路上
回应你无奈的叹息,抚慰你哀愁的
发丝,照亮你孤独的足迹和
追逐的梦!

三、失魂的春天

黑夜弥漫着你勾魂的幽香
千万次幻想把你拥入怀里
你像小鸟飞来飞去的身影
早已在我的梦田播种成林

你绝情的眼神燃烧在天边
我多情的骨头暴晒在荒野
你挖空的雪山是冰冷的心
我编织的彩虹是流血的河

让我和你一起悄然死亡吧
在这个春天没有结束之前
让我和你一起疯狂重生吧
在下一个春天开始的时候


四、失贞的春天

当春天失去贞操后
诗人开始堕落
又无法原谅自己
诗人痛苦而漫长的回忆
带我回到那个不能自由恋爱
却能随便做爱的革命年代
从诗人死也不会瞑目的眼里
我看到了裸露在黑暗里的
邪恶女神发光的乳房
刺眼,棘手,刺激人心
黑暗深处潮湿的欲望
使我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
在完全失控的欲仙欲死中
我的呼吸燃烧着另一个自己
醉人的邪气弥漫疯狂世界
时间的心跳突然停止
空间的经脉瞬间断裂
大地只在我手上
天空只在我心里
天地间是一片混沌
仿佛又是远古时代
神在天上主宰一切
鬼活在地上,人活在地下
诗人肩负最神圣的使命
从永远不老亦不死的
黑色岩石里重生
以邪恶派诗歌的方式
重新传说魔鬼传奇
重新改写人类历史

五、憋死的春天

我充满无奈悲伤的心啊
如四月的天空死气沉沉
每天重复着单调的日子
每夜写诗到天亮才入睡

心神不宁而做奇怪的梦
做奇怪的梦而失魂落魄
梦里谁是幸存的逃亡者
梦外谁是不幸的落网鱼

生活在逃离现实的别处
没有谁愿意倾听我的心
城市里水滴石穿的呼吸
把春天憋死于施工地带

雾霾笼罩着的天府之国
纷纷扬扬的人群和蚊子
在奔波的路上拥挤不堪
在利益的空间打闹不休

燃灯寺街29号房门紧闭
门前开花的树独自凋零
去年冬天飘落枝头的雪
结成了一枚绝望的坚冰

从一条街迷路到这条街
从这条街迷路到那条街
我的一生是那迷路的风
在红尘弥漫的街道漂流


六、在愚人节变傻

愚人节,并没有谁愿意愚弄我
拿手机操着陌生而无聊的语言
向远方的她倾诉着莫名的相思
而她依然是沉默如水惜字如金
回复的每一个标点符号以及
感叹词就像无情的坚冰子弹
击中我心头后开出冰冷的花

是谁的思念累死了月亮
是谁留给今夜无形的痛
风已睡去,我又失眠
午夜的寂静之声迷惑着我
不安的影子开始如痴如醉
时间垂死于我的一念之间
思想的光芒穿透一切死亡

我写诗,因为我呼唤美好的
未来,渴望美好的爱情
我深情地赞美邪恶女神
却被看成自作多情的情种
我深深地热爱每个女人
却没有一个女人懂我爱我

风啊,请带我离开
离开这个令人绝望的地方
带我回到最初的神话世界
带我放牧漫山遍野的羊群
带我靠近栖息群山之巅的祖灵
带我点燃充满希望和光明的火

当黑夜回归黑夜,白天回归白天
让我做回那个天真可爱的孩子
手牵着太阳狂舞醉欢到篝火熄灭时
脚踏着云雾自由行走在蓝色的梦里
让我永远歌唱自然生灵的善与恶
我的歌声会预言人类的最终命运
女人的腰下是温暖大地的火塘
男人的胸中是照亮天空的火心
火塘里的火不灭,人便永生!
如果带有毁灭性的电继续被滥用
人类也终将被自己发明的电毁灭
雷公已经在春天无数次地警告过我们:
死了人定胜天的心,自然而然活着就好!
而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们
多少次把天气哭了把地震怒了
依然盲目向着宇宙最后的毁灭冲刺

其实在愚人节说什么都是蠢话
有些话人们相信了也不愿承认
我想我只是威廉布莱克《地狱格言》里
那个坚持愚行的愚公
别人不傻,我就变傻!



七、等你来唤我

山城不远
直奔你而去
绿风放声歌唱   
记忆和幻想
偏偏起舞
在追随你的路上

春天不迟
刚好我来了
兰园深藏秘密
月亮和太阳
悄悄告别
在羞答答的晚上

时光静淌的夜
离美丽樱花那么近
又那么遥不可及
一个人的房间
不用靠窗户
面朝你的方向
让我甜蜜失眠

明天
等你来唤我!



八、有个梦,在红尘背后


烟火如星
闪烁在我

寂寞重重的唇涡
墙角,一剪樱花的摇影
在暗里着迷



那个梦里的孩子
踩着月光走了

苍茫群山
和无尽的忧伤叠成一片



当孩子走进完全陌生的城市
月亮好像忘记了孩子的明天


头上天也落泪
脚下地也碎骨
前方路也断头



也许只有河流
能抚慰漂泊人的
灵魂


在河流之中
孤独,有声有色



在时间之后
孤独,无声无息

这个春天
是谁把自由随波逐流?
是谁在黑夜无止无休?



今夜
有个梦
在红尘背后


九、祝福所有的日子,美好如初!

今夜,不再需要火塘
我们依然围火而坐
都说话都在酒中
谁都没必要费舌
大家共举一杯
不谈故乡和故乡的事
就谈自己和自己的梦
还可以谈谈感情
不管亲情、友情、爱情

今夜,雨停了没多久
没有月亮和星星很正常
风都不知吹向何处
我们越走越寂寞
语言也越说越少
你的眼神
是雨水倾注的湖泊
我的骨头
是雨水淋湿的道路


花儿都在宁静中绽放
我的情欲却在这般宁静中
纷纷飘零
多么渴望
夜露里响起的旋律
是你回头的脚步


灯光一直亮着
没有一点温暖
用什么来安眠今夜
自我陶醉没有用了

时光在冥思中荒芜
田地已经久未耕耘
生命在哪里生长
爱情在哪里结果

我知道我只有写诗
祝福所有的日子
美好如初!



顺应天命者,悲;抗议天命者,死!!!!!!!!!
顶了再读。
生来为观看,矢志在守望。我眺望幸福,我谛视美好,太阳与月亮,彼此相守望。
读了再顶
彝人网站 是金桥 让龙鹰的子孙走出古老 .............. 点击这里给沧海一粟发短消息哦
风已睡去,我又失眠
只为自己的忧伤歌唱
彝人网站 是金桥 让龙鹰的子孙走出古老 .............. 点击这里给沧海一粟发短消息哦
夜已降临,黑暗忧伤地哼起了一曲挽歌,失眠再次前来探访......
生来为观看,矢志在守望。我眺望幸福,我谛视美好,太阳与月亮,彼此相守望。
回复 5# 尼扎尼薇


    梦里谁是幸存的逃亡者
    梦外谁是不幸的落网鱼
我是阿普手中传送的那碗香醇的转转酒, 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缠绵呻吟的歌谣, 我是游牧于红土高原上的那枚红透的太阳, 其实啊, 我是那一粒被遗忘在瓦板房墙脚的木炭。 出自普驰达岭的《木炭·彝人》        
回复  尼扎尼薇


    梦里谁是幸存的逃亡者
    梦外谁是不幸的落网鱼
普希金 发表于 2013-4-8 14:59
梦里梦外,大家都很不幸地为忧伤歌唱着
生来为观看,矢志在守望。我眺望幸福,我谛视美好,太阳与月亮,彼此相守望。
我不愿再清醒于夜里  我不愿再迷惘于白天 放开自己  丢掉自我  也许我会解脱
因为我什么都不是  我只是一个用心做人的歌者 一个手无寸铁的歌者 想要用真心换取爱心  遇到的  都是野心 狼心 呵呵
学习!
至少忧伤,否则这个春天多么荒芜。
http://blog.sina.com.cn/jikebu2126
品读欣赏,祝福安康!
人与人之间最远的不是距离,而是我在这山头望不见在那山头的你。
一个喂奶梦想的母亲
——何解?
木确奢哲·倮族黑灵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blackspirit5
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914156637
不错!
回复 14# 吉连成拉


   这都能翻出来,算你厉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