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前静静的离开了,我仍旧站着,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站着。
心情非常的平静,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
有时感到一种神秘,说不清楚,也就静静的离我远去。
只是在梦里,我看着弟弟睡熟的模样,像刚熟透的桃,让人不忍触碰。
怕惊醒一段美梦,在黑压压的人群中,世界离我远去。
我被自己被周围的一切抛弃,抛弃在自我的世界。”

“那一种苍凉,在梦里飘荡,有着无数的难言的伤痕。
生命在那里诞生,意味着某种惨白。
弟弟似乎不属于那里,不应该回到他出生的地方,那荒凉偏僻的小山村。
应在小镇,随傍晚的阳光睡去。”

~~~~~~~~~~~~~~~~~~~~~~~~~

不知,柴火、星光,还是才生。
一天,两天,黑夜静静淹没山川河流。
黎明一直来。

123456789
楼主是喜德人???
每一次何以如此感动!
本帖最后由 尔的 于 2012-6-24 01:55 编辑

回复 27# 尔的


守山之——父亲   
  
2.jpeg
2012-6-24 01:50

有关于父亲的

我已不想再多说

他拥有一个妻子

如同月亮一般的妻子

二十多年来静静的陪伴

也默默的吞噬着岁月的酸甜苦辣

他有没有感激

我不知道

他有没有心伤

我不知道

总之

他拥有了两个如水般清透的女孩儿

拥有了一个可以继承其姓氏的小儿

他总该在月光的普照下心满意足了

但我常常看见他嘴角浮现出的特有的不满

他不再坐看云起处

高傲如鹰飞

他无处伸张的孤傲

有时就像唐吉珂德的剑

劈砍的原来只是一架旧风车

可作为他的儿女

你总得小心翼翼保管他那残存的尊严

且跟他站在同一地平线上

去寻找干净的婚姻干净的人生

这就是我那被传言成怪人的父亲

正直而又迂腐的父亲

你要胆敢背着他相亲

扬言要打断你的腿的父亲

本帖最后由 尔的 于 2012-9-14 00:09 编辑

回复 33# 尔的

守山之——三重奏

     
psbCAZIEG58.jpg
2012-9-14 00:00

       (一)

     红

你叫我一声

我将展翅

也将沉落

如石如花

更如碎裂的夕阳之伤

还有缘由

我将疼痛刻画成岸上的风景

如眼如耳如十指

纤细温婉

无可阻挡

如水迷漫

如尘粘磨

爱就是火焰

焰之高体

火之深渊

如伤如血

如风化之历

开不了末日

开不了来生

我来

你就叫我一声

红似朝阳

冰冷如月

暗体之空

匆匆忙忙

岁月漫漫

你叫我一声

我将彻底碎落

神经割缠着最初的锋芒

走向至高的灰飞烟灭

始终还是红

    (二)

     黄


你叫我一声

我将是稻禾

是枯叶

是院内的肌体

散发着昏黄的唇香

沿着我的臂膀而行

是水是腐烂的杨叶

是一切叫响的尘埃

阳光带着短小的尾翼翩飞

还有双眸之下沉重的描写

是岁月无边的预言

那些击响着的歌谣

黄色的头帕

枯黄的爱情之树

挂满沉沉的秋之果实

可还是会烧

烧进山脊

烧进山林

烧进土层

烧进月城

烧进夜幕

烧进天神之床

烧进谷之深渊

烧进绿之形体

烧进罪恶之巅

诅咒还魂于柔弱

祈福还体于柔顺

丰饶中

你叫我一声

我将脱去死之风韵

卓然立于苍茫之后

且唱且狂笑

妩媚且端庄的进入

进入一切爱的本源

    (三)

     


你叫我一声

黑似河流奔流

黑似大山静默

黑似母亲的额头父亲的耳沿

黑色的春秋

黑色的战国

黑色的魏晋风骨

对峙而立

勇猛异常

异质的黑颜是向往的风声

是雪是冰是沉埋的傲骨

蔓延且长

而今

更如一世的追寻

无需欢颜

无需索玛的香艳

滑过骨之底岸

缤纷如醉之神情

且摇且疯

暗含着鸦的嘶鸣

鹰的独啸

且在一切的石缝中种植神枝神叶

鬼魅之宫

如月之冰寒

独削于谎言筑就的国度

如之挺立

如之毁

绚烂还沉默

孤独还充实

而你

如叫我一声

我将固守一切的寂静

将寂寞点燃成最风韵的大地

而大地仍旧是我的黑

伸展而将胜利

俯视之心黑如天神之眼眸

本帖最后由 之南之北 于 2012-9-17 12:15 编辑

    《星光大道》上女子才艺表演琵琶曲《刀剑如梦》,“我刀割破长空......天与地风起云涌”,感觉甚好。

    《红、黄、黑》,一点一步渐近,一丝一绪渐绕,山河城池,故里异乡,美幻转瞬广阔,道不尽来往随风,梦想与共。
本帖最后由 尔的 于 2012-9-30 21:38 编辑

回复 35# 之南之北


    谢谢!有时间我会去找来听听!献上一曲吴飞虹的《广陵散》,现代的摇滚乐,也别有一番风味!http://ting.sina.com.cn/player/song/1835144/0/110002
本帖最后由 尔的 于 2012-9-30 22:04 编辑

回复 36# 尔的


守山之——致友人

psbCA7LE4QL.jpg
2012-9-30 21:43
     

——给吉克妞妞


关于理想

关于爱

关于信仰

你谈论得最多

也都最直接

一如你所期盼的

如同伊甸园的简单与明了

充满豁然的心境

我在你的心柱上偶尔挂上无尽的迷惑

偶尔露出狡黠的微笑

甚至有时肆无忌惮的放烟雾弹

你不语

依旧哈哈有声

依旧掷地有声

黑白分明

给我最真诚的石阶

使我站立

“看,这世间最珍贵的东西”

你指认出空气

指着天和太阳

“她们都是免费的”

我不得不承认

你是如此智慧

本帖最后由 尔的 于 2012-9-30 22:07 编辑

回复 37# 尔的

psbCA55DW86.jpg
2012-9-30 21:54

   

——给阿别阿呷


一如往日

你依旧跟我谈论起古老的事物

那些简单的事物

散如轻烟

如梦之浮萍

我知道你爱着什么

为什么竟如此娇弱纤瘦

是神灵的馈赠

或是凶魔的迷惑

我依旧不知

关于母亲

我们总谈论得最多

那种喜悦

那份骄傲

无需表述

我们都能明晰

真想陪你走过无尽的路

去看真正的海

释掉所有的重担

然后回到山林

盖我们的房

种我们的地

浇我们的花

喂我们的猪和鸡

这样的日子不是奢侈

但愿她能携着清风明月来相伴

但愿她能拖着你的梦度过安稳的现世

念岁月静好

五谷丰登

牲畜兴旺

亲爱的

你配得这世间最华丽而无上的恩惠

本帖最后由 尔的 于 2012-9-30 22:12 编辑

回复 38# 尔的


   
psuCAJ2SXXA.jpg
2012-9-30 22:08

——给那尔布吉



我要说的事是过去没多久的事

说了你或许不信

说了你或许会感到惊讶

说了你或许也会陷入沉思

想想现在

或是将来

我说你是一个幸福的女子

你或许又是一脸的愕然

但请你相信

一个祈盼幸福

同样作为女人友人所说的话

那一年

没有家人亲人的陪伴相送

你立在清晨的小河边梳洗

我们为你作最古老而又自然的穿衣打扮

我们欢兴雀跃

又手忙脚乱

不知所措

没有专业化妆师为你描眉搽粉涂红唇

你依旧是最美的新娘

如山间最纯净的索玛

飘进他木制的小屋

你牵着他的手立在山头

用傻里傻气的微笑送我们离去

你的勇敢

执著

义无反顾

潜藏于眉宇间的淡淡忧伤

也是我今生想拥有的人生画卷

而你有时竟不自知

有时竟如此健忘

竟有了抱怨和失意的端倪

本帖最后由 尔的 于 2012-9-30 22:22 编辑

回复 39# 尔的


   
psb.jpg
2012-9-30 22:14

——给皮特阿支



大风从你脚下吹过

大风从你头上吹过

大风从你脚下头上狠狠的吹过

叫阿支的女儿啊

总想象大风的模样

总想象大风从身体灵魂深处吹过的模样



叫阿支的女儿啊

还指着高高的山岗告诉我

“那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那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神仙居住的地方我们也可以去

神仙居住的地方我们都去了



核桃树下

傍晚时分

叫阿支的女儿啊又嚷道

“我结婚的时候

你结婚的时候

我们都要到哦

一言为定哦”



叫阿支的女儿啊

自然会唱《阿依阿支》

叫阿支的女儿啊

教我唱《阿依阿支》



叫阿支的女儿啊

浪漫

喜爱幻想

重情重义

还特别想阿妈

至今仍不肯出嫁

想着不知哪阵风

会将她吹进某彝族男子的小木屋

本帖最后由 尔的 于 2012-9-30 22:26 编辑

回复 40# 尔的


   
11d8e58b3ccg214.jpg
2012-9-30 22:18

——给玛吉石子


遇见你

我就遇见了最美的索玛

遇见你

我就能闻出荞麦的香

遇见你

我就能想象出甘嫫阿妞的脸

遇见你

我就能踏着弯弯曲曲的小路

爬到高山之巅

轻轻的祈祷

静静的祈祷

大声的呼唤

遇见你

我就能携着彩裙来作伴

带着山花来烂漫

遇见你

我就知道故乡无处不深情

什么样的云长着大朵大朵的理想

什么样的河踩着欢快的歌谣

什么样的鸟拥有明亮的眼睛

遇见你

我就能站得直直的

如一棵简单的树默然的树

骄傲的望着远方

不屑一顾的望着远方

叼着我粗糙的草叶

拽着我土里土气的模样

爆一句

“去他妈的远方”

遇见你

我遇见了我所能遇见的一切

就让我们好好教教他们吧

亲爱的石子

教教那些迷失在远方的所谓的游子

站在故乡怀念故乡是种怎样的境界

亲爱的石子

没有人知道

当我念就你的名字

与生俱来的沉实与美

无处不在

她让我安心

喜悦

无所畏惧

“当我念......
与生俱来的沉实与美 无处不在
她让我安心 喜悦  无所畏惧”


如山峰沉过飘雪,待阳光洒云烟。如岩石压下碎子,静守心灵人文。有畏天地自然,有无畏尘世纷繁。
123456789
回复 42# 小飞流


    哈哈!我就当称赞收了哈!
本帖最后由 尔的 于 2012-10-19 00:12 编辑

回复 43# 尔的


守山之——阿妈的心事

psb[6].jpg
2012-10-18 23:58


孩子 来 来 来到阿妈的身旁

让阿妈给你讲一个故事

白天的辛劳已经过去

夜晚我们将学会记忆 回味与畅想

在一个遥远的山林中

有一个美丽的纺织女

她是多么的热爱自己的孩子

她日思夜想夜想日思

只为着 只为着给自己的孩子播下爱的火种

来吧 孩子 躺在阿妈温暖的怀抱

你想睡 就静静的睡去吧

睡眠是多么乖巧的女孩啊

她安静舒心 是一片暖阳阳的光

外面风很大 或许还有绵绵的细雨

不要羡慕那多余的惆怅

让阿妈给你所有的一切

让你梦见山间小鹿

佩戴一朵鲜红的索玛花

在我的眼眸嬉戏玩耍

让我给你爱情 孩子

阿妈是多么渴望与祈盼

另一双无私而忠诚的手

另一双单纯而想念的眼睛

能将你 我的孩子

如同公主般高高擎起轻轻呵护

如同一屡轻烟一丝微风般

不忍触摸

来吧 孩子 到阿妈的怀抱

你忘了该怎么做了吗

你忘了无理的要求小气的哭闹了吗

外面已经够嘈杂

外面已经结了冷漠的冰冻

我再不能 我的孩子

你也再不能 学着别人长大

旋着圆润的人情

来 来我这里

想要什么 就给什么

想说什么 就说什么

想做什么 就做什么

让我为你撑一堂屋的蓝空

这里有温馨的话语

这里有燃烧的火塘

淡淡的红晕在你的耳畔

那是多么的美丽啊

不要想着那山外的陌生人

我们的生活平淡劳累

却足够幸福充实

让我把你的恐惧轻轻摘去

在你睡去的梦中 一点儿也不疼

播洒在阵阵的松林

让小小的野花作她的伴侣

吹着动听的口弦

感谢这样的到达这样的相遇

哦 如果你想追逐流云

阿妈就让她化作一朵云霞

在太阳的光照下发出奇异的声响

闪耀着亘古不变的先祖的模样

将勇敢 希望 光明珍藏

将一颗火热的心珍藏

孩子 如果你明天就要出发

今夜将是你最后一次

躺在我的怀抱

那么 静静的睡吧

明天 阿妈 就送你出去

跨过门槛 向你沉重的挥手

我的忧伤伴着微笑

是无限的思念

孩子 阿妈会永远为你等待站立

在七月里的一天

为你点燃灿烂的火把

为你保存爱的誓言

为你举起不灭的火把

孩子 睡吧

做一个远航的梦

做一个归航的梦

回复 44# 尔的


守山之——祈望
psb1.jpg
2012-10-19 00:14

(一)

你必须拥有一块干净的地土

里面一定要长出玉米苦荞洋芋圆根

屋后要有一片竹林

一年四季都要青绿的

屋前要有一条小路

不需要太宽

也不需要什么水泥

只要一个人能够走就行了

就是能够放下两只脚就行了

沿着山梁子静静的开凿就行了

岁月不会老去

你一定能够如期竣工

当然了

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好

你们可以沿着它走很远很远

去看另一座高山

去看另一片森林

去看另一种索玛的芬芳

也可以沿着它走进河谷地带

去洗你们的手你们的脸

让雾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等太阳出来了

你就沿着它进进出出

带回盐巴大米还有马蹄声

赶一群山的羊儿归圈门

别忘了你的妻子是最温驯的那一只

你胆敢用鞭子敲敲试试

我要让你的屋宇空空

山路溃不成军

你最好还是给我骨头干净点

别像只趴着的鹰永远飞不起来

马帮里的铃铛声

你可要记住了

我女儿叫你归家的思绪你不得不听

你要像只温顺的小斗牛

爱她疼她给她完整而又幸福的人生

听到了没

就给我骨头干净点

生活是我们大家的

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二)

月亮湖中沉睡的女儿啊

你要拥有蓝蓝的天空还有白白的云层

要有九百九十九道密密的丛林

那围绕在你屋檐下的花啊

要有红的白的黄的紫的绿的

每天的蝴蝶要飞着

每天的蜜蜂要嗡嗡的叫着

哦 我的女儿

不要被忧伤的触须紧紧的锁住了眉梢

你要永远年轻

容颜似水中处子

青笋丛中最洁亮的一支

静静的汲取月的光阴

要像山头的那枚红太阳

轻轻的抚弄叶片

把鹰羽的光芒洒向生活的槽具

要做一个懂事的孩子

明白婚丧嫁娶生老病死的真义

要在大地上哺育生命的良善

孝顺你的公公婆婆

孝顺你的长辈和兄弟姐妹

生活要从这里开始

总要从这里结束

你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人啊

不要要求得太多

只希望他能够爱你

把灵魂交托纯洁之身的你

你要好好的保管

也要好好的驾御

幸福终究不是水中之月

月亮湖中沉睡的女儿啊

你看着办吧

(三)

你要拥有足够多的干净的水源

能够让我在生命的长河中不断的汲取不断的延伸

能够带领我翻越九十九重群山

去看九十九重不同的太阳

光阴下的步子要走得正直

没有一点歪斜的暗影

且把诚实的荞粑狠狠的扛在肩上

在每一处月光升起的山道上

为我喂养英俊的彝家男孩漂亮的彝家女孩

用一把镰刀的晃影敲击出我如翠竹般生长的幸福

并用鹰语的坚实

撑起一片屋宇一道房梁

满山的玉米林春天的布谷鸟

将绵绵的群山放牧成卓越的海

让我永生永世不断的寻梦

且在梦中与你相爱相背又相依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