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Function split() is deprecated in /www/wwwroot/bbs.yizuren.com/viewthread.php on line 10
欧洲人眼中的大凉山罗罗(彝族人) - 『彝乡人文』 - 彝人论坛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欧洲人眼中的大凉山罗罗(彝族人)

购买主题 已购买人数:1  记录 本主题需向作者支付 5 金币 才能浏览
活着一天,就是有福气,就该珍惜。当我哭泣我没有鞋子穿的时候,我发现有人却没有脚
 马娃来的家就在附近,我们晚上留宿那儿,他的住所是一所宽阔没有篱笆的房子。稍远处是一条芦苇丛生的河流,不远处有几蓬翠竹。周围竖起简陋的栅栏,那是他的家丁的住处,稍高处住着另一家贵族。我必须说这是我们看见的唯一的一家罗罗贵族的住所,敞开而孤独地坐落在那儿。所有其他的罗罗贵族的房子都呈半圆形,中间住有几家家丁,随时准备保护他们的主人免遭不测。也许是马娃来相信,在打冤家的时候,跑到他的那家贵族邻居家更保险。但不幸的是他并没有找到安全的地方,当我第二次路过时,我得知他已经被一个敌对的部落杀死了,我们很多的罗罗朋友都已经离开了人世。

  如同所有的富裕的罗罗人的房子一样,马娃来的家屋顶铺着竖直的木板瓦,屋梁也是木板,用大块石板固定,如同瑞士流行的棚屋。木板没有砍削整齐,用的原木如同下水道的水管。屋子里没有窗户,想来窗户是多余的,因为光线和空气,以及雪和雨水从屋顶易于穿透进来。房子大小两间,主人夫妻住小间,大间是公用房。家里没有家具,只有几个箱子锁着衣服和主人夫妇所有可怜的财富。在大屋子中央,烧着一个日夜不熄的大火塘御寒。火塘周边用粗糙的大石头堆砌,中间有一个蓄灰烬的小坑,上面用三块石头支撑用来烧煮食物。

在大房间正对门的地方,有一个锁着的简易木栏,是母猪和母羊晚上归来休眠之处。在另一个角落也有一个简易小间,有时放置武器,工具,钓鱼和打猎的用具,有时也作为家丁晚上睡觉的临时住处,这种情况其实也很少见。一般而言,罗罗人既无睡觉的床也无固定睡觉的地方。但有一件必需品却总是随身相伴:查瓦尔披风。家丁蹲在火塘边,睡觉的时候,他尽可能地靠近火塘,双腿卷曲在打开的披风下面,就能很舒服地过夜了。这种披风与法国林盟(Linmousin)和普罗旺斯(Provence)的牧羊人的毛毡披风完全一样。颜色通常是深褐色,有时是蓝色,大多数是羊毛的自然颜色,也有亚麻的披风,这是罗罗人家里唯一的工业纺织品。披风看上去有些粗糙,但非常实用。适宜防雨,防雪和御寒,罗罗人冬天从没有离开过这种披风。由于披风的大用途,即使在野外的晚上突然下雪也没事,他们将披风铺在岩石上,裹在他的绝妙的披风里面也能美美地睡上一觉。披风代替了床垫,被子甚至屋顶。罗罗男子真正的居所,就是他的查瓦尔披风。

深夜里,我们与马娃来和他的女人,以及他家的家丁围着火塘聊家常话。他们总向我们提一些有关我们的世界里生活中的问题;他们对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感兴趣,尤其是我们的手电筒:我们每个人都佩戴在身上,但没有燃烧起来;我们可以随时打开,熄灭,也可以扫向各个方向,这简直是奇迹!这令他们感觉奇异,是否在我们欧洲白人的周围,存在着某种使用法术的权利?他们急于想知道我们的秘密,总是要求我们给他们当场表演。

罗罗王子的客人

我们一整天都在风景绝佳的龙顶山里平行前行。山峰的形状名副其实,它很像一个从西往东横列的庞大动物的脊背,它的头部昂首伸展,远看像一个金字塔。事实上它包括三个山峰:其中一个是陡峭的山崖,上面是几千平方米的高岗,屹立在麦口(Maikou)河上。其它两座更高的山峰都藏在它的后面。令人好奇的是当我们到了雷波坪(Lei?Po?t?ing)时,却发现了几乎是同样的山脉,只是朝向是从北往南。至于夏玛雪山,从昨天我们开始发现,我们总是在顺着它的山脉前行。最后一个峡口有3000米高,我们面对的另一个峰顶的高度是4700米,从北往南,在它的南边开始变得雄浑。我们发现它如此遥远——原来是云南的山峰在向我们致意!

我们下山到了一个长长的峡谷地带,它与我们所见的完全不一样。必须承认,它给人感觉不祥。这条河谷好似群山围绕的一个裂谷;土地是污秽的黄色,岩石呈黑色,在它们之上的雪山顶如同一个装饰的祭台,好在连绵的山脉如同一排美丽的建筑群。山脊的中间有一道裂口,群峰各边都奇特的呈对称形状。杉树的树根缠绕攀上4000米高度的山峰,在它的上面,岩石陡峭,垂直朝下。

  我们准备就地留宿,穿过了几个住有头人及其家丁和奴隶的村寨 ,最后我们抵达当地一个土司的府第。我们很远就看到了那座王府,它是唯一的我们在罗罗人的山里看到的一座漂亮建筑。

  人们带我们走进一个宽阔的院子,四周是木条的栅栏。来人请我们稍等片刻,说正在为我们收拾房间。一群罗罗人围着我们静静地观看,偶尔也声音压得很低地交换几句。一会儿出来一个罗罗男子,穿着奴隶娃子穿的白色麻布衣服,脚上穿一双红色皮革的鞋,腿上打着绑带。这是第一个我们看见的穿鞋的罗罗人,他的鞋是一款我们从没见过的样式;跟着又来了一个15岁的孩子,穿着如同汉人的丝绸衣服,脚上也是一双红色皮革的鞋。我们低声打听,原来是王子和他的孩子。王子的五官精致,但并不是美男子。他的脸上带有一种假装的表情,反倒令我们有些担心。他也没有这个民族的特征:严肃的表情和尚武的气质。也许这只是我们的第一印象。至于他的儿子,他的有点儿苍白的脸孔更接近汉人,但是他的衣著却表明他是罗罗人。此刻正是牧羊人回村的时候,羊群和牛群涌向大门进入屋子里,我们的贵族王子受到了威胁,小王子手拿一根棍子做武器,召集这群闯进来的动物群,一直到把它们安顿好。真有意思,简直是罗密欧时代的一场戏剧场面。

   王子令人把我们带往晚上住宿的屋子,我们梦想是住在王宫里,毫无疑问。我们的客房是坐落在王子府第后院的第二个院子,没想到给我们的住所却是一个人们做梦都不会想到的可怜的棚屋。屋顶的木板瓦令我们担心,因为已经开始下雨。王子带着优雅的神情对我们说,他本来想让我们去他的院子住,但王子夫人昨晚正好生了孩子。他说在那所房子的中央给我们准备的屋子肯定要比这里好。

在我们住宿期间,罗罗人对我们很殷勤,一切都让我们感觉舒服。他们日常的饮食是一种荞麦粑,没有盐味,来自中国汉区的盐稀缺又贵。荞麦粑厚而圆,常常与土豆混合。这个地区土豆处处都有,肯定是从中国汉区引进,因为它仍然按汉语的称呼而没有罗罗名。根据家庭富裕情况,罗罗的荞麦粑或加上米饭,煮土豆或者是在火塘的灰烬里烧熟的土豆,有时也加上肉类,也用麦子做粑粑或者糊糊。没有蔬菜,甚至没有四季豆。我们发现他们从不用牛奶,这是一个独特的民族,他们有大群的牛羊,比之耕作民族,罗罗更具有游牧民族的特点,但他们在饭食中不用牛奶。“你们吃什么呢?”所有的接待我们的罗罗男女都向我们提出这个问题,我知道他们急于想知道。他们给我们准备的日常食物有土豆,米饭,鸡蛋,母鸡和肉类,非常丰盛。

第二天整天下雨,我们只好呆在家里。王子府第的人们开始来看我们。小王子也在中间,他给我们带来一只野山雉,我们和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很快就亲密起来。他在他的汉人居住区的舅舅家和雷波坪(Lei?Po?t?ing)的堂兄家待过一些日子,他学了一点汉语,因此他能与我们交谈,还给我们做翻译。在这个独立于世的罗罗人地区,他是第一个我们碰见的可以说汉语的人。至于那些原籍汉区的奴隶,他们的主人想知道他们说的什么,因此被绝对严格地禁止讲中国话。

在罗罗地区的最后一个阶段

现在我们又上路了,在罗罗王子的管家和家丁的陪同下,我们走的是一条更好的路。我们相信将会更易于翻过夏玛雪山,来到山脚下的扬子江。实际上,第一段路是一条坡度缓和的河谷,因此比较容易。我们晚上留宿在一个家丁的家里。出发之前,我们的两个平底大口杯被人偷走了。我在此提到这件事情是因为这是唯一的一次被盗,无论是在罗罗地区还是在汉人地区。我们检点财物时,总是有人围着我们,我们不能样样小心。

第二天我们毫不费力地从3500米高度的峡口翻过主要的山峰。满山的杜鹃花,还有草莓。冒着雪花,我们采摘品味了已熟的草莓。在一个杉树林中,留有火灾过后的残留树枝。我们只有沿着山路下山,一条布满村寨的绿色大河谷横在我们眼前,我们将随它一直下到扬子江。非常遗憾,当我们从1300米高度的山顶下到河谷时,向导要我们重又登上一条陡直的小路。河谷在雪山映照下,不久就变得模糊不清了。

  我们登上一个难以想象的山峦,甚至得靠手帮助攀登。山上的雾很大,有时简直难于辨认山影。我们骑的马非常灵巧,只需勒马而行。罗罗人非常轻松,时常把我们带到一个令人惊异的地点,但是高山上稀薄的空气令我们呼吸困难,山峰的尖顶变得模糊不清。罗罗人的风度真好,上山轻捷而愉快,还要负载我们的行李。他们时时提醒我们,如果下山迟了,晚上我们将会被冰冻在高山密林里。
活着一天,就是有福气,就该珍惜。当我哭泣我没有鞋子穿的时候,我发现有人却没有脚
就这样一路上群山环绕,绵延起伏,山路忽上忽下。我们登上3000米高的山顶,然后必须再下行400米,然后第三次重又登上同样的高度。在到达住所之前,我们已经疲惫不堪。第二天的行程也是如此,我们到了一个人口密集的大河谷,又重新爬上山顶。大雾继续云集在我们周围,我们看不清四周的景物,行进困难。我们下到河谷尽头垂直的裂谷旁,攀登陡峭的山岩,我们感觉像是在一个巨人的神秘的要塞中穿行。这儿如同罗罗人独立的寨子,它的白色的岩石没有被污染,在云彩映照之下,如同一座辉煌的楼阁。我们用手攀行,在一个树林里,大雾和雪聚落在我们身边。但是景色却美不胜收,常常令我们大声欢呼。在我们周围和头顶上,到处是美丽的杜鹃花,与白雪辉映,如同火花闪耀。在我们的头顶上,巨大的杜鹃花高约十多米,白色和艳丽的红色花朵怒放。矮小的杜鹃花也在炫耀它的花儿,花丛大约五米高,枝叶繁盛。鲜花漫山遍野怒放,翩翩翻飞的蝴蝶在花丛中采蜜,这样的美景令我们恍若梦中,甚至怀疑并非是现实中的情形。树枝一般的花茎,雪中绽放的鲜花 ,这种富有装饰效果的美景出现在一个尚称原始地区的山峰之上。看着这一切,真令人神清气爽。

在这个花丛与白雪交相辉映的山林里行走约莫20分钟以后,我们走出了这个神奇的地方,但是我们的眼底和心里仍然充满了刚才所见的奇妙风景。我们不会忘记,罗罗人生活的家园既可畏,又令人非常愉快。这儿的自然环境如同无价之宝,白雪覆盖的山峰中仍有鲜花开放。

  第二天我们继续下山,已经面对云南的山峰。在一个河谷Oukoulokio里,住着一个小土司王子,他是夏玛的侄子和属从。我们准备好一份礼物给他,因而顺利通行。这儿的人面貌与罗罗人不一样,我们又看见了曾经在大新昌(Ta?Hin-Tchang)看到的同样面孔。我们收留了几个从汉区逃出来的汉人和几个罗罗人,边界线是一些盗匪藏身的巢穴。

     这儿的景观依然非常独特!河谷仍有2000多米高;云南的山崖有2-3公里长;然而我们知道,在它们之间是扬子江。一条芦苇丛生的支流在一个有700米高度的地方静静地流淌,远看好似一条镶着黄边的白色缎带,这就是我们要下山的地方。那条支流将汇成一条千米高的瀑布倾泻而下,这是一种大江流淌形成的一种更奇特的河流现象。至于那些小的支流,它们没有力量形成河床流向比它们高很多的邻居支流,因此汇合那些从山岩中流下的瀑布最终流向大江。

  在这样的自然环境里,人类将怎样呢?他们不愿意被这些裂谷所吞没。如果是罗罗人,他们唯一的方法是从陡峭的岩壁垂直下山。但是很遗憾,我们是可怜的欧洲人,下山不灵巧。我们翻越山岭得鼓起最大的勇气用手攀行。我们同行的朋友全身带着武装,懂得这样的旅行会给我们带来困难,因此尽可能地给我们帮助。

   在河流上方约700-800米处,在两条河流之间,分布着一些古老的小块平原,平原土地肥沃,布满村寨,人口稠密。站在这块平原上,可以俯瞰那条长长的河谷,原野以及村寨尽收眼底,这将是我们在这个与外界隔离的地区旅行的最后一站。在这个地区,我们第一次看见一个年轻的罗罗男子,坐在自家的门前在抄写一本古老的书——他家的家谱。这令我们大为惊异,他给我们念了几行。我们因此得悉所有的罗罗贵族,甚至社会地位较高的百姓,都愿意写他们的家谱。他们在家谱上续写或者登录关于他们家庭的新成员的姓名,他们的婚姻以及主要的事件。为了向我们证明他们写家谱的习俗,好些罗罗人去找出他们家的家谱给我们看。不言而喻,对他们来说,这是证明他们是贵族家庭的重要材料,因此不能给别人。但是那个年轻男子却愿意把他抄写的家谱给我们,他可以再抄一本。在这最后一刻,我们搜集到一本罗罗人的家谱书,真是运气!最后,我们下到了山脚来到长江岸边。长江的对岸就是汉区——我们穿越了罗罗人的家园,取得了完满的成功!



 摘自Mission d‘Ollone (1906-1909), Les Derniers Barbares,?:Chine –Tibet-Mongolie, Paris, Ernest Leroux 。Ninette Boothroyd Muriel Détrie ,Le voyage en Chine  pp.1394-1406, France , Robert Laffont, 2001.

《清代蜀人著述总目》正式出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四川师范大学巴蜀文化研究中心学术丛书《清代蜀人著述总目》,2009年3月由四川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

  四川师范大学巴蜀文化研究中心2004年重点资助项目“清代蜀人著述总目”,由四川大学图书馆研究员王晓波主持研究。项目最终成果《清代蜀人著述总目》,是王晓波任主编的一项集体研究成果。

  《清代蜀人著述总目》是一部反映清代蜀人著述状况的工具书,全书共129万字,收录了清代四川省内有作者著述的州县共计141个。以地系人,兼具实用性和研究性,即既著述了清代蜀人的现存著作、版本及藏馆,单篇诗文词的数量,又著录了存佚不明的非稿本著作,可使读者及研究者通过本书能略窥清代四川各地文化水平的差异及文化发展的概貌。书后还附有“作者姓名索”、“书目索引”、“藏书单位简称全称对照说明“、“引用书目”四个附录,极便于使用者查阅。

  清代文化对近现代乃至当代的四川,以及四川以外的地区都产生了较之前代更大、更直接的影响。本书的编纂出版,给研究者提供了方便的检索线索,也为巴蜀文化研究以及四川各地重修地方志作了一项基础性工作,提供了一个较好的研究条件。
活着一天,就是有福气,就该珍惜。当我哭泣我没有鞋子穿的时候,我发现有人却没有脚
广大天幕下壮丽景象,奇野文字中如痴印象。
123456789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