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Function split() is deprecated in /www/wwwroot/bbs.yizuren.com/viewthread.php on line 10
糯黑阿诗玛文化课堂:彝族撒尼文化传承的新平台 - 『彝乡人文』 - 彝人论坛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糯黑阿诗玛文化课堂:彝族撒尼文化传承的新平台

来源《学园》
作者简介: 查文静( 1986 ~ ), 女, 云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2009 级硕士研究生

摘 要:在石林县大糯黑村, 一个传承彝族撒尼文化的新平台——糯黑阿诗玛文化课堂建立了。本文首先介绍了这一文化课堂建立的背景, 即大糯黑撒尼文化传承中的问题;其次, 详述了阿诗玛文化课堂的实施, 揭示了其成效和所面临的一些挑战; 最后, 对于阿诗玛文化课堂给我们的启示以及它的未来发展做了一些展望。

关键词:糯黑,阿诗玛文化课堂,撒尼文化传承

在石林彝族自治县圭山镇有一个神秘美丽的彝族撒尼村寨:大糯黑村。这个村面积约100平方公里, 共有 264 户 1000 多人, 其中 99%以上为彝族支系撒尼人。村民们勤劳智慧,就地取材, 以石板为原材料建成了村内大部分房屋,修通了道路, 因此, 这个村子也被称为石头寨。更值得一提的是, 在历史上, 自元代开始, 大糯黑村撒尼人的祖先就居住在石林这块土地上, 历经了明清、民国至新中国成立的变迁。在近三百多年的发展历程中, 由于地理位置较封闭, 加上当地撒尼人以农业为主要生产方式, 因此这里的撒尼民族的语言、文字、宗教信仰、民间习俗和节日、撒尼服饰保存得比较完好。近几年, 大糯黑村村先后完成了寨门、文化广场、彝族文化博物馆等文化设施项目, 文化得到了更多保护与发展。因此, 它被建成了石林县阿诗玛民族文化旅游生态试点村之一,于 2007 年被评为首届昆明市文化旅游特色村镇,吸引了众多游客来访,也助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 在2009 年的第十六届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大会召开之时, 大糯黑村作为分会场之一迎接了世界各地的学者到访, 当地的民族文化近距离地与外界产生了互动。

2010 年7 月, 笔者参加云南大学民族研究院的暑期学校, 走进了这个石头寨, 进行了为期12天的田野调查 在这个美丽淳朴的彝族撒尼村寨中,我们收获了美好的记忆,对这个村的撒尼文化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同时, 我们也对当地撒尼文化传承与发展的现状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与思考, 其中, 糯黑阿诗玛文化课堂这一民族文化传承的方式引起了笔者的极大关注。

一 糯黑阿诗玛文化课堂建立的背景

大糯黑村的民族文化在历史的涤荡中一直经受着洗礼与变迁, 也使撒尼文化的传承与发展面临着诸多挑战。在文革、破四旧、立四新浪潮中,大糯黑村的很多传统文化资源被严重损坏, 改革开放之后, 这些传统文化也并未得到很好的恢复。近年来, 外界文化中的诸多因素使撒尼人的生产生活方式与观念逐渐向现代化靠拢,在这个过程中自然而然舍弃了许多珍贵的民族文化 此外, 在教育体制改革中, 学生被迫与本民族传统文化教育相脱离。新中国成立之前, 大糯黑村所在的圭山地区学校很少, 交通不便, 能入学的撒尼孩子较少, 因此, 家庭教育在撒尼人的成长中占有重要地位。撒尼人家庭与村寨教育的内容十分广泛, 涉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大致可以分为生产知识、传统习俗、道德规范等撒尼民族长久以来积淀的民族文化。从出生开始, 父母担任第一教师, 以言传身教的方式使撒尼孩子接触到本民族文化。接下来, 村寨教育在家庭教育的基础上, 通过村民间的互相交往和社会联系, 使撒尼孩子熟习民族文化, 成长为真正意义上的撒尼人, 以此增强了民族认同感和内聚力 新中国成立之后, 大糯黑的村小学正式建立, 取代了传统教育方式, 成为撒尼儿童教育中日益重要的角色。在此期间, 小学教育制度不断改变 2001 年8 月以前, 村小学的低年级仍然使用彝语或彝、汉双语教学, 老师多是当地撒尼人。但从2001 年9 月开始, 圭山镇所有小学实行课程改革, 低年级不再使用双语教学, 而改为汉语教学。此外, 在大糯黑村, 一年级至四年级的小学生都开始实施寄宿制; 而离学校稍远一点的小糯黑村, 从学前班到四年级的学生都实施寄宿制, 除周末和寒暑假以外, 孩子们吃饭、睡觉、活动都局限在学校里面。这样一来, 他们失去了接触传统文化的许多机会。由此可见, 正规学校教育对撒尼语言教育的淡化和废止在一定程度上切断了撒尼孩子与他们本民族语言的联系。而撒尼家庭本身, 也忽视了传统教育, 他们认为传统教育没有多大用处了, 因此不再主动教孩子学习撒尼语言文字、歌舞、手工艺或者民族信仰, 反而将孩子的教育重点归入了学校教育这一主流中。这就使得过去作为一个社会个体成长应该接受的家庭教育, 失去了用武之地, 使依靠家庭传承民族文化的场域被剥夺了。以上这些状况给大糯黑撒尼文化埋下了隐患, 甚至已经威胁到了当地的民族文化传承与发展。

第一, 民族语言日益变成一种符号而不是民族内部主要的交流方式。近年来, 大糯黑村口建立了具有浓郁民族气息的寨门, 上面用漂亮别致的撒尼语书写了村名。但是, 在实际生活中, 除了大部分老年人还在使用撒尼语之外, 中青年基本只会说撒尼语, 书写几乎变成了无能为力的事, 而村小学的大部分学生, 所能使用的撒尼语也变得少了。那些像图画般生动的撒尼文字, 在村口、博物馆和农家乐门匾等地方的出现已逐渐变成了一种装饰性、追思性的标志, 而失去了民族文化的精魂 通过对几名撒尼小学生的访谈了解到, 现在的村小学教的是汉语, 三年级以后就开始英语教学, 老师基本都是汉族教师, 当然不可能教他们撒尼语, 在课堂上说撒尼语甚至会受到责备。当问到这些学生喜欢说什么语言的时候, 他们有的说是普通话和英语, 有的说还是喜欢说撒尼语。在问他们是否会流利读、写撒尼文字时, 大多数孩子都说不会了。这使得许多孩子渐渐脱离了本民族的文化。

第二, 民族仪式活动消失或简化。例如, 撒尼人最古老的密枝节的仪式就已经被大大地简化, 不再具有特别神圣的民族意义了。

第三, 民族手工 艺术在民族生活中逐渐退出。糯黑人手工采石建房、织麻纺线、刺绣等高超的民族工艺令外来人惊讶, 但是在青年人一代中很难传承下去。这些独特高超的手工技艺, 不仅是民族文化的象征, 是民族的精神财富, 也可以为村民创造可观的物质财富。例如, 撒尼人手织的麻布衣服和挎包, 深受外来游客喜爱, 可以卖出几十、一百甚至上千元的高价。但是能够掌握并传承这些技艺的年轻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一些非常著名的撒尼歌舞如霸王鞭, 乐器如大小三弦和小月琴的喜爱人群多数是中老年人, 大多数年轻人更倾向于现代流行歌舞等。

第四, 民族认同感与民族自觉性逐渐淡化。撒尼人有句话是“替波木若”, 意为人不能离开群体, 这句话是撒尼人的行为规范之一。还有一句俗语“阿斯冒替波,斯里胎斥里”, 意思是内部不团结, 外人好欺负。因此, 他们具有极强的群体意识和集体凝聚力。直至新中国成立之前, 部分地区仍然保留有原始公有制的传统。与周围其他少数民族相比, 撒尼村民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 遇到大小事情都有全村出动, 互帮互助的传统。这种在民族发展中长期积淀形成的精神力量和谐着社区生活, 在村民心中比一些正式法规更具有约束力。然而, 随着文化之间的互相交流、融合, 现代性、价值观念中不好的部分进入了撒尼村寨, 使一些撒尼民族的优良传统面临着瓦解的危机。在现在的大糯黑村, 村民之间的关系不如以前那么亲近了。例如,撒尼人非常重视人的死亡, 因此丧葬事务的流程很复杂。在从前的撒尼村寨, 丧葬事务是由全村一起出动帮忙的, 同样的, 遇到别家有事, 其他人也会去帮忙。但现在, 大糯黑村的内部组织越分越细, 村民间的关系不再像以前那么密切了, 社区活动的共同参与度也下降了, 这对于村民之间感情交流和凝聚力的形成是十分不利的。

二 阿诗玛文化课堂的实施

在一个民族中, 本民族文化受到外来文化的侵蚀并不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 真正需要我们警惕的是一个民族内部对自己的民族文化失去了认同而自动放弃了自己的文化。正是出于对这样的现状的担忧与思考, 云南大学民族研究院的研究者与当地一些有觉悟的村民共同发起, 并于2009 年5 月在大糯黑村正式建立了阿诗玛文化课堂。外来学者工作的最终目的最好还是要让这类活动成为村民的一种习惯, 变项目推动为村民推动, 这样活动才具有生命力。糯黑阿诗玛文化课堂发起人陈学礼老师如是说阿诗玛文化课堂, 是让糯黑小学的学生在学校现行规定的课程之外, 学习撒尼民间传统文化, 以实现民族文化自我保护和传承的目的。民族文化保护, 有时候被狭隘地理解为民族文化的保存, 所以遭人嗤之以鼻。也有人认为民族文化应当接受优胜劣汰的法则, 所以他们用坐看云起的心境观民族文化的发展、变迁与不断消失。但是我们无可否认的一点是, 民族文化是维系民族存在的精神纽带和最持久、最稳定的因素。对于民族文化中可以使后代受益、使民族不断发展的优秀文化应该保存下来。因此, 在多个少数民族地区如云南、贵州、湖南等都进行了一些。民族文化进课堂、民族文化进校园的积极尝试, 也取得了一些实效。在借鉴了其他地区民族文化进课堂的成功经验之后, 云南大学民族研究院于2009 年1 月正式启动调研、准备工作, 于 2009年5 月在大糯黑村正式开辟了这一民族文化传承的新天地。

( 一) 阿诗玛文化课堂的实施状况

参与文化课堂的成员 ( 1) 大糯黑村学前班到四年级全体学生以及老师。他们利用课余的时间, 一般在每周选一个晚上到文化课堂学习( 2) 掌握某些传统知识、传统技能的村民, 比如受人尊重的老支书王有志就经常向学生讲述村寨的发展史和神灵的故事 ( 3) 县、镇、村级参与项目建设及服务的成员, 比如大糯黑村当地的村民曾绍华, 他热心于本民族文化的传承, 以传统服饰为傲。说撒尼话、唱撒尼歌曲, 他在大糯黑村开设了一家撒尼风味十足的农家乐, 并戏称其为汉话( 汉化) 有限公司。他是云大研究基地的负责人, 同时也组织相关活动亲自进行撒尼民族文化的传承 ( 4) 云南大学派出的项目负责人,例如对文化课堂的启动和实施做了很多努力的云大民族研究院的陈学礼老师, 他进行了长期的田野调查, 拍摄了介绍大糯黑的纪录片, 他以外界的视野启发村民反观自己的文化, 使他们对本民族文化的可贵有了深层次的领悟。

文化课堂实施的内容和方法 ( 1) 彝族语言文字的学习;( 2) 村寨的发展历史、口传故事及诗歌;( 3) 传统道德价值观念;( 4) 传统节日和祭祀神灵婚俗葬礼等;( 5) 节令与农作物种植等农业知识, 如荞的种植;( 6) 取石头、加工石头的知识,讲授盖房子的相关知识;( 7) 传统民歌小调、民族乐器的弹奏及制作, 如大三弦、小三弦、叉舞蹈基本动作;( 8) 传统食品如乳饼、骨头参、腐乳、腌菜的制作过程;( 9) 传统手工艺如织麻、纺线、理经、织布、各种刺绣图案知识;( 10) 传统绘画;( 11) 传统玩具和传统游戏等。

文化课堂实施的基本方法有讲授、实践、影片观摩、传统知识绘画和常规展示与不定期展览 5 种。它们以交互的形式满足不同的学习内容的需要文化课堂实施地点 ( 1) 糯黑小学教室;( 2)
云南大学田野调查基地;( 3) 糯黑村广场。在这些村寨公共场所实施的文化课堂, 对当地许多村民都起到了传统文化教育的效果考核办法。区别于正规的学校教育, 本课堂通过有奖趣味问答的方式, 更利于提升孩子对该课程的兴趣。

课程之外 ( 1) 鼓励学生 课程讲授者撰写该课程的心得体会, 字数不求多, 一句话都可以;( 2) 鼓励学生以绘画的形式反映自己学习到的各种传统知识;( 3) 鼓励学生动手制作玩具 刺绣以及其他可能制作的东西;( 4) 在阅览室开设常规展览, 展示以上三类作品;( 5) 每年年末在村寨广场开设一次展览, 展示本年度本课程产生的成果 通过这些活动, 目的是使讲授者、孩子、孩子的父母亲在文化课堂之外去思考自己的民族文化, 并进行一些实践和创造活动, 以逐渐加强村民的文化自觉意识, 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民族文化传承中来。

教材:一是文字。通过记录整理, 把每一次讲授的内容总结起来, 形成教材。二是影像。把课堂中涉及的各种影像资料集结起来, 出版。例如, 在文化课堂上学唱撒尼迎宾曲、学弹大三弦的情景就被记录了下来, 留作教学、宣传之用。

服务体系的建立。要保证这一文化课堂可以发展下去并且在文化传承中取得新的进展, 就要建立具有生命力的服务团队。因此, 文化课堂首先确立了由四个人组成的民族文化进课堂服务小组, 他们分别来自糯黑小学、村民、村民领导小组、云南大学。其次要开设并丰富云南大学田野调查基地图书阅览室, 作为民族文化进课堂项目的后备资源。这些努力和构想还在进行中。
最后一个匈奴放下弯刀
吹灭灯盏
平静地睡着了
回复 1# 老彝胞


   

( 二) 对阿诗玛文化课堂的观察

在2009 年5 月, 这一课堂进行了两堂课的试点, 一是讲授大三弦的制作与弹跳, 二是传统游戏的体验。孩子们在这些从未进入过正规课堂的传统文化学习中体验到了很多乐趣。从 2009年秋季学期开始, 云大基地发动了当地更多的村民来担任文化课堂的老师, 为村里的小学生学习和体验本民族传统文化提供了更宽广的平台。

第一, 文化课堂的教师比较丰富。文化课堂的大部分老师是村里一些德高望重的老村长、毕摩( 主持祭祀 丧葬等重大事务) 以及掌握着丰富民族文化知识 传统技艺的村民。因此, 孩子们的老师就是自己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以及周围比较熟悉的长辈。由此可以看出, 这也是文化课堂给家庭教育创造的另外一个场域。此外, 云大的老师在文化课堂中以外界的视角向村民和孩子们讲述其民族文化面临的问题, 给他们播放在当地拍摄的纪录片, 也承担了教师的角色。

第二,文化课堂学生的层次也多了起来。参与文化课堂的学生由开始的一些小学生扩展到其他对民族文化感兴趣的村民, 还有在外地学习的几个大学生在寒暑假也会到课堂中参与歌曲的学习和乐器的弹奏。

第三, 文化课堂开展的灵活性。课程的开展大多在云大的基地, 每周大约举行一次, 孩子们于上学之余自愿参加, 也不收取任何费用。

在课程的实施中, 出现了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第一, 课程的计划内容是丰富多彩的, 但是实际操作起来有些困难。比如教授打铁、采石等课程, 学生的积极性不足, 开展的场所也不是很便利。第二, 孩子们在上学之余抽时间进文化课堂学习, 每周一个晚上的学习时间较短, 课程之外的继续学习难以跟进。但总的说来, 这个文化课堂是具有实效和生命力的。在调查期间, 笔者亲眼目睹了文化课堂的开展和老师对孩子们朴实热情的教育过程, 也感受到了孩子们对学习这些民族文化的渴望。虽然他们未必明白今日学习这些东西的意义, 但是从他们认真的眼神里, 我们感觉到了民族文化传承的希望。

三 阿诗玛文化课堂的未来

糯黑阿诗玛文化课堂开办至今已近一年半时间 在大糯黑村, 这个文化课堂已经成为了村寨的一部分。它以民族文化传承为主要职责, 借助学校和田野调查基地的资源优势, 不断实践摸索适合当地少数民族文化传承的各种有效办法。在文化课堂中, 民族语言、文字、技艺、习俗的传授使孩子们触到了民族文化的根脉。同时,它的有益经验使我们深刻意识到, 民族文化是民族成员间的纽带, 是民族凝聚力、亲和力的载体,是一个民族精神资源的核心。科学传承民族文化不是将民族传统文化按部就班地传授给学生,而是把精心筛选 细心打磨过的民族传统文化中的精髓引入课堂。

以村寨环境为依托, 外部组织进入村寨再发动内部组织形成合力来进行民族文化传承可谓是一种新的尝试, 它创造了撒尼民族文化传承的新平台。它在一定程度上抵制了外来文化对民族文化的侵蚀与破坏。很难说这个平台到底为民族文化传承提供了多宽广的舞台, 正如我们很难确切划清阻碍与推动的界限。对于阿诗玛文化课堂如何生存发展并为民族文化传承贡献自己的力量, 需要当地村民的民族自觉强大起来只有一个民族对本民族文化有了清醒的认识, 才可能使民族文化传承从根本上找到出路。在大糯黑这片日益开放并为外界所了解、影响的村寨里, 这种平台的建立确实为当地村民以及外界文化提供了一个重新认识、理解撒尼文化的机会。在大糯黑这块有着古老民族文化的土壤上,阿诗玛文化课堂为激发当地人民的民族自觉和认同感以最终促进民族文化的传承一直在贡献着力量。

参考文献
[ 1][ 2]王玲. 枕石撒尼[M] .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9: 37; 47.
[ 3]欧阳白玉. 对贵州省黎平县 民族文化进课堂 工程的思考[J] . 贵州教育学院学报, 2009( 1) .
[ 4]资料由陈学礼( 云南大学民族研究院大糯黑村田野调查基地负责人 阿诗玛文化课堂发起人) 提供.
[ 5]张建新. 民族文化课程开发探究 以玉溪师范学院湄公河次区域民族民间文化传习馆为例[J]. 学园,2009(5):42.
最后一个匈奴放下弯刀
吹灭灯盏
平静地睡着了
糯黑阿诗玛文化课堂,我第一次听说咧,长见识了,谢谢楼主分享。
生来为观看,矢志在守望。我眺望幸福,我谛视美好,太阳与月亮,彼此相守望。
回复 3# 尼扎尼薇


    你看帖的速度真快啊,佩服哦!
让我真正长见识呢!
最后一个匈奴放下弯刀
吹灭灯盏
平静地睡着了
回复  尼扎尼薇


    你看帖的速度真快啊,佩服哦!
让我真正长见识呢!
老彝胞 发表于 2012-1-2 16:40
哈哈哈,正规已经发表了的论文,我只看标题及小标题。看多了累的嘛。
生来为观看,矢志在守望。我眺望幸福,我谛视美好,太阳与月亮,彼此相守望。
汉文有优点,可以跳跃着阅读,了解大概。彝文就没法跳跃罗,读一篇累半天。
生来为观看,矢志在守望。我眺望幸福,我谛视美好,太阳与月亮,彼此相守望。
很多啊!
我有一个梦想,生活在一个人们都尊老爱幼、各司其职、自强不息、夜不闭户、闲余的时候帮帮别人的地方。
加油,好运!兹莫格尼!
全文阅。
123456789
本帖最后由 木乌谷氏 于 2015-10-19 10:52 编辑

真的吗?太好了,非常喜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