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西昌在哭

西昌在哭

文康de炕
2009-11-9

西 昌 在 哭(2009-07-08 23:52:15)



邛海没有了,泸山没有了,太阳没有了,月亮没有了,星星没有了,蓝天没有了。

我这不是在写诗,是在做梦,一个近来白日黑夜都在做的噩梦!

我一直以我是一个西昌人而自豪,因为我的家乡西昌实在太美了!她的美丽我都不知该从哪里说起,就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我的自豪感突出的表现在我的乡音上。几十年在外四处晃荡,也说得上走南闯北了,什么都改变了,就是这口乡音没有半点改变。而且,这辈子都注定改不了的。所谓“少小离家老大还,乡音无改鬓毛衰”。我少小离家, “老大”至今仍未能还,而且怕是还不了了。至于为什么“还”不了,正是我这篇文章要说的。

如果面对一个无比美丽的女人,你一定会搜索枯肠,把世界上所有能够赞美女人的词汇搬出来都嫌不够。对于我的家乡西昌就是这样。因为她太美了,人们把全世界所有能够用来赞美一个城市的词汇都用来赞美她,“太阳城”、“月亮城”、“航天城”、“小春城”,这些桂冠都戴在了西昌的头上。这是民间给予西昌的殊荣。政府对西昌亦褒奖有加,抬得很高。诸如:中国最值得去的十座小城市之一、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四川省十大宜居城市、四川省第一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四川省森林城市,中国旅游最令人向往的地方,中国最美的十大古城之一。等等,等等。

可是,这一切即将成为记忆,我美丽的家乡正厄运当头!

自从我的一位老朋友从西昌来成都后,我就一直听到来自西昌的哭声,隐隐约约,时隐时现。有时我会在梦中被这种哭声惊醒。我似乎看到泸山上那些茂盛的原始森林被厚厚的烟尘裹着,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葱郁灵秀。而邛海已经不再清澈碧绿,她那已经浑浊的眼泪都好象快要哭干了……

那天,我的这位老朋友和我坐在酒吧门前的榕树下喝茶,我问他是不是西昌的房价已经4000多,他说是。我说,天啊,比成都周边的房价还高。他说你准备买吗,我说我买不起,但我老家马道(西昌市郊)有老房子,老屋基,我将来打算在那儿修个房子养老。他说攀钢要在经久建钒钛基地,规模相当于再建一个攀钢。“三通一平”已经搞完,好几座山被夷为平地。西昌已经变成一座灰城了,家家屋里都是厚厚一层灰,马上擦了马上又是厚厚一层。他说西昌完了。你是西昌人民的儿子,你应该写一篇文章。我当时没在意,以为他开玩笑,说说而已。因为我想他不可能不知道,一个诗人的一篇狗屁文章,可以改变什么呢。对于这一点,我想很多人可能都跟我一样,心里“堵”得慌。作为一个公民,对于发生在身边的危害自己生命,毁坏自己家园的事情,愤怒却求告无门。以至于寄希望于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的一篇轻飘飘的文章。

我决定写。并不是因为我改变了看法,以为我的一篇文章可以怎么样。也不是因为我写得好。实际上,很多人都可以写得比我好。

我要写,一是不辜负他的认真,信任和期待;二是,把这个声音说出来也好。起码在将来,西昌纯净透明的天空除了那些钒,那些钛,那些天昏地暗,遮天蔽日的烟尘和二氧化硫、一氧化碳(冶炼钒钛释放出来的居毒有害气体),还有点我这样的呻吟。

西昌钒钛基地建成投产后,一期工程将要达到年产420万吨铁、360万吨钢、350万吨热扎板的生产规模。凉山州的GDP将上升 500个亿(但是,这500个亿是会吓跑月亮的!这500亿是可以通过发展旅游业来实现的!),西昌人口将远大于100万,一跃成为四川第二大城市,西昌人将成为四川人均收入最高的人,也就是说是四川最富的人了。

在西昌建一个攀钢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西昌将要变成第二个攀枝花!变成攀枝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污染!攀枝花是全国十大污染城市之一。这是几十年来,攀钢送给攀枝花人民的一份“厚礼”。虽然,他们同时也送给了攀枝花人民就业、繁荣、富裕和GDP,正如现在他们给西昌送同样一份“厚礼”的同时,也会送给西昌人民就业、繁荣、富裕和GDP。是功?是过?功大于过,还是过大于功,我不知这笔帐该如何算。我也不知是该感激他们还是怨恨他们。

钒钛的冶炼加工,其特点是高污染高耗能。西昌属亚热带高原季风气候区,气候环境类似于南亚半岛,常年盛行西南季风。西昌钒钛基地又正好坐落于城市的西南方,与西昌市区之间缺少山岭阻挡,生态防护的作用相当薄弱,污染源位于西昌的上风向!大量粉尘、烟雾将会毫无阻碍的向北部、东北部方向弥漫,覆盖整个西昌市。

西昌之所以四季如春,是因为安宁河谷地区四面环山,大气流动较为封闭,西昌人民因之得福。但这一回西昌人民却要因福得祸了。整个安宁河谷、邛海平原都会笼罩在有毒有害且深度污染的大气之下。大量的烟雾排放还会导致西昌地区日照时间和光热条件的改变,“大气透明度高,空气质量好,光热条件充足”是西昌人民得天独厚的自然财富,但将逐步丧失。西昌的农业、旅游业乃至第三产业的发展也将面临致命打击,前景堪忧。西昌的所有光环,都将消失。“肥了一座厂,富了一群人,毁了一座城”,是一个即将到来的梦魇。

我无法想象西昌钒钛基地这个“潘朵拉”的匣子,将怎样源源不断的往外飞出些什么祸害,我却能想象出当地的决策者,执政者们面对上面那一组可以给他们的政绩大大加分的数据是怎样一种心情。但不知怎么,眼看我的家乡父老就要富裕起来,我却高兴不起来,总有一种卖儿卖女的感觉。

西昌钒钛基地“三通一平”施工期间,经久好象成了世界大战的战场,推土机、挖土机轰轰隆隆。山和森林植被,一瞬间灰飞湮灭,施工现场方圆五平方公里的土地裸露着血淋淋的肌肤。这样的场面,我一生中只见过两次,一次是“农业学大寨”,在电影上。一次是修成昆铁路。

西昌市区笼罩在一片沙尘之中,秀美的山川,仙境般的泸山,邛海,肉眼已经无法看清,整个城市的每个角落都铺上一层黄沙,无论如何清扫,却总是源源不断。居民洗衣、吃饭都困难。 
  更惨的是经久当地的农民,他们已经连饭都“吃不上”。吃饭前把饭桌擦一遍,等饭端上桌又是一层灰,边吃边眼睁睁看着白米饭变成黄米饭。

我想,这算是把西昌钒钛基地对西昌的污染提前上演,“彩排”给西昌人民看吧。悲剧的序幕已经拉开了!

经久是西昌市郊的一个乡,距西昌十几公里,地处四川第二大平原的安宁河谷平原。地肥水美,物产丰富。是西昌的鱼米之乡。我出生长大的马道与之只有几里路程,隔着一座不大不高的小山包。

我不知经久这个地名的来历。从字面上看,一个吉利的好词,好地名。经久,经久不息,经久不衰,昌盛发达。

世代居住在这里的人,可能做梦都想不到,这么吉利的两个字,这么吉利的地名竟然成了咒语——从今往后,一切祸害之源——污染、辐射、烟雾、灰尘……将从这里升起,弥漫,经久不息……

泸山知道痛,邛海知道痛,森林知道痛,太阳知道痛,月亮知道痛,星星知道痛,天空知道痛。他们尚能哭泣。而我的那些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他们已经连哭都哭不出来了。我深深知道他们内心的绝望和痛楚。

我的父亲母亲,还有我的妹妹,他们就生活在西昌的马道。那些烟尘噪音污染辐射,很轻易的就可以翻过那个不高不大的小山包来到我家门口,就像跨过一道门槛那么容易。想着他们的未来我就想哭。我知道他们也想哭,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们一直生活在这里,又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我想说,父亲别哭,母亲别哭,妹妹别哭。但我能叫月亮别哭,太阳别哭,空气别哭,邛海别哭,泸山别哭吗?

这个辉煌的,惊天动地的西昌钒钛基地,它将要伤害多少无辜的生灵,它让我这样的人无家可归。

我从19岁离开马道,至今一直在外地晃着。我买不起西昌市区的房子,所以计划在马道我家的老屋基上修个房子,每年最冷和最热的时候回去住上一阵,把成都的寒冷和炎热躲过,享受一下西昌四季如春的温和气候,清新透明的空气,西昌的太阳是那么的养人,至于西昌的月亮,天啊,让我说什么好呢,她无比的温柔曼妙,那温柔到骨子里去的月光完全就是散布在空气里的床,让你分不清是在人间还是天上,简直比情人还要舒服。

可是这一来,我不敢了,我回去的目的是呼吸新鲜空气,把成都的肺换成西昌的肺,可是今后,西昌的空气不仅比成都污浊,而且还会漂浮着浓度很高的二氧化硫。

二氧化硫、一氧化碳和可吸入颗粒物,是西昌钒钛基地的主要污染物、二氧化硫在大气中会氧化成硫酸雾或硫酸盐气溶胶,是环境酸化的重要前驱物。大气中二氧化硫浓度在0.5ppm以上对人体已有潜在影响;在1~3ppm时多数人开始感到刺激;在400~500ppm时人会出现溃疡和肺水肿直至窒息死亡。二氧化硫与大气中的烟尘有协同作用。当大气中二氧化硫浓度为0.21ppm,烟尘浓度大于0.3mg/m3时,可使呼吸道疾病发病率增高,慢性病患者的病情迅速恶化。

这是环保部门的科学数据。至于西昌钒钛基地,将来它那些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烟充将要朝着天空,朝着西昌吐出多少ppm的二氧化硫、一氧化碳和可吸入颗粒物来,我不知道!但西昌的天空知道,西昌的秀山绿水知道,将要深受其害,身体受到残害,生命遭到毁灭的的西昌人民知道!

在成都,我每一次对人说起我的家乡西昌,都如数家珍。我说,西昌有全世界最大最亮的月亮,可以在月光下看书,掉跟针在地上也能找到。天很高很蓝,空气透明得可以看到最远的地方。还有邛海,泸山……

但是我们看不到月亮了,月亮已经蒙上了厚厚的灰尘,邛海浑浊了,泸山是灰蒙蒙的。

我一直在指责成都的空气污浊,污染严重。我成都的家里,床头,桌面,几天不擦,就是厚厚的一层灰尘。我曾经自豪的对成都朋友说,在我的家乡西昌,就是一个月不去擦,也是一尘不染。西昌的空气纯净透明,像是经过了一万次的过滤。但现在我该怎么说呢?相比之下,成都的灰尘还是“和风细雨”,来得温柔。

其实凉山的政府部门也不是没有环保意识,他们也曾花大力气大资金,把西昌打造成全国著名的旅游城市,当发现邛海盆地周边蕴藏有巨大的天然气资源时,他们能顺应民意,和群众站在一边,为了邛海,为了泸山,为了西昌的美丽,他们毅然地拒绝了天然气的勘探,在巨大的经济利益和政绩加分的诱惑下,保持了良心和理性,做了一件为西昌的山水积德的事,为子孙后代造福的事。不仅如此,光是为了挽救邛海,整治邛海污染,政府就花了20个亿。邛海、泸山成了国家4A级风景区,地方政府功不可没。

可是,这一次是怎么了?

据说是缘于某个领导的一句莫名其妙不着边际的话。

某日,这位领导视察经久,不知是哪根神经被触动,还是一时心血来潮,说了一句:经久是个风水宝地。呵呵,风水宝地!不知这位领导的哪一代祖上是看风水的,使他继承了这样的慧眼?我更不知道这块风水宝地与钒钛基地的内在关系,宝地变基地,宝地就是基地,这是怎样的一种看风水的慧眼?

这位领导不是西昌人,他的祖辈没有生活在西昌,他的子孙后代也不会生活在西昌。他用不着对西昌人民的未来负责。“为官一任,祸害一方”,丢下一句“风水宝地”的话就走了,到一个真正的风水宝地去高就,把官当得更大更舒服更风光了。他走了,挥一挥衣袖,带走丽日蓝天,拍一拍屁股,留下一个臭屁。西昌人民却要为这个臭屁付出昂贵的代价!

我知道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一省一市一州一县,要发达,要“跨越”,要富强,需要走发展工业的道路。但应当遵章守序,组织有关部门和专家科学论证,分析利弊,权衡得失。比如西昌是走工业发展经济的道路,还是应该充分利用其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走旅游发展经济的道路。而且就算要走工业发展经济的道路,也应该在远离城市,不会影响人民安居乐业,不会影响生态环境的地方选址建厂。而不是凭长官意志,急功近利,顾此失彼,挖肉补疮,贻害子孙。西昌境内,甚而至于把范围扩大到凉山境内,八百里凉山,这样的地方并不难找。

在我这篇文章快写完的时候,听说已经有人把西昌钒钛基地上马的事写上《内参》,提出了不同意见,《内参》要县处级以上的领导才有资格看,我这样的人,就是搭上个天梯也够不着县处级,自然也就没法看到。但这个消息还是让我高兴。我知道《内参》的分量,如果说我的这篇文章算是一声叹息,几滴雨点,那么这篇上了《内参》的文章至少要算一声闷雷!一声滚过厚厚的云层的闷雷!这样的文章上内参,说明西昌钒钛基地这个项目的不合理性已经引起上层的关注。不知这个闷雷会不会变成一声振聋发聩的大炸雷,响彻在西昌的天空,伴随着闪电和暴雨。

http://www.lsyzdcwc.ngo.cn/articlelist.asp?newsid=537
只要活著一天,我們就應奉獻自己;為了全人類、全世界、全宇宙的美好與進步而努力。-我們的眼界必須放遠,遠過於生命的侷限;必須高雅,高雅到不惜一切犧牲;必須偉大,偉大到無所畏懼。
抗议抗议抗议!强烈抗议在西昌建这种贻害子孙的破基地!
一直都很想去西昌看看的 甚至想以后就在西昌工作 希望她能越来越好吧 别的我也做不了什么
only time
本帖最后由 阿铺卤巴 于 2009-12-9 23:55 编辑

“肥了一座厂,富了一群人,毁了一座城”富了的到底有多少是西昌的百姓,凉山的百姓!凉山的百姓到底能从这个鬼基地获多少恩惠却要糟多少难?毁了一座城,毁城的人富了,拍派屁股走人,去找那世外桃源盖个几万平米的豪宅过神仙日子了,把个凉山百姓丢到地狱里任其死活!
   西昌人民醒醒,凉山人民醒醒,再穷也不能害子孙啊!
   另外,西昌是彝人的一个圣地,凉山的彝族人口比例大,可是要是建成这样一个基地,真正能到基地就业的有多少凉山彝胞?大量的“外来人”涌入西昌,涌到凉山,富了的是他们,富裕与大多数彝胞无关,反而彝族人口比例会降低,早晚凉山彝族自治州会被撤掉!!!!!!!!不仅是西昌人民,凉山人民要清醒,所有彝胞都应该来关注这事,一个人,或者一些人是改变不了什么的,可是一群人,一个民族总之能做点什么吧?我们要在法律允许政策允许的前提下争取我们的合法利益!
  在科学发展观风行的时代,如此不科学的决策冠冕堂皇上马,实在不是共产主义者所为!
有一首曲谷谁来教我。。。
整个地球都在哭!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民族爱得深沉!
唉。今年初春风季时那灰尘真可以说是铺天盖地啊,我掸灰十几次屋里还是那么一层厚厚的灰尘。
昨天几个攀钢职工来租房,她们说厂房建设接近尾声了,要来的职工只有几千人,而不是传说中的十来万。生活区将建在410处,厂区在经久。
厂房建设完成了,灰尘慢慢就不会太多了。而更严重的污染却即将随着钒钛基地正式投产而展开。想象那浓浓的黑烟飘散在邛海泸山上空,多么可怕的景象。
把春天留在心中……
只让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生活。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民族爱得深沉!
有道理!1待攀钢二基地修好,西昌跟攀枝花西区也差不多了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死去,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儿失去。
抵制污染!拯救月城!
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
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
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
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抵制污染!拯救月城!
特别是经久乡那个厂彻底把西昌市断送了。
独立:思想;敬畏:生灵。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jzwh/profile
我们是不是组织起来去政府申请一下?让政府对攀钢钒钛基地的建设问题也广泛的集中群众意见,进行听证,让政府多听一听各方面得声音,不同立场的声音得到吸收和采纳这样或许才能有点作用。在这里发泄完什么效果也没有,所以德高望重,敢于承担责任,真正热爱这片土地的勇士,这个时候就大胆的站出来吧!希望我的呼吁有人~~~~~~
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不能光注重经济发展,而毁了自然环境啊!!!!
彝网与我同在~~~~~
就默默的祈祷如果我去西昌 她不会让我失望
only time
前些天刮起大风,西昌的天空都是灰蒙蒙的,土色!!1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死去,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儿失去。
没去过
彝族!最文明,最具有凝聚力的民族!我为我身上流着彝血而自豪!
哎 ·····
      这个基地迟早会把西昌害了的
梦想一直追逐阳光
我们可以改变的终究最多也只是自己!求神保佑吧。

西昌的伤痕

本帖最后由 apkutibop 于 2009-12-23 00:05 编辑

56284.JPG
2009-12-23 00:02
766.JPG
2009-12-23 00:02
52698.JPG
2009-12-23 00:02

从高空看
西昌的伤疤离邛海很近
美丽的城市为什么要如此?
这几天又开始吹灰了。
还说是地基挖完了就会好些呢。。。
把春天留在心中……
什么是科学发展呢
走一程,看一程。有话想说时,留点文字。
山平了,灰现在是呼还不是太大
春天来了。。。。。有风了
有了小院子,可以晒太阳,吃水果
操心一切我可以操心的
珍惜一切我可以珍惜的
不好意思,我提前进入老年状态
很怕美丽的西昌变成满地的灰尘
想不通西昌市为什么把他放在风口上!
我有一个梦想,生活在一个人们都尊老爱幼、各司其职、自强不息、夜不闭户、闲余的时候帮帮别人的地方。
加油,好运!兹莫格尼!
本帖最后由 阿姆九子 于 2010-1-11 12:35 编辑

大家去看《阿凡达》吧 , 这事所有的答案都在里头

参与者要付出代价的!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2012年就是被这些龟儿子提早开发出来的!到时候大家都哭!
母语在一点点的消失,就如我的生命在一点点消失。想要嘶吼、想要咆哮。母语你慢些走啊.....
发展经济同环境保护在我国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地方政府想发展经济,老百姓想过上舒心的日子,中央想搞好社会和谐发展。
但就目前来说,我国的环境保护远远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总是在发展经济污染环境,然后又投入资金来搞治理
又愁吃,又愁穿,又愁没的人喜欢!生活无着落,爱情无希望,工作普普通通这个样!人还长的很乡下!没钱、没房、没有权!唉~谁来爱!?!?!
那个钒钛基地修好以后

简直就是破坏西昌的风水啊
以后西昌真的就没了
听说过,没见过,两万五千里 有的说,没的做,怎知不容易 埋着头,向前走,寻找我自己 走过来,走过去,没有根据地
哎  一座春天栖息的城市就这样被他们毁掉咯。
以后的西昌会变成什么样啊?我们有什么办法吗?
阿夏组合-博客
http://blog.sina.com.cn/axiazuhe
,,无语
追寻祖先的足迹
--------------------------------------------------------------------------画个圈圈 诅 咒 你--------------------------------------------------------------------------
2012的时候刚刚修好,也没多大机会危害西昌了.
只要活著一天,我們就應奉獻自己;為了全人類、全世界、全宇宙的美好與進步而努力。-我們的眼界必須放遠,遠過於生命的侷限;必須高雅,高雅到不惜一切犧牲;必須偉大,偉大到無所畏懼。
2012
“肥了一座厂,富了一群人,毁了一座城”,是一个即将到来的梦魇。
“鹰洒下一滴血,滴在母亲裙边。阿妈生下你,生你在岩畔。抖动两臂强羽,扬起黑色披毡,你生来是只鹰!”
倘若我们过两百年之后看,不,我们只需要再过二十年看,今天腰缠万贯的煤老板,填井造屋的地产商,不过是一些胃口奇大的掠食怪物。

如果时代仅仅就是这样,那么,这样的时代,对于后人,除了诅咒,就是忘却。

有人说二十世纪是十九世纪的败家仔,想来,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
对于一座城市,这是最大的不敬,最大的亵渎。

我是说,如果没有那么几个人,彷徨,反思,或者说苦难。我是说,这种不敬和亵渎,将使得人与城市,互相狼狈。
我是阿普手中传送的那碗香醇的转转酒, 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缠绵呻吟的歌谣, 我是游牧于红土高原上的那枚红透的太阳, 其实啊, 我是那一粒被遗忘在瓦板房墙脚的木炭。 出自普驰达岭的《木炭·彝人》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展的代价
每一次何以如此感动!
是个大问题啊~!
联接一个: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487913
让人害怕~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luoluotea
挺喜欢西昌的,很多朋友都说环境很好,希望不要也被污染了
恩 一提起这个就非常愤怒~!看那个天 跟任何县城都无法比了。小时候还数星星,现在星星都看不见了。大家都看见了,有些人就是视而不见。如果再纵容,任由发展,那么这些人真的是千古罪人,被后代唾弃
西昌简直乱搞,转发个你们西昌领导的帖子以示支持!
鹰,是一种境界,一种信念,一种灵魂的符号,一种生命的激昂......
已成事实,不要太悲观,西昌基地环保搞的不错,比攀钢本部好很多,和宝钢差不多,二基地用的矿石、煤炭是用的白马矿以及其他省份的煤炭。相信西昌还是西昌,生态环境不会因为二基地的建设而受损,刚开始建设黄沙漫天的现象是存在,工程建完后就好了。安宁河谷照样还是西昌的鱼米之乡,到时候会有见证的,究竟二基地是福还是祸。
这东西不好说的 经济要发展 人民要发展 生态就得破坏 那个也不敢说不要发展经济 哎
该祝福还得祝福 该拿下还得拿下 就是不改忧郁。
坑爹啊。西昌我可是每年都要去一次的,搞脏了咋个行嘛!
可能是全国最温婉贤良的彝族女人。。。。。之一。
刚开始建的时候我就想不通,应该攀钢现在所在的城区环境听说就不怎么样!来西昌更不会怎么样!现在好多地方都是啊!要发展工业的同时要把污染解决好啊!
我有一个梦想,生活在一个人们都尊老爱幼、各司其职、自强不息、夜不闭户、闲余的时候帮帮别人的地方。
加油,好运!兹莫格尼!
为美丽的月城阿妈祈祷!
我属于这片黑土地,只因我为火而生!!
床前明月光,我要回西昌。君子袒荡荡,我要回西昌。商女不知亡国恨,整天都想回西昌。同学亲友如相问,就说我要回西昌。垂死病中惊坐起,老子就想回西昌。人生自古谁无死,来世还要在西昌。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还在西昌住。世上最美的数字不是520,不是1314,而是0834!
我属于这片黑土地,只因我为火而生!!
应该没有攀钢本部那么严重,因为现在的除尘设备很先进了-----环境监督也比以前严格了----
问题是,房价的飙升,那才是很大程度上攀枝花人的涌入带给我等没有来得及在买房子的人的噩梦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