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原创] 妹妹的婚礼

去年的今天在北京

h8YlSVcH.jpg
http://rt1840.blog.sohu.com/我的博客
安逸哦!多整点上来 啊!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死去,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儿失去。

妞妞荷

出嫁的头一天夜里,亲戚邻里都聚集在家里,酒到酣处,便开始妞妞荷。既是用一种基本不变的曲调来咏唱不同内容的一种彝族歌调。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3 16:56:21编辑过]

http://rt1840.blog.sohu.com/我的博客

梳妆

第二天清晨,由家族里的两位阿玛(奶奶)给妹妹梳妆打扮,一般都由多生养的已婚妇女负责,以寓意婚后多子多福。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3 16:50:27编辑过]

http://rt1840.blog.sohu.com/我的博客

哦萜

戴上象征已婚的“哦萜”,妹妹便成了人家的妻子,记忆里在哥哥身边撒娇的样子渐渐模糊,脸上多了些许陌生的羞怯。
http://rt1840.blog.sohu.com/我的博客

一路送亲。东河

送亲的队伍离开村子路过的第一个乡村,东河乡。 在东河未做停留,走进了松树林里的山路。
http://rt1840.blog.sohu.com/我的博客

一路送亲。河谷

在中午时分,到达一个河谷,之前的山路都像是白爬了,又需要向下行走,穿越河谷。 我们需要跨过河谷,沿对面山路向最远最高的方向行进。 下吧下吧,二十几号人,走得很散,离河谷越进越觉得对面的山好大好高。
http://rt1840.blog.sohu.com/我的博客

一路送亲。金色的山路

天很温雅,草很灿烂。 送亲的人们在阳光和热浪里攀爬山路,我为了拍照,抄了一条几乎垂直的近道。狠狠的考验了一把日渐肥硕的身体。 大家都在半山腰歇了下来,已经三天没吃饭的妹妹,开始有些不适,传统的习俗真是很令人无所适从。这时候唯一的希望是男方家的马儿快些来,让妹妹少走点路。 休息了一阵,还是得继续上路,光这座山就花了近一个小时脚程。
http://rt1840.blog.sohu.com/我的博客

一路送亲。十夺

路过一个叫十夺的地方,彝寨风景很不错。 真是佩服这些老乡们,那里来的这么好精神,修这么多的围墙?
http://rt1840.blog.sohu.com/我的博客

一路送亲。子都七尼

这是一个叫子都七尼的地方,有很大的一个村落,我们在这里休息了半个小时,还不客气地在乡亲的地里弄了好些圆根萝卜吃,一路走来,都饿坏了,又没人准备干粮,看来干什么都得有老人跟着稳当。 漂亮的松针跺,立在矮小的松树丛之间,别有一种寓意。 男方家的马终于来的,妹妹上了马,大家都高兴以为行程能快些了。可是接下来的情况更让人哭笑不得。
http://rt1840.blog.sohu.com/我的博客

一路送亲。黄昏长路

还有很长的路在等着我们,除了妹妹的马,所有的人都开始现出疲态。 夕阳不客气的下山了,我们离目的地还有一个钟头的路,可是有两位人民教师被远远地丢在了后面的山梁上,没办法,男方又找了一匹马将两人驮了过来,事后他们竟埋怨我没有给两人留下骑马的光辉形象,孰不知我那时也是自顾不暇了——我好饿...
http://rt1840.blog.sohu.com/我的博客

高山上

早上起来,真得很舒服,空气、景致、很香的高山羊肉,还有初次见面的妹夫在昨晚的观察中令我挺满意。 四下逛逛,总有一些好东西让人感动。 突然感觉生活是一种态度,由人而改变。然后很骄傲地和年轻玩一毛钱的金花儿。赢了十来块。呵呵
http://rt1840.blog.sohu.com/我的博客

摔跤和翁列古

大人们的跤摔得太绅士,到是小孩子的来得激烈得多。 翁列古本应回家,但凡离家太远的便离开男方家一个山头象征性的再接回去便算了事。 大家都在野外相互调侃,男方还要邀请我们回去,我们被酒招呼两下便投降了。 我大姐家的调皮小子,对着镜头便吹泡泡,一是一次两次了。最爱干的事是模仿毕摩念经和折磨他大舅我。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3 18:16:19编辑过]

http://rt1840.blog.sohu.com/我的博客

回家

彝族新娘回家时男方一般都要想办法将新娘留住,不过这次没成功,我们长长的队伍将男方家的女子们远远地隔在了小道的后面。 踩着清晨的冻土,我们继续开始长途跋涉。 想想来的时候天黑时走的这条路,还真有些后怕。
http://rt1840.blog.sohu.com/我的博客

妹妹、弟弟和外甥

我的弟弟妹妹和外甥 大姐夫的马驮着酒肉,送我们回家,男方家一般要有人陪新娘回门,这次有六个人。
http://rt1840.blog.sohu.com/我的博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