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Function split() is deprecated in /www/wwwroot/bbs.yizuren.com/viewthread.php on line 10
彝族没有爱情 - 『彝乡人文』 - 彝人论坛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呵呵,不够精确的词句似乎引起楼上取向误解了,要说到一样事物,从它的根源说起应该是条比较理想的路径,我们说爱情,其实我们在说人,我们说有爱情的人的时候,其实在说群体的人,我们在说到群体的人的时候,不可避免就涉及了上面楼主所提到的“我们彝族”,“叶子”这个词可以很抽象概括,也可以很具体细微,从后者说起,每一片叶子或者说每一座森林里的一群叶子,都因为它独特的生长环境而以它独特的形式存在着,我们是不是应该因为见过杨树叶子是片状的而否认条形的松针就不是叶子呢?
自然而然 个人文集:blog.stnn.cc/vocuo
呵呵,再罗嗦一些,海上所说的“爱情是……”一串排比前面似乎应该加上“我所认为的”或者“我所知道的”或者“于我们而言”等等主语前缀,无论如何,兄长后面的定义性结论的主语怎样看都不应该是“爱情”,这里面一个主语的使用其实就决定了整句话的方向客观与否,这似乎更多的涉及所谓的心理学了
自然而然 个人文集:blog.stnn.cc/vocuo
阿,没想到这么热闹哦。那我也参和一来年感句:
其实阿,爱情这东西谁说谁都有一套理。因为文化差异、知识差异、生活阅历或说是实践经验等等,都可以对爱情这两个字眼下不同的定义。人与人之间对爱的理解差异就在于此。但是爱的本质不会变。一千个人有一个人的爱的爱情方式,一千种人的爱情有一千种人的爱情的归宿或结局。
      我要说的是爱情其实是一种生活,是生活中的一种习惯,习惯了就是一种自然的回归,习惯的回归就是生活中的爱情。
我是阿普手中传送的那碗香醇的转转酒, 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缠绵呻吟的歌谣, 我是游牧于红土高原上的那枚红透的太阳, 其实啊, 我是那一粒被遗忘在瓦板房墙脚的木炭。 出自普驰达岭的《木炭·彝人》        
古火木地兄弟是搞文学的哟。呵呵,兄弟有没有看到我的排比前面有一个冒号,冒号前面分明表现了比“我所知道的”“……”内涵更为丰富的意境。看来兄弟可能是真的疏忽了哟。另外我对您关于爱情在说“群体的人”的看法还持保留意见。通常来讲,我们可以将您所述的东西作为前置条件,但这对于“爱情”这个词的分析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爱情在不同个体的体验中经常显现出迥然不同的感受,即便是你和你的爱人对于你们之间的爱的感受也不会是一样的。所以爱情因为在个体的体验过程中显出千姿百态的神情,才有了这么多的人探讨。
    另外,关于松叶与白杨树叶的问题,的确牵涉到了一点哲学的东西,但是与心理学的确是谈不上有十分重大的关联度的。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也没有完全不同的两片树叶。推而广之为: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爱情,也没有完全不同的爱情,我看是能够成立的。
    前面我的谈论里并没有涉及到关于树叶这个问题哟。呵呵呵呵所以在认知兄弟的回帖的时候还真让我感到比较困难。
一楼说的彝族没有爱情,话就差了。
之所以家族、亲戚等等不理解或不支持你的爱,实质上就是你与他们之间的爱的形式难以找到一种回归本体性的生活习惯模式。
家族、等级等传统的习惯与早已成为前辈生活准则及习惯了的生活方式,在我们这代人的价值趋向上形成的反差。
如果不理解传统的东西、不去主动去找寻传统婚姻与现代婚姻时空走廊(通道)、不去用辨证的方法看待所处的生活矛盾,那永远看不到爱情的曙光在你的身上开放。
     看到传统的婚姻思维,现代人得学会用现代的传统思维去理解传统的爱情价值趋向之所在
。传统与现代爱情观念之间还是能够找到交叉点的。老人慢慢习惯了你的爱的方式,年轻人也慢慢能接纳传统的婚姻习惯。你就到达爱的港湾了。
祝福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
我是阿普手中传送的那碗香醇的转转酒, 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缠绵呻吟的歌谣, 我是游牧于红土高原上的那枚红透的太阳, 其实啊, 我是那一粒被遗忘在瓦板房墙脚的木炭。 出自普驰达岭的《木炭·彝人》        
普希金就是一个因为爱情而敢于与白俄将军格斗的人,他在格斗中被杀了,他的爱情因为他的死亡而以另外一种非爱情的“知识”的故事化的东西被人们传送,而俄罗斯也因为爱情而损失了一个文学巨匠。
我可能会义无反顾地爱上一个其他民族的男孩,但我想我不大可能会义无反顾地嫁给一个其他民族地男人。不是有任何地民族歧视,只是觉得以后会有很多的不便。
所以婚姻&爱情还是要分开的。
ꀿꄐꎸꇺꋯ,ꃀꄐꂷꋚꒉ
接着谈啊,普老师。二丫妹妹不懂爱情真谛,就知道玩一点“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追我逃”的把戏。很想在您们的理论去指导玩一回。
拉鹏的妈妈。
路过  
无言
其实一切很简单,人生不过如此~
呵呵,看来我们是说到一块去了的,形式区别而已,喜欢普希金兄更为具体的阐述,引用一下:之所以家族、亲戚等等不理解或不支持你的爱,实质上就是你与他们之间的爱的形式难以找到一种回归本体性的生活习惯模式。如果不理解传统的东西、不去主动去找寻传统婚姻与现代婚姻时空走廊(通道)、不去用辨证的方法看待所处的生活矛盾,那永远看不到爱情的曙光在你的身上开放。
同样的祝福!呵呵
自然而然 个人文集:blog.stnn.cc/vocuo
普老师,对166lou楼的帖您必须... ...
拉鹏的妈妈。
顺便再罗嗦几句,这个帖子从一开始就提出了“彝族没有爱情”,重点词有两“彝族”“爱情”,如果只说彝族也许话题就难免空泛些,如果光说爱情话题也没有多少进行的必要(在这里),所以建议从有无开始,关注一个族群的爱情,我先引用一句前辈们的话:我相信天地之间,万物都是有灵魂的
自然而然 个人文集:blog.stnn.cc/vocuo
对,回到"彝族人的爱情"!
拉鹏的妈妈。
以下是引用海上彝人在2005-9-26 13:38:56的发言:
普希金就是一个因为爱情而敢于与白俄将军格斗的人,他在格斗中被杀了,他的爱情因为他的死亡而以另外一种非爱情的“知识”的故事化的东西被人们传送,而俄罗斯也因为爱情而损失了一个文学巨匠。
说得好阿。但要说明一点的是:大普希金世人皆知,不是出于他为爱殉情走上不归路,而是他习惯了他那个时代的对爱的理念上的一种习惯性追求。
大普希金之所以为爱而去牺牲生命,那就是他格守了本体与现代对爱情回归理念的习惯模式。如果他是一个真真的现代意义上的大普希金,那他就不会赔上自己的生命。有时候爱是要付出代价的。彝族人的爱情也是这样。为爱而视死如归的彝族人为数远远超过大普希金的选择模式。
我是阿普手中传送的那碗香醇的转转酒, 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缠绵呻吟的歌谣, 我是游牧于红土高原上的那枚红透的太阳, 其实啊, 我是那一粒被遗忘在瓦板房墙脚的木炭。 出自普驰达岭的《木炭·彝人》        
以下是引用mayan159在2005-9-26 13:40:34的发言:
我可能会义无反顾地爱上一个其他民族的男孩,但我想我不大可能会义无反顾地嫁给一个其他民族地男人。不是有任何地民族歧视,只是觉得以后会有很多的不便。
所以婚姻&爱情还是要分开的。
我对爱的理解还是:
爱情其实是一种生活,是生活中的一种习惯,习惯了就是一种自然的回归,习惯的回归就是生活中的爱情。
我是阿普手中传送的那碗香醇的转转酒, 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缠绵呻吟的歌谣, 我是游牧于红土高原上的那枚红透的太阳, 其实啊, 我是那一粒被遗忘在瓦板房墙脚的木炭。 出自普驰达岭的《木炭·彝人》        
大家为普老师鼓掌.
谁也不准回家吃饭啦.
拉鹏的妈妈。
以下是引用海上彝人在2005-9-26 12:25:57的发言:
另外忘了提醒一点,就是在你还没能够认识什么叫做使命、什么叫做责任、什么叫做任务、什么叫做负担之前,千万别去碰考虑那个所谓的爱情。呵呵呵呵,祝大家在体验的过程中一路走好。在这方面,我认为我还是比较顺利的。
     这是海上彝人百炼之后的东西,大家可别轻易外传啊。
同意!
149楼肯定不曾读过《阿诗玛》的彝文原版,就在哪里嗷嗷叫,我--脸红,少谈啦,同志们,做一点有益的事吧!
以下是引用二丫在2005-9-8 7:52:21的发言:
“甜蜜”啥味道?刻骨铭心吗?
二丫:“爱情甜蜜”的滋味,如果让我去“猜想”啊,应该是“透骨侵心”。两眼发光,还有“屁股冒烟”,哈哈哈
我是阿普手中传送的那碗香醇的转转酒, 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缠绵呻吟的歌谣, 我是游牧于红土高原上的那枚红透的太阳, 其实啊, 我是那一粒被遗忘在瓦板房墙脚的木炭。 出自普驰达岭的《木炭·彝人》        
alsd没个性,人云亦云笨猪猪.
拉鹏的妈妈。
普老师讨厌,二丫妹妹只有闪了!
拉鹏的妈妈。
爱情,好美的词.
婚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吧.
这么简单啊,知道了.
就是闷起不开腔
以下是引用二丫在2005-9-26 14:35:39的发言:
普老师讨厌,二丫妹妹只有闪了!
小丫哦,你真会做逃兵哦,我没有说错呀。怎么跑得比兔子还快啊。哈哈哈哈。。。
我是阿普手中传送的那碗香醇的转转酒, 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缠绵呻吟的歌谣, 我是游牧于红土高原上的那枚红透的太阳, 其实啊, 我是那一粒被遗忘在瓦板房墙脚的木炭。 出自普驰达岭的《木炭·彝人》        
换了衣服她就来.
就是闷起不开腔
有一种男人,只能当作不死不灭的记忆珍藏在在心里,他跟爱情有关吗?
要求古火木地回答
就是闷起不开腔
爱情的第一重境界?第二重境界?第三重境界?
要求ganhaizi回答
就是闷起不开腔
男人的性和爱可以截然分开吗?
要求普希金回答
就是闷起不开腔
当你的已爱成为对方的负担,你会怎么办?
要求asld回答
就是闷起不开腔
爱情亲情孰轻孰重?仍然又普希金回答
就是闷起不开腔
爱情的保质期到底有多长?
大家踊跃回答
就是闷起不开腔
下午我请客哈
就是闷起不开腔
以下是引用只爱杨晨在2005-9-26 14:56:27的发言:
男人的性和爱可以截然分开吗?
要求普希金回答
什么是爱?爱的最初道火源就是对对方的一种吸引,什么是源?什么东西在吸引?那就是你没有的或是希望得到的。爱本身就包含了性的东西。如果没有那就是博爱的概念了。我们现在谈的不是这方面的博爱啊。
我是阿普手中传送的那碗香醇的转转酒, 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缠绵呻吟的歌谣, 我是游牧于红土高原上的那枚红透的太阳, 其实啊, 我是那一粒被遗忘在瓦板房墙脚的木炭。 出自普驰达岭的《木炭·彝人》        
以下是引用只爱杨晨在2005-9-26 14:54:40的发言:
爱情的第一重境界?第二重境界?第三重境界?
初级阶段.
以下是引用普希金在2005-9-26 15:04:37的发言:
[quote]以下是引用只爱杨晨在2005-9-26 14:56:27的发言:
男人的性和爱可以截然分开吗?
  要求普希金回答
什么是爱?爱的最初道火源就是对对方的一种吸引,什么是源?什么东西在吸引?那就是你没有的或是希望得到的。爱本身就包含了性的东西。如果没有那就是博爱的概念了。我们现在谈的不是这方面的博爱啊。
[/quote]
知道了,"亲爱的/让我们到北极去吧/让我们讲动物一样的语言"肯定就是你写的.
就是闷起不开腔
以下是引用ganhaizi在2005-9-26 15:07:17的发言:
[quote]以下是引用只爱杨晨在2005-9-26 14:54:40的发言:
爱情的第一重境界?第二重境界?第三重境界?

初级阶段.
[/quote]
加10分,如果不出意外,肯定能顺利过度到第三重境界.
就是闷起不开腔
以下是引用只爱杨晨在2005-9-26 15:04:30的发言:
下午我请客哈
先上酒来,我的思维就会飞扬起来了。
我是阿普手中传送的那碗香醇的转转酒, 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缠绵呻吟的歌谣, 我是游牧于红土高原上的那枚红透的太阳, 其实啊, 我是那一粒被遗忘在瓦板房墙脚的木炭。 出自普驰达岭的《木炭·彝人》        
呵呵,《阿诗玛》彝文原版和汉译本之间的变动是很值得玩味的,也许应该这样理解:都是爱情,不过形式有异而已,并且相互之间不太能够理解,如果把爱还原为一种人类(原谅我目前的局限)的情感,抛开道德框架而沿,我相信一点:汉文版的“爱情”之所以出现,是延续了彝文原版中的“爱情”,换了件衣服而已
自然而然 个人文集:blog.stnn.cc/vocuo
埃蒙小镇啊,尽情的喝,尽情的玩,赶明儿二丫妹妹去埋单.
就是闷起不开腔
以下是引用只爱杨晨在2005-9-26 15:00:29的发言:
爱情亲情孰轻孰重?仍然又普希金回答
先有亲情后有爱情,你说熟轻熟重?
我是阿普手中传送的那碗香醇的转转酒, 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缠绵呻吟的歌谣, 我是游牧于红土高原上的那枚红透的太阳, 其实啊, 我是那一粒被遗忘在瓦板房墙脚的木炭。 出自普驰达岭的《木炭·彝人》        
以下是引用只爱杨晨在2005-9-26 15:23:39的发言:
埃蒙小镇啊,尽情的喝,尽情的玩,赶明儿二丫妹妹去埋单.
只爱杨晨你这不是给二丫埋地雷吗?哈哈哈
我是阿普手中传送的那碗香醇的转转酒, 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缠绵呻吟的歌谣, 我是游牧于红土高原上的那枚红透的太阳, 其实啊, 我是那一粒被遗忘在瓦板房墙脚的木炭。 出自普驰达岭的《木炭·彝人》        
最后一道留给女孩题来回答:
                       张爱玲说:男人以美的思想悦人,女人以美的身体悦人.谁敢不认同?
就是闷起不开腔
我闪!
就是闷起不开腔
呵呵,这是个喜欢自己给自己埋地雷的姑娘
自然而然 个人文集:blog.stnn.cc/vocuo
不关是男的也好女的也罢~
都应该来看看这篇散文~
很值得我们玩味:
谈女人
       张爱玲

西方人称阴险刻薄的女人为“猫”。新近看到一本专门骂女人的英文小册子叫《猫》,内容并非是完全未经人道的,但是与女人有关的隽语散见各处,搜集起来颇不容易,不像这里集其大成。摘译一部分,读者看过之后总有几句话说,有的嗔,有的笑,有的觉得痛快,也有自命为公允的男子作“平心之论”,或是说“过激了一点”,或是说:“对是对的,只适用于少数的女人,不过无论如何,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等等。总之,我从来没见过在这题目上无话可说的人。我自己当然也不外此例。我们先看了原文再讨论吧。

《猫》的作者无名氏在序文里预先郑重声明:“这里的话,并非说的是你,亲爱的读者——假使你是个男子,也并非说的是你的妻子、姊妹、女儿、祖母或岳母。”

他再三辩白他写这本书的目的并不是吃了女人的亏借以出气,但是他后来又承认是有点出气的作用,因为:“一个刚和太太吵过嘴的男子,上床之前读这本书,可以得到安慰。”

他道:“女人物质方面的构造实在太合理化了,精神方面未免稍差,那也是意想中的事,不能苛求。”

一个男子真正动了感情的时候,他的爱较女人的爱伟大得多。可是从另一方面观看,女人恨起一个人来,倒比男人持久得多。

妇人与狗唯一的分别就是:狗不像女人一般地被宠坏了,它们不戴珠宝,而且——谢天谢地!——它们不会说话!

算到头来,每一个男子的钱总是花在某一个女人身上。

男人可以跟最下等的酒吧间女侍调情而不失身份——上流女人向邮差遥遥掷一个飞吻都不行!我们由此推断:男人不比女人,弯腰弯得再低些也不打紧,因为他不难重新直起腰来。

一般的说来,女性的生活不像男性的生活那么需要多种的兴奋剂,所以如果一个男子公余之暇,做点越轨的事来调剂他的疲乏、烦恼、未完成的壮志,他应当被原恕。

对于大多数的女人,“爱”的意思就是“被爱”。

男子喜欢爱女人,但是有时候他也喜欢她爱他。

如果你答应帮一个女人的忙,随便什么事她都肯替你做:但是如果你已经帮了她一个忙了,她就不忙着帮你的忙了。所以你应当时时刻刻答应帮不同的女人的忙,那么你多少能够得到一点酬报,一点好处——因为女人的报恩只有一种:预先的报恩。

由男子看来,也许这女人的衣服是美妙悦目的——但是由另一个女人看来,它不过是“一先令三便士一码”的货色,所以就谈不上美。

时间即是金钱,所以女人多花时间在镜子前面,就得多花钱在时装店里。

如果你不调戏女人,她说你不是一个男人,如果你调戏她,她说你不是一个上等人。

男子夸耀他的胜利——女子夸耀她的退避。可是敌方之所以进攻,往往全是她自己招惹出来的。

女人不喜欢善良的男子,可是她们拿自己当做神速的感化院,一嫁了人之后,就以为丈夫立刻会变成圣人。

唯独男子有开口求婚的权利——只要这制度一天存在,婚姻就一天不能够成为公平交易;女人动不动便抬出来说当初她“允许了他的要求”,因而在争吵中占优势。为了这缘故,女人坚持应由男子求婚。

多数的女人非得“做下不对的事”,方才快乐。婚姻仿佛不够“不对”的。

女人往往忘记这一点:她们全部的教育无非是教她们意志坚强,抵抗外界的诱惑——但是她们耗费毕生的精力去挑拨外界的诱惑。

现代婚姻是一种保险,由女人发明的。

若是女人信口编了故事之后就可以抽版税,所有的女人全都发财了。

你向女人猛然提出一个问句,她的第一个回答大约是正史,第二个就是小说了。

女人往往和丈夫苦苦辩论,务必驳倒他,然而向第三者她又引用他的话,当做至理名言。可怜的丈夫……

女人与女人交朋友,不像男人与男人那么快,她们有较多的瞒人的事。

女人们真是幸运——外科医生无法解剖她们的良心。

女人品评男子,仅仅以他对她的待遇为依归,女人会说:“我不相信那人是凶手——他从来也没有谋杀过我!”

男人做错事,但是女人远兜远转地计划怎样做错事。

女人不大想到未来——同时也努力忘记她们的过去——所以天晓得她们到底有什么可想的!

女人开始经济节约的时候,多少“必要”的花费她可以省掉,委实可惊!

如果一个女人告诉了你一个秘密,千万别转告另一个女人——一定有别的女人告诉过她了。

无论什么事,你打算替一个女人做的,她认为理所当然。无论什么事你替她做的,她并不表示感谢。无论什么小事你忘了做,她咒骂你。……家庭不是慈善机关。

多数的女人说话之前从来不想一想。男人想一想——就不说了!

若是她看书从来不看第二遍,因为她“知道里面的情节”了,这样的女人决不会成为一个好妻子。如果她只图新鲜,全然不顾及风格与韵致,那么过了些时,她摸清楚了丈夫的个性,他的弱点与怪僻处,她就嫌他沉闷无味,不复爱他了。

你的女人建造空中楼阁——如果它们不存在,那全得怪你!

叫一个女人说:“我错了”,比男人说全套的急口令还要难些。

你疑心你的妻子,她就欺骗你。你不疑心你的妻子,她就疑心你。

凡是说“女人怎样怎样”的话,多半是俏皮话。单图俏皮,意义的正确上不免要打个折扣,因为各人有各人的脾气,如何能够一概而论?但是比较上女人是可以一概而论的,因为天下人风俗习惯职业环境各不相同,而女人大半总是在户内持家看孩子,传统的生活典型既然只有一种,个人的习性虽不同也有限。因此,笼统地说“女人怎样怎样”,比说“男人怎样怎样”要有把握些。

记得我们学校里有过一个非正式的辩论会,一经涉及男女问题,大家全都忘了原先的题目是什么,单单集中在这一点上,七嘴八舌,嬉笑怒骂,空气异常热烈。有一位女士以老新党的口吻侃侃谈到男子如何不公平,如何欺凌女子——这柔脆的,感情丰富的动物,利用她的情感来拘禁她,逼迫她作玩物,在生存竞争上女子之所以占下风全是因为机会不均等……在男女的论战中,女人永远是来这么一套。当时我忍不住要驳她,倒不是因为我专门喜欢做偏锋文章,实在是听厌了这一切。一九三○年间女学生们人手一册的《玲珑》杂志就是一面传授影星美容秘诀一面教导“美”了“容”的女子怎样严密防范男子的进攻,因为男子都是“心存不良”的,谈恋爱固然危险,便结婚也危险,因为结婚是恋爱的坟墓……

女人这些话我们耳熟能详,男人的话我们也听得太多了,无非骂女子十恶不赦,罄竹难书,惟为民族生存计,不能赶尽杀绝。

两方面各执一词,表面上看来未尝不是公有公理,婆有婆理。女人的确是小性儿,娇情,作伪,眼光如豆,狐媚子,(正经女人虽然痛恨荡妇,其实若有机会扮个妖妇的角色的话,没有一个不跃跃欲试的。)聪明的女人对于这些批评并不加辩护,可是返本归原,归罪于男子。在上古时代,女人因为体力不济,屈服在男子的拳头下,几千年来始终受支配,因为适应环境,养成了所谓妾妇之道。女子的劣根性是男子一手造成的,男子还抱怨些什么呢?

女人的缺点全是环境所致,然则近代和男子一般受了高等教育的女人何以常常使人失望,像她的祖母一样地多心,闹别扭呢?当然,几千年的积习,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掉的,只消假以时日……

可是把一切都怪在男子身上,也不是彻底的答复,似乎有不负责任的嫌疑。“不负责”也是男子久惯加在女人身上的一个形容词。《猫》的作者说:

应当把女人看得太严重。这一直使我烦恼着,因为她们总把自己看得很严重,最恨人家把她们当做甜密的,不负责任的小东西。假如像这位教授说的,不应当把她们看得太严重,而她们自己又不甘心做“甜蜜的,不负责任的东西”,那到底该怎样呢?

她们要人家把她们看得很严重,但是她们做下点严重的错事的时候,她们又希望你说:“她不过是个不负责任的小东西”。

女人当初之所以被征服,成为父系宗法社会的奴隶,是因为体力比不上男子。但是男子的体力也比不上豺狼虎豹,何以在物竞天择的过程中不曾为禽兽所屈服呢?可见得单怪别人是不行的。

名小说家爱尔德斯·郝胥黎在《针锋相对》一书中说:

“是何等样人,就会遇见何等样事。”《针锋相对》里面写一个年轻妻子玛格丽,她是一个讨打的,天生的可怜人。她丈夫本是一个相当驯良的丈夫,然而到底不得不辜负了她,和一个交际花发生了关系。玛格丽终于成为呼天抢地的伤心人。

诚然,社会的进展是大得不可思议的,非个人所能控制,身当其冲者根本不知其所以然。但是追溯到某一阶段,总免不了有些主动的成份在内。像目前世界大局,人类逐步进化到竞争剧烈的机械化商业文明,造成了非打不可的局面,虽然奔走呼号闹着“不要打,打不得”,也还是惶惑地一个个被牵进去了。的确是没有法子,但也不能说是不怪人类自己。

有人说,男子统治世界,成绩很糟,不如让位给女人,准可以一新耳目。这话乍听很像是病急乱投医。如果是君主政治,武则天是个英主,唐太宗也是个英主,碰上个把好皇帝,不拘男女,一样天下太平。君主政治的毛病就在好皇帝太难得。若是民主政治呢,大多数的女人的自治能力水准较男子更低。而且国际间闹是非,本来就有点像老妈子吵架,再换了货真价实的女人,更是不堪设想。

叫女子来治国平天下,虽然是“做戏无法,请个菩萨”,这荒唐的建议却也有它的科学上的根据。曾经有人预言,这一次世界大战如果摧毁我们的文明到不能恢复原状的地步,下一期的新生的文化将要着落在黑种人身上,因为黄白种人在过去已经各有建树,惟有黑种人天真未凿,精力未耗,未来的大时代里恐怕要轮到他们来做主角。说这样话的,并非故作惊人之论。高度的文明,高度的训练与压抑,的确足以斫伤元气。女人常常被斥为野蛮,原始性。人类驯服了飞禽走兽,独独不能彻底驯服女人。几千年来女人始终处于教化之外,焉知她们不在那里培养元气,徐图大举?

女权社会有一样好处——女人比男人较富于择偶的常识,这一点虽然不是什么高深的学问,却与人类前途的休戚大大有关。男子挑选妻房,纯粹以貌取人。面貌体格在优生学上也是不可不讲究的。女人择夫,何尝不留心到相貌,只是不似男子那么偏颇,同时也注意到智慧健康谈吐风度自给的力量等项,相貌倒列在次要。有人说现今社会的症结全在男子之不会挑拣老婆,以至于儿女没有家教,子孙每况愈下。

那是过甚其词,可是这一点我们得承认,非得要所有的婚姻全由女子主动,我们才有希望产生一种超人的民族。

“超人”这名词,自经尼采提出,常常有人引用,在尼采之前,古代寓言中也可以发现同类的理想。尽也奇怪,我们想象中的超人永远是个男人。为什么呢?大约是因为超人的文明是较我们的文明更进一步的造就,而我们的文明是男子的文明。还有一层:超人是纯粹理想的结晶,而“超等女人”则不难于实际中求得。在任何文化阶段中,女人还是女人。男子偏于某一方面的发展,而女人是最普遍的,基本的,代表四季循环,土地,生老病死,饮食繁殖。女人把人类飞越太空的灵智拴在踏实的根桩上。

即在此时此地我们也可以找到完美的女人。完美的男人就稀有,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怎样的男子可以算做完美。功利主义者有他们的理想,老庄的信徒有他们的理想,国社党员也有他们的理想。似乎他们各有各的不足处——那是我们对于“完美的男子”期望过深的缘故。

女人的活动范围有限,所以完美的女人比完美的男人更完美。同时,一个坏女人往往比一个坏男人坏得更彻底。事实是如此。有些生意人完全不顾商业道德而私生活无懈可击。

反之,对女人没良心的人尽有在他方面认真尽职的。而一个恶毒的女人就恶得无孔不入。

超人是男性的,神却带有女性的成分,超人与神不同。超人是进取的,是一种生存的目标。神是广大的同情,慈悲,了解,安息。像大部分所谓智识分子一样。我也是很愿意相信宗教而不能够相信,如果有这么一天我获得了信仰,大约信的就是奥涅尔《大神勃朗》一剧中的地母娘娘。

《大神勃朗》是我所知道的感人最深的一出戏。读了又读,读到第三四遍还使人心酸泪落。奥涅尔以印象派笔法勾出的“地母”是一个妓女。“一个强壮、安静、肉感、黄头发的女人,二十岁左右,皮肤鲜洁健康,乳房丰满,胯骨宽大。她的动作迟慢,踏实,懒洋洋地像一头兽。她的大眼睛像做梦一般反映出深沉的天性的骚动。她嚼着口香糖,像一条神圣的牛,忘却了时间,有它自身的永生的目的。”

她说话的口吻粗鄙而熟诚:“我替你们难过,你们每一个人,每一个狗娘养的——我简直想光着身子跑到街上去,爱你们这一大堆人,爱死你们,仿佛我给你们带了一种新的麻醉剂来,使你们永远忘记了所有的一切(歪扭地微笑着)。但是他们看不见我,就像他们看不见彼此一样。而且没有我的帮助他们也继续地往前走,继续地死去。”

人死了,葬在地里。地母安慰垂死者:“你睡着了之后,我来替你盖被。”

为人在世,总得戴个假面具,她替垂死者除下面具来,说:

“你不能戴着它上床。要睡觉,非得独自去。”

这里且摘译一段对白:

勃朗(紧紧靠在她身上,感激地)土地是温暖的。

地母(安慰地,双目直视如同一个偶像)嘘!嘘!(叫他不要做声)睡觉吧。

勃朗是,母亲,……等我醒的时候……?

地母太阳又要出来了。

勃朗出来审判活人与死人!(恐惧)我不要公平的审判。我要爱。

地母止有爱。

勃朗谢谢你,母亲。

人死了,地母向自己说:

“生孩子有什么用?有什么用,生出死亡来?”

她又说:

“春天总是回来了,带着生命!总是回来了!总是,总是,永远又来了!——又是春天!——又是生命!——夏天、秋天、死亡,又是和平!(痛切的忧伤)可总是,总是,总又是恋爱与怀胎与生产的痛苦——又是春天带着不能忍受的生命之杯(换了痛切的欢欣),带着那光荣燃烧的生命的皇冠!”(她站着,像大地的偶像,眼睛凝视着莽莽乾坤。)

这才是女神。“翩若惊鸿,宛若游龙”的洛神不过是个古装美女,世俗所供的观音不过是古装美女赤了脚,半裸的高大肥硕的希腊石像不过是女运动家,金发的圣母不过是个俏奶妈,当众喂了一千余年的奶。

再往下说,要牵入宗教论争的危险的漩涡了,和男女论争一样的激烈,但比较无味。还是趁早打住。

女人纵有千般不是,女人的精神里面却有一点“地母”的根芽。可爱的女人实在是真可爱。在某种范围内,可爱的人品与风韵是可以用人工培养出来的,世界各国不同样的淑女教育全是以此为目标,虽然每每歪曲了原意,造成像《猫》这本书里的太太小姐,也还是可原恕。

女人取悦于人的方法有许多种。单单看中她的身体的人,失去许多可珍贵的生活情趣。

以美好的身体取悦于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也是极普遍的妇女职业。为了谋生而结婚的女人全可以归在这一项下。这也无庸讳言——有美的身体,以身体悦人;有美的思想,以思想悦人;其实也没有多大分别。
我..只是想有那么一个人..在阳光下点上一只烟..放入我的唇间..每天每夜..看着我老去...
女同志们看好了哈~
我..只是想有那么一个人..在阳光下点上一只烟..放入我的唇间..每天每夜..看着我老去...
以下是引用只爱杨晨在2005-9-26 15:31:03的发言:
最后一道留给女孩题来回答:
                        张爱玲说:男人以美的思想悦人,女人以美的身体悦人.谁敢不认同?
普老师现在知道一个问题:
  
二丫=只爱杨晨
   

不要老换马甲吗?
我是阿普手中传送的那碗香醇的转转酒, 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缠绵呻吟的歌谣, 我是游牧于红土高原上的那枚红透的太阳, 其实啊, 我是那一粒被遗忘在瓦板房墙脚的木炭。 出自普驰达岭的《木炭·彝人》        
我是汉族
我老婆就是彝族
不小心错过一次精彩绝伦的爱情布道!
我那个悔啊,捶胸顿足。

向以上给我们带来智慧的女人男人们致敬!
血管里响起马蹄的声音... ...
是啊   所以说人真的都很贱, 汉看不起少数民族,日本人看不起中国人 ,美国人看不日本人,欧洲看不起亚洲>知道为什么吗?你穷, 你落后,地球人都贱,  有一天真有外星人入侵地球,我看地球人,一个个跟狗一样又团结起来,而现在呢,每个民族都自以为是,  何苦哦
以下是引用二丫在2005-9-26 14:32:56的发言
alsd没个性,人云亦云笨猪猪.

唉,你怎么知道我叫笨猪猪,人云亦云我可不敢当,但阿黑和阿诗玛是兄妹不是可以随人的篡改的。
如果一种文化可以按另外一种文化的思维来释义,那就不叫民族文化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