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当代彝族名人系列报导

这里的民族崇尚雄鹰并渴望像鹰一样飞翔,这里以高远的目光让一代又一代儿女插上鹰的翅膀,自由飞翔于蓝天白云之间。限于条件,只能略有涉及,挂一漏万。主要是报导科技、文化人材。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25 2:11:10编辑过]

沙马拉毅:给彝文插上翅膀
  沙马拉毅,西南民族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四川省学术技术带头人、四川省文联副主席。
  沙马拉毅是大凉山的儿子,生在雷波、长在甘洛。使他蜚声海外的是他研究设计的计算机彝文信息编码方案,被世界命名为“沙马拉毅输入法”,填补了我国彝文信息处理的空白。1999年,该方案以其完整性、科学性和严密性顺利通过国际信息标准认定,被收入《世界文学国际标准集》,这标志着“沙氏输入法”的彝文信息编码成为国际唯一认可的标准。沙马拉毅把古老的民族文化与现代的信息处理结合起来,让民族文字插上了现代翅膀,走向世界。
  早在1982年,西南民院毕业后留校任教的沙马拉毅就开始了语言信息处理研究。当时中文信息几乎一片空白,由于缺乏辅助软件,沙马拉毅硬是用火柴棍拼算一个个字符点阵和笔头演算的办法进行字库研制,演算过的手稿以麻袋计算。就这样凭着一股不服输的精神,沙马拉毅于1984年开发出世界上第一套彝文输入法,并通过省级认定,使彝文成为我国第一种进入计算机的少数民族文字。
  此后,为使“沙氏输入法”的彝文信息编码通过国际标准认定,沙马拉毅同参加彝文编码国际标准认定的英、美、德等国代表交上了手,终于在1999年的丹麦国际信息标准认定会上通过认证,令与会各国代表叹服。
  沙马拉毅不仅在民族语言文字的信息处理上有突出贡献,而且在语言文字的研究、翻译、文学创作等诸多领域都颇有建树。他的《汉彝翻译技巧探微》一书填补了汉彝翻译史上无翻译理论专著的空白。1992年,沙马拉毅被评为有突出贡献的专家,今年6月当选省文联副主席,四川省第三批学术和技术带头人。
吉狄马加:获国家奖的彝族诗人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著名诗人。吉狄马加最早是以一种特殊的声音抵达我们的耳朵并深入我们心灵的,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就向世界宣言“啊,世界,请听我回答/我──是──彝──人。”正是这声音引起了文学艺术界的广泛关注。
  吉狄马加的诗强烈地抒发了彝族人民对自己文化的自觉认同和自豪,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吉狄马加的《自画像》、《黑色的河流》等诗作最广为传颂。今年8月11日,吉狄马加在北京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是多种文体养育下成长起来的一个诗人。但自己的根呢?给予自己丰富灵感的仍然是彝族文化。”马加说:“彝民族灿烂悠久的历史文化给予自己的这份特殊的养分是永久的,已经深深地浸润在自己的思维中了。”年轻的彝族诗人吉狄马加,迄今已出版诗集《初恋的歌》、《一个彝人的梦想》、《吉狄马加诗选》、《罗马的太阳》、《遗忘的词》,其作品充满了祖先的精神和人道主义色彩,多次荣获中国国家文学奖,他的不少诗作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吉狄马加的成就折射了建州50周年取得的辉煌业绩。
  马加动情地说:“在党的民族政策光辉照耀下,凉山发生了巨大变化。凉山人的奋斗精神应该在建州50周年时大书特书,因为这种精神同样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一部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24 23:23:35编辑过]

学者三姐妹:踏进同一条河
  巴莫阿依,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她与同是研究生、博士生的另外两姊妹组成的“巴莫姊妹彝学小组”将本民族的文化介绍给世界。
  巴莫阿依在无数次的田野调查中一定会像她所记录的那样,对一个个灰蒙的村寨和纯朴、厚道的彝民怀有深厚的感情和强烈的愿望。她在《与美国木嘎做田野调查》中就向世界介绍凉山的今天与未来。
  巴莫阿依选择的是让世界了解凉山、了解彝人的道路。阿依说起初对彝族文化也并不了解,是父亲帮助她们选择了这条道路,她至今还记得父亲说过的那句改变她命运的那句话:“在把西昌建设成为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的同时,还要把西昌建设成为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新型的现代化城市。”
  巴莫阿依的父亲巴莫尔哈曾经做过凉山州的副州长,他对凉山州文化事业的发展有着自己独特的眼光,对子女的期望也不同于一般家长。大女儿巴莫阿依和二女儿毕业以后都分配回凉山州的政府部门工作,按理说,80年代初,彝族女性大学生还比较少,从政是完全可能的,可巴莫却对她们说:我们彝族不缺几个处长局长,缺的是专家学者和教授。于是已经工作的两个女儿又考上了研究生、博士生,去年双双在著名的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1991年,巴莫又鼓励三个女儿组织起了“巴莫姊妹彝学小组”。几年中,三姐妹跋山涉水作了大量彝族民俗调查,写出了许多专著。巴莫阿依还是第二届国际彝学会议的发起人之一,是第三届国际彝学会议的执行主席。如果说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后彝学研究呈滔滔大河之势,那么,巴莫彝学姊妹小组是其中重要的力量之一。
  巴莫阿依说,传统是条流动的河。一个民族的文化要发展、壮大,既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同时又是不断扬弃、吸纳的过程。要有开放的心态拥抱中国的、世界的先进文化,而不是固步自封。因为只有在比较的视野中,才能更彻底了解自己。
詹国枢:从知青到大报总编
  詹国枢现为《经济日报》副总编,高级记者。曾在西昌和会理生活28年,屈指一算,詹国枢离开凉山已整整20年了。
  詹国枢1982年从凉山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后到《经济日报》社工作。这位曾在凉山会东县文化馆工作过几年的复旦大学新闻系高材生称得上是直线上升。从普通记者到主任记者,再升为国内政治部、公安部等部门负责人,接着再由编委提升副总编。
  詹国枢是共和国同龄人,1949年5月24日生于西昌,1968年到会东县先锋公社即今大崇乡插队,后调文化馆、宣传部工作。
  在他的印象中,凉山的生态与环境都保护得非常好,满目青山与秀水。他建议,凉山应充分利用西昌卫星发射基地、泸沽湖、邛海、西昌月夜、火把节等旅游资源,把夜生活请到西昌。可赏天上月,共娱火把节,只有西昌才能把传统文化和现代文明结合得如此完美,让人向往不已。他深情地说,在凉山生活了28年,对凉山怀有深厚的感情,很想再回当年插队的地方看看,毕竟在那里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沙玛阿果:肩挑央视“半边天”
  沙玛阿果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现为西部频道制片和主持。
  在中央电视台西部频道,名主持沙玛阿果说,在外闯荡了这么多年,感觉上没有真正离开过凉山,尤其是每年春节都要回家。也许空间距离是越来越远了,但内心的距离却更近了。那么多亲人和朋友都在那儿,十多年的记忆都留在那儿,割舍不了这一份感情。
  阿果是从《半边天》起步的,曾经连续两年获得金话筒奖。在家排行第三的阿果是四个兄弟姐妹中最幸运的。小学五年级时,在千万名小朋友精挑细选中,小小的阿果幸运地成为电影《奴隶的女儿》中可爱的妞妞。戏拍完了,十几岁的阿果也有了明星梦,这成为人生前行的动力。从西南民院政治系毕业后,阿果又为自己开辟了一条新路──做节目主持人。聪颖好学的阿果再一次经历了千挑万选,顺利走进四川电视台主持生活综艺类节目,并于1994年选入中央电视台,接手刚刚创播的《半边天》节目,去年10月又从《半边天》调到西部频道,制片和主持合二为一。
  阿果坦诚还有许多生活在农村的彝族妇女面临着严峻的生存现状,贫困、婚姻、入学都值得关注;另外一部分是走出凉山在外生活的女性,智慧而且坚强,具有极强的生存能力,这两部分之间的女性需要的是沟通、交流和帮助。
彝人制造”:打造时尚新民歌
  由曲比哈布、曲比哈日、倮伍阿木三位彝族青年组成的“彝人制造”,为当今的流行歌坛注入了一股新风,他们的歌声充满时尚,又洋溢着强烈的民族气息。
  如今,对于喜欢“彝人制造”的歌迷来说,“彝人制造”来自神秘的地方──大凉山;同样的,他们也在创造着一种神秘的音乐──新民乐。在当今这个流行音乐占主导地位的年代,他们的音乐是新颖的、是前所未有的。
  3个小伙子与生俱来的乐感、天然的和声和对音乐的狂热,都是让我们赞叹不已的。
  这一代年轻彝人拥有对流行音乐的过分敏感。这些天生歌手对音乐的狂热犹如他们的生命,与生俱来的乐感流淌在他们的血管里,那天然的和声、对复杂声部的统筹能力令人惊叹,驾驭民歌歌词里的谚语、格言、淳朴的比喻如轻车熟路。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及等待之后,他们逐渐自信起来:新一代彝人的责任是创造一个市场品牌,一个流行神话,从而进入所有人的生活。
  “彝人制造”的主创和灵魂人物曲比哈布,生长在小县城美姑,在读中学的时候学过绘画。可大多数时间,他和那些追赶着时髦的小青年一样,拨弄着一把廉价的吉它四处流荡。最初那些结结巴巴的音符,启发了一位年轻彝人内心蓬勃的惟美倾向。不久,他们的5人组合进军凉山州府西昌,演出在小范围内有了反响,无数人慕名而来,也感动了一位官员巴莫尔哈。此后他力促当时还叫“黑虎”的演唱组合,1997年3月由中唱成都公司出版了首张彝语歌曲专辑《传说中的英雄》。但势利的市场顽固着它的矜持。沉不住气的“黑虎”终于只剩下曲比哈布和曲比哈日两兄弟。一天晚上,曲比哈布在西昌听到了甘洛人、曾当过文艺兵的倮伍阿木唱的几首歌,他们3人一拍即合,重振旗鼓。
  几年后,“彝人制造”专辑制作人陈彤说,他们的嗓子不得了。1998年,巴莫尔哈把他们3人带到了北京。鸟人艺术推广有限公司的老总周亚平先生慧眼识金,一纸签下,“彝人制造”闪现曙光。“彝人制造”专辑2000年初向全国发行。由少数民族歌手创造的商业奇迹刹那间令香港天王们都难望其项背。
  “彝人制造”创造了比他们更好的音乐。把本民族的毕摩音乐、非洲的民族音乐P&P、乡村BLVCE、西班牙的弗拉门戈、拉丁音乐及摇滚乐融为一体,从而,他们以古典与现代、民族与流行、原始与前卫的完美结合创造了“彝人制造”音乐。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24 23:29:46编辑过]

吉乌阿青:美国硅谷的彝家女
  吉乌阿青,1996年赴美国加利福利亚大学太平洋分校,攻读计算机绘图专业,并获硕士学位。同年进入美国“NEXTIERSOLUTIONSCORPORATION”软件公司,成为分管公司亚洲事务的负责人。
  从一个穷学生进入“美国硅谷高科技人才群”,供职于美国“nextiersolutionscorporation”国际大企业系统管理软件公司,年薪10多万美金。短短5年间,阿青成就了自己。
  1992年阿青以优异成绩考取中央民族大学,“大学生活教会了我如何思考问题,生命就是尝试,要抓紧一切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大学4年,身为校学生会学习部长的她,除了必要的社会活动外,把所有时间都投入到学习之中。阿青有一个梦想,到美国留学,学习更先进的技术。从大学一年级开始,阿青就在北京外语学院英语系做旁听生。阿青的勤奋终于有了回报。毕业前夕,阿青以600多分的托福成绩迎来了4所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她选择了加州大学太平洋分校,攻读计算机绘图专业的硕士学位。毕业后进入美国大公司从事世界上计算机尖端技术工作。在那间租来的小房间里,地上全是书和电脑资料,床边的小桌上搁了一台电脑,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今年春节前夕,阿青回到了她魂牵梦萦的家乡凉山。此次回国,阿青肩负着一个重要任务,作为分管亚洲业务的负责人,阿青要替公司考察中国市场。一踏上凉山这片故土,阿青心潮澎湃,虽然在西昌只停留了5天,行色匆匆的她仍不忘去看望母校西昌四小和西昌一中,并热忱为学校的发展出谋划策。
苏都阿洛:歌声像山泉一样清澈
  苏都阿洛,中央民族歌舞团独唱演员。
  苏都阿洛的声音像流淌着凉山清凉甜润的山泉。许多观众在她甜美的声音和优美的旋律里憧憬着大小凉山,而她则在对家乡无尽的思念之中。阿洛生于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的一个小集镇,浓郁的民族风情和倔强的性格是家乡馈赠给阿洛的两件礼物。前者是她歌唱艺术的根基和沃土,而后者是日后她在歌唱艺术殿堂里不断攀登的动力。
  1984年,四川省“首届业余歌手大赛”对阿洛来说是人生的转折点。凭着她纯朴自然、清新亮丽的歌喉,征服了评委,最后夺得第一名,从而改变了她的生活。一个月后,19岁的阿洛正式成为凉山州歌舞团的独唱演员。
  1992年,阿洛在凉山州歌舞团唱了8年之后,考入中央民族大学音乐系深造。学成后,阿洛以全优的成绩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从此,阿洛的艺术修养和歌曲演唱的处理技巧提高了一大截,她面前的艺术道路也变得更加宽广。
  阿洛说:“我能够从一个普通彝族姑娘成为现在国家级文艺团体的独唱演员,感到非常自豪。我的梦想就是让我的歌声像家乡的阳光、空气、水一样清澈透明,努力挖掘本民族的音乐元素,把彝族人民的美好生活都唱出来。”
  目前,阿洛的专辑《我们都是一家人》即将上市。阿洛说,她要用她的歌声祝福凉山建州50周年华诞,同时愿把真诚的歌声献给大家。
还有呢?继续呀
你在山那头望着天涯, 我在山这头侯着海角, 无边无际的沧海桑田, 情不自禁的泪如雨下.
他用双脚做学问

--------------------------------------------------------------------------------
http://www.yndaily.com  2004年01月14日 15:34 云南日报网
 
    ——记著名彝族文化学者刘尧汉教授
    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德国、日本等国的许多学者纷纷致电云南人民出版社,希望得到该社出版的《彝族文化研究丛书》,他们特别看重的是其中两部:《文明中国的彝族十月太阳历》、《中国文明源头新探》。海外学者们说:“如果这两部书所述属实,那么世界文明史、世界历史、世界哲学史、世界天文史都应该重写了,当然,最该重写的就是中国哲学史和天文学史。华夏文明向来称为五千年文明史,可是有了彝族十月历,中华文明史又当向前推进。”
    这套丛书的主编及《文明中国的彝族十月太阳历》和《中国文明源头新探》的作者就是著名彝族文化学者刘尧汉。对于这两本书的意义,复旦大学教授、著名的中国文化思想史家蔡尚思评价说:“现在研究中国通史尤其是上古史、原始社会史部分,再也不要停留在书本上了,不仅要书本与出土古器物相结合,而且要到民族地区去进行社会历史调查。把书本与出土器物结合起来进行研究的,有王国维与其他考古家;把书本与社会历史调查结合起来研究的,我要说的刘尧汉教授就是其中一例。”
    日前,笔者在楚雄彝族文化研究所拜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研究员、楚雄彝族文化研究所所长、新中国第一个彝族教授、著名的彝族文化学者刘尧汉教授。我面对的是一个清瘦、眼睛里闪着智慧光芒、充满睿智的老者。回忆自己的一生,刘尧汉总结自己是:幼学孔孟——不知其忌;长习科学——扩大视野;晚阅老庄——一知半解。如果说在学术上取得了一点微末成就的话,其原因就是:别人是“走马观花”,我是“蹲点栽花”!
    1941年,刘尧汉进入云南大学社会学系学习。刘尧汉三年级时,时任云大社会学系主任的费孝通找刘尧汉谈话,刘尧汉将家里的情况告诉了费孝通。刘尧汉父亲有兄弟十人,父亲是老大,其家族是南华的彝族土司,奴隶主出身,祖父时成为封建地主。费孝通听完后,当即决定让刘回乡作调查,研究自己的家族史。一个多月后,刘将一个十多万字的调查报告交到了费孝通手里,费孝通看完后对刘说:“你今后就继续做这个事吧!”这就是刘尧汉后来的成名作《一个彝族地区的社会经济结构在明清两代迄解放前的发展过程———由奴隶制向封建制过渡的一个实例》的早期范本———刘氏家族史。他通过对自己出生的奴隶主家族史做了前后十几年的调查研究,解决了国内外史学家们一直悬而未解的难题:奴隶制生产方式是如何向封建制生产方式完成过渡的?1956年,刘尧汉将这篇文章寄给当时的中国近代史研究所所长、我国近代史学四大家之一的范文澜先生,刘尧汉星期五将文稿寄出,范文澜星期日即做了回复,提出了修改意见。随后,范文澜在1956年5月24日的《光明日报》上,以《介绍一篇待字闺中的稿件》为题专门写了一篇推荐文章。范文澜称赞这篇文章的特色是:“正在于所用材料几乎全是取自实地调查,无史可稽”。范老同时还针对当时史学研究中的不良倾向指出:“我们研究古代社会发展的历史,总喜欢在画像上和《书经》、《诗经》等中国的名门老太婆或者希腊、罗马等外国的贵族老太婆打交道,对眼前还活着的山野妙龄女郎就未免有些目不斜视,冷淡无情。事实上和死了的老太婆打交道,很难得出新成果,和妙龄女郎打交道却可以从诸佛菩萨的种种清规戒律中解脱出来,前途大有可为。刘尧汉先生的文稿,我看就是许多妙龄女郎之一,我愿意替她介绍一下。”
    这就是后来刘尧汉教授为自己的研究方法:“寻找‘山野妙龄法’”命名的由来,这也是刘尧汉教授一贯坚持和推崇的研究方法。具体说来,就是从调查研究出发,以获取新资料(活资料),再与考古资料和书本资料相结合,在比较研究中使知识系统化,从中得出新观点,进而寻求规律性的认识。当笔者问及他坚持这一研究方法的缘由时,他告诉我:“希望从实地调查出发,联系实际,搞有实际意义、别人没做过,又能有独立发现的学问。”也正是坚持了这一研究方法,刘尧汉教授在社会科学领域不断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1947年寒假,我国著名民族学家杨堃到云南大学任社会学系教授兼系主任,同年,刘尧汉以第三名的优异成绩留校任教。1951年暑假,杨堃与刘尧汉带领云南大学社会学系学生到武定民族地区实习,搜集了许多资料,撰写了调查报告。上世纪50年代初,刘尧汉用双脚走完了哀牢山方圆400余里,调查了李文学农民起义遗留在哀牢山的后裔,取得了第一手的资料,范文澜看过刘撰写的调查报告大为赞赏,他说:“刘尧汉这人,还有好东西在后头呢!”上世纪60年代初他和夫人严汝娴教授在滇属泸沽湖畔对摩梭人存留的原始母系制遗俗进行了艰苦的调查,对这个地区的原始母系制度取得较为全面的认识。上世纪80年代初,他在宁蒗彝族自治县茅家乡调查了解到了彝族十月历的详细情况,后来又在禄丰县罗申乡得到重要补充,于是,一篇《文明中国的彝族十月太阳历》的论著奠定了他在国内外学术界的地位。1983年,已是年过花甲的刘尧汉毅然接受楚雄州的邀请,出任楚雄彝族文化研究所所长,担负起挖掘整理彝族文化,培养彝族青年的重任,对于研究工作的艰苦,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近年来,我带领彝族青年往返于金沙江两侧的滇、川、黔三省山谷间,曾大雨淋漓乘骑入哀牢山,顶烈日爬鲁魁山(属六诏山脉),冰天雪地徒步登乌蒙山,不分冬夏来往于川、滇大小凉山,为的就是寻访‘山野妙龄女郎’”。在他的带领下,在楚雄彝族文化研究所,一个以“彝族文化研究丛书”(五十册)的出版及彝族十月太阳历的发现为标志的“中华彝族文化学派”宣告诞生了。
    对于刘尧汉教授此举,十世班禅大师曾评价说:“一个人首先要热爱他自己的民族,然后爱他自己的家乡,最后才谈得上热爱社会主义祖国,刘尧汉教授就是这样一个人!”
                                    黄颖樵(云南日报)

   

高级
     

[此贴子已经被jnamrb于2004-2-8 1:55:56编辑过]

果基木古

(1896—1984年)

越西县人,彝族,果基家支大头人。曾任国民政府西南长官公署边委会普

雄办事处主任。解放后历任凉山州临时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西康省凉山彝族自

治区人民政府主席、凉山州人民委员会副州长、西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四川

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政协副主席。
镇雄彝族民间文化传人赵福清先生  
  
  
  镇雄县中屯乡齐心村彝族民间文化传人赵福清先生以86岁高龄走完了他的人生历程,于今年农历六月十九日入土安息了。对我来说,痛失了一位挚友并良师。
  我与赵先生相识于70年代,当时我在齐心小学教书。从旁人的言谈中,我知道他是彝族民间音乐、舞蹈的行家里手。那时,“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尚未结束,谈论民族传统文化是相当危险的,要是被扣上“复辟四旧”或是“宣扬封资修“的帽子,那就得吃不完兜着走。所以,我俩虽有接触,却很少谈及这方面的事,偶尔提到几句也是轻描淡写说说,一晃而过之。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科学的春天来到了,我们拥抱了这个春天,为了不让优秀的彝族传统文化湮没,我便在工作之余去访问赵先生。我们谈及彝族《酒礼歌》、《拽脚》(《刻洪呗》)以及爱情诗《白话》,还有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等。对于我的请教,赵先生总是不厌其烦地讲述、剖析、唱诵。我们的关系已由一般的认识上升为朋友加师徒。这些资料,有的具有较高的存留价值,如被同时选入《昭通地区民族民间文学资料选》和《镇雄县志》的传说故事《扎扎阿尼》,就是赵先生亲口讲述,我进行笔录整理的……其后省地县有关单位及工作人员有时便要采访他。对于来访者,他们一家都是热情接待。据我所知,采访者都没有失望过。前几年的一天,地区(今市)某文化单位去采访他,要看彝族舞蹈《拽脚》。采访者到他家时,已近“日之夕矣,羊牛下来”,赵先生不顾操劳家事后的疲倦,打发孙子去五里之外邀来舞伴王正文(在赵先生之前去世)为采访者表演。后来,采访者以他俩提供的原型改编的彝族舞蹈上昆会演,听说获得了一等奖!
  先生祖上系彝族呗耄(又称布慕、毕摩,通晓彝文的祭师),家中存有部分彝文古籍。当他听说国家要整理少数民族古籍时,便欣然将珍藏的彝文古籍献出(现存于镇雄县民宗局)。
赵先生是个多才多艺之人。农活娴熟自不必说,还会织蓆、木工、并兼会医术。特别是医治精神病人有高招。据说有精神病人求治,他先给患者服药,待其情绪稳定下来后,便由先生或先生家人或者患者家属带着病人干活。如此边干活边服药,要不了多久病人便康复了。这一医技,传有后学否,我不得而知。
  我虽然尽力向赵先生学习彝族民间文化知识,但由于时间有限,尚有好些没有学到。也就是说,有些瑰宝还是随着赵先生的去世被湮没了,这是多么遗憾的事啊!
龙云

龙云(公元1884~1962年)原名登云,字志舟,昭通人,彝族。原为唐继部将,1927年胡若愚等发动兵变改组省政府成功,龙云相继任云南省常务委员员主席、38军军长、云南省政府主席、13路军总指挥、国民党云南省党部主任委员、滇黔绥靖公署主任。抗日战争时期,组织第58军、第60军参加中原抗日,后任第一集团军总司令、陆军副总司令等职。秘密参加民盟,支持民主运动。1945年10月,蒋介石以武力改组云南省政府,龙云调任军事参议院院长。1948年底至香港,1949年8月13 日在香港发展《我们对现阶段中国的认识与主张》的声明,表示拥护中国共产党。1950年到北京,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国际委员会副主席、西南军政委员会、西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政协全国委员会常委、民革中央委员会副主席。龙云是继唐继之后,执掌云南党政军权长达18年的人物,对民国时期的云南省有较大的影响。
卢汉

卢汉(公元1896~1974年),原名邦汉,字永衡,昭通人,彝族。为龙云手下的重要人物。抗日战争时期任第60军军长,参加台儿庄战役,后任第13军团军团长、第一集团军副总司令、总司令、第一方面军总司令。抗战胜利,率滇军主力赴越南接受日本投降。1945年10月龙云被迫下台后,调任云南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云南绥靖公署主任。1949年12月9日在昆明率部起义,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历任云南省临时军政委员会主任、西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全国政协常委、国防委员会委员、国家体委副主任、民革中央常委等职。卢汉继龙云之后,在民国时期执掌云南军政大权4年多, 为新旧政权交替之际的重要人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