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回复 30# jnamrb


    山鹰组合怎么可能排这么靠后?罗庆春呢?
回复  jnamrb


    山鹰组合怎么可能排这么靠后?罗庆春呢?
冷风过境 发表于 2012-7-8 12:04
你加上!
从蒋介石的学生到共和国离休干部——记彝族精英李仕安
蔡远
1949年冬,贺龙率一野10万大军由陕入川,配合和协同二野刘邓大军和四野一部,分路挺进大西南,解放川、康、云、贵四省。摘在我军强大攻势下,国民党70多万军队土崩瓦解。同年11月底,我军解放重庆。蒋介石从大陆飞逃台湾,但蒋军残部于12月下旬溃逃到地处川滇要冲,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的西昌地区,妄图在当地反动势力的支持下,负隅顽抗,扬言要把西昌建成“大陆游击根据地”。
12月30日,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率18兵团进入刚解放的成都,为了全歼国民党军残部,解放全部大陆国土,决定发起西昌战役。西昌的大小凉山,在解放前是奴隶社会制度的彝族聚居区,彝族人口约150万,情况复杂,部队急需几位熟悉西昌凉山地理环境、风土人情而且懂军事的人担任大军的向导。为此,贺龙亲自到起义部队二十四军军长刘文辉公馆拜访,请他给选派进军西昌的向导。刘一口应承,将他的上校参谋彝族人李仕安介绍给贺老总。李仕安十分惊喜地接受了这项委派。
笔者多年跟随贺龙入川后,被派到起义部队第廿四军当一名军代表,与李仕安相识,逐渐成为好友。现将其不寻常的人生经历披露数则。
一、彝族书香之家的“小精灵”
李仕安,彝名“伊里底取”, 1913年农历八月出生于四川雷波县城郊靖远乡。李家原来的彝姓 “格而”,属凉山地区的原始白彝(土著白彝),源自商周时的南下羌族。自元朝设土司制度,凉山的彝、汉百姓都归土司管辖。 “格而”家到了清朝嘉庆时代,才改汉姓为 “李”,自称是古代善射名将李广之后。同时,李家成为有粮在册的“粮户”(地主),因而也就有条件参加科举考试。“格而”家族六代仰慕和崇拜汉族文化,成为彝族的书香之家,故李仕安的曾祖父、祖父、父亲都是读书人,并成为给土司掌管文书的“师爷”。
李家在经济上属地主阶层,为西昌地区四大白彝之首,但在政治上仍属被统治者。李仕安之父李万钟,因废科举未赶上考秀才,先当师爷,后办私塾,以教书为生。李仕安4岁即发蒙,先读私塾,至13岁已读完四书五经,后读官学堂。1929年他16岁高小毕业后了,又学了几何、代数、物理、化学。1930年一位叫郭淡如的老师把他带到成都,介绍到“参谋本部四川测量学校”读书,入学考试名列榜首,他父亲高兴地杀了头猪,在家乡请客庆贺。
凉山彝族在社会交往中,重友情,讲义气,崇尚诚实守信,自尊心很强。李仕安也具有这样的民族禀赋。他从1932年测量学校毕业到1942年的10年中,为了在社会上有所作为,奔波在成都、宜宾、雅安、雷波、马边及酉阳等地,投亲靠友,在军队和教育界曾担任中尉书记、副官、上尉测绘员、参谋、少校军训教官、小学校长、语文教师。筹组“彝族抗日军”的秘书等职。有成功,也有失败。但在这10年活动中,由于他的才华和耿直豪爽的性格,因而他结交了许多朋友。人们善意的送他一个绰号——“小精灵”。有些朋友则把“仕安”二字略去,干脆喊他“李精灵”。
这期间, 蒋介石于1935年11月在成都开办的中央军校成都分校,李仕安以“编余军官”的身份考入该校第一期,与黄埔军校第十期待遇相同。李成为蒋介石的学生,至1936年冬毕业。
解放前,在凉山彝族中存在着不与汉族通婚的民风,违者要受到惩罚。而“李精灵”对此事却不墨守成规,他勇于向自己民族的世俗偏见挑战。格而家族住在彝汉杂居区,汉人较多,李仕安从小就喜欢左邻右舍的汉族姑娘,长大后他十分赞同男女婚姻自由,因此他一生的两次婚姻,均是同汉族知识女性喜结良缘。1937年,他在中央军校毕业后,便与原籍四川威远县的一位成都师范学生王甸之结婚,成为解放前凉山地区第一个与汉人通婚的彝胞,可谓移风易俗之举。他们共同度过了52个年头,夫妻相随,情深意笃,生育五男一女。解放后,王甸之是雅安专区医院的著名中医师、雅安市政协委员、民革党员,1989年病故。两年后,李仕安已78岁,一位浙江籍退休女教师王慧勤走进了他的生活。这又是一位汉族贤慧而有文化教养的女士,她数十年来常到李家看病,相识相知,遂与李仕安结为伴侣。现在两位老人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李精灵”两次与汉族通婚,都是美满的。
彝人网站 是金桥 让龙鹰的子孙走出古老 .............. 点击这里给沧海一粟发短消息哦
二、管理汉人和彝族的“父母官”
彝族村寨日出日落,凉山天空云聚云舒。1942年李仕安已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他先后读过《三国演义》、二十四史等因而他在彝胞中被称为“汉人通”,他通晓老彝文2万多字,曾同一位闻教授合编《彝汉词汇》。还辑录了西南地区彝族的许多史料,由此他又是位“彝人通”,被社会上公认为“彝汉两通”的人才。同时因他对凉山彝区地理环境、风土人情特别熟悉,还是一位“凉山通”。
在西昌地区,长期存在着蒋介石的中央与地方实力派刘文辉的矛盾斗争。。蒋介石自1939年1月西康建省后,即在西昌设立了“委员长西昌行辕”,委张笃伦为行辕主任,设庞大机构和军事力量,以控制刘文辉,并监视刘与云南龙云的联系。西康省主席、二十四军军长刘文辉针锋相对,也在西昌成立了“西康省宁属屯垦委员会”,自兼委员长,派其西昌驻军旅长刘元瑄任屯委会边务处长,控制地方势力,与蒋明争暗斗。为加强屯委会力量,刘文辉多方物色办“彝务”的干部。1942年秋,刘听其部属介绍有个28岁的 “凉山通”李仕安,立即召见。经谈话觉得这是个难得的彝务专家,立刻委他为川康边防总指挥部中校参谋,指定他去辅佐刘元瑄办理彝务。
所谓“彝务”,在当时指的是争取彝族上层及其武装力量,与蒋介石争夺凉山地区的统治权,以及处理彝汉之间和彝族内部的纷争等事务。刘文辉给了李仕安一笔丰厚的旅差费,叫他立即到西昌刘元瑄处报到。
刘元瑄是一位爱国将领,自抗日战争爆发后,他追随其叔父由“反蒋”而走向“亲共”的道路,与中共川康地下党多有接触。他自1940年至1947年,奉命驻防西昌,任二十四军直属旅长,后升任一三六师师长,除掌握部队与蒋的西昌行辕作斗争,还创办了《新康报》,。“凉山通”李仕安调来之后,成为刘元瑄办彝务和办报的好帮手。
李仕安到职后,刘即先后委派他任忠良区区长、“宁西特区区公署”(相当于县)特区区长等职。李仕安在凉山的黑彝、白彝上层和广大彝胞中有许多朋友。他常采用同有关各方协商、调解的办法,秉公处理问题,曾成功地平息过甘相营(今四川喜德县城)彝族之间“打冤家”,烧毁300多户民房的械斗纠纷。1944年初冬,刘文辉为处理军务和辖区骚乱南巡西昌时,接见黑彝头人3天,均由李引见并做翻译为刘献计献策,成为得力助手。刘文辉在其寿宴上很满意地称赞说:“李仕安是彝族当中第一个管汉人和彝人的父母官,是出类拔萃的人才。”此外,李还担任“边民训练所”教育长,培养了一批民族干部。
1945年春,西昌的布拖、普雄彝族头人武装动乱,蒋介石实行镇压政策,成立 “剿匪总指挥部”,令刘元瑄任总指挥。刘先后委派李仕安为指挥部上校政工组长、副支队长、绥靖工作团副团长等职。蒋两次用兵,1947年初中央军还出动飞机轰炸扫射,结果彝汉武装均有很大伤亡,兵匪烧杀抢劫,百姓遭殃,加深了汉族和彝族的隔阂。李仕安心情沉重内疚,辞去政工组长等职务,只在刘元瑄处当翻译、视察员。
他以这五年经历的感受,撰写发表了10多篇有关彝区社会问题的文章,其中《白彝革命宣言》一文,呼吁汉、彝两民族团结友好,黑彝、白彝平等相处,消除黑彝压迫白彝的历史现象。
1947年春,刘元瑄奉调到雅安任二十四军代军长,李仕安随调。到雅安军部后,刘文辉任命他到昭觉县当县长。这在一些人看来是个肥缺,可以捞一把,而李仕安则辞谢,他对刘文辉说:“主席的部下想当县长、该当县长的人还很多,我还年轻,请求保送我到华西大学去读书,毕业后再为主席效劳。” 刘文辉同意了,保送他到华西大学乡村建设系就读,李仕安称为凉山彝族第一个大学生。当时,这种不当可以发财的“七品知县”,愿当大学生的“傻事”,极为罕见。
是年秋,刘文辉在成都创办《西方日报》,以刘元瑄任董事长,聘请中共地下党员陈落任总编辑,杨正南为总主笔,李仕安任报社主笔、编辑、记者,同时还兼任《康藏通讯社》总编辑。他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审发稿件。1949年暑假时,李到雅安见刘文辉,刘鉴于时局迅猛发展,为了“应变”(准备起义)第二次委任李去昭觉当县长,但因代军长刘元瑄派李到成都为中共地下组织筹集经费,他第二次放弃了县长职务。
三、当选“国大代表”
1947年夏秋,人民解放军已转入反攻,国民党军事失利,政治腐败,经济崩溃,蒋家王朝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蒋介石为了挽救败局,妄图打着实施新《宪法》的旗号,通过实行总统制,来强化其反动的独裁统治。当时全国共分配17名“边疆少数民族代表”,李仕安在四川参加竞选,由於他在凉山彝区及成都的知名度甚高,刘文辉又以其声望和活动经费支持李仕安竞选,使他顺利当选。据李的好友王森杰回忆:公布李当选后,华西大学文学院及乡村建设系同学无不兴高采烈,张贴出几丈长的大红横标:“热烈祝贺凉山好汉李仕安同学当选国大代表。”李当时是独一无二的尚在读书的最年青的“国大代表”。
按照“国民大会”的一项条例规定:只要当选为“国大代表”,都是“勘乱动员委员会”“勘乱委员”(厅长级),都享受简任三级(厅长级)待遇,每月发给800元“與马费”800元。李仕安虽未去报到领與马费,但他也具有了“勘乱委员”的身份。
12948年3月29日至5月20日,国民党召开第一届“国民大会”,选举总统、副总统。李仕安以四川唯一的彝族“国大代表”身份到南京出席“国民大会”。据李回忆及史料记载,代表出席证是一枚金属小圆牌系在小链下,规定挂于左胸;进出会场时,还得戴上一红色缎带,上面印有“中华民国国民代表大会代表”字样。在大会期间,各竞选人都以各种手段来拉票。选总统那天,宋美龄在会场大门口与入场的“国大代表”们一一握手,来为蒋介石拉票。在李仕安进会场与宋美龄握手时,他问宋:“夫人到西昌,彝族姑娘献歌舞时,是我当翻译,夫人还记得不?”宋笑着説:“还记得,还记得。”那是1945年秋,蒋介石为将云南王龙云赶下台,偕宋美龄及一干军政大员前往西昌坐镇指挥。时有彝族姑娘演出,李仕安当时任翻译,并与宋等合影。那天,李穿的彝族服装,许多记者都来抢拍这个镜头。次日,李收到好多张照片。
选副总统时更是丑态百出。参加竞选的有孙科、李宗仁、于右任、程潜、莫德惠等,他们展开激烈争夺,送礼、请客,争相拉拢“国大代表”,南京一些大饭店都被他们包下来宴请“国大代表”。李仕安也被于右任、孙科、程潜、李宗仁等请去出席宴会。于右任还贈李一幅他亲笔题写的“为万事开太平”的条幅,程潜送李一册《程潜诗选》,孙科亲自与李交谈并送他回程机票。许多代表都收受了礼品。即使如此,副总统的选举却十分“难产”,进行了三次投票,仍无一人超过半数票,直到4月29日第四次投票,李宗仁才以过半数票当选。5月20日,蒋、李就任总统、副总统职。
还在年初,李仕安就得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已在香港成立。这回他来到南京即留心打听此事,终于找到了原国民党四川省党部书记长何培荣。交谈后,即经由何介绍,李等四川的8个年轻“国大代表”秘密到上海杨虎家里,在关公像前叩头发誓,参加了民革外围组织“兴中学会”。便于1949年3月李仕安由华西大学马秋帆教授做介绍人,正式参加了“民革”组织。
彝人网站 是金桥 让龙鹰的子孙走出古老 .............. 点击这里给沧海一粟发短消息哦
四、奉贺龙之命当向导
在神州大地炮火连天的岁月,李仕安于1949年12月9日,追随刘文辉将军起义。这是他一生的根本转折。
走笔至此,承接本文开头的叙述。1950年3月初,贺龙派参谋缪穆天、组织科长田日新同李仕安取得联系,了解情况,约定见贺龙的时间。李仕安一听说贺龙将军要亲自接见他,既兴奋又紧张,他思虑了一夜晋见的场面。3月4日一早,他来到成都励志社贺龙的指挥部。一见到贺龙忙敬礼。贺龙同他亲切握手,让他坐下,却并不急于下达任务,而是随便同他聊天。贺龙问:“你们对刘自公(刘文辉,号自乾)怎么称呼的?”贺龙的问话,使李仕安的心情放松了,即回答:当面一般称“主席”,有时称“军座”;背后时常叫他“刘幺爸”(刘文辉六弟兄,他最小,四川方言喊“幺爸”),有些场合叫“刘自公”。贺龙笑起来说:“还有这么多讲究!我是一直称他“刘自公”的。正说着,缪参谋把刚写好的介绍信拿来了,念了一遍。贺龙说:“好,拿给他亲自去交。”最后简要地向李仕安交代了一下任务,鼓励他 “好好干!”李仕安明白,贺龙叫他“好好干!”
摆了一会儿龙门阵,司令员将一封介绍信交给李仕安,让他去找解放军六十二军刘忠军长和鲁瑞林政委,临别时握着他的手,鼓励他说:“好好干”,就是勉励他为解放大西南效力
介绍信是写给解放军62军刘忠军长和鲁瑞林政委的,内容是:
刘军长、黄副军长
鲁政委、熊参谋长:
兹介绍起义部队二十四军参谋李仕安同志到你处工作,请接洽(该员详情已告你部四科田日新同志。在生活上给中灶待遇)。
专此致
敬礼
贺 龙 周士第 张经武
3.4
在贺龙接见他的头一天,,西南军区作战科的任科长听说李仕安学过测绘,又了解彝区地理环境,人称“凉山活地图”,即请他参加绘制“进军西昌路线图”。李说:“我已绘制好一张地图,正好献上。”于是他马上跑回住所,把他的《西康省宁属地区概图》(清朝在西昌设宁远府,宁属,即今西昌地区)取来,献给了西南军区。“李精灵”是有眼光的,他于1949年春夏之间,用几个月时间,把他走过的凉山地区亲自测绘的详图,融入四川测量局地图,绘成这幅《概图》,正是为了迎接解放军。这天他参加了绘制进军路线图,晚上才回家,一进屋就对夫人王甸之说:“今天是我真正参加革命工作的第一天!”他特别高兴,喝了一斤白酒,喝得他心花怒放(彝胞多豪饮,李君生活俭朴,唯喜买醉)。
次日,李仕安拿上介绍信到成都西门外62军军部驻地报到。鲁瑞林政委左手接过信,右手把端着的大茶杯递给李説:“才泡的,喝!”李接过茶杯感动不已:解放军的大首长竟如此平民化,无怪乎叫做人民子弟兵。鲁瑞林看过信后,热情地同他握手说:“你的情况,田科长已经对我谈了,欢迎,欢迎!”鲁同他交谈了一阵以后,即在介绍信背面写下“温江独三军三大队交林师长”。鲁写的是代号,该部是62军184师。李即乘军车到了温江,梁文英政委看了信后,把原信又还给了他(所以李得以将此信保存下来)。梁文英同他谈了许久,然后就叫联络科长刘绍凯把八一帽徽和解放军胸章发给了他。李仕安喜出望外,立即用针线将帽徽缀在军帽上,把胸章缝在胸前,激动得心潮澎湃,泪水涟涟——他是起义部队二十四军两万官兵中第一个戴上八一帽徽的人。
解放西昌的战役,由我军二野15军44师和一野62军184师从南北两面夹击,围歼蒋军。184师于3月8日从成都进军,李仕安被分配在该师中路,(师长林彬)同他一起担任向导的还有金安仁(满族,西昌下属的彝务指挥官)、刘毂卿(汉族,起义的副军长)。他们担负的`任务较为特殊,一路上,李仕安等奉命了解彝族情况向领导汇报;,找带路的向导,说服掌握武力的彝族头人给解放军让路(解放前凉山民间有枪10万枝);找土司、头人为部队筹军粮,动员逃上山的彝胞返回村寨等等。李仕安等遵照党的民族政策,宣传“汉族、彝族是一家,民彝民是兄弟”。他们同部队指战员同甘共苦。
3月27日,西昌解放,蒋军大部被歼,少数逃窜。五星红旗第一次在凉山彝族地区迎风飘扬。在共产党领导下,推翻了奴隶制度,建立了人民政权,凉山彝族成为“一跃跨千年的民族”。
五、住到叛乱头人家里劝降
西昌解放后,成立的军管会,迅速派出部队和南下干部到周边各县,消灭蒋军残部和叛匪,接管旧政权。1950年8月,盐边土司葛绍武裹胁1000多人枪(主要为彝胞)发动叛乱。军管会决定:以184师徐旺参谋长组成剿匪指挥所,率部前往平叛。民族事务处侯志恒处长兼宣传组长,李仕安任副组长。
葛匪身边有两个重要人物,一是其主力大队长黑彝头人李春芳,一是军统特务吴铁军。经军事打击后,徐参谋长派李仕安去争取李春芳,李仕安欣然受命。
它采用适合彝族人性格的方式同叛方谈判,先释放一名被俘叛匪李春芳的侄儿李光跃,让其给李春芳带口信,约李春芳到半山腰一穷苦苗族人家中会面。李春芳即带十数人枪和酒,牵只羊赴约,以酒肉招待了李仕安,初谈以后,李仕安果断地决定深入虎穴招叛匪投诚。他叫一起来的同志都回指挥所,只留一名彝族通信员。他给侯处长写了张条子报告说:“我要到李春芳家,沾住他不放,进展情况每3天汇报一次。”——他考虑如先请示,领导不会批准,因为他这办法等于给叛匪送上个人质。就这样他冒着被杀的危险,去李春芳家一住就是38天。宣传党的政策,谈心,同吃同住同活动。他每3天派通信员回指挥所汇报,返回时带上10斤酒, 李春芳则三天杀只羊,把奴隶娃子也叫来吃肉饮酒。
李春芳思想逐渐松动,陪同李仕安去见叛匪葛绍武,劝其投诚。李仕安与葛匪会面时,按照彝人风俗,葛先用碗敬酒,李仕安将这一碗酒转敬葛的保镖李拉什子,这保镖接过酒一口喝干,然后斟酒还敬,李仕安把这碗酒也一饮而尽。李仕安这一举动,让李拉什子很受感动。
军统特务吴铁军随时随地用电台同台湾联系(葛一叛乱,台湾马上就派飞机给葛空投了银元、子弹)。在李仕安上山之后,又唆使葛匪送给李春芳4支“中正式”步枪,条件是交出解放军谈判代表李仕安。这时,讲义气的 李拉什子反对,说: “为了4支枪,杀自己彝族人,名声不好听”使吴的阴谋未能得逞。
经过一个多月的争取工作,时机基本成熟,侯处长也上山参加谈判,李春芳终于下决心投诚, 李春芳杀了只鸡,与侯处长一块喝了血酒盟誓,即率众投诚 (李春芳后来当了盐边县副县长、西康、四川省人大代表)。随后李拉什子杀了叛首葛绍武,也弃暗投明。至此,李仕安圆满完成贺龙委派给他的任务,受到上级表扬。
六、坎坷不平的后半生
此后,李仕安担任了西昌专区民族干部学校,副教育长,并主讲彝文课和汉文课。之后参加土改工作团,办新彝文培训班。1953年,调到西康省民委任政法组长、秘书。1955年9月,川康两省合并,调他到四川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工作,不久又调到四川民族出版社。他的好时光只过了7年,“反右”大鸣大放之后。1958年8月,他被以“残渣余孽”的罪名错定“右派”,自然免不了遭受一番被揭发批斗,戴上“右派”帽子,以后,他先在成都,后调雅安劳动改造,干过喂猪、地、放鸭子、田间劳动、拉架子车、送蜂窝煤等体力活,直到打倒“四人帮”之后才给他摘掉“右派”帽子。在逆境中,爱国爱党思想是他的精神支柱,他相信党和政府迟早会对他公正处理,因而保持乐观的情绪,能吃能睡。每天劳动完了,3两白酒照喝不误。
1961年秋,四川民族出版社“下马”,人员面临分配之时,好心的社长马林以“照顾夫妻关系”的名义,把李仕安下放到雅安。雅安对李来说,人熟地熟,是个好地方。9月18日他到雅安县政协报到,政协领导及下边的干部中有不少是他的老朋友,相互了解。领导让他一边劳动改造,一边搞文史资料征集工作。他非常高兴,因他对、汉彝文化均有较深造诣,阅历丰富,干这项工作驾轻就熟。头两年,他专心致志的搞,采访完成200多篇文史资料稿。他自己撰写的就在10万字以上。在30年中,他通过办《雅安文史资料选辑》等形式,与同事共同努力,收集出版了大量有社会价值的史料。由于他在文史工作中做出了突出贡献,1996年底,四川省政协特给他颁发了“荣誉证书”。
李仕安平反后,又于1985年解决了离休待遇问题。中共四川省委、四川省人民政府于1999年10月1日发给了他离休干部荣誉证书。如今他年将九旬,但还担任黄埔军校同学会雅安联络组的组长,每月组织一次学习;还担任雅安市政协委员,认真负责地参政议政,为改革开放献计献策。
他自知时光无多却非常乐观。离休之后,他联络汉、彝老朋友共13人,年龄相加为1004岁,议定将聚会称为“千岁宴”,每月一个寿星轮流做东,大家饮酒做诗,谈古颂今,与琼浆玉液为伴,其乐融融的。现已发展到26人,改称“长寿宴”。他曾自豪地函告笔者:“我每个月喝20斤白干(52°),一年喝200多斤,肝脏毫无损伤。”可是,,天有不测风云。2000年冬,他得了结肠癌,立即到成都做手术,手术调理了一段时间,又来信幽默的戏曰:看来可以 “缓期两年”了。他要在最后的岁月活的潇洒,仍以乐观的心情去参加聚会,快乐地演唱人生的夕阳红。
                      原载《文史精华》2003年第三期
彝人网站 是金桥 让龙鹰的子孙走出古老 .............. 点击这里给沧海一粟发短消息哦
四、奉贺龙之命当向导
在神州大地炮火连天的岁月,李仕安于1949年12月9日,追随刘文辉将军起义。这是他一生的根本转折。
走笔至此,承接本文开头的叙述。1950年3月初,贺龙派参谋缪穆天、组织科长田日新同李仕安取得联系,了解情况,约定见贺龙的时间。李仕安一听说贺龙将军要亲自接见他,既兴奋又紧张,他思虑了一夜晋见的场面。3月4日一早,他来到成都励志社贺龙的指挥部。一见到贺龙忙敬礼。贺龙同他亲切握手,让他坐下,却并不急于下达任务,而是随便同他聊天。贺龙问:“你们对刘自公(刘文辉,号自乾)怎么称呼的?”贺龙的问话,使李仕安的心情放松了,即回答:当面一般称“主席”,有时称“军座”;背后时常叫他“刘幺爸”(刘文辉六弟兄,他最小,四川方言喊“幺爸”),有些场合叫“刘自公”。贺龙笑起来说:“还有这么多讲究!我是一直称他“刘自公”的。正说着,缪参谋把刚写好的介绍信拿来了,念了一遍。贺龙说:“好,拿给他亲自去交。”最后简要地向李仕安交代了一下任务,鼓励他 “好好干!”李仕安明白,贺龙叫他“好好干!”
摆了一会儿龙门阵,司令员将一封介绍信交给李仕安,让他去找解放军六十二军刘忠军长和鲁瑞林政委,临别时握着他的手,鼓励他说:“好好干”,就是勉励他为解放大西南效力
介绍信是写给解放军62军刘忠军长和鲁瑞林政委的,内容是:
刘军长、黄副军长
鲁政委、熊参谋长:
兹介绍起义部队二十四军参谋李仕安同志到你处工作,请接洽(该员详情已告你部四科田日新同志。在生活上给中灶待遇)。
专此致
敬礼
贺 龙 周士第 张经武
3.4
在贺龙接见他的头一天,,西南军区作战科的任科长听说李仕安学过测绘,又了解彝区地理环境,人称“凉山活地图”,即请他参加绘制“进军西昌路线图”。李说:“我已绘制好一张地图,正好献上。”于是他马上跑回住所,把他的《西康省宁属地区概图》(清朝在西昌设宁远府,宁属,即今西昌地区)取来,献给了西南军区。“李精灵”是有眼光的,他于1949年春夏之间,用几个月时间,把他走过的凉山地区亲自测绘的详图,融入四川测量局地图,绘成这幅《概图》,正是为了迎接解放军。这天他参加了绘制进军路线图,晚上才回家,一进屋就对夫人王甸之说:“今天是我真正参加革命工作的第一天!”他特别高兴,喝了一斤白酒,喝得他心花怒放(彝胞多豪饮,李君生活俭朴,唯喜买醉)。
次日,李仕安拿上介绍信到成都西门外62军军部驻地报到。鲁瑞林政委左手接过信,右手把端着的大茶杯递给李説:“才泡的,喝!”李接过茶杯感动不已:解放军的大首长竟如此平民化,无怪乎叫做人民子弟兵。鲁瑞林看过信后,热情地同他握手说:“你的情况,田科长已经对我谈了,欢迎,欢迎!”鲁同他交谈了一阵以后,即在介绍信背面写下“温江独三军三大队交林师长”。鲁写的是代号,该部是62军184师。李即乘军车到了温江,梁文英政委看了信后,把原信又还给了他(所以李得以将此信保存下来)。梁文英同他谈了许久,然后就叫联络科长刘绍凯把八一帽徽和解放军胸章发给了他。李仕安喜出望外,立即用针线将帽徽缀在军帽上,把胸章缝在胸前,激动得心潮澎湃,泪水涟涟——他是起义部队二十四军两万官兵中第一个戴上八一帽徽的人。
解放西昌的战役,由我军二野15军44师和一野62军184师从南北两面夹击,围歼蒋军。184师于3月8日从成都进军,李仕安被分配在该师中路,(师长林彬)同他一起担任向导的还有金安仁(满族,西昌下属的彝务指挥官)、刘毂卿(汉族,起义的副军长)。他们担负的`任务较为特殊,一路上,李仕安等奉命了解彝族情况向领导汇报;,找带路的向导,说服掌握武力的彝族头人给解放军让路(解放前凉山民间有枪10万枝);找土司、头人为部队筹军粮,动员逃上山的彝胞返回村寨等等。李仕安等遵照党的民族政策,宣传“汉族、彝族是一家,民彝民是兄弟”。他们同部队指战员同甘共苦。
3月27日,西昌解放,蒋军大部被歼,少数逃窜。五星红旗第一次在凉山彝族地区迎风飘扬。在共产党领导下,推翻了奴隶制度,建立了人民政权,凉山彝族成为“一跃跨千年的民族”。
五、住到叛乱头人家里劝降
西昌解放后,成立的军管会,迅速派出部队和南下干部到周边各县,消灭蒋军残部和叛匪,接管旧政权。1950年8月,盐边土司葛绍武裹胁1000多人枪(主要为彝胞)发动叛乱。军管会决定:以184师徐旺参谋长组成剿匪指挥所,率部前往平叛。民族事务处侯志恒处长兼宣传组长,李仕安任副组长。
葛匪身边有两个重要人物,一是其主力大队长黑彝头人李春芳,一是军统特务吴铁军。经军事打击后,徐参谋长派李仕安去争取李春芳,李仕安欣然受命。
它采用适合彝族人性格的方式同叛方谈判,先释放一名被俘叛匪李春芳的侄儿李光跃,让其给李春芳带口信,约李春芳到半山腰一穷苦苗族人家中会面。李春芳即带十数人枪和酒,牵只羊赴约,以酒肉招待了李仕安,初谈以后,李仕安果断地决定深入虎穴招叛匪投诚。他叫一起来的同志都回指挥所,只留一名彝族通信员。他给侯处长写了张条子报告说:“我要到李春芳家,沾住他不放,进展情况每3天汇报一次。”——他考虑如先请示,领导不会批准,因为他这办法等于给叛匪送上个人质。就这样他冒着被杀的危险,去李春芳家一住就是38天。宣传党的政策,谈心,同吃同住同活动。他每3天派通信员回指挥所汇报,返回时带上10斤酒, 李春芳则三天杀只羊,把奴隶娃子也叫来吃肉饮酒。
李春芳思想逐渐松动,陪同李仕安去见叛匪葛绍武,劝其投诚。李仕安与葛匪会面时,按照彝人风俗,葛先用碗敬酒,李仕安将这一碗酒转敬葛的保镖李拉什子,这保镖接过酒一口喝干,然后斟酒还敬,李仕安把这碗酒也一饮而尽。李仕安这一举动,让李拉什子很受感动。
军统特务吴铁军随时随地用电台同台湾联系(葛一叛乱,台湾马上就派飞机给葛空投了银元、子弹)。在李仕安上山之后,又唆使葛匪送给李春芳4支“中正式”步枪,条件是交出解放军谈判代表李仕安。这时,讲义气的 李拉什子反对,说: “为了4支枪,杀自己彝族人,名声不好听”使吴的阴谋未能得逞。
经过一个多月的争取工作,时机基本成熟,侯处长也上山参加谈判,李春芳终于下决心投诚, 李春芳杀了只鸡,与侯处长一块喝了血酒盟誓,即率众投诚 (李春芳后来当了盐边县副县长、西康、四川省人大代表)。随后李拉什子杀了叛首葛绍武,也弃暗投明。至此,李仕安圆满完成贺龙委派给他的任务,受到上级表扬。
六、坎坷不平的后半生
此后,李仕安担任了西昌专区民族干部学校,副教育长,并主讲彝文课和汉文课。之后参加土改工作团,办新彝文培训班。1953年,调到西康省民委任政法组长、秘书。1955年9月,川康两省合并,调他到四川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工作,不久又调到四川民族出版社。他的好时光只过了7年,“反右”大鸣大放之后。1958年8月,他被以“残渣余孽”的罪名错定“右派”,自然免不了遭受一番被揭发批斗,戴上“右派”帽子,以后,他先在成都,后调雅安劳动改造,干过喂猪、地、放鸭子、田间劳动、拉架子车、送蜂窝煤等体力活,直到打倒“四人帮”之后才给他摘掉“右派”帽子。在逆境中,爱国爱党思想是他的精神支柱,他相信党和政府迟早会对他公正处理,因而保持乐观的情绪,能吃能睡。每天劳动完了,3两白酒照喝不误。
1961年秋,四川民族出版社“下马”,人员面临分配之时,好心的社长马林以“照顾夫妻关系”的名义,把李仕安下放到雅安。雅安对李来说,人熟地熟,是个好地方。9月18日他到雅安县政协报到,政协领导及下边的干部中有不少是他的老朋友,相互了解。领导让他一边劳动改造,一边搞文史资料征集工作。他非常高兴,因他对、汉彝文化均有较深造诣,阅历丰富,干这项工作驾轻就熟。头两年,他专心致志的搞,采访完成200多篇文史资料稿。他自己撰写的就在10万字以上。在30年中,他通过办《雅安文史资料选辑》等形式,与同事共同努力,收集出版了大量有社会价值的史料。由于他在文史工作中做出了突出贡献,1996年底,四川省政协特给他颁发了“荣誉证书”。
李仕安平反后,又于1985年解决了离休待遇问题。中共四川省委、四川省人民政府于1999年10月1日发给了他离休干部荣誉证书。如今他年将九旬,但还担任黄埔军校同学会雅安联络组的组长,每月组织一次学习;还担任雅安市政协委员,认真负责地参政议政,为改革开放献计献策。
他自知时光无多却非常乐观。离休之后,他联络汉、彝老朋友共13人,年龄相加为1004岁,议定将聚会称为“千岁宴”,每月一个寿星轮流做东,大家饮酒做诗,谈古颂今,与琼浆玉液为伴,其乐融融的。现已发展到26人,改称“长寿宴”。他曾自豪地函告笔者:“我每个月喝20斤白干(52°),一年喝200多斤,肝脏毫无损伤。”可是,,天有不测风云。2000年冬,他得了结肠癌,立即到成都做手术,手术调理了一段时间,又来信幽默的戏曰:看来可以 “缓期两年”了。他要在最后的岁月活的潇洒,仍以乐观的心情去参加聚会,快乐地演唱人生的夕阳红。。
                      原载《文史精华》2003年第三期
彝人网站 是金桥 让龙鹰的子孙走出古老 .............. 点击这里给沧海一粟发短消息哦
四、奉贺龙之命当向导
在神州大地炮火连天的岁月,李仕安于1949年12月9日,追随刘文辉将军起义。这是他一生的根本转折。
走笔至此,承接本文开头的叙述。1950年3月初,贺龙派参谋缪穆天、组织科长田日新同李仕安取得联系,了解情况,约定见贺龙的时间。李仕安一听说贺龙将军要亲自接见他,既兴奋又紧张,他思虑了一夜晋见的场面。3月4日一早,他来到成都励志社贺龙的指挥部。一见到贺龙忙敬礼。贺龙同他亲切握手,让他坐下,却并不急于下达任务,而是随便同他聊天。贺龙问:“你们对刘自公(刘文辉,号自乾)怎么称呼的?”贺龙的问话,使李仕安的心情放松了,即回答:当面一般称“主席”,有时称“军座”;背后时常叫他“刘幺爸”(刘文辉六弟兄,他最小,四川方言喊“幺爸”),有些场合叫“刘自公”。贺龙笑起来说:“还有这么多讲究!我是一直称他“刘自公”的。正说着,缪参谋把刚写好的介绍信拿来了,念了一遍。贺龙说:“好,拿给他亲自去交。”最后简要地向李仕安交代了一下任务,鼓励他 “好好干!”李仕安明白,贺龙叫他“好好干!”
摆了一会儿龙门阵,司令员将一封介绍信交给李仕安,让他去找解放军六十二军刘忠军长和鲁瑞林政委,临别时握着他的手,鼓励他说:“好好干”,就是勉励他为解放大西南效力
介绍信是写给解放军62军刘忠军长和鲁瑞林政委的,内容是:
刘军长、黄副军长
鲁政委、熊参谋长:
兹介绍起义部队二十四军参谋李仕安同志到你处工作,请接洽(该员详情已告你部四科田日新同志。在生活上给中灶待遇)。
专此致
敬礼
贺 龙 周士第 张经武
3.4
在贺龙接见他的头一天,,西南军区作战科的任科长听说李仕安学过测绘,又了解彝区地理环境,人称“凉山活地图”,即请他参加绘制“进军西昌路线图”。李说:“我已绘制好一张地图,正好献上。”于是他马上跑回住所,把他的《西康省宁属地区概图》(清朝在西昌设宁远府,宁属,即今西昌地区)取来,献给了西南军区。“李精灵”是有眼光的,他于1949年春夏之间,用几个月时间,把他走过的凉山地区亲自测绘的详图,融入四川测量局地图,绘成这幅《概图》,正是为了迎接解放军。这天他参加了绘制进军路线图,晚上才回家,一进屋就对夫人王甸之说:“今天是我真正参加革命工作的第一天!”他特别高兴,喝了一斤白酒,喝得他心花怒放(彝胞多豪饮,李君生活俭朴,唯喜买醉)。
次日,李仕安拿上介绍信到成都西门外62军军部驻地报到。鲁瑞林政委左手接过信,右手把端着的大茶杯递给李説:“才泡的,喝!”李接过茶杯感动不已:解放军的大首长竟如此平民化,无怪乎叫做人民子弟兵。鲁瑞林看过信后,热情地同他握手说:“你的情况,田科长已经对我谈了,欢迎,欢迎!”鲁同他交谈了一阵以后,即在介绍信背面写下“温江独三军三大队交林师长”。鲁写的是代号,该部是62军184师。李即乘军车到了温江,梁文英政委看了信后,把原信又还给了他(所以李得以将此信保存下来)。梁文英同他谈了许久,然后就叫联络科长刘绍凯把八一帽徽和解放军胸章发给了他。李仕安喜出望外,立即用针线将帽徽缀在军帽上,把胸章缝在胸前,激动得心潮澎湃,泪水涟涟——他是起义部队二十四军两万官兵中第一个戴上八一帽徽的人。
解放西昌的战役,由我军二野15军44师和一野62军184师从南北两面夹击,围歼蒋军。184师于3月8日从成都进军,李仕安被分配在该师中路,(师长林彬)同他一起担任向导的还有金安仁(满族,西昌下属的彝务指挥官)、刘毂卿(汉族,起义的副军长)。他们担负的`任务较为特殊,一路上,李仕安等奉命了解彝族情况向领导汇报;,找带路的向导,说服掌握武力的彝族头人给解放军让路(解放前凉山民间有枪10万枝);找土司、头人为部队筹军粮,动员逃上山的彝胞返回村寨等等。李仕安等遵照党的民族政策,宣传“汉族、彝族是一家,民彝民是兄弟”。他们同部队指战员同甘共苦。
3月27日,西昌解放,蒋军大部被歼,少数逃窜。五星红旗第一次在凉山彝族地区迎风飘扬。在共产党领导下,推翻了奴隶制度,建立了人民政权,凉山彝族成为“一跃跨千年的民族”。
五、住到叛乱头人家里劝降
西昌解放后,成立的军管会,迅速派出部队和南下干部到周边各县,消灭蒋军残部和叛匪,接管旧政权。1950年8月,盐边土司葛绍武裹胁1000多人枪(主要为彝胞)发动叛乱。军管会决定:以184师徐旺参谋长组成剿匪指挥所,率部前往平叛。民族事务处侯志恒处长兼宣传组长,李仕安任副组长。
葛匪身边有两个重要人物,一是其主力大队长黑彝头人李春芳,一是军统特务吴铁军。经军事打击后,徐参谋长派李仕安去争取李春芳,李仕安欣然受命。
它采用适合彝族人性格的方式同叛方谈判,先释放一名被俘叛匪李春芳的侄儿李光跃,让其给李春芳带口信,约李春芳到半山腰一穷苦苗族人家中会面。李春芳即带十数人枪和酒,牵只羊赴约,以酒肉招待了李仕安,初谈以后,李仕安果断地决定深入虎穴招叛匪投诚。他叫一起来的同志都回指挥所,只留一名彝族通信员。他给侯处长写了张条子报告说:“我要到李春芳家,沾住他不放,进展情况每3天汇报一次。”——他考虑如先请示,领导不会批准,因为他这办法等于给叛匪送上个人质。就这样他冒着被杀的危险,去李春芳家一住就是38天。宣传党的政策,谈心,同吃同住同活动。他每3天派通信员回指挥所汇报,返回时带上10斤酒, 李春芳则三天杀只羊,把奴隶娃子也叫来吃肉饮酒。
李春芳思想逐渐松动,陪同李仕安去见叛匪葛绍武,劝其投诚。李仕安与葛匪会面时,按照彝人风俗,葛先用碗敬酒,李仕安将这一碗酒转敬葛的保镖李拉什子,这保镖接过酒一口喝干,然后斟酒还敬,李仕安把这碗酒也一饮而尽。李仕安这一举动,让李拉什子很受感动。
军统特务吴铁军随时随地用电台同台湾联系(葛一叛乱,台湾马上就派飞机给葛空投了银元、子弹)。在李仕安上山之后,又唆使葛匪送给李春芳4支“中正式”步枪,条件是交出解放军谈判代表李仕安。这时,讲义气的 李拉什子反对,说: “为了4支枪,杀自己彝族人,名声不好听”使吴的阴谋未能得逞。
经过一个多月的争取工作,时机基本成熟,侯处长也上山参加谈判,李春芳终于下决心投诚, 李春芳杀了只鸡,与侯处长一块喝了血酒盟誓,即率众投诚 (李春芳后来当了盐边县副县长、西康、四川省人大代表)。随后李拉什子杀了叛首葛绍武,也弃暗投明。至此,李仕安圆满完成贺龙委派给他的任务,受到上级表扬。
六、坎坷不平的后半生
此后,李仕安担任了西昌专区民族干部学校,副教育长,并主讲彝文课和汉文课。之后参加土改工作团,办新彝文培训班。1953年,调到西康省民委任政法组长、秘书。1955年9月,川康两省合并,调他到四川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工作,不久又调到四川民族出版社。他的好时光只过了7年,“反右”大鸣大放之后。1958年8月,他被以“残渣余孽”的罪名错定“右派”,自然免不了遭受一番被揭发批斗,戴上“右派”帽子,以后,他先在成都,后调雅安劳动改造,干过喂猪、地、放鸭子、田间劳动、拉架子车、送蜂窝煤等体力活,直到打倒“四人帮”之后才给他摘掉“右派”帽子。在逆境中,爱国爱党思想是他的精神支柱,他相信党和政府迟早会对他公正处理,因而保持乐观的情绪,能吃能睡。每天劳动完了,3两白酒照喝不误。
1961年秋,四川民族出版社“下马”,人员面临分配之时,好心的社长马林以“照顾夫妻关系”的名义,把李仕安下放到雅安。雅安对李来说,人熟地熟,是个好地方。9月18日他到雅安县政协报到,政协领导及下边的干部中有不少是他的老朋友,相互了解。领导让他一边劳动改造,一边搞文史资料征集工作。他非常高兴,因他对、汉彝文化均有较深造诣,阅历丰富,干这项工作驾轻就熟。头两年,他专心致志的搞,采访完成200多篇文史资料稿。他自己撰写的就在10万字以上。在30年中,他通过办《雅安文史资料选辑》等形式,与同事共同努力,收集出版了大量有社会价值的史料。由于他在文史工作中做出了突出贡献,1996年底,四川省政协特给他颁发了“荣誉证书”。
李仕安平反后,又于1985年解决了离休待遇问题。中共四川省委、四川省人民政府于1999年10月1日发给了他离休干部荣誉证书。如今他年将九旬,但还担任黄埔军校同学会雅安联络组的组长,每月组织一次学习;还担任雅安市政协委员,认真负责地参政议政,为改革开放献计献策。
他自知时光无多却非常乐观。离休之后,他联络汉、彝老朋友共13人,年龄相加为1004岁,议定将聚会称为“千岁宴”,每月一个寿星轮流做东,大家饮酒做诗,谈古颂今,与琼浆玉液为伴,其乐融融的。现已发展到26人,改称“长寿宴”。他曾自豪地函告笔者:“我每个月喝20斤白干(52°),一年喝200多斤,肝脏毫无损伤。”可是,,天有不测风云。2000年冬,他得了结肠癌,立即到成都做手术,手术调理了一段时间,又来信幽默的戏曰:看来可以 “缓期两年”了。他要在最后的岁月活的潇洒,仍以乐观的心情去参加聚会,快乐地演唱人生的夕阳红。。
                      原载《文史精华》2003年第三期
彝人网站 是金桥 让龙鹰的子孙走出古老 .............. 点击这里给沧海一粟发短消息哦
四、奉贺龙之命当向导
在神州大地炮火连天的岁月,李仕安于1949年12月9日,追随刘文辉将军起义。这是他一生的根本转折。
走笔至此,承接本文开头的叙述。1950年3月初,贺龙派参谋缪穆天、组织科长田日新同李仕安取得联系,了解情况,约定见贺龙的时间。李仕安一听说贺龙将军要亲自接见他,既兴奋又紧张,他思虑了一夜晋见的场面。3月4日一早,他来到成都励志社贺龙的指挥部。一见到贺龙忙敬礼。贺龙同他亲切握手,让他坐下,却并不急于下达任务,而是随便同他聊天。贺龙问:“你们对刘自公(刘文辉,号自乾)怎么称呼的?”贺龙的问话,使李仕安的心情放松了,即回答:当面一般称“主席”,有时称“军座”;背后时常叫他“刘幺爸”(刘文辉六弟兄,他最小,四川方言喊“幺爸”),有些场合叫“刘自公”。贺龙笑起来说:“还有这么多讲究!我是一直称他“刘自公”的。正说着,缪参谋把刚写好的介绍信拿来了,念了一遍。贺龙说:“好,拿给他亲自去交。”最后简要地向李仕安交代了一下任务,鼓励他 “好好干!”李仕安明白,贺龙叫他“好好干!”
摆了一会儿龙门阵,司令员将一封介绍信交给李仕安,让他去找解放军六十二军刘忠军长和鲁瑞林政委,临别时握着他的手,鼓励他说:“好好干”,就是勉励他为解放大西南效力
介绍信是写给解放军62军刘忠军长和鲁瑞林政委的,内容是:
刘军长、黄副军长
鲁政委、熊参谋长:
兹介绍起义部队二十四军参谋李仕安同志到你处工作,请接洽(该员详情已告你部四科田日新同志。在生活上给中灶待遇)。
专此致
敬礼
贺 龙 周士第 张经武
3.4
在贺龙接见他的头一天,,西南军区作战科的任科长听说李仕安学过测绘,又了解彝区地理环境,人称“凉山活地图”,即请他参加绘制“进军西昌路线图”。李说:“我已绘制好一张地图,正好献上。”于是他马上跑回住所,把他的《西康省宁属地区概图》(清朝在西昌设宁远府,宁属,即今西昌地区)取来,献给了西南军区。“李精灵”是有眼光的,他于1949年春夏之间,用几个月时间,把他走过的凉山地区亲自测绘的详图,融入四川测量局地图,绘成这幅《概图》,正是为了迎接解放军。这天他参加了绘制进军路线图,晚上才回家,一进屋就对夫人王甸之说:“今天是我真正参加革命工作的第一天!”他特别高兴,喝了一斤白酒,喝得他心花怒放(彝胞多豪饮,李君生活俭朴,唯喜买醉)。
次日,李仕安拿上介绍信到成都西门外62军军部驻地报到。鲁瑞林政委左手接过信,右手把端着的大茶杯递给李説:“才泡的,喝!”李接过茶杯感动不已:解放军的大首长竟如此平民化,无怪乎叫做人民子弟兵。鲁瑞林看过信后,热情地同他握手说:“你的情况,田科长已经对我谈了,欢迎,欢迎!”鲁同他交谈了一阵以后,即在介绍信背面写下“温江独三军三大队交林师长”。鲁写的是代号,该部是62军184师。李即乘军车到了温江,梁文英政委看了信后,把原信又还给了他(所以李得以将此信保存下来)。梁文英同他谈了许久,然后就叫联络科长刘绍凯把八一帽徽和解放军胸章发给了他。李仕安喜出望外,立即用针线将帽徽缀在军帽上,把胸章缝在胸前,激动得心潮澎湃,泪水涟涟——他是起义部队二十四军两万官兵中第一个戴上八一帽徽的人。
解放西昌的战役,由我军二野15军44师和一野62军184师从南北两面夹击,围歼蒋军。184师于3月8日从成都进军,李仕安被分配在该师中路,(师长林彬)同他一起担任向导的还有金安仁(满族,西昌下属的彝务指挥官)、刘毂卿(汉族,起义的副军长)。他们担负的`任务较为特殊,一路上,李仕安等奉命了解彝族情况向领导汇报;,找带路的向导,说服掌握武力的彝族头人给解放军让路(解放前凉山民间有枪10万枝);找土司、头人为部队筹军粮,动员逃上山的彝胞返回村寨等等。李仕安等遵照党的民族政策,宣传“汉族、彝族是一家,民彝民是兄弟”。他们同部队指战员同甘共苦。
3月27日,西昌解放,蒋军大部被歼,少数逃窜。五星红旗第一次在凉山彝族地区迎风飘扬。在共产党领导下,推翻了奴隶制度,建立了人民政权,凉山彝族成为“一跃跨千年的民族”。
五、住到叛乱头人家里劝降
西昌解放后,成立的军管会,迅速派出部队和南下干部到周边各县,消灭蒋军残部和叛匪,接管旧政权。1950年8月,盐边土司葛绍武裹胁1000多人枪(主要为彝胞)发动叛乱。军管会决定:以184师徐旺参谋长组成剿匪指挥所,率部前往平叛。民族事务处侯志恒处长兼宣传组长,李仕安任副组长。
葛匪身边有两个重要人物,一是其主力大队长黑彝头人李春芳,一是军统特务吴铁军。经军事打击后,徐参谋长派李仕安去争取李春芳,李仕安欣然受命。
它采用适合彝族人性格的方式同叛方谈判,先释放一名被俘叛匪李春芳的侄儿李光跃,让其给李春芳带口信,约李春芳到半山腰一穷苦苗族人家中会面。李春芳即带十数人枪和酒,牵只羊赴约,以酒肉招待了李仕安,初谈以后,李仕安果断地决定深入虎穴招叛匪投诚。他叫一起来的同志都回指挥所,只留一名彝族通信员。他给侯处长写了张条子报告说:“我要到李春芳家,沾住他不放,进展情况每3天汇报一次。”——他考虑如先请示,领导不会批准,因为他这办法等于给叛匪送上个人质。就这样他冒着被杀的危险,去李春芳家一住就是38天。宣传党的政策,谈心,同吃同住同活动。他每3天派通信员回指挥所汇报,返回时带上10斤酒, 李春芳则三天杀只羊,把奴隶娃子也叫来吃肉饮酒。
李春芳思想逐渐松动,陪同李仕安去见叛匪葛绍武,劝其投诚。李仕安与葛匪会面时,按照彝人风俗,葛先用碗敬酒,李仕安将这一碗酒转敬葛的保镖李拉什子,这保镖接过酒一口喝干,然后斟酒还敬,李仕安把这碗酒也一饮而尽。李仕安这一举动,让李拉什子很受感动。
军统特务吴铁军随时随地用电台同台湾联系(葛一叛乱,台湾马上就派飞机给葛空投了银元、子弹)。在李仕安上山之后,又唆使葛匪送给李春芳4支“中正式”步枪,条件是交出解放军谈判代表李仕安。这时,讲义气的 李拉什子反对,说: “为了4支枪,杀自己彝族人,名声不好听”使吴的阴谋未能得逞。
经过一个多月的争取工作,时机基本成熟,侯处长也上山参加谈判,李春芳终于下决心投诚, 李春芳杀了只鸡,与侯处长一块喝了血酒盟誓,即率众投诚 (李春芳后来当了盐边县副县长、西康、四川省人大代表)。随后李拉什子杀了叛首葛绍武,也弃暗投明。至此,李仕安圆满完成贺龙委派给他的任务,受到上级表扬。
六、坎坷不平的后半生
此后,李仕安担任了西昌专区民族干部学校,副教育长,并主讲彝文课和汉文课。之后参加土改工作团,办新彝文培训班。1953年,调到西康省民委任政法组长、秘书。1955年9月,川康两省合并,调他到四川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工作,不久又调到四川民族出版社。他的好时光只过了7年,“反右”大鸣大放之后。1958年8月,他被以“残渣余孽”的罪名错定“右派”,自然免不了遭受一番被揭发批斗,戴上“右派”帽子,以后,他先在成都,后调雅安劳动改造,干过喂猪、地、放鸭子、田间劳动、拉架子车、送蜂窝煤等体力活,直到打倒“四人帮”之后才给他摘掉“右派”帽子。在逆境中,爱国爱党思想是他的精神支柱,他相信党和政府迟早会对他公正处理,因而保持乐观的情绪,能吃能睡。每天劳动完了,3两白酒照喝不误。
1961年秋,四川民族出版社“下马”,人员面临分配之时,好心的社长马林以“照顾夫妻关系”的名义,把李仕安下放到雅安。雅安对李来说,人熟地熟,是个好地方。9月18日他到雅安县政协报到,政协领导及下边的干部中有不少是他的老朋友,相互了解。领导让他一边劳动改造,一边搞文史资料征集工作。他非常高兴,因他对、汉彝文化均有较深造诣,阅历丰富,干这项工作驾轻就熟。头两年,他专心致志的搞,采访完成200多篇文史资料稿。他自己撰写的就在10万字以上。在30年中,他通过办《雅安文史资料选辑》等形式,与同事共同努力,收集出版了大量有社会价值的史料。由于他在文史工作中做出了突出贡献,1996年底,四川省政协特给他颁发了“荣誉证书”。
李仕安平反后,又于1985年解决了离休待遇问题。中共四川省委、四川省人民政府于1999年10月1日发给了他离休干部荣誉证书。如今他年将九旬,但还担任黄埔军校同学会雅安联络组的组长,每月组织一次学习;还担任雅安市政协委员,认真负责地参政议政,为改革开放献计献策。
他自知时光无多却非常乐观。离休之后,他联络汉、彝老朋友共13人,年龄相加为1004岁,议定将聚会称为“千岁宴”,每月一个寿星轮流做东,大家饮酒做诗,谈古颂今,与琼浆玉液为伴,其乐融融的。现已发展到26人,改称“长寿宴”。他曾自豪地函告笔者:“我每个月喝20斤白干(52°),一年喝200多斤,肝脏毫无损伤。”可是,,天有不测风云。2000年冬,他得了结肠癌,立即到成都做手术,手术调理了一段时间,又来信幽默的戏曰:看来可以 “缓期两年”了。他要在最后的岁月活的潇洒,仍以乐观的心情去参加聚会,快乐地演唱人生的夕阳红。。
                      原载《文史精华》2003年第三期
彝人网站 是金桥 让龙鹰的子孙走出古老 .............. 点击这里给沧海一粟发短消息哦
谢谢补充
此帖中怎么能少了岭光电老先生呢?我很崇拜他!现将老先生生平及事迹列下:
岭光电,1913—1989年2月15日,彝族,彝名牛牛慕理,生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甘洛县胜利乡,是斯补兹莫—暖带田坝土千户后裔。
斯补土司,统有7支百姓,占地60多平方公里,父辈有三兄弟,大伯、二伯早死,父亲年轻时已鸦片毒烟浸身,36岁即病逝。二伯父无后,按土司家规矩,其产业应由岭光电继承。伯父、父亲死后,因产业之事,妯娌时起事端,家势衰弱。1926年,因偶然事件引起彝汉纠纷,汉民诉于官府,官府以土司办理“夷务”不力,派地方军阀刘济南办理。刘见斯补土司家势衰弱,就以“改土归流”之名,实施民族压迫,敲诈岭家钱财,并将所属百姓强辩为“汉团”,强制改变习俗、衣着,把岭光电的堂兄扣押,岭光电因年龄尚小,又有汉民出面保护,才得幸免。
1927年,岭光电出走富林,求川边军司令官羊仁安保护,羊为岭光电父辈好友,岭痛定思痛,用功学习,得羊的三姨太喜爱,认为干儿子(三姨太死时,直到岭赶到并将其抱在怀中才闭眼),即有羊家出资在西昌、成都读书。
1933年考入国民政府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十期。3年后黄埔十期毕业后,分派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重庆行营办公厅任职,同时加入中国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局。是年行营组织“边民调查团”到凉山调查,岭为该团少尉翻译。
1937年回家。岭光电常记羊仁安“无知识的土司,就是一个连长都要欺辱他”之说,又视彝民在文化知识等方面的落后,决定动员内外力量兴办彝民学校,以“土司”之名硬要斯补土司辖区的学龄百姓小孩到校学习,在私宅里办起“私立斯补边民小学”。小学兴办的13年中,培养了200多名学生,有的升入中学、大学读书,很多人后来成为解放凉山的骨干干部,其中县一级干部10多人,省级干部1人,还有一批学术人才。
岭光电回凉山后,利用中央行营、刘文辉、羊仁安、“土司”等的特殊关系和地位,出面帮助普格、盐源、冕宁、西昌等地的少数民族协调民族关系,使之避免了一些民族纠纷,免受一些杀戮和迫害。
1939年,岭任西康省政府中校参议,1942年到西康省宁属屯垦委员会(驻西昌)任边民训练所教育长,1944年任夷田特别政治指导区(直属西康省)区长,西康省彝族文化促进会理事长,1947年任西康省政府边务专员,1948年被选为国民立法委员,1950年,加入“国民革命同志会”并任国民革命军第27军少将副军长。
岭光电在从政、从军之时,也常回家,面对当时的彝族社会,岭用自己所学、所见,在自己能管辖的范围内进行一系列改革。首先兴办教育,成立斯补边民小学,利用电影、模型、图片和彝族原有文化教育百姓,提倡体育锻炼,利用本地能用的实物、古器械进行操练。提倡医药治病,用各种形式解除迷信之说、之事,1949年建成小型的斯补医院(只有一些药品和简单器械)。鼓励农耕,兴修水堰,改变彝民不积人肥、厩肥的习惯,改进耕作和育种技术。奖励植树,自己亲种桐树上百亩,引进桉树,嫁接梨树等。改变彝人住房不开窗、不见亮的习惯。规定:1、严禁吸食鸦片烟;2、禁止酗酒闹事;3、减轻案费;4、不准杀牛宰羊招待上司和其亲信;5、限收婚嫁彩礼;6、祭礼时减少所杀牲畜。
岭光电在社会活动中,认识结交了一些进步人士和共产党人,在所办小学毕业后的学生中就有从事地下工作的共产党员。岭出于民族感情、朋友义气,曾营救或掩护过这些人士。
岭光电在从军从政之时,对彝族文化进行了一些研究和介绍, 1936年就和彝族同仁一起编纂《新彝族》一书, 1942年发表初译彝族《倮倮经典选译》在《西康青年》上发表,后来陆续发表《圣母的故事》、《倮倮的怅恨歌》等译著和论文,1943年整理12篇彝族历史、文化、故事编辑成《倮情概述》,引起朱光潜、马长寿、马学良等学者的重视,后来他们彼此在学术上常有交往。
1950年,岭光电为应付各方关系在成都停留彷徨,最后回汉源同顾保裕的的124军到海棠,当夜又转回田坝,静观态势。在此期间,胡宗南、刘孟廉、谈荣章、杨砥中多次捎信传电催促岭到西昌任副军长职,王济民从西昌到越西邀约上任。岭曾三次晋见过蒋介石,有师生之情,也有忠君之想。同年2月中旬到西昌任27军副军长,见胡宗南后,胡发给黄金、银元要求组建彝族新四军,先组成基干团、警卫营。民国政权在西南也势至末日,惶惶不可终日。3月初岭带领27军警卫营去昭觉,到昭觉不久岭光电接到随解放军到西昌的好友毛筠如信,述说解放军政策,欢迎岭带部队回西昌。4月8日毛筠如、罗正洪、孙学周到昭觉,捎给岭解放军首长信,又听友人讲解了共产党的民族政策,4月10日岭率领人马回到西昌,接受解放军整编,受到政府欢迎。
解放后,彝区需要建设,需要教育,需要人才,军管会与西昌地委招收一批彝族和另邻彝族地区的汉族青年,进行各方面的学习训练,组织了西昌民族干部训练班,岭光电担任主任,为开展少数民族地区工作培训了各种人才。
1951年岭光电到雅安,1954年土改后调芦山县文教科。1957年,参加社科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4工作队,从事彝语调查、研究工作。同年底,调四川省民族出版社。
1962年调四川省民族委员会参事室。“文化大革命”期间,被红卫兵纠回家乡,受到不公正待遇,被迫长时期参加各种老人体力不及的劳动。
1978年至1988年,党和政府为岭落实了了各项政策,实事求是地否定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1978年调四川省民委彝文组工作,岭光电无羁无绊地、专心致志地再整理再从事彝族文化的研究、出版工作。
1981年应邀赴北京参加全国少数民族古籍编目整理,并受聘至中央民族学院彝文专修班任教,编写、整理了大量的古彝文经典书籍——《雪族》、《古侯传》、《跋玛特依》、《教育经》和《凉山彝族习俗》、《彝族尔比尔吉》等书,还解释了很多彝族古老语言和彝汉文化关系等。1985年着手整理《忆往昔》,经多次修改,1988年出版。岭光电落实政策后被选为四川省政协委员、凉山州政协常委、云南省楚雄彝族文化研究所顾问等职。
1989年2月15日因病在西昌逝世。
昭通--美姑......循着这条路线而来!
怎能少了彝族教育家岭光电先生呢?
岭光电,1913—1989年2月15日,彝族,彝名牛牛慕理,生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甘洛县胜利乡,是斯补兹莫—暖带田坝土千户后裔。
斯补土司,统有7支百姓,占地60多平方公里,父辈有三兄弟,大伯、二伯早死,父亲年轻时已鸦片毒烟浸身,36岁即病逝。二伯父无后,按土司家规矩,其产业应由岭光电继承。伯父、父亲死后,因产业之事,妯娌时起事端,家势衰弱。1926年,因偶然事件引起彝汉纠纷,汉民诉于官府,官府以土司办理“夷务”不力,派地方军阀刘济南办理。刘见斯补土司家势衰弱,就以“改土归流”之名,实施民族压迫,敲诈岭家钱财,并将所属百姓强辩为“汉团”,强制改变习俗、衣着,把岭光电的堂兄扣押,岭光电因年龄尚小,又有汉民出面保护,才得幸免。
1927年,岭光电出走富林,求川边军司令官羊仁安保护,羊为岭光电父辈好友,岭痛定思痛,用功学习,得羊的三姨太喜爱,认为干儿子(三姨太死时,直到岭赶到并将其抱在怀中才闭眼),即有羊家出资在西昌、成都读书。
1933年考入国民政府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十期。3年后黄埔十期毕业后,分派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重庆行营办公厅任职,同时加入中国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局。是年行营组织“边民调查团”到凉山调查,岭为该团少尉翻译。
1937年回家。岭光电常记羊仁安“无知识的土司,就是一个连长都要欺辱他”之说,又视彝民在文化知识等方面的落后,决定动员内外力量兴办彝民学校,以“土司”之名硬要斯补土司辖区的学龄百姓小孩到校学习,在私宅里办起“私立斯补边民小学”。小学兴办的13年中,培养了200多名学生,有的升入中学、大学读书,很多人后来成为解放凉山的骨干干部,其中县一级干部10多人,省级干部1人,还有一批学术人才。
岭光电回凉山后,利用中央行营、刘文辉、羊仁安、“土司”等的特殊关系和地位,出面帮助普格、盐源、冕宁、西昌等地的少数民族协调民族关系,使之避免了一些民族纠纷,免受一些杀戮和迫害。
1939年,岭任西康省政府中校参议,1942年到西康省宁属屯垦委员会(驻西昌)任边民训练所教育长,1944年任夷田特别政治指导区(直属西康省)区长,西康省彝族文化促进会理事长,1947年任西康省政府边务专员,1948年被选为国民立法委员,1950年,加入“国民革命同志会”并任国民革命军第27军少将副军长。
岭光电在从政、从军之时,也常回家,面对当时的彝族社会,岭用自己所学、所见,在自己能管辖的范围内进行一系列改革。首先兴办教育,成立斯补边民小学,利用电影、模型、图片和彝族原有文化教育百姓,提倡体育锻炼,利用本地能用的实物、古器械进行操练。提倡医药治病,用各种形式解除迷信之说、之事,1949年建成小型的斯补医院(只有一些药品和简单器械)。鼓励农耕,兴修水堰,改变彝民不积人肥、厩肥的习惯,改进耕作和育种技术。奖励植树,自己亲种桐树上百亩,引进桉树,嫁接梨树等。改变彝人住房不开窗、不见亮的习惯。规定:1、严禁吸食鸦片烟;2、禁止酗酒闹事;3、减轻案费;4、不准杀牛宰羊招待上司和其亲信;5、限收婚嫁彩礼;6、祭礼时减少所杀牲畜。
岭光电在社会活动中,认识结交了一些进步人士和共产党人,在所办小学毕业后的学生中就有从事地下工作的共产党员。岭出于民族感情、朋友义气,曾营救或掩护过这些人士。
岭光电在从军从政之时,对彝族文化进行了一些研究和介绍, 1936年就和彝族同仁一起编纂《新彝族》一书, 1942年发表初译彝族《倮倮经典选译》在《西康青年》上发表,后来陆续发表《圣母的故事》、《倮倮的怅恨歌》等译著和论文,1943年整理12篇彝族历史、文化、故事编辑成《倮情概述》,引起朱光潜、马长寿、马学良等学者的重视,后来他们彼此在学术上常有交往。
1950年,岭光电为应付各方关系在成都停留彷徨,最后回汉源同顾保裕的的124军到海棠,当夜又转回田坝,静观态势。在此期间,胡宗南、刘孟廉、谈荣章、杨砥中多次捎信传电催促岭到西昌任副军长职,王济民从西昌到越西邀约上任。岭曾三次晋见过蒋介石,有师生之情,也有忠君之想。同年2月中旬到西昌任27军副军长,见胡宗南后,胡发给黄金、银元要求组建彝族新四军,先组成基干团、警卫营。民国政权在西南也势至末日,惶惶不可终日。3月初岭带领27军警卫营去昭觉,到昭觉不久岭光电接到随解放军到西昌的好友毛筠如信,述说解放军政策,欢迎岭带部队回西昌。4月8日毛筠如、罗正洪、孙学周到昭觉,捎给岭解放军首长信,又听友人讲解了共产党的民族政策,4月10日岭率领人马回到西昌,接受解放军整编,受到政府欢迎。
解放后,彝区需要建设,需要教育,需要人才,军管会与西昌地委招收一批彝族和另邻彝族地区的汉族青年,进行各方面的学习训练,组织了西昌民族干部训练班,岭光电担任主任,为开展少数民族地区工作培训了各种人才。
1951年岭光电到雅安,1954年土改后调芦山县文教科。1957年,参加社科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4工作队,从事彝语调查、研究工作。同年底,调四川省民族出版社。
1962年调四川省民族委员会参事室。“文化大革命”期间,被红卫兵纠回家乡,受到不公正待遇,被迫长时期参加各种老人体力不及的劳动。
1978年至1988年,党和政府为岭落实了了各项政策,实事求是地否定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1978年调四川省民委彝文组工作,岭光电无羁无绊地、专心致志地再整理再从事彝族文化的研究、出版工作。
1981年应邀赴北京参加全国少数民族古籍编目整理,并受聘至中央民族学院彝文专修班任教,编写、整理了大量的古彝文经典书籍——《雪族》、《古侯传》、《跋玛特依》、《教育经》和《凉山彝族习俗》、《彝族尔比尔吉》等书,还解释了很多彝族古老语言和彝汉文化关系等。1985年着手整理《忆往昔》,经多次修改,1988年出版。岭光电落实政策后被选为四川省政协委员、凉山州政协常委、云南省楚雄彝族文化研究所顾问等职。
1989年2月15日因病在西昌逝世。
昭通--美姑......循着这条路线而来!
岭光电,1913—1989年2月15日,彝族,彝名牛牛慕理,生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甘洛县胜利乡,是斯补兹莫—暖带田坝土千户后裔。
斯补土司,统有7支百姓,占地60多平方公里,父辈有三兄弟,大伯、二伯早死,父亲年轻时已鸦片毒烟浸身,36岁即病逝。二伯父无后,按土司家规矩,其产业应由岭光电继承。伯父、父亲死后,因产业之事,妯娌时起事端,家势衰弱。1926年,因偶然事件引起彝汉纠纷,汉民诉于官府,官府以土司办理“夷务”不力,派地方军阀刘济南办理。刘见斯补土司家势衰弱,就以“改土归流”之名,实施民族压迫,敲诈岭家钱财,并将所属百姓强辩为“汉团”,强制改变习俗、衣着,把岭光电的堂兄扣押,岭光电因年龄尚小,又有汉民出面保护,才得幸免。
1927年,岭光电出走富林,求川边军司令官羊仁安保护,羊为岭光电父辈好友,岭痛定思痛,用功学习,得羊的三姨太喜爱,认为干儿子(三姨太死时,直到岭赶到并将其抱在怀中才闭眼),即有羊家出资在西昌、成都读书。
1933年考入国民政府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十期。3年后黄埔十期毕业后,分派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重庆行营办公厅任职,同时加入中国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局。是年行营组织“边民调查团”到凉山调查,岭为该团少尉翻译。
1937年回家。岭光电常记羊仁安“无知识的土司,就是一个连长都要欺辱他”之说,又视彝民在文化知识等方面的落后,决定动员内外力量兴办彝民学校,以“土司”之名硬要斯补土司辖区的学龄百姓小孩到校学习,在私宅里办起“私立斯补边民小学”。小学兴办的13年中,培养了200多名学生,有的升入中学、大学读书,很多人后来成为解放凉山的骨干干部,其中县一级干部10多人,省级干部1人,还有一批学术人才。
岭光电回凉山后,利用中央行营、刘文辉、羊仁安、“土司”等的特殊关系和地位,出面帮助普格、盐源、冕宁、西昌等地的少数民族协调民族关系,使之避免了一些民族纠纷,免受一些杀戮和迫害。
1939年,岭任西康省政府中校参议,1942年到西康省宁属屯垦委员会(驻西昌)任边民训练所教育长,1944年任夷田特别政治指导区(直属西康省)区长,西康省彝族文化促进会理事长,1947年任西康省政府边务专员,1948年被选为国民立法委员,1950年,加入“国民革命同志会”并任国民革命军第27军少将副军长。
岭光电在从政、从军之时,也常回家,面对当时的彝族社会,岭用自己所学、所见,在自己能管辖的范围内进行一系列改革。首先兴办教育,成立斯补边民小学,利用电影、模型、图片和彝族原有文化教育百姓,提倡体育锻炼,利用本地能用的实物、古器械进行操练。提倡医药治病,用各种形式解除迷信之说、之事,1949年建成小型的斯补医院(只有一些药品和简单器械)。鼓励农耕,兴修水堰,改变彝民不积人肥、厩肥的习惯,改进耕作和育种技术。奖励植树,自己亲种桐树上百亩,引进桉树,嫁接梨树等。改变彝人住房不开窗、不见亮的习惯。规定:1、严禁吸食鸦片烟;2、禁止酗酒闹事;3、减轻案费;4、不准杀牛宰羊招待上司和其亲信;5、限收婚嫁彩礼;6、祭礼时减少所杀牲畜。
岭光电在社会活动中,认识结交了一些进步人士和共产党人,在所办小学毕业后的学生中就有从事地下工作的共产党员。岭出于民族感情、朋友义气,曾营救或掩护过这些人士。
岭光电在从军从政之时,对彝族文化进行了一些研究和介绍, 1936年就和彝族同仁一起编纂《新彝族》一书, 1942年发表初译彝族《倮倮经典选译》在《西康青年》上发表,后来陆续发表《圣母的故事》、《倮倮的怅恨歌》等译著和论文,1943年整理12篇彝族历史、文化、故事编辑成《倮情概述》,引起朱光潜、马长寿、马学良等学者的重视,后来他们彼此在学术上常有交往。
1950年,岭光电为应付各方关系在成都停留彷徨,最后回汉源同顾保裕的的124军到海棠,当夜又转回田坝,静观态势。在此期间,胡宗南、刘孟廉、谈荣章、杨砥中多次捎信传电催促岭到西昌任副军长职,王济民从西昌到越西邀约上任。岭曾三次晋见过蒋介石,有师生之情,也有忠君之想。同年2月中旬到西昌任27军副军长,见胡宗南后,胡发给黄金、银元要求组建彝族新四军,先组成基干团、警卫营。民国政权在西南也势至末日,惶惶不可终日。3月初岭带领27军警卫营去昭觉,到昭觉不久岭光电接到随解放军到西昌的好友毛筠如信,述说解放军政策,欢迎岭带部队回西昌。4月8日毛筠如、罗正洪、孙学周到昭觉,捎给岭解放军首长信,又听友人讲解了共产党的民族政策,4月10日岭率领人马回到西昌,接受解放军整编,受到政府欢迎。
解放后,彝区需要建设,需要教育,需要人才,军管会与西昌地委招收一批彝族和另邻彝族地区的汉族青年,进行各方面的学习训练,组织了西昌民族干部训练班,岭光电担任主任,为开展少数民族地区工作培训了各种人才。
1951年岭光电到雅安,1954年土改后调芦山县文教科。1957年,参加社科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4工作队,从事彝语调查、研究工作。同年底,调四川省民族出版社。
1962年调四川省民族委员会参事室。“文化大革命”期间,被红卫兵纠回家乡,受到不公正待遇,被迫长时期参加各种老人体力不及的劳动。
1978年至1988年,党和政府为岭落实了了各项政策,实事求是地否定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1978年调四川省民委彝文组工作,岭光电无羁无绊地、专心致志地再整理再从事彝族文化的研究、出版工作。
1981年应邀赴北京参加全国少数民族古籍编目整理,并受聘至中央民族学院彝文专修班任教,编写、整理了大量的古彝文经典书籍——《雪族》、《古侯传》、《跋玛特依》、《教育经》和《凉山彝族习俗》、《彝族尔比尔吉》等书,还解释了很多彝族古老语言和彝汉文化关系等。1985年着手整理《忆往昔》,经多次修改,1988年出版。岭光电落实政策后被选为四川省政协委员、凉山州政协常委、云南省楚雄彝族文化研究所顾问等职。
1989年2月15日因病在西昌逝世。
昭通--美姑......循着这条路线而来!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真好
低调,永不褪色
很多楼层重复
木确奢哲·倮族黑灵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blackspirit5
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914156637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