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彝火】半月诗选005期 补发

彝火詩社

半月诗选

总第005期   2016.12.01-15


诗选篇目:
刘常德《迎面沧桑 热泪盈眶》组诗外一首
楚国周郎《深秋书》
寒江雪《夜宿龙街渡》
咯嘶《一匹饥饿的狼》外一首
王国清《上山 还是下山》
潇翛《回眸》
吉木里呷《我的童年》
页川《嚼一枚烧橄榄》附一首


附:
中国诗歌网话题帖址http://www.zgshige.com/sns/thread.zhtml?TID=9571
彝人诗歌公号发布网址http://mp.weixin.qq.com/s/lahLEUZC22oU1f6CmaXkqg
迎面沧桑 热泪盈眶(组诗外一首)

作者:刘常德

双亲进城

他们扔下土地,土地必荒芜
他们扔下青山,青山定葱绿
他们贱卖鸡鸭猪牛
劳苦一生余下的光,试图拓宽
儿子用青春和未来
在省城按揭的商品房

出发前,他们一再收整
不知空荡荡的屋
还能不能填满;不知远方可否
把晚年安放。两棺材,黑漆
一人一口,用胶布反复裹紧盖实
担心粮仓空后老鼠过于饥饿
担心猫掀翻瓦片阴雨连绵

最后,给天地国亲师位作揖
磕头。终不舍卖阿黄——他们深知
老狗被买走的命运。终没带阿黄——
路太遥,行囊已够沉;省城太大
他们担心它不适应

土地沦失记

姐姐相继出嫁,劳动力锐减
他忍痛扔下几块最靠近山边的
我上大学,劳动力再减,下决心
他把几块不平整不起产的
送给少土地的人家栽种
后来,母亲执意外出打工
他不得不咬牙,把肥沃的
大平地,陆陆续续一块块的
统统交由邻居打理

现在,就剩下老屋旁
巴掌大的自留地了
杂草丛生,荒木楼高。父亲
从大饥荒里爬出来的人啊
他一点点交出土地多像
债主从他手里一点点
收回光阴

送父母去东站

一再下定的决心没用
提前的调休没用——上级突然的
一邮件通知,瞬间破灭两周前
已制定的周密计划。不得不又一次
违背父母的小小心愿,只能感慨
四百公里回乡路越来越
步履维艰

在新买两年的私家车里,我们
什么都没说。周五晚高峰如我的心
一样堵——日新路堵,春城路堵
东二环似不堪重负的停车场

夜幕降临。我看见昆明城
一点点点亮灯火,而父母的心
始终悬着,担心再堵将错过
九点半回西畴的夜班车

连平日焦急的喇叭,也销声
忽然想起——买车后两万里程
从未回家;八十大寿的舅舅
他一直对我好

父亲

和进城前相比,似乎
他变勤快了。我们去上班
他就呆在家收整,打扫
刷碗做饭,为母亲洗衣

近来,他开始为年纪大
懊恼。恨自己没用,常幻想还年轻
渴望也像母亲去工作。每天
无数次,他总要到小区四处巡逻
那纸壳瓶子,那塑料铁丝
它们都让他欣喜

远远地,我仔细观察过
他用小小的手拖车
佝偻着拉他的几大捆成果
一路颠簸三公里,去卖。有几次
我见他回来,手里拎几个
空矿泉水瓶,他很高兴地走近
跟我说今天又卖了多少钱

桂花

在城市与其相遇,就像
遇见老家的乡亲。我们一样
开不出娇艳的花;我们一样
结不出丰硕的果;我们一样
都不是城市所生

谁也不知道,我们进城的日期
谁也不记得,我们的生辰

老老实实,它们一直站着
在风中摇晃;在风后平静

我知道,要像它们是难的
是树就永远做一棵树
是花就吐露芬芳

农村走出来的人

这些年在城市
我会时常想起家乡
那连绵的玉米林。秋天
丰收在即,它们沉甸甸地
一片金黄。秋收后
它们很快便衰败了
风一吹,总漫不经心地摇
干枯的叶相碰,嚓嚓嚓
发出清脆响声

我怀念,它们往昔的绿
我心疼,它们因玉米棒
被掰走留下的伤
我知道其实它们的心
早空了,秸秆瓤枯萎
我发现须等风退去
它们才能慢慢
恢复平静


【办工资卡的服务员】

在职业一栏,按提示
他需要写职员

第一次,他写成服务员
第二次,他写成服务员
第三次,他写成服务员
第四次,终于
他没写成服务员

他只写下服务
就用笔狠狠划掉
把开户申请表彻底
撕烂,迅速
揉作一团
深秋书

作者:楚国周郎

唯有把不惑之年的躯壳
装上父亲六十岁的心脏
站在乡下空旷原野的高岗,远眺
在眼中装满漫山遍野的黄
才能触及秋刀之锋利
那萧杀者的心,冰冷无情

当风吹过“残”字空荡荡的骨叉,呼呼作响
突然想点一只烟
这伤心伤肺的毒草呵
父亲一抽就是几十年
野鸟的啼叫声带着沙哑
千千万万根骨,瘦如柴,在风里打颤
依稀中,再次看见一只突然伸开的枯手
在我的泪光中停留
想扔就扔吧!亲爱的父亲
把那烟火──一满腔的萧瑟扔出去
让干柴烈火
焚烧这干瘪疼痛的秋
燃尽整个世界的骨,让寒风吹散人间
倒带四十年,还没有我
而你站在春野里,风华正茂,玉树临风

06/12/2016
夜宿龙街渡

作者:寒江雪

芦白秋江夜有声
金沙冷透寒烟平
伶仃诗客挑灯看
野渡舟横孤月明
一匹饥饿的狼(外一首)

作者:咯嘶

那条夜里容不下半粒沙子的母狗不叫了
倦缩在村口寡妇背水歇脚的核桃树下
吐出的长信子饥渴地汲取夹在微风中的凉快
这个夏季已经把它折腾够了
它的眼神
裝满了对嗖嗖凉风的期待

光秃的山包上
石头群裸露着屁股
勾引痴汉的无限暇想
一个名叫嘉月纳丙的兔唇男
曾坐石头上为自己的不幸喊冤
吓坏过一对热恋中的雉鸡

放猪的草坪
一群悠闲的山猪
一匹饥饿的狼
轻松叼起单只双月猪
仅仅的半句惨叫后
一起消失于视线
之后的事情  
谁都不言而喻了吧
猪已很惨


【黑暗】

大山的隆胸
一半高一半矮
阳光走过时
大地含情脉脉
顺手抛掷一串吻
云雀看见了
偷偷含走了一枚
没有说明用途
天暗了
夜 醉得黑黑的
什么也看不见
只有一对酒糟鼻
牛一般的喘气
上山 还是下山

作者:王国清

我传说中的家园,与夏商一同
一直在走远
曾经的传奇,已模糊不清
我试着面向祖灵,叩问过去
祖先说:每一座山都是一座家园
可我始终看不见
一座山最初的轮廓
读不懂
一堆土深埋的符号
赶往祖地的路上,铺满先祖的影子
他们沉默着,一言不发
时光不等我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一些良知,开始像藤蔓一样缠绕而来
敦促你加快呼吸
我满怀愧疚,站在大凉山上
像一个刚刚丢失羊群的牧童
两手空空,双眼无助地不知应该
继续上山,还是下山
回眸

作者:潇翛

时钟的脚步,何须去拾掇
一转身就走失,日子
眨眼就会跑到尧舜,回眸
只捡拾迷途,和失足
不必在乎伤痛与故事单薄,掏出
懊悔,泪滴,和诸葛的羽扇
灌筑一条新的,出路

鸟儿蹦极,樱花失态
蚁群造城,他们在书写各自的阁楼
个中笑话与你无关,不要在
呆滞和痴望中,自杀

走过的湖泊,山川,奈何桥上的沟坎
就此不提,只需把一路的阳光
嚼食,剩下那些喜怒哀乐
只是撕下的日历,谁愿咀嚼谁拾

醒来吧,酲梦的孩子
昨天那首小诗,只是景中一塔
何必纠结李白的醉,抗儒的焚
一池荷孕,能怀莲童几粒
我独在意,抬腿留痕
我的童年

作者:吉木里呷

我的童年在山里
在一座抱怨了千年
又心疼了千年的大山
我的梦想在高空
在一只怨恨了千年
又怜惜了千年的鹰嘴里
我的粮食在荒野
在一匹埋怨了千年
又珍惜了千年的马背上
倘若要让我吐尽我的童年,那么
就请看看我身后的群山
有多少还没被钉下无锈的钢针
也请看看那只衔梦的鹰
有多少羽翅还能轻抚一片蔚蓝
再看看驮着粮食的马
还剩多少
洒落在南高原
空旷的谷地

因为那些消逝的
都是我褪色的童年
来不及抚摸的痛
嚼一枚烧橄榄

作者:页川

在扶贫结队亲家新建成的房子里
农家老表们的笑声和酒令
把小山村吵热
今晚,我醉了

一双布满皲裂的大手
捧来一捧灰灰的东西
我问是什么,亲家说:烧橄榄,解酒
我吃过新鲜橄榄
酸、甜、苦、涩
辣火灰里烧熟的橄榄从没听说过

灰灰的大手,灰灰的橄榄
灿烂的笑容
讲述着大山里灰灰的故事

我抓起一枚滚烫的烧橄榄
吹去表面的灰,橄榄变成一枚
绿色的珍珠
辣火灰烧去了橄榄的苦涩
焐熟大山深处的酸和甜

嚼一枚烧橄榄,喝一口茶
一枚月亮溜进没有玻璃的窗洞
嘴里溢满月亮的味道


附:
卜算子·烧橄榄

亲家烧橄榄,给我来解酒。
吹去遍身辣火灰,一捧珍珠秀。
清香扑鼻来,不忍咬一口。
酸去甜来如甘醴,满月照新楼。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