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转贴]武定酒歌

本帖最后由 yncxzl 于 2016-5-11 19:12 编辑

武定酒歌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3月10日05:44 人民网-人民日报


彭学明(全国人大代表)


  我们还没到武定时,武定的酒歌就飘来了。那酒歌是从高高的云岭中响起的。在莽莽苍苍的大山深处,在茂茂密密的森林里,酒歌披一身翠绿,拍翅而起,射向天空。朝霞在酒歌的韵脚里徐徐染红。炊烟在酒歌的声腔里冉冉升起。云朵和雾霭,在酒歌里缓缓飘荡。因了这高高的山,因了这高高的云和雾,武定的酒歌就有如仙音,飘飘渺渺,亦真亦幻。这梦中的仙音是拨动瑶池的片片涟漪,弹响瑶池的阵阵箫声。那音符是在嫦娥的水袖上绣的,所以很圆润、飘逸和舒展。那歌谣是在吴刚的酒碗里泡的,所以很缠绵、酽醇和回味无穷。那歌,开在吴刚高高的桂花树上,让桂花更艳更香。那歌,搭成弯弯的鹊桥,让有情人长守长伴。是女娲补天时,飞天的翅膀;是精卫填海时,精美的石头;当然,也是夸父追日时,取之不绝的力量。

  武定的酒歌,不是天神唱的,是神的儿女、神的彝人唱的。这些布满彝人符号的神的儿女们,摇曳着比酒还醉的彝风,从林海的绿色里摇出来、摆出来,抹亮你本就充满了惊奇的眼睛。你还来不及看一眼满眼的风景,你就会被武定的美色和酒歌灌醉了,你就毫无准备的醉得站不稳当、爬不起来了。

  此刻,一群如水的武定女儿们,正端着一杯杯米酒站着、笑着、唱着,等着你的光临,迎接你的风尘。那酒不是凡人的玻璃杯装的,而是神仙的羊角号盛的。那羊角杯已经被武定女儿的歌声打磨得光滑锃亮、润泽光洁。羊角的杯里,是武定米酒的酒香。羊角的杯口,是武定女儿的唇香。羊角的杯缘,是武定酒歌的诗香。


  彝家女儿就那么端着一羊角杯酒,笑意抿抿的望着你唱,亮闪闪的眼睛水汪汪的跟你说话,远方的贵客远方的哥,喝一口彝家阿妹的迎客酒吧。你硬硬的一颗心就被她看热了,看软了,甚至看熔了,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那是武定彝家的一种情啊,怎能不喝?你要实在不胜酒力,不肯喝,彝家姑娘就还会端着酒杯唱:阿老表端酒喝阿表妹端酒喝/阿老表喜欢不喜欢也要喝/阿表妹喜欢不喜欢也要喝/喜欢呢也要喝/不喜欢也要喝/管你喜欢不喜欢也要喝/管你喜欢不喜欢也要喝!那些英武标致的男孩也端起了羊角杯,唱起了敬酒歌,看谁比谁狠,看你还耍不耍滑,看你喝不喝!你只得在武定彝家的歌声和热情面前败下阵来,乖乖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因此,当你一踏进武定彝山,彝山的酒歌就会把你灌倒、熏醉,你就会头枕一地民风,在彝山的怀抱流连忘返。

  武定酒歌是彝家的热情酿制的,也是彝家的汗水酿制的。养育了武定祖祖辈辈的云贵高原,是时光和自然留下的酒坛。酒坛深处的武定儿女们,站在春天的树尖上,以春风为媒,把春雨、春光和春色,都播撒在高高的云贵高原,把勤劳、汗水和智慧都浸泡在高高的云贵高原。他们喝一碗酒,吼一声嗓,抹抹唇间和胡须上的酒珠,就扛着犁上山,提着锄下地了。牛跟着他们。羊跟着他们。狗跟着他们。甚至那些鸟雀也会跟着他们。在高一声低一声的雀声里,他们犁田、播种、收割,他们把艰苦的劳动变成愉快的歌声,变成会飞的音符,变成一首首劳动的颂诗。喝了一杯羊角酒,他们劳动时才有使不完的劲;唱了几首酒歌,他们劳动时才品味得出劳动的芳香。那酒是庄稼地里长出来的,泥土的清香、五谷的成色、丰收的模样都是酒的颜色、酒的味道、酒的芬芳。武定的酒歌,是彝家的汗水酿的。彝家的秋色,是在武定的酒歌里熟的。

  武定的男儿女儿们,无论老少和尊卑,无论职业和行当,个个都是好酒量个个都是好歌手。歌是他们的桥。歌是他们的路。歌是他们的心。那些英武标致的男儿们,总会唱着酒歌,踏着月色,到他心上人的屋檐下去。他说他把山上的野花采来了,花朵上的夜露是他思念的泪。他把天上的星星摘来了,天上的星星是他爱情的眼睛和明灯。他要把花朵和星星献给她。他要三天三夜不歇地唱出他的心声。那些武定的女儿们,是天下最漂亮最温柔也最多情的人,她会流着热泪推开女儿房的窗户说,来吧,爱人,到我的女儿房里来,喝一杯我为你酿的女儿酒,听一曲我为你唱的女儿歌,当然,更要染一点我青春年少的女儿红。武定人的酒歌就变成了情歌,酒歌的音符,泡熟了彝家人的爱情。武定的彝山上,到处酒歌潺潺、民风徐徐,到处是热情淳朴的酒香、劳动丰收的酒香、爱情甜美的酒香。那醉人的酒歌,就会在你的梦中天天不落、夜夜升起:武定那个小锅酒又甜又爽口/客人啊请你喝不喝你莫走/要喝你就喝个够/点滴都莫留/彝家人礼不周/还请再来走/彝家人礼不周/还请再来走……


  《人民日报》 (2005年03月10日 第十三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