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枝花日报:道角村有多少“阿木可”

攀枝花日报:道角村有多少“阿木可”
作者:张春 潘芝 梁波 发布时间:2014-04-03 原出处:攀枝花日报 分享到: [url=]
[/url][url=]
[/url][url=]
[/url][url=]
[/url][url=]0[/url]


  【一个心与心行走的故事】

  阿木可,彝语,原意“当官的”,现意“干部”。

  道角村,四川省攀枝花市盐边县温泉彝族乡大山深处的一个偏远山村。雄鸡报晓,紧邻的凉山也能依稀听到。

  小小的道角村竟然有三位党支部书记:第一书记王小华,27岁,大学毕业,温泉乡下派道角村干部;书记谢木果,37岁,土生土长的道角村人,已经当了两届村支书;“排位”最后的副书记张涛“来头”最大、“头衔”最多,省委宣传部外宣处副处长、盐边县副县长、温泉乡党委副书记,35岁,研究生。

  道角村究竟有多少“阿木可”?

  我们五赴道角村,一次次寻找答案。“那咋数得过来哦?老吴,省里的大阿木可;刘大哥,攀枝花的大阿木可。”当地彝族老乡说,“给我们办事的阿木可多得很,有‘汉嘎’(汉族),也有‘确波’(彝族),都是干事的阿木可,都是共产党派来的好阿木可!”

  【“懂我”的阿木可,真情接通“最后一公里”】

  道角,真的好偏,好远。

  从攀枝花市中心炳草岗出发,驱车110公里,到达盐边县西北部崇山峻岭中的温泉乡政府。再沿着陡峭、蜿蜒的村道驱车“攀缘”15.5公里,路的尽头,是道角村最远的村民小组——干河。这15.5公里村道中,有13.5公里是新建的3.5米宽水泥路,护栏、道路广角反光镜、标志线、排水边沟,“配置”齐全。“高差1000多米,造价600多万元,两个多月干通!”和我们一起四上道角采访的温泉乡党委书记李兴发很自豪。

  干河组海拔2600米,集中居住的村民只有14户、78人。

  2014年3月18日。朵朵“银花”的李子树下,与大山相伴36年的彝族妇女尔歪解开腰间的绣花口袋,摸出一只红色的手机,很随意地给远嫁盐源的女儿通了一个电话。

  
  道角村党支部第一书记王小华亲手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存进了村民尔歪的手机内,让她有事就给他打电话。

  记得2013年5月3日,我们沿着刚开出的土路第一次到道角村干河组采访时,苍凉的干河只有2部手机,当时“要举着手机到处找,看风能不能把很远地方的信号吹过来”。

  “干河现在至少有28个手机,一般是每家男的一个、女的一个。”阳光下,笑容在尔歪的脸上漾开,是那样的灿烂。

  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投资50万元新建的基站就在不远的陡坡上。“目前干河每个月的电话费总共只有300元左右,但是我们觉得很值。”中国电信攀枝花分公司副总经理莫晓斌说,“这个不能用投入产出比算单纯的经济账。”

  “阿木可好哦,修公路、架电线、接自来水、建公共厕所,干一个是一个!”干河的彝族乡亲们七嘴八舌,彝语中夹杂着很多汉语“新词汇”。特别是“息木”(彝语,媳妇)们的笑声不断,与几个月前我们一上道角时她们的拘谨,形成鲜明的反差:“样样都是我们想要的!高兴嘛!”80多岁的马劳动大爷拧开自家的水龙头,端起一只大盆子,执意要记者拍照留念。

  干河的彝族乡亲们清楚地记得,“老吴”、“吴部长”——四川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吴靖平一上道角村那天,是2013年3月13日,二上道角村是2013年7月1日——那天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2周年。吴靖平同志的联系户马当史、谢阿色夫妻说:“他最懂我们需要哪样,送太阳能热水器,建洗澡房,修厨房,引种脱毒洋芋……样样办在我们心坎上。”

  “懂我”、“懂老百姓”、“懂偏远山区的少数民族贫困群众所急所需”。或许,这正是接通联系群众“最后一公里”的重要秘诀!

  道角村的乡亲们不一定知道,为了彻底改变道角村的面貌,吴靖平同志多次详细了解道角村的发展规划和项目推进情况,曾经召集十多个厅、局、委、办的负责人专题研究支持道角村的脱贫发展问题。在温泉乡的台账记录上,定点联系帮扶道角村的厅级单位就有10个。

  2014年3月3日,作为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省委第三督导组第一组长的吴靖平同志,在盐边县领导干部大会上讲话指出:“下大力气解决联系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问题。保证群众话有地方说、事有地方办,困难有人帮、问题有人管。”他特别强调“要整顿基层组织,配齐配强基层党组织‘一把手’”。

  此前的2013年12月13日,受吴靖平同志委托,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邹吉祥率队到道角村走访慰问。这天晚上,把张涛留在了盐边,留在了温泉,留在了道角。“也许一年,也许三年或者更长,这不重要。”临分别时,张涛表明心迹,“请领导和同志们放心,我知道我是谁,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干河的彝族乡亲们清楚地记得,“刘大哥”、“刘书记”——市委书记刘成鸣是徒步近3个小时、翻山越岭来到道角村干河组的。那时干河不通路、不通电、不通自来水、不通电话、不通广播电视……那一天,是公元2012年4月9日。69岁的李五嘎大妈就坐在村口的石头上,她还从未走出过干河,走出过大山。“刘书记走得大汗淌啊,听说路上还摔了一大跤,但他硬是从格萨拉那边翻山走过来了。”彝族乡亲们至今还非常感动。

  面对原始而寂寥的村落,老旧透风的土坯房,面对乡亲们期盼的目光,在干河组的土坝坝上,刘成鸣郑重承诺:乡亲们的困难,就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攀枝花奔小康的路上,我们绝不让偏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困难群众掉队!

  ——27天后,通信基站信号调试,6位村民率先订购了手机。

  ——2个月零15天,村民们拉亮了电灯,乡亲们心里一下亮堂了。“架线路时还不通公路。9公里的线路、14根10米高电杆、73根普通电杆,硬是用绞盘机一根一根拖上山。70个人三班作业。”国家电网四川电力公司盐边分公司的项目负责人毛志远回忆道,“梁子陡的地方全靠人抬,1吨重的电杆16个人抬,一天走一公里都累得腿杆打颤,下坡就更危险了。海拔2000多米的大山陡坡上架线,人就像挂在天上一样……”

  ——2014年1月21日,从温泉到干河的水泥道路全线通车。“毛路推出来后,必须把5000多吨水泥一次拉到位,路基坡度大,只能用载重车先把水泥运到山下,再用农用车倒几次到现场,10多台车整整倒了10天。”盐边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熊维东至今记忆犹新,“道角缺水,修路每天所需的六七十吨水只能买送水车运、挖坑打池子贮、用铁罐子接……啥子办法都想尽了,用尽了。”施工时正值冬季,期间攀枝花又两次遭遇几十年不遇的低温。“晚上那个冷啊,在工棚里,头上包着围巾都不顶用。早上醒来,铺盖上都结冰了。”曾参与施工的工人们说,“办法都是人想的,为了早日通车,1台搅拌机安装4个搅拌罐,配4台罐车,3个施工队轮流打箱,70多个人加班加点。”这条村道途经道角村4个村民小组,道角村1300名村民“出行难”成为历史。

  ……

  “说话算话,我们‘确波’就认这种大哥!”——其实,不仅仅是道角村的彝族乡亲称呼刘成鸣为“刘大哥”,盐边渔门镇朵古村的傈僳族、红宝乡的苗族等许多乡亲都觉得“这样喊很近”。

  人与人,心与心,只要相互“懂”了,就可以很近,很亲。

  【“赶考”的阿木可,跋涉的路上很“补钙”】

  2014年3月27日,海拔2700米的道角村放羊坪组。从这里放眼望去,几百亩坡地成厢成垄,很是壮观。

  
  在道角村放羊坪的“二荒地”上,彝族妇女们正在抢种优质脱毒土豆。

  “道角村750亩脱毒土豆已经基本种下去了。”村文书马恰恰告诉记者,“就剩下李惹火家还有20亩,今天正在赶种。”这有点让人不可思议:一周前我们经过这里时,眼前的大片“二荒地”(曾经耕种又被撂荒的土地)还正在翻耕。“吴部长从凉山给我们引种的这种优质脱毒土豆,去年试种了10亩,亩产保守计算达5000斤,每斤保守计算7角钱,那就是每亩收入3500元。”马恰恰心里有本“明白账”,“今年扩大到400亩。县里、乡上又从宁蒗引种了350亩。750亩保守计算收入就是262.5万元。这还只是主要集中在放羊坪和干河两个高海拔组。”

  很多乡亲们正在李惹火家的地里帮忙赶种脱毒土豆。

  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沈钧。李惹火家是沈钧的联系户,两年前还是放羊坪有名的贫困户。

  “当组长了?好!”

  “前段时间忙着组织大家种土豆,结果自己家没忙得赢。”

  “做得对。今天种完没问题吧?”

  “这么多人帮忙,没问题!”

  村民小组长,这大约是道角村“最小”的“阿木可”了。

  盐边县的干部们在走基层和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悟出了一个道理:铁脚板走出真感情,铁脚板走出铁规矩,铁脚板走出好规划,铁脚板走出大发展。

  ——2013年9月,盐边县“大走访”活动正式启动。1500多名党员干部走出机关,不分白天黑夜,足迹遍及16个乡镇、171个村(社区)、53967个农村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