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深圳企业雇佣数十彝族童工 每天工作12小时

一批年仅十三、四岁的四川彝族女孩,被人介绍到深圳一企业打工,她们每日工作12小时,月薪仅2,000元,涉事企业遭到举报后,当地人力资源局介入调查。中国童工现象到底有多严重,谁也说不清楚,造成这一尴尬状况的原因,据中国学者指出,是因为它是一个高度敏感的话题,无论是在国家数据库还是地方的调查中,都找不到基本的统计数据。中国媒体每年都有报道童工事件,发现一起,相关部门查处一起,但是从常理推断,没被发现的雇佣童工企业,总是占大多数。




前面几年都有媒体报道彝族童工事件,归根结底,这种童工现象源自社会和家庭贫困,据中国媒体2008年报道,在以彝族为主的凉山地区,去年当地农村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约为455美元,比全国农村人口的平均水平低了23%。而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极度贫穷人口减少了,童工现象也会会越来越少。
12月27日11时53分,深圳宝安福永大洋田正中工业园,当正午的阳光铺满3号宿舍楼前的草坪时,30余个肤色黝黑的彝族小女孩便开始成群结队地坐在草地上吃午餐,午餐是花5元钱从摊贩那购买的盒饭。她们是工业园内一家名为深圳市可立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可立克公司)新近招收的一批员工。
这批69名来自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孩子,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2个小时,每月仅2,000元工资。
27日下午,接到举报后,宝安区人力资源局劳动监察大队及福永街道劳动办成立联合调查组介入调查,初步认定可立克公司存在非法使用童工的重大嫌疑。

上到五六年级就来打工
在3号宿舍楼前的草坪上,这些刚从外面打好盒饭进来的女孩分成4圈坐下来吃午饭,盒饭中多是豆芽、白菜、豆腐等素菜,荤菜寥寥无几。草坪上共有31人,有数人打完饭菜后直接进入宿舍食用。
随后,记者以工友的身份和这些女孩聊天。一位名叫阿布么日扎(音)的小女孩在聊天中透露,11月份家乡过完年(彝历新年)后,她们便经老乡的介绍,从成都坐火车到昆明,然后再到广州,最后辗转来到深圳可立克公司打工,“坐火车就要花两天的时间”。
据小女孩们介绍,同一批来深圳的孩子年龄大都相差不大,“我们这批一共130多人,有70多个分到这家工厂”。对于其他60人在哪打工,她们表示并不知情。但她们称,工厂这次招的男孩才十几个,女孩子有50多个“女孩听话,好管理”。
知情人阿新称,公司一般在彝历新年后就会招一批十三四岁的孩子进来,只要不走,就会继续使用。由于彝族通常在农历十月过年,阳历11月底,这些过完年的孩子就会由中间人带到工厂。“有部分孩子断断续续做了两三年,其间也有很多新来的孩子,但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找了这么一大批年龄12岁左右的女孩,有些看起来不到10岁”。这点让阿新尤为气愤,“比我家小孩还要小,这么早就出来打工,很可怜。”
这些女孩的脸庞上,黝黑中透着干燥与粗糙,红肿的手指上出现皲裂。
当被问到年龄时,这些女孩瞬间变得异常警惕,片刻之后又异口同声地回答17岁或者18岁。随着聊天慢慢深入,调查人员与她们熟悉后,随后问:“你们读到几年级来这里打工的?”这些女孩开始放松戒备心理,回答称“我们都是上到五六年级就来这里的”,并无意中透露“大家都差不多是12岁左右的样子”。

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2小时
据这些女孩介绍,她们均由一名叫黑日使吃(音)的中间人带至深圳,这些女孩称呼其为“老板”,是她们的老乡。来到深圳后,她们由这名中间人统一管理,全部居住在正中工业园3号宿舍,8人一间。对于父母对自己来到深圳打工是否知情,女孩表示打工都是经过父母同意的。
在这些女孩的简易的厂牌上,除了可立克公司的名称及手写的名字外,仅写有一行红色的字“有效期至2014年1月5号”,没有岗位介绍,没有员工编号。
据阿布么日扎介绍,她们的上班时间为早上8点至11点半,下午1点至5点半,晚上6点半至10点半,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12个小时。这些女孩称,每个月的工资为固定的2,000元,没有任何加班费。有一名女孩则直言,“流水线很快,工作会很累”。对于工作到什么时候,这些孩子并不清楚,只是称“只要工厂不让我们走,我们就可以干下去”。
据了解,可立克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电源及磁性元件研发、生产、销售的科技企业,生产电源适配器、仪表电源、通讯变压器等电子产品。该公司总部位于深圳,在江西、惠州等地均有工厂,深圳总部高峰期员工达到3000多人。知情人阿新介绍,招进来的孩子主要在电源车间工作,负责电源的组装、打包等,也有部分年龄稍长的孩子需要从事焊锡等具有一定危险性的工作。新近招来的这批女孩主要在公司7栋3楼的电源车间工作,少部分则被分到变压器车间。
对于加班费,阿新透露,均被可立克公司人资部曾姓经理及中介人抽走,“每个月他俩能从中抽取1万元左右的加班费”。他解释称,这批童工刚进来,目前还未发工资。但按照此前的情况,这些孩子的工资由中间人向公司统一领取现金,然后到宿舍分发给她们,“没有工资卡,每次都是直接发现金的”。

遇检查将女孩藏进宿舍
12月27日下午2点10分,有人向福永街道劳动办举报这一情况。劳动办刘姓副主任随后派出分管该片区的文队长抵达现场进行检查。2点半左右,文队长进入可立克公司,要求该公司人资部曾姓经理出示这些女孩入职时的履历表,并带劳动监察执法人员进入她们工作的车间进行检查。
曾姓经理对执法人员回复“马上”,然后拿着手机进入大厅内神秘地拨通了一个电话。几分钟过后,这位经理走出来,将执法人员及记者带往4楼变压器车间进行检查。为防止对方调虎离山,另一记者则守在工厂出口,防止车间管理人员接到报信将这些女孩从此处转离。
随后,戏剧性的一幕果然发生。调查人员在变压器车间检查不到两分钟,另一路调查人员则发现这些彝族女孩正从3楼电源车间仓促跑到楼下,随后躲进3号宿舍楼。劳动办工作人员急忙奔赴过去,一些已经跑到宿舍7楼的女孩,在走廊窗口处对着还未来得及进到宿舍的女孩大喊“快跑上来”。

无一人能拿出身份证
当劳动办工作人员问及这些彝族女孩是如何进入工厂工作的,曾姓经理先是解释系公司自主招聘,随后又称是由专门的人力资源中介公司统一派遣过来,最后又称不是专门的公司,而是由一个中间人带过来,其无法出示这批女孩的劳动合同。但他极力否认这些员工为童工,“我承认有未年满16岁的,但绝对不是童工”。
在塘尾派出所民警的陪同下,劳动办工作人员进入7楼宿舍对这些女孩的真实身份进行检查。但这些女孩因害怕直接将宿舍反锁。随后上来的曾姓经理多次以“他们都是小女孩,别吓到他们”为由试图要求执法人员放弃检查她们的身份证明。
最后,在执法人员的耐心劝说下,这些女孩终于打开宿舍。在她们的宿舍的床架上,放着数个小学生常背的粉红色书包。执法人员询问这些女孩的年龄,她们的答复均是17岁或者18岁。当问及哪一年出生时,这些女孩又停顿下来,思考片刻后再回复。
但在执法人员希望她们出示身份证以证明自己的真实年龄时,这些女孩没有一个能拿出身份证,并解释“身份证在老板(中间人)那里,他现在在老家四川”。对于为何员工没有身份证,曾姓经理解释,这些女孩虽然都年满16周岁,但都是少数民族,没有办身份证。
辍学打工的太多了,这是个坏现象。
人------- 一定要靠自己
回家或者打工都两难问题!!!
我的童年埋伏在那里,随时待命,只要有一首足够多爱的诗,我就会义无反顾地出发!
回家或者打工都两难问题!!!
我的童年埋伏在那里,随时待命,只要有一首足够多爱的诗,我就会义无反顾地出发!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唉,这帮傻孩子,这个时代没有知识没法混,老老实实回学校去上学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