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低成海-《悲哀》

低成海在《悲哀》里写到的自杀,估计不是宗教信仰或者哲学诉求而引发的狂热行为
死都不怕,就怕愚昧
凶器不伤人,杀人的是愚昧
这是一个个人的问题呢,还是家庭的问题呢,还是社会的问题呢?我想都有,个人、家庭、社会,与其它地方横向的比,社会对这帮受苦受难的人是要负第一责任的,那么,对我们的民族,对我们的民族生存的这片土地,生活着的这个社会,接着我要抛出一个问题了:我们到底该做什么,怎么做呢?除了这样的一声叹息,还有呢?
良知、公德、责任,真的只是一个离我们很远的纯探讨性的命题么?
真的很想做点什么,有谁愿意来一起探讨下么?
生活在别处
三毛啊,你在哪里?
我是这么看的,与其纠结,不如行动。就从身边做起吧,先做个对亲人朋友有用的人,进而才能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有读不起书的孩子,就帮一把;有老人妇女需要照顾的,就拉一把;有闲钱了,先别想着自己败败家买个几袋苹果,哪有需要的就去献个爱心吧。有多大才使多大才,有多大能力就用多大能力。公益不是一个名词而已,不是沽名钓誉,有了公益心的人才是在做公益。譬如,我觉得,教育就是最大的公益。
社会是人构成的,制度也是人自己定的,那么好,每个人都开始行动吧,慢慢的,变化就产生了。
我嗡嗡地去巡山!~~
回复 2# HIKING

感谢HIKING参与,经常会觉得身边很多的人都有一种第三者的麻木心理,认为不幸和不公与自己是没有关系的
我在这里想要探讨的,也不仅仅是关于公益的一种呼吁,而是我突然想知道是不是有一天,我不说,就没有人说,是不是别人真的觉得这都不是个事
上学的时候,和一帮当兵的坐一节车厢里,后来那帮人抽起烟来,周围的人都在做各种不舒服的表情和怪动作,只有我说你们不应该在这里抽烟,然后换来的是对方的置若罔闻和整节车厢的沉默,烟继续抽,于是,作为一名理智的成年人,我很fuck的沉默了
后来毒品开始在家乡泛滥了,艾滋病也开始泛滥了,亲戚朋友染上毒瘾和艾滋病的也有,而身边的人,一是躲得稍微远点,二是对买卖毒品的人敬而远之,十乡八里,大家心照不宣,却没有人说发动群众荡平毒贩,维护家园的清静,又是很fuck的沉默,于是,在愚昧和懦弱里,可怜的但求自保,十年不到,新的东亚病夫在大西南养成
生活在别处
三毛啊,你在哪里?
单靠人自己,真的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本帖最后由 ballack315 于 2012-11-27 05:21 编辑

鄙人认为 主要是社会发展的问题了 在农村 年轻人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 很多人都想寻求改变 但由于历史,地理环境,发展水平等因素 没有打工机会 没有消遣娱乐 在这种无所事事的情况下 染上毒瘾 一点都不奇怪 很多人怪罪个体没有抵挡住诱惑 其实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想很多人就算是我们自己 如果深处那样的环境 说不定也难以抵挡那样的诱惑的 人是很难经受住考验的 问题的根本在生产力水平低下了 当然这个很难在短期内改变 所以还是从自我做起了 自己好了 同胞也少一个负担 有闲钱 有闲权的 可以去农村开培训班 创造多样的社区活动 都说我民族是能歌善舞的民族,鄙人觉得让农村的年轻人接触音乐爱上音乐 让他们精神上有寄托 有成就感 是目前的有效手段之一 需要做的工作很多啊 希望我们在夸夸其谈的同时,有机会贡献点绵薄之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