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有时想想挺悲哀的

想想挺悲哀的。今年有闰四月,所以老家那边到现在都没有确定是农历五月二十四过火把节还是六月二十四过。上海这边的工作节奏比较快,要安排回家过火把节起码提前一个月定。
唉!如果农历五月就过火把节,那今年就不能回家过火把节了。
以前还在乡下住的时候,全乡的过年日和火把节基本上都是我伯父定的。现在没有了,队伍也渐渐打散了。
听说再加上搞基层民主选举以后,同一个民族内部也有了很多的对抗。统一节日就更难了。据说有的家庭是看家邻居们都在杀过年猪了,才匆匆安排过年的。
作为一个民族,这难免也太可悲了。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是啊,我是咋努力的回想都想不起来杜鹃花开啥景象了。
可能是全国最温婉贤良的彝族女人。。。。。之一。
这个,好像真的是个问题
木确奢哲·倮族黑灵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blackspirit5
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914156637
有闰二月和闰三月的时候么?
我们像山坡上的积雪一样开始融化。
11.jpg
2012-6-20 09:46

应该是这样的,彝历年不能统一过,是有历史的原因,情有可原,但火把节不统一,确实是有点悲哀了
人与人的区别,不仅仅是指纹......
本帖最后由 彝人#空间 于 2012-6-24 23:48 编辑

火把节都是农历六月二十四过,就算闰年,即便多出十个月来,都必须要到农历六月二十四才过,
这没什么悲哀的。
我老家每年火把节都是农历六月二十四,彝族年每年都是农业十月初一。
该悲哀的是政府开始帮同胞些过火把节过彝族年了。
QQ群宗旨:增强川滇黔桂在沪彝族同胞交流,增进各区域彝族同胞相互了解,促进彝族同胞友谊长存。
彝族精英合作社QQ群:64233490   上海高校彝族大学生QQ群:118341819
呵呵---过年的确不统一的---火把节大部分是统一的------都是农历24,但各个地方算的六月不同了----因为过年就没有统一,按自己过的年后算一月份,它不跟汉族的农历相同的---所以也是可以理解的--不管什么时候过,只要过还好0---不过就悲哀了---现在官方是已经统一了的---只是地方有特色嘛---也可以有自己的特色是不,很多时候他们看庄家的成长,如果今年雨季少,庄家长得慢,就后面一个月过,雨季多则反,彝族年大部分也是看当年的庄家成熟的时间有关,粮食早收,肥猪就喂得早肥,过年就早了,晚收则反了--所以这是因地制宜的最好表现了,所以这样各个地方也衍生出了不同的文化特色,这样才有地方特色嘛。你们说是不,不然全部官方了,全部刻板了,反而更不好
成功在于正确的坚持
呵呵---过年的确不统一的---火把节大部分是统一的------都是农历24,但各个地方算的六月不同了----因为过年 ...
阿彝 发表于 2012-6-20 17:15
阿彝说得非常好。
生来为观看,矢志在守望。我眺望幸福,我谛视美好,太阳与月亮,彼此相守望。
火把节都是农业六月二十四过,就算闰年,即便多出十个月来,都必须要到农业六月二十四才过,
这没什么悲哀 ...
彝人#空间 发表于 2012-6-20 12:15
哈哈哈,是不是农业过完了,就过工业的呢?
生来为观看,矢志在守望。我眺望幸福,我谛视美好,太阳与月亮,彼此相守望。
应该是这样的,彝历年不能统一过,是有历史的原因,情有可原,但火把节不统一,确实是有点悲哀了
木森海帆 发表于 2012-6-20 09:47
说的在理,有同感!
怕只有在政府干预下统一才能得以实现!
顺着指路经的方向追寻祖先的足迹!
本帖最后由 海上彝人 于 2012-6-21 11:40 编辑

  就像法律的条款是基于道德原则一样,官方基于传承和发扬某种大家认同的文化而做出一些规定,也是需要的。
  海上彝人为什么感到悲哀,不是因为他希望官方来一个规定统一节日的时间和程序,而是因为他刺痛地感到,彝族民间对节日统一(哪怕是局部的统一)的权威已经不存在了。
  有的东西,多元化是有积极意义的,但对另一些多西,多元化的另一面就是混乱,然后迷失,然后消亡。
  像楼上各位同胞带有后现代主义色彩的乐观态度,是不错的,但对于彝族而言,似乎不够。
  爸妈和我一起想通了,如果老家在今年农历五月二十四过火把节,我们家今年就过两个火把节。我们当然地就在六月二十四回家。
本帖最后由 尼扎尼薇 于 2012-6-21 11:59 编辑

后现代主义还色彩,不懂哈,楼主你太高深了。以后不再理睬这类高深话题。真的莫名还其妙咧。怪模怪样的人还真多。哀死了也不管我的事情。哈哈哈

猛然发现了,我一定记住,遇到悲哀的人,我要躲远点,能躲多远躲多远。 哈哈哈,真是这个规律,自己悲哀就算了,还鼓捣让人家也跟到一起哀的,太不人道了,说实话,我明白了。

谢谢楼主!是你让我明白的。
生来为观看,矢志在守望。我眺望幸福,我谛视美好,太阳与月亮,彼此相守望。
看似条条框框,其实是语无伦次。我也明白了。
我们像山坡上的积雪一样开始融化。
本帖最后由 海上彝人 于 2012-6-26 15:55 编辑

  我们回家的重要任务,就是要和家人一起“转脑壳”。“转脑壳”是目前我们用最小物质付出,获得最大精神满足的家庭活动了。它将亲情凝聚并进行持续强化。每次“转脑壳”,都是一个新的安心工程。苏轼说,安我心处即故乡(忘了原词,大概是这个意思),我想这“转脑壳”就是最安我心的事件了吧。
  平时,妈妈会把我们每一个人的一件旧衣服收拾好,碰到“转脑壳”时有不在家(比如在外读书、出差、还有像我们这样旅居异地的等)的情况,就把不在家的家人的旧衣服分配给在家的人拿好,然后一起转。
  因为我一直以来大多数都属于不在家的那个范围,所以分配不在家的人的衣服的原则记不太清了,大致好像是孩子的衣服都由妈妈拿着;兄弟的由年长的哥哥拿着(也可以让爸爸拿着);姐姐的妹妹拿着,妹妹的姐姐拿着(也可以让妈妈拿着),妯娌之间互相拿着等等。
  另外,换过裙子(举办过成人仪式的)的姐姐妹妹没有资格跟我们一起“转脑壳”,所以刚换好裙子的姐姐妹妹们每到家人“转脑壳”的时候,都要伤心流泪一回。记得当年我的姐姐每次都哭得很厉害,要我们劝慰很久,大多数时间当天连饭都不肯吃。
  在毕摩念诵驱邪避秽、祈求平安、诅咒敌人的经文,需要对家人一个个点名强调的时候,要一个不落地把在家的和不在家的人都名字都要点到。小时候在乡下,我的家族需要一起“转脑壳”的人口众多,所以每次毕摩点名都需要很长的时间。
  如果是我的小爷爷(爷爷辈最小的一个,存活到改革开放时代的唯一的一个,也是家传的毕摩)或者是我伯父(从外形和悟性,从记忆力和智商而言,都应该是我们那一带彝族最后的毕摩了)自己亲自上阵祭祀的话,他们不需要秘书帮忙,就可以依顺序把我们家人全部一个不漏地点名。如果请外面的毕摩,点名这部分就要花费很大功夫。
  有的活动小爷爷和伯父觉得从形式上请外面的毕摩更合适,就还是需要慎重其事地去请家族外的毕摩。但通常的情况是,请来的毕摩只需是名以上的,坐在那里装样就可以了,具体的念词和程序都由小爷爷和伯父来完成。
  记得有一次还请了一个也是毕摩世家的亲戚,他本不会毕,但像个假人那样坐在那里装样,然后全部都有我伯父完成。听说像我家这样的毕摩世家,这样的事情自古以来都是经常发生的。
  由于是毕摩世家,族内绝大多数人都知道不少祭祀的程序和内容,所以进入到需要振奋精神的环节的时候,伯父伯母们、叔叔婶婶们,还有我的爸爸妈妈,以及年长一些的堂兄,也都会参与到独立念诵,以至于群情激昂,和谐而且震撼的状况。
本帖最后由 海上彝人 于 2012-6-26 15:57 编辑

回复 12# 尼扎尼薇

  哲学问题跟女人的大脑是没有关系的。现在这个社会,男人谈谈哲学,都容易被认为有神经病的嫌疑了,女人如果谈起来,就够吓人了的。
  尼扎尼薇还是专心以作家作为自己的目标吧。人类历史上女作家出过不少,但女哲学家还真没怎么听说过。
  男人在思考的时候,女人应该住嘴,不要干扰他们。一旦女人也开始装模作样地在思考,还时不时发出一点自以为不错的声音,就危险了。
  海上彝人的理解,论坛给予发帖的人一个空间,主要是给他一个自言自语的机会和平台,如果有一些有意义的探讨也不错。海上彝人并没有要求你也跟着悲哀的意思,所以你和你楼下的同胞完全可以采用离这个帖远点的办法。
  呵呵呵呵。
喜欢听故事~
我们像山坡上的积雪一样开始融化。
本帖最后由 尼扎尼薇 于 2012-6-21 13:15 编辑
回复  尼扎尼薇

  哲学问题跟女人的大脑是没有关系的。现在这个社会,男人谈谈哲学,都容易被认为有神经 ...
海上彝人 发表于 2012-6-21 13:06
这跟女人男人有关系???毕摩世家?哈哈哈,我的天啦。实在不好意思,你懂的彝族文化太少了,我都不好意思跟你理论了,免得让你难受!哈哈哈,你自己欣赏你所谓的哲学吧。俺思想太简单了,想不到那么遥远哈。对不住了。
生来为观看,矢志在守望。我眺望幸福,我谛视美好,太阳与月亮,彼此相守望。
楼上的不要生气哈,男女好像是需要分工的,比如孩子的事,男人负责播种,女人负责孕育。比如足球,我看女人踢足球就感觉特别扭,感觉没有美感。我喜欢看纯文学作品,但是,一翻开哲学类的书,我就感觉自己好像不懂汉语了样的,咋使劲都看不懂。
可能是全国最温婉贤良的彝族女人。。。。。之一。
我有三种过好这个节日的办法!
回复 17# 尼扎尼薇

  我的家族是毕摩世家,这一点不会因为你的一声耻笑就会改变。相反,是不是因为你自己的不够自信,才会有这声耻笑呢?对不起,又跟哲学扯上了。
  我一直从内心承认,即便是毕摩世家,我们家族真正懂得彝族文化的人也不多了。而且,我根本就没有说自己懂很多彝族文化。相反,我感到自己懂的彝族文化很浅陋。
  照着尼扎尼薇自己这么说,看样子她是很懂彝族文化的。堂堂一个民族,让一个女人说自己懂这个民族,而且对另一个本民族的男人说在这方面不想再多言语。这又是令人悲哀的事情了。
回复  尼扎尼薇

  我的家族是毕摩世家,这一点不会因为你的一声耻笑就会改变。相反,是不是因为你自己的 ...
海上彝人 发表于 2012-6-21 17:00
我对你的一番言论感到汗颜!! 不好意思,我不会再回复你这个贴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呗,请千万记住跟我没有关系。OK
生来为观看,矢志在守望。我眺望幸福,我谛视美好,太阳与月亮,彼此相守望。
我是为第14楼的故事来的~呵呵
我们像山坡上的积雪一样开始融化。
14楼这个故事的场景我也很熟悉的。每次做这样的仪式,做到咒鬼的环节,我奶奶那咒鬼词念得恶狠狠的,好像鬼就在她面前样的,我就拼命的忍住笑,
可能是全国最温婉贤良的彝族女人。。。。。之一。
本帖最后由 suomaecho 于 2012-7-21 16:17 编辑

楼主大哥是个人物,也真是论坛少有的哲学家兼辩论家!但少了一点绅士风度!行政总监美女也不赖!喜欢帮腔的很!尼扎姐姐热心肠不喜欢掩饰的说话,让我觉得干净!清透!火把节,你爱过不过,杂过都是过,我不听官方,听孩子他爸家几时过就过,不过算了。反正我们依诺地区不爱过。悲天怜人的,完全没那个必要!我支持尼扎的说法。
不离不弃,也打不死......
他们不信毕摩信诗人了。
海上彝人没有体会过拥有10几万彝人的县,居然找不到一个毕摩的痛苦。
而我们痛心失去的,却正是坚守乡土那些所谓精英们一贯追求的。
“子非鱼,焉知鱼之苦乐”。
毛叔叔问好小海上彝人!
最后一个匈奴放下弯刀
吹灭灯盏
平静地睡着了
他们不信毕摩信诗人了。
海上彝人没有体会过拥有10几万彝人的县,居然找不到一个毕摩的痛苦。
而我们痛心失去的,却正是坚守乡土那些所谓精英们一贯追求的。
“子非鱼,焉知鱼之苦乐”。
毛叔叔问好小海上彝人!
最后一个匈奴放下弯刀
吹灭灯盏
平静地睡着了
回复 9# 尼扎尼薇


    政府已经开始帮忙过工业的了。呵呵
QQ群宗旨:增强川滇黔桂在沪彝族同胞交流,增进各区域彝族同胞相互了解,促进彝族同胞友谊长存。
彝族精英合作社QQ群:64233490   上海高校彝族大学生QQ群:118341819
回复 24# suomaecho

  我对作家或者想成为作家的人、对不是作家或者不想成为作家的人都是尊重的,更何况还是位女士。但不管是男是女,凡对我的家族、家庭报以耻笑的人,我是不会客气的。
  如果要求我有一点绅士风度的话,那么在履行完所谓绅士风度之后,仍然不会客气。既然总归已经不会客气了,按照东方实用理性的思维,索性就把那个风度取消掉算了,呵呵呵呵。
  小时候与汉族同学经常打架,原因绝大多数就是因为他们总不小心就骂娘。而骂娘对于我们这样的彝族人而言是难以接受的,于是总会警告两遍无效后先动手,然后落得“彝教娃儿野蛮得很”的美名。
  很多时候,骂我本人、耻笑我本人我是不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的。
  或许,尼扎尼薇们已经被严重汉化了,所以说起人家的家族、人家的家人来是那么若无其事信手拈来了的缘故吧。如果这样,那我先在这里赔个不是了。
  抱歉!女士们!
回复 26# 老彝胞


      替小海上彝人谢谢毛叔叔。
“子非鱼,焉知鱼之苦乐”。经典得很。

标题

回复 28# 海上彝人
    当煮妇的人了,已经不在尼扎的队列喽!但还是感觉男要惹伙,女要尼伙点好。火把节与哲学女人各种好像没关系.....我主要是围绕火把节的内容说说个人想法,没有注意大家可能都有点误会!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了!别个我不太清楚,我们家里嘛,剪个指甲,出个门,回趟家乡理个发一啪鸟屎落下来都要瑟吉.....实在着不住了,汉化一点也好,方便。但确实我们依诺不都则,但我个人很喜欢火把节!成家后都过。
不离不弃,也打不死......
号召彝族人网全体女同胞共同声讨15楼第三自然段歧视妇女的言论。
可能是全国最温婉贤良的彝族女人。。。。。之一。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32# 末末


  末末啊,如果从一种状态“解放”出来,目的是为了进入另一种需要解放的状态,那意义有多大就很难把握了。就比如,如果是为了结婚而离婚,问题就比较严重了,呵呵呵呵。
  另外,为了不歧视女性,让男女运动员放在一起进行跑步比赛,结果可能就是更加的歧视。
  历史上每一次所谓的女性解放运动,最大的反对者往往是女性自己,这一点也是十分值得注意的。康德讲“启蒙运动就是人类脱离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不成熟状态就是不经别人的引导,就对运用自己的理智无能为力”,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已阅!
男女之间性别差异是真实存在的,但仅是是差异而已,不存在孰优孰劣吧。
要深入的探讨就要涉及到到生物学、遗传学、社会学等等。像我这样的标准小女人是懒得思考这些的。
“男人在思考的时候,女人应该住嘴”的霸道气势确实令人深感不爽。
可能是全国最温婉贤良的彝族女人。。。。。之一。
确实有点这样
从悲哀的心情回到现实。急切地期待着西昌或者攀枝花能够早日有直飞上海的航班,哪怕一周一趟也成。
我喜欢坐火车,很享受“我正昼夜兼程在回家的路上”那种感觉,一路不停的给爸爸妈妈报站点。
再说了,平时不好意思睡懒觉,坐火车回家可以心安理得的吃了睡睡了吃。
可能是全国最温婉贤良的彝族女人。。。。。之一。
这民间的火把节,过的稀稀拉拉悄悄咪咪的,都没有什么动静!天天下雨稀泥哗啦的,唉!心烦
不离不弃,也打不死......
请不出假,不能回家过火把节了。狂躁之中。躁狂之中。
我们是被别人打考勤的,总是怕请不到假;你是自己给自己打考勤的,只要你铁了心回家过火把节,我就不信你请不出假。你也有狂躁的时候?禅定!
可能是全国最温婉贤良的彝族女人。。。。。之一。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