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国商人

你说把乡村所有的鸟
都藏在心底
你说的时候眼睛有雾
我看见很小的土地,没有池塘
看见你偷的糖和爸爸的竹杖
很多年以后,你依然像个孩子
依窗写诗,每一场雨都成为失眠的理由

今天的阳光从寂寞中醒来
吹痛,一遍一遍细细梳理的流年
你又去哪里喝酒了,然后憋红了脸
翻你九十年代的小字典
李白的夜光杯,妈妈煮的红皮鸡蛋
冬天就这么高烧过去,你舔了一口冰凉
记忆在回头的路口被吹弯,隐隐作痛

我开始恍惚,像挂在树桠上的风
你用三月的柳叶捕获它
蜀水秦川都朝着地心意味明晰
没有声音的对话划破夜色,滑过清晨
你的姑娘窜改了幸福的颜色
安静如千年的琥珀,向远方挪动

乘一钩月做的船,泊到你诗情流连的窗
看你将喝醉的兄弟诵念成酒器
满掌的菊花文字敲打清脆的笑声
而你星星般的姐妹如同圣保罗的蝴蝶花
那么美,都是弹过的亮色
你说天空醉成一蓬莲花,你是月光
经典的,萤火虫掌起的一尊光晕

我们看你,目不转睛地看着你
你的海鸥把所有的日子推翻
蓬乱的蒿草淹没了悲伤的胭脂
你不识水性,你只是把泪腺化成酒
化成中国商人的热血,中国文人的柳笛
还有穿着素缎旗袍的女人
空空的海岸线盛不满她的姿势
她站在你的童年,不停地涂抹炊烟

好像还有庄稼,在夜里湿黑着落下
你浸泡绿色,开了满身的温暖
将它们塞满我的花园,让这些破碎的
树冠顺利走完夏天,化成一记腮红
我说月光,我要在风口摆好自己
以合适的角度打开翅膀,飞翔

而你未能张开的双臂平静收拢
看身前沾满了露水的女子
她把秘密一层层浸入你的胸膛
有些门,二十年后才能打开
过路人,请告诉地球人,我们遵照人类的使命,在这里安息!
看不懂啊
郁闷
心都看焦烂了
最怕这种牛头马嘴的文字了
小米小米啦啦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