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一个W标志的大众过去了,一个H标志的本田过去了[转帖]

一个W标志的大众过去了,一个H标志的本田过去了,一个快要歪倒的H的现代标志车过去了,一个牛头的丰田过去了,又一个W标志的大众过去了,四个环的奥迪过去了,雪铁龙过去了,紧接着是赛纳,紧接着又是一辆福特过去了,MAZUDA也来了,是我喜欢的那款M6的,普力马的也来凑热闹。。。。。远处,一辆四方四正,外型很丑的红旗过来了,后面有一辆冒着浓烟的解放自卸。。。
写这篇前,我位于济南的街头,守在一个公车站前,看着这座窝囊的城市路上的实录,就是这样的情景。
大学生们忙着恋爱,之后猛贴照片,清华的学子自曝家丑,把不堪的脸一张张的发上来供所有国人耻笑,看,我们清华的学生多么丑啊,哈哈哈哈!一张张西安交大的校景照片也发了上来,多么美丽的环境,多么干净的校路,多么优雅的草坪,只是,只是没有几个学成的学生。
毕了业的他们,都开始混了,有爹的靠爹,没爹的靠混,混不出来的就等死,或者颓废。
贪官污吏横行霸道,搂着别人家的女子,无论老的少的,高的矮的,纸醉金迷的寻欢作乐,放荡形骸的笑声,映射着一张张公仆的脸,油乎乎的大手,一只拿着公章,一只摸着乳房,肆意,无人制止得了。
美国一直挡在路上,象一只狼狗一样的不让中国和台湾合并成一国,它可以一直高价卖给台湾武器防身,也能一直让中国敬着它,怕着它,不然它才不那么傻,而中国和台湾就是这样的维护着美国这条狼狗,无动于衷。中国那么多的人,有能耐的.出了国门去为他国效劳了,所有的科研都给了敬才爱才的外国,而不是疾贤妒能的祖国。人毕竟都不是傻的啊!爱国能值几个钱?!
有个单位出了一个能人,他有着满腹的科研。只因不懂行贿而永远沉于箱底,最后他老死了,带着所有的谜团,那一把火,烧掉了他一生的心血,在美国会有这样的情景出现吗?中国就是这样的国家,蛀虫当道,你伺候不好他,你的才能便会被扼制,没有这些蛀虫,出几个武器装备专家,或者中国人的精明早早的称霸了。
德国卖给中国所有的淘汰车,笑着,说着中国人傻,德国桑塔娜早就没了,在中国却是国车,而在联合国,很多时候,德国都是中国的敌人。我们支持了它,它会咬死你。
日本杀了不少的中国人,而很多很多的中国人加不少的钱去买日本廉价配置的破车,且挤破了头。所以,日本男人狂揍中国女人揍的很踏实,也很舒服,也很该,贱民从来都不是受尊敬的种族。等日本的枪弹再次指着你的后脑让你跪在一个坑边上等待无罪的枪决时,也许你家的MAZUDA什么用都没了,要知道,日本若是现在打过来,就凭那些蛀虫把国家掏空成这样,我们也是无力还手的。咱这是何苦呢?
突然有一刻,我挺想做总统的,把贪官污吏搞次大清查,贪的全部杀头,以儆后尤。抄家,把他们贪污的钱全球纳贤,招聘一千个汽车制造专家也够了,宝马的设计祖宗见了钱也叫爹,招聘人才花一亿人民币够多了吧?可是连续30几年进口别国的车要花几万万亿人民币,哪个值?
外国人一来到中国满路上跑的都是人家的烂车,那些洋人的笑容真的就那么养人吗?
中国的土地上,咱的国车是红旗,呵,不过是林肯的内脏而已,却偏偏丢了这个人,硬说成是国车,当人家老外不知道呢,没告你个侵犯知识产权已经是网开一面了。不久前出了个卓越者竟是三菱的发动机,产业部长,你还活着做甚?!
想抵制日货,可是你国货能不能叫俺也用20年不出问题?80年俺爹不懂抵制日货,懵懂的买了台东芝,后来93年换了台大的长虹,跟了我们家13年的东芝送给了我姥姥。1996年,看了3年的长虹就不能看了,过了保修期人家说不给修,于是就扔了。2004年,去我姥姥家的时候,竟发现东芝颜色亮度对比度依旧跟80年的时候没啥变化,国货,怎么支持你才好呢?
贪官污吏们一掷千金,而我们这些贱民只有一分钱一分钱的攒,攒够了去买自己应该享受到的东西,我们拿血汗钱支持那些烂国货?那烂烂的国货吗?
走在路上,军车是雅阁,军车是捍马,军车是丰田,牌子上的天干地支都明晃晃的刺眼,老百姓纳了税,养了兵,给你们买了日本车,我们还在傻乎乎的民间里抵制着质量比国产车好几倍的日货,日本再次打过来的时候,你们还有台湾可逃吗?
学生们依旧在花前月下,初中生陶醉是《传奇》里,有的杀母弑父,怒吼一声:“凭啥不叫我去网吧!!!???”争争气,造台车出来好吗?亲爱的清华人,北大人,所有披着名校外衣的学子们?!
14亿人,每人捐一块钱,14亿,不必国人动手,从非洲找些雇佣军就拿下了台湾。可是我们的钱呢?我们的钱流向了何方?我们仍要交纳不合理的费用,我们交着养路费的同时还得买高价油,还得由得交警找到个罚款的理由,停车已经按小时了,一小时两块钱。于是,中国人底层的永远底层,那些扫街的,干电工的,种地的,掏茅坑的,卖报纸的,编席子的人注定了永远也开不上车。
呼————身边一个..斜着眼开着辆HONGDA摩托车驶过,可笑的是他把摩托车上的音响开的声音很大,显得闹闹的,丝毫没有音乐的美感,城市的油烟里,我看到他猥亵之极的可笑背影。
晚11点整,某个练歌房门口停着一辆前边放着国税局的pst,里面有一个可怜的司机在打瞌睡,车里的人在灯红酒绿的房间里跟小姐嬉戏着,一股冰凉的东西在心里油然掠过。远处传来一个环卫工扫街的唰唰声,喧嚣,一切都是喧嚣。
睡了,管不了。
是“意识流”?还是“魔幻现实主义”?
返回列表